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灭霸体诀〕〔斗罗之灵宝斗罗〕〔重生后我抢了福宝〕〔奶爸搬运工〕〔重返之2004〕〔我有特殊的单身技〕〔一把轩辕剑行诸天〕〔大秦:窃听心声,〕〔君夫人的马甲层出〕〔逆命相师〕〔万古帝婿〕〔玄幻:我有千万神〕〔隋风烈〕〔娱乐从抢流量开始〕〔从武当开始的诸天〕〔重生十月,大明星〕〔重回过去当老师〕〔木叶的恋爱大师〕〔杨辰许若月〕〔我在仙界收房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一百六十三章 眼线出现
    ,。别说季卿卿这样娇养长大的恶毒贵妃受不了,哪怕是经受过训练的顾文君也看不下去。

    她练出了一身的间谍本事,却没学会间谍该有的冷硬心肠。

    顾文君都别过头,宫女出身的洗碧更是吓得血色尽失,要不是腿脚受了伤,下一刻就会跳进陛下怀里。

    “陛下,洗碧怕。”

    洗碧又是敬畏惊惧,又是心生仰慕。

    原来那个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季贵妃,在萧允煜面前也只不过是一个任凭处置的玩物而已。陛下虽然没有明面上处罚季贵妃本人,却已经给了最狠的罚。

    先是在贵妃宫殿处刑,光是这就足以狠狠落下季贵妃的面子,在贵妃寝宫门口杖打贵妃身边的大宫女,根本就是扇贵妃的耳光!

    然后萧允煜还要季卿卿亲眼看着,自己的大宫女被活活打死。

    要是把宫女拖下去,季卿卿只是听了一耳朵,也决不会放在心上,心里怒骂一阵忽略过去就忘了。

    可是萧允煜偏偏就不打算让季卿卿好过,强行按着人,逼季卿卿亲眼看着一个活人被生生打死的样子,让季贵妃的脑袋好好冷静清醒一下。

    这简直要把季卿卿给逼疯!

    就算是贵妃娘娘,面子里子也被一扫而空碾压得什么也不剩了,只留下喘不过气的啜泣和尖叫声:“本宫错了!啊啊啊,不要,本宫不要看下去了,陛下!”

    然而那些执行的宫人都是跟在萧允煜身边的,只要萧允煜不发话,就不为所动。

    她们手法老练,刁钻,既能完全不伤害到季卿卿的眼睛,又能死死撑住那两只眼皮,就是不让季卿卿阖目。

    被强逼着睁开眼睛,眨都不能眨,时间一久,便干涩起来,凝出不知道是干痛还是惶恐的眼泪,从季贵妃的桃花眼里狼狈地流淌下来,和鼻涕泡一起染花了妆容,毁去一张芙蓉面。

    然而季卿卿根本顾不得自己的仪态,满眼都是那被打得血肉模糊,气声渐弱的大宫女。

    每落下一棍,就让季卿卿被按住的身子一抖,像是落在自己的身上,隐隐作痛。

    没有打季卿卿一下,效果却比真的打了季卿卿还要好,直接用那宫女的惨状告诉了季卿卿,真正得罪皇帝陛下的后果。让季卿卿彻底吓怕了。

    以往有季家,有季太后,陛下再烦她,无论如何也不会下这么重的手来惩戒。

    怎么这一次就——

    “难道,真的就是为了那个叫洗碧的宫女出头?”

    季贵妃宫殿的屋檐瓦片之上,静静地伏着一个隐匿在夜色里的身影,他凝神注视着下面的一切,越发觉得古怪诡异。

    即便蒙了面,要是季贵妃见到他,还是能够认出,这就是经常到宫里来传递消息的陈长必!

    就是这个男子把错误的情报告诉了季卿卿,刺激得季卿卿头脑发热,就去慈宁宫闹事生非,招来陛下的不喜。

    但是陈长必算计这件事的时候,可没有想到,一天之内,萧允煜那油盐不进的小皇帝竟然转了性子,突然就看上一个宫女出身的美人了!

    他眯起阴柔的眼睛,毒蛇般湿冷的眼神从下面的顾文君,转向被其他宫人搀扶环抱的洗碧,游移不定。

    “这小皇帝总算开了窍,对女人动心了,要是萧允煜沉迷美色,倒是给了我一个绝佳的机会,可以探一探慈宁宫,看看太后是到底怎么了!”

    阵阵犹疑和猜忌过去,陈长必的眸中闪过一丝果决,他得在敬王殿下回京之前,确认太后到底是真死还是假死。

    那天季卿卿说看到了“太后”,到底是怎么回事,他必须查清楚!

    不管主子有多么在意顾文君,那小皇帝又为什么也看重顾文君,一切事情在大业面前,都得往后退一步,事关重大,必须确保万无一失。

    “啊啊……”

    下面的声音越来越弱,直到陷入死寂。那宫女的气息一点点削弱下去,最终没了声响。

    陈长必压下了那些杂七杂八的念头,开始谋划离开。

    季卿卿忍不住,抓了洗碧审问的时候,陈长必就冒险赶过来了,他想要试探一下,萧允煜对这个宫女的真心。

    结果大大出乎他的意料,没想到萧允煜还真的对这个叫洗碧的宫女上了心,让陈长必十分意外。

    陈长必并不怀疑萧允煜看得上洗碧,男人的性质来了,甚至都不会在意什么女子,只想着发泄。

    反正那洗碧也是个娇俏秀色的美人,萧允煜起了心思,也实属正常。

    只是陈长必也不由得在心里嘀咕:“看不上季卿卿也就算了,小皇帝和季家人有仇,肯定见了就心烦。可是身边都有了顾文君这样的,竟然还能看上那种姿色的宫女,真不知道脑子里想的什么!”

