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时间停止开始纵〕〔王业山河〕〔娱乐圈,我家开的〕〔危机模拟器:苟住〕〔火力为王〕〔重生之娇妻有点甜〕〔长安之上〕〔重生2001从烧烤摊〕〔绿茵传奇教父〕〔诸邪退散〕〔我是末世蛮王〕〔我打怪能加生命上〕〔分支线〕〔精灵:开局御龙之〕〔位面超市〕〔这个梦境很有趣〕〔老婆参加节目,我〕〔恒帝〕〔直播:艾泽拉斯〕〔莽穿岁月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九十二章 抢亲?!
    ,。顾瑾和徐秀容大婚,是顾家用三书六聘的礼仪规格迎娶进门的。

    不论之前有多少唐胡闹,如今一切都成定局。

    这时候顾文君突然打断,简直就是闹笑话。

    “少爷……”

    阿武满脸担忧,他嗓音轻细,很快消散于满座宾客的哄闹和非议声里。

    阿武的担心并不错。

    顾文君是真没想好怎么做,她一想到萍姑的死前那副惨相,便一个冲动站了起来,打断了婚礼。

    确实,徐秀容也不是多好的姑娘,徐家嫡小姐心眼多算计也多,为了自己利益,连表亲的名节也不在乎。

    可顾文君仍然不忍心把徐秀容送进死亡牢笼里。

    顾家有萧清乐这尊女恶鬼守着,徐秀容嫁进来的日子也不会好过。顾长礼只在乎保全自己,顾瑾本就是被逼娶的,更不会管徐秀容死活。

    哪怕她设计得顾家声名愈下,顾家在表面上做点功夫,仍然可以从私底下折磨徐秀容。

    不知道萍姑的下场,顾文君还能无所谓地看徐家送自己女儿“高嫁”,她要争取之后与徐秀容继续合作,查找娘亲当年的真相,挖出萧清乐的秘密。

    可偏偏她亲眼目睹了一切。

    徐秀容也不大,只有十几岁上下,仍然是个年轻娇秀的女子。

    “够了文君,不要在这里胡闹!你知不知道这是你兄长的婚礼,人生大事不可儿戏,你快给我坐下去。”

    坐在主位上的顾长礼眉头竖起,压抑着满腔的怒火低低喝出警告。

    顾长礼最怕的就是当众出糗,他才因为顾瑾和萍姑的唐丢过脸,好不容易央得徐秀容嫁进来压过丑闻,他就怕顾文君又要闹什么幺蛾子。

    坐在他旁边,萧清乐就没有那么客气了。

    她原本就脸色难看,为这婚事硬生生挤出一抹笑,一口郁气憋在心间。

    现在顾文君出言中断婚礼,萧清乐更是怒不可遏,倏地收敛假笑,缓缓眯起眼,只在一夕之间闪过歹毒恶芒。

    “顾文君,你到底想做什么!你眼里还有没有我们这对父母,还有没有你哥哥了!”

    萧清乐早就憋着气,得了机会更是一个劲地冲着顾文君爆发,句句藏刀。

    新娘子身形一顿,不知所措地停下。

    顾瑾更是恼恨。

    他手里紧紧攥着那婚嫁用的红绸结,用力到手都隐隐发颤。他一身红色,本该喜庆,可那张突出俊美的五官上却都暗沉沉的晦色,阴沉至极。

    “文君,难道你对我和秀容的婚事,有什么意见吗?”

    顾瑾再不愿意娶徐秀容,也是他自己的事情,轮不到顾文君在这里掺和。

    何况逼他走到这一步的人,不就是顾文君吗!

    一片质疑之中。

    萧宁晟却好像剥离了所有喧嚣,一个人坐在位置上安静地拾起一杯茶,一抿而尽。

    只是饮茶间,那双容不下万事万物的眸子微动,看向了顾文君。

    满座视线聚焦之处,所有或疑问不解,或鄙夷不屑,或厌恶憎恨的目光全向顾文君看过来,顷刻间凝聚成巨大的压力,让人喘不过气。

    顾文君没有被压迫感逼倒下。

    她挺直了脊梁,然后深吸了一息呼吸,缓缓开口道:“爹,其实我也心悦徐小姐已久,只是碍于知道徐小姐一心喜欢顾瑾兄长,所以我从不敢妄言。”

    “什么!”

    众人纷纷嘶了一口冷气。

    “可是我今天知道,要是徐小姐成为顾少夫人,我就真的再也没有机会了。爹,我请求你,再给我一次争取的机会吧!”顾文君一咬牙,直接对着顾长礼行了礼。

    “正如夫人那位下人萍姑妈妈所说,这婚约本来也就没有定下双方名字,徐小姐嫁给顾瑾还是嫁给我,都是一样履行了婚约的。”

    顾文君低下头,也能感受四面八方射过来的火辣视线。但她只能坚持说下去:“就可以用这次乡试来作为考验,谁的名次更高,谁就娶徐小姐——”

    “哐当!”

    她话音未落,萧清乐就忍不住怒上心头,直接掀翻了案边的那一碟碟桂圆红枣,砸得落地发出叮铃哐啷的声响。

    “顾文君,你好大的胆子!”

    萧清乐真的快气疯了。

    当初设计顾文君和徐秀容一起的时候,顾文君百般逃脱死局,每每都能反过来害了顾瑾。

    现在顾文君竟然有脸在这大婚之日上大放厥词,说什么自己“心仪徐秀容”?

    这才是真正的笑话!

