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尊炼妖壶〕〔神宠又给我开挂了〕〔傅爷的小祖宗凶凶〕〔王者之开局镇守长〕〔我能看到人生剧本〕〔我的大小姐老婆〕〔高维地球:一念追〕〔我只想吃个保底〕〔武侠:从鹿鼎记开〕〔中医指导修仙〕〔非著名影帝〕〔末世:暗黑之主〕〔生存挑战节目:我〕〔混沌天帝〕〔请错祖师爷之后〕〔第四视角〕〔在恋爱节目里有点〕〔我这样喜欢你〕〔抗日之军工为王〕〔不灭霸体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九十九章 “只要你求我”
    ,。“有人携带了外物进考场,谁的胆子这么大?”

    “难不成真是要舞弊?”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风声鹤唳。

    顾文君也沉了脸色,凝眉看着顾瑾,随时谨防他发难。

    哪怕只是最初级的乡试,一旦发现有人作奸犯科之嫌疑,整场都要严查。

    否则,放任考完,被上级官吏查出,所有参与乡试监考的吏员,从上到下全部接受审问惩处,而且惩罚往往十分严厉,革职下狱甚至砍头的都有。

    没人承担得起这个风险。

    所以每一个吏员都会竭尽全力,彻查到底。

    尽管顾瑾手里递交的东西,早就被人拿去摊开来,翻来覆去地检查过好几遍,都没有一个字样,可是没人敢大意。

    谁知道这里面藏了什么玄机。

    要是真的没有秘密,谁会无缘无故地多带上一条长长的布条进考场?

    只有顾文君,和顾瑾知道其中隐秘。

    什么舞弊的布条——

    分明就是顾瑾贼喊捉贼,自己偷拿进来,嫁祸给她的,目的就是逼她暴露隐瞒的女子身份!

    顾文君咬紧嘴唇,沉默不语。

    她不说话,更不会有其他人承认。

    所以为首的官吏长便大怒道:“好,没人承认,那就一个个重新搜,把所有衣服都脱光了为止!”

    这下那些出身好的世家子弟们就不服了,闹事抗议,吏员们赶紧去镇压。

    王子逸和其他考生一样懵懵懂懂,配合着吏员们检查,他先进去重新搜身,临走前给顾文君递了一个让她宽心的眼神。

    她知道王子逸不会有事的,便也回了点头。因为对方从一开始就是冲着来的。所以她烦躁焦虑,难以安宁。

    正在思索之际,一道声音由远及近。

    “顾文君,你怕了吗?”

    顾文君眼睛一抬,就看到顾瑾趁着一片混乱,悄悄地走到了她的身边,近距离地上下打量她,那种眼神让她心中发寒。

    她压低了声音质问:“顾瑾,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知道,你既然敢来参加乡试,就说明你一定有办法蒙混过关。可是我已经知道了你费尽心思藏起来的秘密,顾文君,你根本不是我弟弟!”

    “我也从来没有承认过,有你这样的哥哥。”顾文君强自镇定,直接反驳。

    顾瑾冷笑:“你尽情装下去好了,上一次你脱了衣服,不仅背对着我,还只脱了上衣,我就猜你有些手段,是一直用裹巾遮了胸压平了胸脯吧。哼,这次是乡试审查,从上到下都要搜身的,我不信——你还能躲过去!”

    顾文君心中警铃大作。

    但她嘴巴上还是硬生生狡辩,“你有病吧顾瑾,竟然怀疑我是女的!”

    装出一副受了侮辱的模样。

    对外她就是个男子,绝对不会承认自己女人的身份,更不会忍受别人说她像个女子。

    “你慌了。”

    顾瑾凝睇她许久,目光从顾文君光洁额头上滴出的汗珠,滑落到她微微颤动的鼻翼,不放过每一个细节。然后他再到勾起一抹诡谲得意的笑。

    他再次确信,顾文君是女子,她是他顾瑾同父异母的妹妹!

    光是想着,顾瑾就忍不住露出诡笑。

    顾文君移开眼,转而紧紧盯着那些官吏们的动向,她不接话。

    “哼,你不知道吧,那个从京城逃窜的陈明找到你的故乡庆禾,挖出了你的所有过去,他把一切都告诉我了。我特意忍到乡试开考,才打你一个措手不及。”

    顾瑾越发地自得,声音如同一条缠不溜秋的毒蛇,不断钻进顾文君的耳中。

    他继续说:“连你也想不到我会这么出招吧,你准备不及,我手里还有当年为你接生的李阿婆的人证和物证,你现在已经无力回天了!”