    也许是因为敬王的另眼相看,导致陈长必对顾文君也有几分亲近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

    谁让这顾文君生得一副花容月貌的绝色皮相,身姿嗓音,没一样可挑刺的,天生就招男人的疼。偏偏顾文君是一个男子,实在可惜。

    只要不是断袖,那顾文君长得再美,萧允煜也不会生出其他心思。

    转念一想,陈长必就不再怀疑,他也担心自己藏得久了,迟早被萧允煜那些暗卫属下们发现,不敢多留。

    身形细微一动,陈长必右脚点了瓦面,一扭身便从屋檐上消失不见了。

    屋檐上人影隐去,瓦片却仍然完好无损,一片片整齐地排列着,连个鞋印都没有留下,毫无破绽。

    只有一块瓦片上多了点不一样的点,因为陈长必点地飞身的动作,在那瓦面上印出一个细小的白印。

    但那个小印太不明显了,夹在在无数片瓦檐里,更是丝毫不显眼。不过即便如此,这也瞒不过眉目深邃,眼神尖利的前锦衣卫统率秦川。

    为了让这个眼线放心出来,秦川都撤走了所有暗卫,成功制造出无人看守的假象,放松对方的戒心。

    确定人走了,秦川才飞身而上,他锐眼一扫,就将每一片瓦片都记在脑里,和记忆一一对照之后,他瞬间就锁定了那块小痕迹,心头一定。

    “看来那人已经来过了,差不多应该相信陛下和洗碧的事情,接下来,只要在慈宁宫里布置好,把那人当场抓住,就告成了!”

    屋檐上暗流涌动,宫殿前更是剑拔弩张。

    那宫女被活生生地打到断气,季卿卿两眼实在撑不住,情绪激动之下竟然翻了白眼,彻底昏死过去。

    白目晕厥的样子丑态毕露,因为还有宫人撑着季卿卿的眼皮,那晕倒的姿态就更加地狰狞不堪,眼球剧颤紧绷着翻过去,彻底倒下。

    “哈哈哈。”

    洗碧见季卿卿落到这般境地,在嘴角边噙出一丝讥讽的笑。

    “之前还敢威胁我,现在风水轮流转,陛下还因为我惩罚贵妃娘娘呢!”

    如今,局势颠倒,洗碧看了几眼季卿卿挨罚的模样,好不凄惨。洗碧更不惧怕季卿卿了,甚至越来越相信,“只要陛下喜欢的人是我,那么家世地位就不重要了,我只要讨陛下欢心就好!”

    然而洗碧惦记着和季贵妃两斗法争宠,执迷不悟,两人却完全忽略了一件事实。

    那就是,陛下的目光从头到尾都没有机会真正落在过洗碧亦或季卿卿的身上。

    他一直看着的,明明就是在一群宫人之中,跪着请命的顾文君。

    也只有看着顾文君的时候,那双狭长的俊眼终于在阴鸷之中多了一丝难得的柔情。萧允煜细细扫过顾文君的周身,这才慢慢平复胸间那股无名怒意。

    他没有细想,自己为什么如此在意顾文君,只对顾文君特别。

    萧允煜只当是见不得自己的人被季贵妃欺侮,何况顾文君才略双全,是他最看重的谋臣,本来就更应该好好相待。

    他如此说服自己,很快就接受适应了。

    “陛下,时候不早了,该回去了,洗碧姑娘伤着呢,也得好好养身子。”

    还是刘喜轻声细语地提醒,萧允煜才意识到他不自觉地看顾文君看得久了,故作平静地收回眼神。

    顾文君一言不发,她从杖刑起就把头垂得极低,不看陛下,也不看季贵妃。

    然而她还是能感受到萧允煜的视线,一直如影随形,无论她做什么,都吸附在身上,好像能穿透长衫棉布,贴到她的皮肤上,烫得顾文君更不敢抬头了。

    她听着刘喜劝陛下离开,心里终于松了一口气,紧抿的嘴唇也微微放松。

    刘喜是萧允煜的亲信,最了解陛下,怎么会不知道陛下不喜洗碧,而是更亲近顾文君,他也知道陛下对这洗碧好不过是为了勾出其他势力眼线。

    所以刘喜嘴上才故意这么说,不说是为顾文君,而是为了洗碧。

    这话却被洗碧误会,以为陛下身边的大太监都在讨好自己,她心想:“说明陛下一定是真的欢喜我,否则就不会连刘喜都说起我!”

    登时,洗碧的眼里放出了亮光,忍着腿疼也要扭动身体,婀娜缠住陛下的怀里。

    萧允煜冷哼着应了一声,反手就把洗碧推到了刘喜那里,寒声道:“你给朕看好。”

    刘喜整张脸都皱起来,却只能苦笑着接下。

    “果然是之前我多嘴了,惹恼了陛下,看来我还得多多讨好顾公子,让顾公子帮我说情。”

    想着,刘喜不动声色地看了一下顾文君,他转了转眼睛,心里又冒出一些讨好陛下的鬼精点子,“得把人都弄走,尤其是这个洗碧,让陛下单独和顾公子好好相处,兴许陛下一高兴,就不怪罪我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开局六女仆〕〔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她真的不好哄〕〔我成了初代五番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