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永不暴露〕〔穿越八零多张床〕〔头号战尊〕〔真实游戏:我曝光〕〔一世龙皇〕〔都市仙尊归来〕〔天选偶像:王爷,〕〔无良神明与不存在〕〔遮天赛亚人续〕〔重生2011〕〔御兽时代:我能复〕〔穿越香江之财富帝〕〔这个梦境很有趣〕〔大明:完了,我被〕〔女神总裁的贴身龙〕〔诸天红包群〕〔我的直播间有大恐〕〔逍遥小渔夫〕〔百炼飞升录〕〔青萍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九十三章 顾瑾得势
    ,。顾瑾居高临下地俯视倒地的顾文君。

    从第一次碰到顾文君开始,顾瑾就从来没有赢过,直到今天,他一向抗拒不喜的妻子徐秀容,却给了他扳倒顾文君的机会。

    顾瑾心里瞬间就被报复的畅快淹没,甚至都没有之前那么厌恶徐秀容了。

    就算顾文君再厉害又如何,他心仪的女子,从小到大都一直倾心于他顾瑾,从前就一直心心念念要嫁给他顾瑾!

    “你娘亲虽然是上一任顾家夫人,却私通外男,不守妇道,被下堂赶出顾府!就是你的身份血脉,也要打一个问号,是爹垂怜你,才接了你回顾家的。”

    顾瑾痛快极了,甚至说出顾家最忌讳的往事,但他颠倒黑白换了说法,把一切都推给了顾文君的娘,洗白顾家的无辜。

    “而你呢,看见江东顾家的富贵奢华便起了歹念,你想要什么就问顾家要,不给你就挑拨是非,说顾家怎么对你不好。现在,你连我妻子秀容都要抢,你真是贪得无厌!”

    终于从颓势里崛起,顾瑾仿佛又变回了昔日那个倾倒万千女子的江东第一才子,一双俊眼焕发光彩,剑眉微拢,风姿迷人。

    他越说越兴奋,甚至从贬低顾文君中获得了新鲜的快乐,“现在我告诉你,顾文君,你不配妄想那些注定不属于你的东西!”

    贱人生养的野种,怎么配和他顾瑾嫡出长子抢?

    师长欣赏,入试成绩,功名利禄,首辅夸赞,陛下召见,这一切的一切,顾文君都不配!都该是他顾瑾的!

    “顾瑾你胡说八道,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

    阿武气得瞪大眼,他手一动刚要动作,却别顾文君拦下。她要听顾瑾怎么说。

    顾瑾笑笑,第一次主动拉起新娘的手,“秀容,你说,我也给你一个重新选择的机会,你愿意嫁给这种货色的人吗?”

    “不。”

    徐秀容算计表妹的时候没有丝毫顾虑,如今背叛顾文君转投顾瑾,也不会有一丁半点的迟疑。

    毕竟日后,她是顾瑾的妻子不是顾文君的,怎么可能再向着顾文君说话。

    徐秀容想起之前种种,想到顾文君的可怕城府,又想到顾文君的可怜出身,最终想到的还是娘亲的话。

    “你一定要嫁给顾瑾!”

    于是,微沉的女声从盖头下传出,十分笃定:“秀容一心钦慕夫君一人,眼中没有别人。”

    徐修言自听到顾文君当众表白,就一脸紧绷,期许事情能有转机,最终他只能无奈地拍了大腿,懊悔丧恼。

    “秀容,你怎么选了顾瑾那个阴险坯子,那顾文君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但他一定会对你好的啊!”

    徐老爷和徐夫人均是满意一笑,根本没听见儿子的叹气。

    “要是我早一点回来,揭开顾瑾在文山书院的事情,也不至于无可挽回!”徐修言两眼一黑,知觉和顾瑾做亲家浑身恶心。

    他多少了解顾文君的为人和才华,所以心里向着顾文君。

    可其他人不知道。

    一时之间,无数对着顾文君的恶言恶语,便如雪花飞片地四散飘开来。

    “这顾文君真不是个东西,我原先还觉得他可怜,真是我看错了人!”

    “真的是养虎为患,早知道顾文君这样,我要是顾大人和县主夫人,根本不会接他回来!”

    “简直是疯了,大闹婚礼当众和兄长抢亲,果然是犯了七出的娘亲才能养出的儿子,毫无礼法可言!”

    “顾文君,哼,他还真觉得自己能和顾瑾比吗?人家是江东第一次才子,作诗无数,写过不少的锦绣文章,他有什么作品?他有什么才能?”

    “大概是之前传的流言蜚语多了,这顾文君还真的开始做白日梦,觉得自己和徐家小姐有什么……哈哈哈哈,可笑!”