    饶是有了防备,顾文君心里还是重重一沉。

    果然是那个李阿婆向陈明泄露了消息,陈明如今还是个逃犯,做事不便,就又把这秘密情报给了顾瑾。

    她还是慌。顾文君的心脏起起伏伏,仿佛已经紧绷到最大的弓弦,只差一丁点轻微的动作就引爆所有的焦虑和烦躁。

    就在她出于最紧张的时候,顾瑾却压在她耳边轻语。“文君,你要是想躲过这一劫,你只能求我!”

    那突然放柔的声音一点也不温和,而是裹了蜜糖的砒霜,更加渗人可怖,激得顾文君的耳朵一哆嗦,下意识地避开些距离。

    她完全不信,“你会帮我?”

    要是顾瑾愿意放过她,就根本不会设计这一环局了。

    他们从当初文山书院的比试起,就注定你死我活,因为顾家只有一个继承人,每场考试也只有一个第一名,他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们根本不可能善了。

    “只要你想,我就可以帮你。”顾瑾意有所指地往某个地方看了一眼,引得顾文君也顺着视线一起看过去。

    只见那里站着一个穿着麻布麻衣的男子,已经不年轻了,脸上和手脚都有饱经风霜的痕迹,完全不像是有底气享受贵族门生的优待搜身资格。

    等等,这人是怎么进来的?

    “他是我关照之后带进来的,这个人已经连续多年落榜,根本无心继续考下去。所以我承诺会给他丰厚银两,他就什么都愿意做。只要你求求我,我就让他顶了这桩罪名,一切都能善了。”

    顾瑾的回答让顾文君彻底愣住。

    她如何聪明,一句话就能分析出无数种含义,往往人家说了上半句子,顾文君就能想到后面的。

    可让她头皮发麻的地方在于,顾文君想不到,顾瑾会给她一个有余地的选择。

    为什么?

    他绕了这么大一个圈子,就是要威胁她,为了什么呢?

    “你到底想要我做什么?”顾文君反问道。

    “我要你自动弃考,开卷之后,一道题都不能答!否则,我就让你被扒光衣服,羞辱示众,不但你女子的身份藏不住,还要背一个假扮男人霍乱科举纪律,意图舞弊作乱的罪名!”

    顾文君刚要接话,却听顾瑾发了狠,一字一句,咬牙切齿地往下说:“我今天可以放过你,但是顾文君,我要你从今以后,永不得和我争!我要你住回顾家,一辈子听我的话。”

    等等,顾瑾现在深信不疑,她是个女子!

    顾文君想起这点。

    所以,顾瑾自信,她没有资格和他争,可为什么不要求她恢复女儿身,而是让她回顾家乖乖听他的话?

    难道……

    一刹那,顾文君终于明白过来顾瑾的心思。

    他是对她——

    怎么会?从什么时候起的?

    是文山书院里那一次脱衣服搜身,还是乞巧宴的中药掀被?

    “呸,恶心!”顾文君暗自在心里骂。

    即便顾文君查出,顾瑾和她很可能没有一丝一毫的血缘关系,既不同父也不同母,可那生理性的厌恶与反胃还是顷刻间压住顾文君的胃,让她想吐。

    原来他有那种心思,想要把顾文君偷偷豢养在顾家,供他取乐。

    灵感如石子射|入湖面似的,投进了顾文君的脑海。

    她一下子知道,她该怎么应对顾瑾了。

    既然他生出了不该有的妄想,那顾文君干脆,直接打碎顾瑾的非法欲妄,让他清醒个彻底!

    “顾瑾,你以为我真的怕吗?”顾文君生厌地避开好几步,然后才说:“你不会到现在还以为,我是女人吧?”

    顾文君连连发笑:“你真是太自以为是了,从来没有别的男子打败过你,把你比得一无是处,所以你宁愿幻想我是女人也不愿意接受,我比你更强的事实。你真让我觉得可怜又可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开局六女仆〕〔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她真的不好哄〕〔我成了初代五番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