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木叶,开局融合五〕〔极品戒指〕〔和离后,跟着莽汉〕〔我真没有喷人啊〕〔穿到乱世搞基建(〕〔明左〕〔猫薄荷味Alpha穿进〕〔戏精娘子总扮乖〕〔春色满汴梁〕〔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我在直播间窥探天〕〔至尊弃婿〕〔我还能苟[星际]〕〔被渣后,我让大佬〕〔药园医妃掌家农女〕〔绝世强龙〕〔远道而来这人间〕〔重生我真的不会拒〕〔他的怀中糖〕〔我在凡间当龙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七十六章 敬王的谋算
    ,。“唔!”

    那是喉咙被人紧紧扼住,发出的濒死呜咽声音。

    然后又一个轻响,是从人的头颅连接到肩颈的脖子骨头被扭断裂的响声。

    慈宁宫死寂得如同夜深人静时分的墓地,别说一根银针,就连一缕头发丝落地都能听得见响动。

    李栋升死死咬紧牙关,努力不发出一个粗喘,生怕打破这片静谧,就会触动什么可怕的机关。

    终于,半柱香过后,萧允煜只身走了出来。

    仍然是那一身明黄色的长袍,衣服上那绣着的金龙张牙舞爪,仿佛下一刻就会从丝线里挣脱出来,扑向李栋升,把他吞噬殆尽。

    如这龙袍的主人一般,凶神恶煞,邪气霸道。

    李栋升一颤,再不看一眼。

    说是太后和陛下有着深仇大恨,但那可是亲手弑母啊,和顾文君想要惩治太后,借来试药逼出解药的初衷完全不同!

    顾文君的计划,并非如此!

    而且太后这么一死,那宫中的事情怎么解决?李栋升所有的血液都涌上大脑,焦头烂额。

    “朕,不后悔。”

    萧允煜闭眼片刻,许久却吐出一个冷笑。他只是当太后临死前那个诅咒是不甘的挑拨,他何必听一个彻头彻尾输家的话。

    李栋升把头垂得更低,什么话也不敢回。

    而慈宁殿中的宫人,更是把自己当成雕塑蜡像,生来就不会听不会看不会说话。

    “之前来犯的刺客还未抓到,朕实在忧心。”

    萧允煜随意扯出了之前为救顾文君时编的谎,再拿来用:“你们暂且就不要离开慈宁宫殿了,好好守在太后身边。朕也会派人搜查各个宫殿,尽早找出刺客,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是,陛下!”

    这下宫人们才像活过来般,异口同声地领命。起码,陛下没有杀了他们!

    “今夜辛苦李太医了,朕让浣墨送你回去。”

    萧允煜狭长的凤眸一动,看了眼垂首候令的大宫女浣墨。

    自从浣墨有眼色,生急智为陛下献上顾文君的松萝,缓解陛下的怒气,便重获了萧允煜的微薄信任,又调回了宫殿中。

    浣墨受命点头。

    李栋升得了一个眼神示意,也自觉地起身告退,跟随浣墨一起退下,不打扰陛下和躲在暗处的秦川密谋。

    这个捏造的“刺客”无中生有,也一定得要找出人来,捏成有的活人。

    方便嫁祸栽赃,也方便陛下借此搜查解药,不到最后萧允煜不信太后的连篇鬼话。

    这些就不是李栋升该考虑的事情了,他的任务已经完成。剩下的,就与他无关了。

    临走前,李栋升隐约听到了几句话。

    “春风殿,敬王……太后之死……江东……”

    分开,李栋升都听得懂,但合在一起,他又不明白了。

    但他惜命,不会问。

    李栋升从小小的庆禾县,一路来到京城,还从医药店老板一跃成为官位在身的太医,环境和地位的巨大变化,让他做事更加小心。

    虽然感激顾文君的提携之恩,却也心中复杂,不知道自己进宫是福是祸。

    偏偏这一次,李栋升又被顾文君勾下去,跳进另一个大坑,还要亲手算计太后娘娘,李栋升心里烦乱。

    要不是顾文君实在太懂人心,轻而易举地就引|诱了李栋升,他不会那么轻易地答应。

    毕竟,加害太后,那可是死罪!

