刚刚更新: 〔不灭霸体诀〕〔斗罗之灵宝斗罗〕〔重生后我抢了福宝〕〔奶爸搬运工〕〔重返之2004〕〔我有特殊的单身技〕〔一把轩辕剑行诸天〕〔大秦:窃听心声,〕〔君夫人的马甲层出〕〔逆命相师〕〔万古帝婿〕〔玄幻:我有千万神〕〔隋风烈〕〔娱乐从抢流量开始〕〔从武当开始的诸天〕〔重生十月,大明星〕〔重回过去当老师〕〔木叶的恋爱大师〕〔杨辰许若月〕〔我在仙界收房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四十二章 虐渣打脸小人
    ,。文山书院却是不知道皇宫内的惊变。

    程鸿问都还在为顾文君到处奔波。

    他确实老了。

    不再是当年意气风发的状元郎,也不是先帝青睐的臣子。地位再高名望再盛,说到底,他只是一个教书匠。

    他带出过不少金榜题名的学子举人,但只收了顾文君这一个座下门生。

    然而他那些功成名就的学生们,官小的没有实权顶不上用处,官大的谨言慎行不愿为顾文君那么一个无名小卒出头。

    对方可是礼部侍郎陈同礼之子陈亮,谁敢轻易得罪?

    “师长,您还是请回吧,我们老爷今日抱恙在身,连上朝都告了假,实在不便见客!”

    又一次碰了壁。

    程鸿问这次是豁出去老脸了,一个个找了过去,然而他最看好的学生之一,如今已经官居礼部中郎令,却还是拒绝了他。

    他实在寒心,程鸿问没想到昔日的学生连请他进门都不愿,就算是面子功夫也不肯做一做,生怕沾染上他似的。

    程鸿问原本是打听了,知道对方在府邸这才亲自上门却根本见不到面,他一扯胡子叹了气:“罢了,既然中郎令大人告了病,那老夫就不打扰了。”

    只是苦了他那徒儿,要再在牢里遭些罪!

    他本想就此离开不再纠缠,哪知那看门的家丁不等程鸿问走远就往脚下的地啐了一口浓痰。

    “呸!真是没有眼见力的老东西,不知道我家老爷就是在礼部侍郎陈同礼陈大人手下做事吗,得罪了陈家还来寻我们老爷帮忙,好厚的脸皮!”

    程鸿问浑身一顿,气得胡须乱颤但还是忍下了心中蓬勃燃烧的怒意,当年若不是他一力举荐,这学生又怎么可能坐的上中郎令的官职!过河拆桥!

    他能忍,跟随着的教书先生们却不能,刚想上前理论,却别程鸿问拦住。他隐忍了十几年,厚积薄发,不是为了埋葬在这个地方的。

    “好了,救文君要紧,我们继续去下一家。”

    先生们互相对视了一眼,看到彼此眼中的绝望和失落,但他们还是深深叹气:“是,师长!”

    然而几乎每一个的答案都相似。

    客气的好言相待,但是等到程鸿问提出请求,他们还是左右为难,有送钱的,有送礼的,可都不愿接手这个烂摊子。

    问到最后,程鸿问整个人都苍老了不少,憔悴地抚着额头,“我是在文山书院蛰伏太久了……现在,竟然都没人看重我了。”

    “师长,还有不少‘文山派’的官员们都去上朝了,如果他们在,一定会出手相助的!”

    程鸿问摆摆手,“只怕他们愿意,也要顾忌他们的夫人和孩子的前途!”

    礼部侍郎可是有监管科举司法的权力,不好惹啊!

    一行人急切地出了文山书院,却都失望而归。

    但程鸿问却怎么也想不到,他一回来就看到一些学生们正在大打出手,闹得鸡飞狗跳!

    这是怎么回事?

    “我说顾文君是罪犯,有错吗?他被捕快带走已经快一天了,进了牢房沾染上官司他就不能考科举,没有功名他这辈子都完了!”

    “你这畜生!顾文君好歹是我们同窗,结果你却落井下石,我今天非要让你这斯文败类好看,看你还敢不敢再胡说!”

    “呵呵,我才不愿像你似的,做顾文君的狗!只会一个劲儿地拍他马屁罢了!”

    “你!”

    听见诸如此类的话,程鸿问再也压抑不住心中满腔怒火,直接抽起眉毛大吼:“都给我住手!亏你们一个个还自诩君子,看看这幅样子,成何体统!”

    原来是顾文君一天未归,程鸿问又带了先生们出去,书院里已经闹得不可开交了!

