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永不暴露〕〔穿越八零多张床〕〔头号战尊〕〔真实游戏:我曝光〕〔一世龙皇〕〔都市仙尊归来〕〔天选偶像:王爷,〕〔无良神明与不存在〕〔遮天赛亚人续〕〔重生2011〕〔御兽时代:我能复〕〔穿越香江之财富帝〕〔这个梦境很有趣〕〔大明:完了,我被〕〔女神总裁的贴身龙〕〔诸天红包群〕〔我的直播间有大恐〕〔逍遥小渔夫〕〔百炼飞升录〕〔青萍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七十五章 宫中惊变
    ,。太后薨逝。

    这个能引起朝野上下一片震动的消息仍然压在深宫,暂时没有公布出去。

    一朝天子一朝臣,如今已是萧允煜登基为帝,但朝中臣子十分之八都是先帝在位时的臣子,对萧允煜这位年少即位的陛下多有不服。

    上有太后压制为难,下有老臣抱团不从,何况皇宫之外还有一个大权在手的皇叔敬王,萧宁晟在虎视眈眈,萧允煜的新帝之位,坐得并不舒服。

    里外夹击,他只能逐个击破。

    年迈失势的太后,是萧允煜最好下手的对象。

    杀母夺宠,新仇加旧恨,陛下和太后之间不共戴天。

    然而他再如何恨太后,也碍于一层名义上的母子身份。

    虽然萧允煜不屑史书怎么写他,直接就想弄死那个在后宫里指手画脚的老东西,可萧允煜到底顾忌朝堂,还有敬王,这才屡次忍了太后。

    但是,他再急迫,也不想那么早让太后死掉。毕竟有太后在中间斡旋,敬王也不好过于嚣张。

    然而计划总是会出现变化,事情也总是发生意外。

    昨夜时分。

    慈宁宫殿的外堂——

    “还好有顾文君献的法子,能助陛下一臂之力。”

    已成为太医的李栋升,双膝并拢,两手贴地,恭敬跪倒在萧允煜面前侯话。

    将顾文君所说,一一告诉给萧允煜听,还加上了自己的看法和粗浅见解,比如怎么利用太医职位,更好的布局谋划。

    前后左右上下,太后的宫人一言都不敢发,死寂一般,跪着等候陛下吩咐。

    萧允煜颔首:“你很好,没有让朕和顾文君失望。”

    李栋升身体一顿,许久才敢道:“微臣不敢当,一定竭尽所能,为太后‘治病’。”

    顾文君所料得一点也没有错。

    太后不年轻了,可是仍然心心念念着往日的荣华富贵,先帝的信任和忍让,还有那差一点就能生下来的小太子。

    只要放出一丁半点“恢复青春”的希望,太后就如饿虎扑羊般主动跳进了陷阱。

    “太后是借了松萝茶,装病的。那我们就就顺理成章让她病倒好了。”

    李栋升依然记得顾文君那一夜的肃冷和眼中锋芒。

    一开始,李栋升得了顾文君的指点,是借着“松萝茶”最近畅销全京城,打破了松萝茶让太后病倒的谣言,提醒太医院的同僚,再去给太后问诊。

    他当然是没资格独自给太后看病的。

    但是有李栋升的试探,去慈宁殿问诊,便有大太医带上了李栋升和随行另两位太医。

    李栋升是空降太医院的新人,虽然年纪不轻了,可资历最浅,就轮到记录药方的活。

    他借口觉得太后口里编造的病症熟悉,说自己有些偏方,可治一治太后的体虚。

    当然被同僚驳斥教训:

    “你现在才几品,哪里轮得到你说话的份!”

    太后的宫人也纷纷鄙夷,全都不信。

    其实人人心里都有数,太后这病哪里是治不好,分明是“不愿意病好”,拖一拖萧允煜这位新皇罢了。

    李栋升却自信地说有去病的法子,这不是给太后找不痛快,自请麻烦上门吗!