    精致无暇的艳丽妆容也遮眼不住,萧清乐神色中的阴鸷和狠厉,她紧盯顾文君不放,“聘礼仪杖全都给了,这婚事是瑾儿亲自去求取来的,怎么轮得到你和瑾儿抢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

    压力越来越大。

    顾文君的额角也开始滴汗,她只能狡辩。

    “是爹说过的,我们都是顾家的人,聘礼也不能全算是顾瑾兄长的,也有我的份。何况,夫人您别忘了,那天我也跟着爹,和顾瑾兄长一起去了徐家!”

    “你!”

    萧清乐噎住,眼中凶意更甚。

    她就知道,那天顾文君跟着他们一起徐家提亲,没安好心!

    原来顾文君打的不只是挖坑害他们多给了一倍的聘礼,竟然还包藏婚礼抢人的阴毒心思。

    “成何体统!”

    顾长礼也听不下去,他嚯地站起来,为了维护面子,他勉强打了圆场:“文君,我知道你是为瑾儿大婚高兴,多喝了几杯酒,你也别急,你的婚事,爹和夫人都会帮你相看的。”

    说着顾长礼就一直朝下人们使眼色,示意让他们赶紧拖顾文君这个丢人现眼的东西下去。

    他原本还觉得顾文君每每反将一军成功,有一些才能,没想到今天就全露了底。

    还不是个没有半点远见的废物,看到顾瑾有了什么好东西,顾文君就也想要。

    顾长礼已经觉得顾文君就是嫉妒顾瑾娶妻,暗骂:“不成器的东西。”

    他打得一番好主意,让下人带走顾文君,再用喝醉兴奋上头的理由打发掩盖过去,可是有阿武在,顾家的下人就不可能碰到顾文君一根头发。

    顾文君也趁机上前,直接走到那对即将绑定姻亲的新人面前,转向顾长礼和萧清乐。

    “爹,我滴酒未沾,清醒的很!”

    她抬起头,有意地看向了徐夫人,想要传递一些暗示,“我是真心的,求爹,还有徐家,徐小姐都能给我这个机会!”

    徐夫人已经被顾文君的突兀表现给吓傻了,心头猛跳,哪里敢接收顾文君的眼神传递。

    唯有徐家嫡子徐修言知道一些内情,他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徐老爷打断,直接拒绝。

    徐老爷只会比徐夫人更加势利。有顾瑾在,他怎么可能看得上势单力薄的顾文君。

    “你这乳臭未干的小子,目无尊长,还敢在婚姻大事上儿戏,我怎么会把秀容交给你?”徐老爷气得跳脚怒骂:“你给我离秀容远一点!”

    徐夫人也尴尬地用手帕掩了脸。

    “顾文君公子,你不要在这里说胡话了,而且婚约的事情我们早就说清楚明细了。既然顾瑾和秀容两情相悦,当日乞巧宴大家都是有目共睹的,自然就定下他们两个了。”

    两边的话加起来,徐家就是一个意思。

    “你顾文君算什么东西,合作设计顾家可以,但是想娶徐秀容,你不配!”

    这话还没有人说出口,因为毕竟顾忌是在顾家和徐家的婚礼上,给顾文君留了三分面子,但顾文君完全听得出徐家的拒绝。

    “该死。”

    顾文君无奈,她没想到关键时刻,徐夫人过于看重嫡庶出身,反而脑子不灵光了。竟然看不出她的用意。

    难道徐夫人都不纳闷,为什么顾文君临时反悔吗?

    她当然是有别的原因啊!

    “徐小姐。”

    顾文君只好换了一个人问:“父母之命,媒妁之约,我顾文君都不在乎,我只想再问问你,徐小姐愿不愿意给我这个机会?”

    这已经是下下策了。

    别人一听,就会觉得这说得什么浑话。

    好像顾文君突然发疯发狂,不顾婚约父母也要去娶徐秀容。那之前的传闻,还有解释全化成空虚假话,打了自己的脸。

    话里话外,让在座所有人听了,都觉得顾文君是无耻至极,蹬鼻子上脸觊觎顾瑾妻子的贪婪恶弟。

    “一定要听出我的意思,一定发现不对劲啊。”

    顾文君一个劲地在心里念叨。

    她不管别人怎么看,她只希望徐秀容听得懂自己的话外之音,不需要答应什么,只要犹豫作考虑状,缓下成亲的日子,给时间让顾文君想出解决法子,逃离这顾家死牢。

    原本,顾文君是认为,依照徐秀容的心智和谋虑,一定能感应到她的心思,至少也会迟疑一下,给个试探疑问的反应。

    然而新娘子却一动不动,盖着红盖头一声不响。

    顾瑾浑身血液都上涌到头,他怒气难抑,直接伸手推了顾文君一把,用力到让顾文君直接一个踉跄,跌落在地。

    阿武离得远,没来得及阻拦,只能听顾瑾继续大放厥词。

    “顾文君,你当真看不清自己的身份!你以为你运气好,得了机会去京城和我一个学院里念书,就真的成了什么人物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秘复苏之诡故事〕〔无限辉煌图卷〕〔全球诡异时代〕〔明日星程〕〔重生从不做备胎开〕〔梅府有女初成妃〕〔开局签到万年道心〕〔封神:我,人皇帝〕〔没人比我更懂气运〕〔戏精王妃苏汐月凤〕〔对不起,将门女配〕〔误入歧途苏玥〕〔秘战无声〕〔从傀儡皇子到黑夜〕〔末日拼图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