    支持顾文君的人和辱骂顾文君的人,竟然动手打了起来。

    即便程鸿问横眉怒吼,责问众人,却还是有人不怕死地出来说话,正是当日挑衅过顾文君的徐修言:“师长!您还要再偏袒顾文君么?就算他是您的嫡亲弟子,但现在顾文君也是个关进顺天府衙门大牢的犯人了!

    顾瑾退场后,徐修言却还是记恨顾文君,恨她太出风头,恨她牵连上自己的妹妹,所以一直等着机会伺机扳倒。

    “徐修言你住口!案子还没有审问完,我都还没有被传召!顾文君有没有坐牢,你怎么就能知道?”程鸿问心里重重一跳。

    徐修言却扬起嘴角得意一笑:“师长,我们都已经知道了,那平日里和顾文君最亲近的,秦宸和王子逸都去托关系想办法了,秦宸有一个做捕快的老叔叔,王子逸有钱能买来衙门的消息——顾文君,已经押入大牢了!”

    什么!

    这根本是强行扣押!

    一旦进了牢,出来是人是鬼就难料了!没有罪名也能给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人安上坐牢的恶名,这样下去,顾文君怎么可能考得了科举?

    查证身家清白这一关,顾文君就过不了!

    程鸿问脚下不由踉跄一声,身子一软,差点跌倒。顾文君是他教书十几年来遇到的最聪慧的学生,他最为珍惜宠爱,还想好好栽培,怎么就……

    “是我太心急了!”

    他为什么要带顾文君去那宴会,为什么要让顾文君出头。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这个道理,他怎么忘了呢!

    见程鸿问师长也无话可说了,各个反感厌恶顾文君的人这下都得意洋洋起来,好像是自己干倒了昔日的第一名一样,纷纷有了定论。

    “没错,顾文君就是这么个人面兽心的货色,看他平日里待人温和,但谁知道他是不是两面三刀!”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要不是顺天府衙门来抓他,谁知道顾文君还是这种人,幸好我们不用再和他继续做同窗了!”

    “当真是活该!”

    徐修言听到越发张狂,程鸿问却气得半死,但他几次张口都要做深呼吸,被先生们扶着这才没倒下,等到他恢复过来想骂,却又不知道骂什么了。

    他只是可惜,他的文君呐!

    “师长,我回来了。”

    也许是程鸿问气急攻心晕了脑袋,他竟然听到了顾文君的声音——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然后他便听见顾文君的声音更加清晰地传来:“师长,是我,顾文君!”

    书院内众人也都脸色惊变,互相张望,因为他们都听到了顾文君的声音,可是顾文君,不应该关在牢里,永世不得翻身了吗?

    不等师长吩咐,他们便都一下子涌了出来,全来到那书院门口去看。程鸿问也不管,比所有人都冲得着急,一路挤开那些没大没小的年轻人,到了门口最前面。

    “顾文君?真的是你!”

    见到了熟悉的弟子模样,程鸿问不由大叫,激动之下还扯下了好几根胡须。

    一众书生呆立在门前,瞠目结舌者有之,不敢置信者也有之。

    只因为,这顾文君,出去时被顺天府的捕快押走,还是一身白色的文山书院学袍。而她现在回来了,竟然换了一身寸锦寸金的烟云素缎,就是文山书院最有钱的王子逸也穿不起!

    因为那是宫中的贡品,平民百姓没有这个资格穿!

    她头戴一顶墨色簪缨王帽,腰系碧玉暗鞓带,竟然比出去时还要光彩照人千万倍!

    顾文君原本就生得貌美多情,如今骄矜地打扮起来,目盼转移之间更是衬得面如美玉,目如皎月。

    这哪里是去坐牢了!

    怕不是被抓去天上受了什么神人点化,脱去凡人皮骨直接成仙了吧!

    顾文君微微羞赧地遮了下腰带,她不想这么张扬。可是萧允煜偏说,她在牢里关押折辱,不能那么回去,硬是赏了她一套衣服。

    这才有了这样一幅衣锦还书院的阔气场面。

    见她完好无损,神采奕奕,徐修言最急:“你不是被顺天府定罪了吗!”

    顾文君看他满脸嫉妒,心思暴露的模样只觉得好笑,摇了摇头,“我没有做违法乱纪之事,怎么定罪!我当然是无罪清白的!”

    “不可能,你分明买凶打了礼部侍郎之子陈亮!”

    “没错,是秦宸和王子逸亲口说的,你明明被关进牢里了,还要狡辩吗!”

    顾文君扫过去一眼,不应答,只是往后一伸手,道:“大人,您请念御旨吧!”