    他心里还有些转不过弯,仍把自己当普通的小老板,很是怕死。

    所以李栋升想尽办法来讨好陛下,就怕陛下一个不悦,事发之后就把他推出去顶罪。

    陛下阴沉威严,李栋升不敢轻易接近。

    而陛下身边的人,秦川深沉锋利,大太监刘喜又过于圆滑,看来看去,李栋升只好尽力拉拢浣墨了,舔着一张老脸喊浣墨“姑姑”。

    “浣墨姑姑,我看陛下心情不好,应该是有疾思,我可以开几幅方子,让太医院送来,帮助陛下清心解忧。”

    浣墨面色不显任何情绪,只是似笑非笑地:“要是李太医能早一点想出治好太后‘疾病’的法子,陛下自然就会龙心大悦了。”

    李栋升忍不住冒汗。

    他的医术,确实比不上顾文君,就算之前有太后做试验品,给他试药,却还是止步于顾文君的治标不治本的抑毒药方。

    谁知太后还如此忍得住,就是毒发了,明白过来自己是中计中毒,宁愿死死咬着压捱过去就是不肯拿解药,把自己逼疯害死,也不愿意给萧允煜一个活路。

    当真狠毒。

    陛下又等不及,直接闯了慈宁宫,逼问太后解药,就逼出今夜这些事情来。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要是顾文君在陛下身边的话,事情可能就不会发展到这种无解的僵局了。李栋升又不禁感叹顾文君的本领。

    顾文君不在,对皇宫,对陛下,对李栋升自己,影响都太大了。

    相之才,不可或缺。

    “这……确实是微臣的错。”

    六月的夜晚,深宫中也生起热风,李栋升却在黑夜里不断流着冷汗。

    浣墨发出几声笑:“李太医也不用太过担心,你是顾文君的人,你还怕陛下怪罪你吗!”

    这又是什么话?李栋升心里发怔。

    “难道你看不出来,陛下心烦,是因为许久没有见到顾文君了。”

    浣墨说完又像是打趣般,收回话:“我也是该死,竟敢开陛下的玩笑,李太医千万别说出去。”

    “啊、好的。”

    李栋升嘴上应付过去,心中却一沉,又想起陛下对顾文君的种种特殊,预感不妙。

    浣墨停顿了一下,重新笑开:“但是现在解药的法子依然没有,李太医还得再想想办法才是。之前顾文君不是给了你一个药方么,也许可以再从上面钻研……”

    “是。”李栋升想到就摸了摸衣袖,那药方极其重要,他都是随身携带,不敢随意放置。

    然而就是这么上下一摸,就出了事情。

    “啊,糟了!”

    李栋升脸色煞白一片,惊惧之色堪比在慈宁宫外堂的听闻,他嘴唇发抖,连着下巴和人中的胡须都一起颤巍巍,失语道:“顾文君那方子,不见了!”

    浣墨眼中闪过一丝异色,瞬间就转过头望了东南方,那里正是江东的方向。

    李栋升不知道,浣墨却是知道的。

    自从陛下调查春风殿以来,原本因为腿伤撤出朝堂却一直据守京城的敬王殿下,萧宁晟在昨日前就已经悄悄离开京城,去了……江东!

    萧宁晟神秘莫测,城府极深,他去江东绝不可能是因为避开春风殿被查的难关,必定是有别的什么目的。

    他还能冲着什么目的去?

    陛下曾经不惜冒险远赴江东,就是为了找传闻中脾气刁钻的神医谷向天治病,他不亲自去,手下的人抓到谷向天也不会回来治毒。

    然而谷向天一向神不知鬼不觉,也只是传出了个在江东的消息,根本不见人影。

    陛下冒险,却差点死于敬王和太后两拨人的毒手,还好他们以为那只是陛下派出的锦衣卫秦川,没有下死手。

    如果要是知道那是陛下,萧允煜本人,后果不堪设想。

    也是那一次,萧允煜因祸得福,带回来了一个顾文君。

    而这次,敬王萧宁晟也亲自去了。

    让浣墨不得不多想,难道又找到谷向天的踪迹了?

    问题是,江东可不止有神医谷向天,还有敬王那古怪刁蛮养女嫁过去的顾家。

    当然,还有陛下最为在意时刻记挂于心的顾文君!

    偏偏这时候,顾文君为陛下亲手写的药方消失不见,浣墨心细如发,早就联想诸多。

    敬王萧宁晟,他到底去江东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误入歧途苏玥〕〔神秘复苏之诡故事〕〔明日星程〕〔开局签到万年道心〕〔全球诡异时代〕〔猎谍〕〔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剑意乾坤〕〔龙宸〕〔黑光病毒:侵略多〕〔乱战三国之争霸召〕〔斗罗之刷到极品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