    这一下,整个江东的贵族世家都拿顾文君当成笑话来看。

    嘲笑声此起彼伏,刺耳难闻。

    顾文君在阿武的搀扶下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她一时没有防备,又挂念徐秀容,摔得狠了,身子弱,加上有一处扭到,疼得厉害。

    “嘶。”

    她抽痛地轻哼了一声,然后就用手背抹去身上的灰,什么也没有辩解。

    顾文君是真心想要救徐秀容的,可是徐家和徐秀容,都不肯给她这个机会。

    也是。

    她们起初合作,就各怀鬼胎。

    徐夫人狠心除尽了府里妾室的男孩男丁,只留下徐修言一个继承人,徐秀容又冷心算计自己表妹,又是什么好东西。

    顾文君闭了闭眼,知道徐家无论如何都不会信她了。

    因为对外,她顾文君就是个男子,事事都要和顾瑾争。

    所以徐秀容也完全相信顾文君是动了心,如今徐秀容得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偿所愿,根本不屑再看顾文君一眼。

    顾文君拧起眉眼,她知道自己受到萍姑的冲击,还是一时冲动了,应该考虑得更周全。

    但事已至此,顾文君不忍心,还是决定给徐秀容最后一次机会,她顾不得那些羞辱和谩骂,又问了一遍。

    确定徐秀容的心意。

    “秀容,你当真想好了,不会后悔?”

    顾文君怕徐秀容领会不了,便咬了牙暗示出一些话:“你别忘了,当日乞巧宴,顾瑾兄长对你的态度,他虽然愿意娶你可是还不够珍惜你。还有萍姑的事情……”

    顾瑾脸色一僵,他当然记得那一天的算计。

    他和萍姑一起从马车上滚落,当众扒了个精光,所有劣迹都暴露在旁人的视线这下。

    这一生,他顾瑾也没有那么丢脸的时刻了。

    “今天是我和秀容的婚礼,顾文君,你到底要怎么样?”顾瑾只能大喝打断顾文君的话。

    顾文君却毫无眼色,根本不管这场合不对,固执地对徐秀容说:“徐小姐,难道你就有没有想过萍姑现在去了哪里?既然顾瑾已经和萍姑有了关系,为什么不收萍姑做填房呢?”

    “够了,顾文君你住嘴!”

    萧清乐气得拔高了尖利的声音,她恨不得直接冲过来扇顾文君几个巴掌,只是碍于场合无法发作。

    她想不到顾文君竟然还敢提起萍姑的事情,真当他们看不出来那一切都是顾文君设计的吗?

    “萍姑欺下瞒上,屡教不改,我已经把她关押起来再次管教,用不着你操心!”

    萧清乐字字句句都带着逼人的寒意,堵住顾文君的嘴。

    “是,顾府家风严厉,当然能够管教有加,御下有方。”顾文君讽刺地接了一句。

    现在只要她一看到萧清乐张牙舞爪的威风姿态,就会想起地牢深处那具已经了无生气的冰冷尸体,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

    顾文君只觉得冷意从骨头深处散发出来,冻得她颤了一下。

    “徐小姐,请你一定要考虑清楚,要是顾家都能那样处置萍姑,他日你要是犯了错,顾家也不会对你心慈手软的。”

    顾文君意有所指,她已经尽了最大努力。

    要不是忌惮萧清乐知道她发现地牢秘密,顾文君都差一点就直接当众怒骂萧清乐私下虐待奴仆,动以极刑的事情说了出去,这已经是违法了。

    她都说得如此明显,偏偏新娘子不为所动。

    “顾文君公子,你别再说了,我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

    红嫁衣下,徐秀容只是回以一句冷嘲。

    到了这个地步,徐秀容无法在装聋作哑,只能出声:“我听到了你的心意,但是就算你改了主意,真的对我动心,我也是绝对不可能嫁给你的,顾文君公子,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她掩下心底深处的不屑。

    “顾文君是什么身份,顾瑾又是什么身份,就算顾文君能说会道,懂得各种阴谋算计,可没有背景还是输在起跑线。赢得了一时也赢不了一世啊!”