    这下,书生们才看见她身后还有一群侍从,肩上挑着重重的一箱箱东西。

    一个穿着宫服的太监,上前一步,清了清嗓子:“传陛下口谕:礼部侍郎勾结顺天府衙门,已双双打入大牢!顾文君无罪释放,因其献策有功,赏文房四宝!赏黄金千两!”

    这消息一个接着一个砸在所有人头上,尤其是以徐修言为首的那些跳脚狂踩顾文君的小人,更是觉得浑身上下被砸得生疼,尤其是脸面,痛得厉害!

    再看那一箱箱宝贝,被抬进文山书院,每放下一样,都能在地上发出沉重的声响,想必里面的东西,一定价值不菲!

    光是银子,就有不少了。

    礼部侍郎之子陈亮谋害顾文君,结果顾文君不仅化险为夷,而且还借此获得了皇帝陛下的赏识?

    怎么什么好事,都被顾文君拿去了!

    徐修言不服!

    嫉妒的阴暗心思永远都有,狠狠敲打下去便是,打得他们再也不敢。

    顾文君看也不看那些小人们,只对着太监问:“大人,若是有人非议陛下的决定,还是怀疑在下清白,该怎么办?”

    太监眼睛一转,不介意讨好这位陛下新宠,怒喝一声:“竟敢怀疑陛下的判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断,当然应该问罪当诛,斩了他们的脑袋!”

    这下,谁还敢再对顾文君无礼。

    徐修言一下子白了脸,身体瑟缩着藏到人群后面,而那些曾经污蔑、大骂过顾文君的书生们,也是怕的要死,颤着大腿慌忙行礼告罪,主动道歉。

    不过是一群跳梁小丑!

    顾文君心中冷哼一声也没有计较。

    而那些原本就支持、欣赏顾文君的人则更加佩服,心生仰慕,不由自主地拿顾文君当楷模。

    从此,顾文君就是这一代文山书院全院上下的领袖。

    无人再敢挑衅。

    程鸿问按着她的肩,关切询问:“你真的没事了?”

    “让师长担忧了,徒儿没事了。”顾文君反手扶住师长,见他焦虑神情便知奔波了许久。

    顾文君凝眉道:“就是陈家,大概要完了。”

    “完得好!好啊!”

    程鸿问在为此欢欣,而另一厢的礼部中郎令得知这个消息,却如同考妣,瘫软在床。

    这下,他是真的病了,得了从天堂掉入地狱,一下子绝望的心病!

    “礼部侍郎和顺天府一起进了天牢!”

    “陈同礼已经被革职了,就是死罪可免,也是活罪难逃!他的儿子陈亮也被打断一条腿,半死不活地昏迷不醒……陈家彻底没救了!”

    “而我却为了这个陈同礼、这个陈家,得罪了陛下面前的新兴红人顾文君?”

    中郎令这下忍不住抓耳挠腮,抬手把所有的东西往外砸,发泄不甘。

    “差一点,要是我答应了师长去救顾文君,那说不定我也能飞黄腾达了!”

    他气急之下把那个回绝了程鸿问的家丁叫进来,边踹边打,破口大骂:“是你害了我的前途!都是你这个蠢货干的好事!”

    “老爷饶命啊!我也是按您的吩咐做的,啊不要打了!”

    打到一半,礼部中郎令又停下,“不!我还有补救的机会,快把那陈同礼往日藏污纳垢的证据都拿出来,我要通通呈报给陛下!”

    墙倒众人推,不外乎如此。

    家丁胆战心惊地说:“大人,就在刚才,陈家的长子陈明赶来了一趟,强行拿走了那些东西……之前是您吩咐不能得罪他的,所以没人敢拦。”

    “你说什么!”

    中郎令几近发狂:“那该死的陈明呢?他人呢!”

    “据他身边的下人说,陈明是要赶去江东。”

    中郎令发狠地把那家丁踹倒在地,他知道陈明这是见势不妙只能逃窜出京,但他一心只想着自己的前途,无心去管陈明为什么要逃往江东区了。

    他不知道,顾文君来自江东顾家。

    他也不知道,顾家十六年前就抛妻弃子,是与顾文君由着不共戴天的仇人。

    陈家设计顾文君,她却反败为胜,撂倒了整个陈家。陈明对她怀恨在心,恨不得喝她的血,吃她的肉!

    仇人的仇人,自然是朋友。

    作为陈家的漏网之鱼,陈明,是去找顾瑾去了!

    陈明狡诈阴险,他知道陈家倒后,自己需要时间来对付顾文君。但他不信,顾文君这样的弃子出身,就没有任何难堪的把柄。

    所以他要去江东,去庆禾,挖出顾文君所有的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开局六女仆〕〔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她真的不好哄〕〔我成了初代五番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