    “太后娘娘,您请试一试吧,微臣真的不是没有根据的。您现在是不是入夜越来越难以安眠,久坐之后站起就觉得眼前一花,胸闷头疼……”

    谁知这民间来的李太医,张口便把太后最近的身体症状全说出口,而且一句一个准。

    可是根本没有人和李栋升说过一句太后的身体问题。

    有些毛病,因为过于细微可以忽略不计,太后也没有和太医院说过,甚至连身边亲信的老嬷嬷也怎么提及。

    但李栋升这么一说,细小的病症就像被放大一般,累加起来竟成了严重的大病。

    这让原本冷漠无视的太后听得脸色都变了,直接从床榻上坐起来,非要李栋升再好好细诊。

    这是李栋升看出来的吗?

    不。

    现有的传统中医手法根本诊治不出来!

    这只是顾文君见到太后的那一夜,观察过太后的面色身形后半猜半得出来的结论。

    也不是顾文君神通广大,而是同样的话,对任何一个中年妇人说,她们都会觉得有类似的毛病。

    血压血糖、呼吸堵塞……这是到了年龄就很容易出现的问题,顾文君只是拿来让李栋升骗取初步信任罢了。

    紧接着的计划,才是顾文君最可怕的地方。

    第一步,她先让李栋升为太后熬药,这时候的药,当然一点问题也没有的。因为势必会经过层层验毒工序,顾文君也不让李栋升白费力气。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这时的药反而十分有功效,精心安神,滋补太后的身体。

    等太后查了李栋升祖宗十八代,都查清楚了,暂时放下戒心,再开始下面的局。

    第二步,顾文君让李栋升献上养颜驻容的灵药。

    其实就是一些植物的萃取液,有助于滋润面部保湿补水。但这一点功效,却让皮肤微干,爱用粉黛遮眼皱纹的太后惊为天人!

    只以为李栋升的医术过人,献药有方。

    从此,李栋升便是一步登天,成为慈宁宫的御用太医!

    除了他的药,太后甚至不想再用别的太医的方子。

    第三步,就是借太后的刀杀太后的人。

    太后如何想要毒死顾文君的,顾文君就怎么一一奉还了回去。

    李栋升成功让太后信了松萝茶的益处,又开始重新喝起。

    从那之后,他每天都便在茶中放一丝蛊毒。

    萧允煜身上的旧毒,难治,因为毒入骨髓已经数年之久,他又找遍天下也找不到神医谷向天,医药难寻。

    据说,这是一种名为金蚕蛊的剧毒,是将十二种种毒虫:毒蛇、蜈蚣、蜥蜴、蚯蚓、蛤蟆等放入瓮中密封,等它们自相残杀剩下一只,再用活下来的毒虫泡进九味毒草炼制的汤药里,最终炼制成毒。

    毒上加毒,光是复制所有毒种,就很难了,更何况一一破解,顾文君也只能粗略看出种类,把握不好调配比例。

    所以,要么偷来,要么自己做。

    顾文君直接就让李栋升,去取萧允煜的血来凝结出毒。从陛下身体炼得的,自然是一模一样的毒,因为沉凝多年,有些变异,甚至比太后手里的蛊毒更好,更贴近陛下自身情况。

    刚好可以拿太后开刀试药——

    如此,不到半个月,太后就毒发了!

    她却还以为,是自己年迈装病装着装着真的病倒。

    “呵。”

    皇袍加身的男人微微睁开幽暗深邃的眼眸,露出一抹轻斜的薄唇,不屑而嘲讽。

    “自入宫以来,那老女人就是后宫里最尊贵的女人。她先是皇后,父皇去世她就是太后,仗着身份无所不为。”萧允煜不禁发出一声冷淡的嗤笑。

    “亏她一向眼高于顶,自诩是娥皇再世,终归还是一介女流,也不过如此!再如何高高在上,也还是败给了一个民间的顾文君。”

    他言语中有些狂妄,但是萧允煜是少年天子,他当然有这个傲气的资格。

    守在暗处的秦川听了,眉梢一跳神情微动,可启开嘴唇合闭几次还是没能说出一句话来。

    只有秦川知晓,顾文君的真实身份,陛下看中器重的人,其实同时还是陛下最厌恶不屑的女子!