    想到自己竟然曾经还动摇过,想过嫁给顾文君算了,徐秀容就觉得好笑。

    如今她一身最名贵的嫁衣,用的是最好的绣娘,进了江东最好的世家贵族,嫁的是第一才子顾瑾。

    就连爹都不在意妾室姨娘那些贱人和庶出的小贱蹄子们了,一个劲的夸着徐秀容,口口声声称赞她才是徐家最好的女儿。

    娘亲更是把她当成骄傲。

    府里的下人,庶出的姐妹全都赶着来巴结徐秀容,只为讨得今后一个顾家的人情。

    她还有什么可怕的。

    徐秀容春风得意,正处在人生巅峰时,她这时当然就不记得住自己被萧清乐和顾瑾算计,也不记得自己靠着顾文君的帮忙才几次三番地逃过一劫。

    她把曾经对顾文君城府深沉的忌惮通通都抛之脑后,只想着要讨夫君和新婆婆的欢喜。

    徐秀容是感谢顾文君的相助。

    但此一时彼一时,那时顾家和萧清乐是她们共同的敌人,她们一起合作也算不上谁欠了谁。

    顾文君不也占到了便宜,借着徐家狠狠打压了顾家的气焰吗。

    至于以后——

    顾文君是闪耀了一时,可和顾瑾比起来,那点胜利的光亮也就是个萤火之光,不提也罢!

    “顾文君,你还是坐回去吧。”

    徐秀容冷冷道。

    ——

    “聪明,就是心太软。”

    敬王萧宁晟将一切尽收眼底,又把一切都隔离在外,只留下一个顾文君,送了一句评价。

    他冷冷看顾文君跌落泥泞,依然平静如水,毫无波动。

    还是要再多吃点亏,才能磨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砺得更出色。

    萧宁晟并不打算插手,冷眼旁观萧清乐趁机发难。

    “来人啊,把这个惹是生非,不懂规矩的孽子给我绑了,带下去好好再管教管教!”

    萧清乐阴郁焦躁太久了,顾文君是她的眼中钉肉中刺,这次她终于有机会拔除这根钉刺,她太兴奋了。

    那双美艳的眉眼深处,从阴沉可怖的黑暗里点燃一丝扭曲的光亮,却显得更加森然发冷。

    她是主母正妻,正好可以接着顾文君闹事的错处,狠狠处罚一顿。

    “给我把顾文君拉下去,省得他影响瑾儿的婚事!”

    阿武神色剧变,他紧紧守在顾文君身前,防备那些顾家下人对少爷不利。

    顾文君也是脸色难看,是她想错了。

    她想救徐秀容,那也要看人家徐小姐愿不愿意跳出火坑。

    乞巧宴那日,徐秀容被下了迷香,送到顾文君的床上,即便知道了是顾瑾亲手设计的局,她不也还是执迷不悟地要嫁给顾瑾吗?

    是恨极也是爱极。

    如此偏执的人,怎么说得通。

    顾家对徐秀容来说个火坑,徐秀容也迫不及待地往里面跳,顾文君心软想拉徐秀容一把,却是给自己找麻烦了!

    “爹,夫人,是我冒犯顾瑾兄长和徐小姐了,婚礼大事重要,还是先完成婚礼吧。”

    她只能低头道歉,想要拖延时间,同时顾文君的大脑飞速运转,必须想出一个办法缓解现在的尴尬。

    “现在你倒是知道子错了,但是已经太晚了!”

    萧清乐阴戾地冷哼一声,这次顾文君终于落了把柄在她手里面,萧清乐怎么可能会放过顾文君。

    孩子犯错,为母夫人抓起来管教庶子,合情合理。

    就是在座的各位宾客都知道,顾文君落在萧清乐手里,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他们也不会替顾文君说话。

    谁让顾文君做出如此无耻无利的唐事情来。

    喜欢徐秀容?

    那之前顾文君做什么去了,偏偏选在大婚当日大闹抢亲,不就是在给顾家添堵吗,简直是胡闹!

    没有人还会同情这种出身这种人品的弃子。

    “爹!”

    顾文君转向顾长礼,希望得到一个回应:“不能因为我影响兄长的婚事啊!”

    “放任你才会酿成大错,我就不应该随便你住在顾家外面,就应该把你放在顾家好好管教起来,什么时候你懂礼知礼了,什么时候你才能出来!”

    顾长礼怒而甩了袖子,“抓了这个逆子,然后继续婚礼!”

    顾老爷一锤定音,顾家下人齐齐围了上去,把顾文君和阿武围了个团团转。

    “文君少爷,劝你乖乖束手就擒,不然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阿武已经把手伸向腰间藏起来的刀,顾文君是他的首要任务,阿武绝对不会让顾文君受伤,必须要动真格。

    眼看事情一发不可收拾之际,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等一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玉如墨谢怀瑾彭今〕〔阴门诡录〕〔超神学院:开局穿〕〔星陨之最强系统〕〔偷香(杨羽)〕〔非诚勿扰〕〔猎谍〕〔人生副本游戏〕〔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