    但秦川答应了顾文君,不能说出口。只能安静听陛下说话。

    这次顾文君提前回去了江东,萧允煜只让阿武跟去,留下了秦川办事。

    尽管秦川已经失去锦衣卫都尉的头衔,但是暗地里他仍然是萧允煜的护卫长,他要为陛下调查春风殿和敬王的事情,还要监视慈宁宫里的太后动向。

    “朕倒要看看,母后如今病成什么模样了!”

    萧允煜甩了甩明黄色的衣摆,看也不看跪了一地的宫人,直接掀开厚重的帷帘,迈进里屋。

    只见里面装潢得富贵精致,一座小佛庵悬挂床头,熏香环绕,道韵大义之下,却只躺着一个蛇蝎心肠的恶毒妇人!

    侍候的老嬷嬷看到萧允煜也是一吓,满脸皱纹紧绷,战战兢兢地连退三步才勉强跪下。

    “母后,你想不到吧,有一天你也会中了当年自己寻来的毒!”

    “你!”

    太后的人动弹不得,耳朵却没有聋,自然听得见李栋升和萧允煜的话。

    这时候,太后哪里还不明白,一切都是萧允煜的设计!

    “你这个该死的小杂种,我当年就应该把你给掐死。”她被毒折磨得不人不鬼,只剩下一股魔怔的疯意,恨不得从床上扑过去杀了萧允煜。

    太后那一副慈善的观音端庄好相貌,却被恶毒扭曲成了魔佛厉鬼。

    “对,你第一样错,就是杀了朕的母妃却没有杀了朕!”萧允煜再看太后,便像看个死物般,眼里的冷意让跪在地上的老嬷嬷心惊胆战。

    萧允煜缓缓逼近,“而你第二样错,就是想杀顾文君,却没有杀成!”

    “你看他长得貌美赛过女子,就猜测那是朕的禁脔,还想杀他泄愤,以为朕不会因为一个男色玩物对你动手。但是你错了!”

    男人声音越来越低,眸光却越来越冷。

    “顾文君,不是朕的男宠,而是朕看中的未来重臣。你想杀他,便换来了他这一番精心算计,都不需要我嘱意。母后,你倒是帮了我!”

    “你把那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个男狐媚子当成臣子?哈哈哈哈,真是天大的笑话,萧允煜,你骗得了自己休想骗过哀家!”

    太后似是被逼入绝境,彻底放弃,竟疯狂大笑:“你敢说,你对那个顾文君,没有一丝一毫的其他念头吗,你敢用你那贱人娘亲起誓?”

    听到“贱人”二字,萧允煜终于动怒,直接狠狠扇过去一掌,打得太后吐出一口血。

    “现在你也身中和朕一样的毒,朕有药物压制,不会有事,可是你不解毒,立即会死。说,解药在哪里!”

    太后却混着血水狞笑:“哈哈哈萧允煜,哀家还以为你命大躲过一劫,原来你还是中毒了!我不知道你怎么活下来的,但是哀家告诉你,这种金蛊毒,无药可解!你撑下来也活不过三年!”

    萧允煜沉了眸色,抬脚就要踹过去。

    一直跪着的嬷嬷动了,扑在地上抱住萧允煜的脚,哭喊:“陛下,太后娘娘毕竟是您的母后啊,您不能这么对她,太后没有骗您,她也没有解药啊!”

    “求他作甚,这个贱人生的杂种敢暗算哀家,哀家也拖着他一起下地狱!”太后桀桀怪笑,癫狂到不剩一丝皇家气度。

    萧允煜彻底消耗完耐心。

    他本就阴郁诡谲,疑心病重,为了保住皇位,他杀了不下数千条性命。其中,他最想要的,就是太后的命!

    “好啊,那朕就先杀了你,送你上路!”

    太后只是睁着眼狠狠地盯着他,如同看透一切,“你也活不了多久的,哀家等你!”

    “萧允煜,你扶持那个顾文君上位也没用,他足智多谋心机深沉,怎么会甘心愿意雌伏于你,他早晚会背叛你,等你明白过来,你就会后悔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医豪婿林漠许半〕〔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玉如墨谢怀瑾彭今〕〔超神学院:开局穿〕〔阴门诡录〕〔偷香(杨羽)〕〔猎谍〕〔星陨之最强系统〕〔人生副本游戏〕〔龙宸〕〔十方武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