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木叶,开局融合五〕〔极品戒指〕〔和离后,跟着莽汉〕〔我真没有喷人啊〕〔穿到乱世搞基建(〕〔明左〕〔猫薄荷味Alpha穿进〕〔戏精娘子总扮乖〕〔春色满汴梁〕〔从学霸开始打造黑〕〔我在直播间窥探天〕〔至尊弃婿〕〔我还能苟[星际]〕〔被渣后,我让大佬〕〔药园医妃掌家农女〕〔绝世强龙〕〔远道而来这人间〕〔重生我真的不会拒〕〔他的怀中糖〕〔我在凡间当龙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一百九十七章 低声下气
    ,。“陛下,奴才错了!陛下不要啊!”

    然而这次无论刘喜叫得有多么凄厉,又把头磕得多响,陛下也不愿理睬,甩了衣摆径自离去。

    光是打板子,就已经能要掉刘喜半条小命了。

    结果陛下竟然还把刘喜直接扔到了太医院,去伺候顾文君!那简直就是在剥刘喜的三魂六魄啊!

    只有当刘喜是陛下贴身大太监的时候,才是有地位的,他一切的凭仗,都是靠着这个职位。

    他要离了这个身份,就如被打进冷宫里的妃子,看这皇宫里还有的谁理会!

    不只是刘喜吓得面无人色,旁边的小文子也是两股战战,直打哆嗦。甚至连浣墨都惊愕地抬起头,看了陛下一眼。

    “陛下,饶了奴才一次吧!”

    刘喜扯开嗓子大叫,但是陛下只是挥了挥手,示意其他人把这狗奴才拖下去。

    御口金令,说了二十板子,就是要挨二十记打,一下都不能缺。

    哪怕是陛下身边的大太监犯错,而已要一视同仁。

    “啊!”

    板子一落下去,就逼出了一声响亮的尖叫。

    “啊啊啊——!”

    一声声惨叫从外面传了进来,每一个呼喘吸气都是在痛到极致时发出的尖叫。

    那拔高了的嗓门尖利得很,像是活剥猪皮似的,光是听着,都觉得渗人。

    板子都停了,叫声都没有断。过了一时半会,那叫痛声又从养心殿,转移到了太医院。

    “唉哟,别碰我的屁股!你们几个蠢东西,到底会不会扶人啊?都给我小心点,再轻一点!”

    痛呼之中又夹杂着骂咧咧的叫唤,吵得屋外沸腾喧哗。

    顾文君就是静坐在屋里,也能听到那些吵闹。

    她才从陛下宫殿那儿回来,用过午膳还打算小憩一会儿,就被吵了起来,让顾文君无法安生。

    这里是太医院的后屋,是给连夜诊治的御医们合眼休息用的。

    通常都是宫中的主子们,或者是宫外的大臣们来请御医出诊,偶尔也有身份低一些的,亲自来太医院看病,但那也会在前堂候诊,不至于闹到后院来。

    顾文君惊疑地翻坐了起来。她给自己披上一件外袍,就想出去看一眼,然而不等收拾好,跟了她的涤桃就先一步小跑出了门。

    她都快忘了,自己现在不是只身一人。进宫才几日,顾文君竟然还得了一个小宫女跟随身边侍候左右。

    不怪旁人以为顾文君得宠。

    “顾公子,我去看看,到底怎么了!”

    扔下一句话,涤桃就不见了身影。

    顾文君也没有一直等着,手中动作未停,扎起头髻重新理了鬓发,她暗中托住胸,定了定身前的裹巾,想要再把束胸弄得再稳定一些。

    虽然一有了涤桃,顾文君生活起居都不需要多想,全由涤桃照顾,方便许多,但是她与涤桃朝夕相处,也多了许多不便的地方。

    比如顾文君沐浴更衣、在伤口上换药的时候,就得随时想方设法地避开涤桃,保护她的女儿身秘密。

    所以趁着涤桃一走,顾文君就抓着时间,在被子里处理了一番自己的男装。

    收整完后,她才下了床榻。

    还好她动作快。顾文君的双脚刚踩进布靴里,涤桃就飞一般地旋身进门口,“顾公子,是刘公公!刚才在外面叫唤的人是刘公公!”

    叫了一半,涤桃就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

    说话时,涤桃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扒在膝盖上,大声喘气。

    “你说什么?”

    顾文君嚯地一下甩了衣袍,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涤桃边上,她们主仆二人一起向屋外探出半截身子张望,不敢完全出去。

    果然,顾文君一眼就看见了那深绛色的太监服,正是刘喜那大太监才能穿的服制,他又被另一个小太监搀着,十分显眼。

    涤桃说着气声儿:“顾公子,怎么办呀?刘公公他们好像就是朝着我们走过来了!”

    顾文君斜眼打量着刘喜被左右搀扶的模样,既觉得滑稽可笑,又觉得怪异。

    一丝疑虑在顾文君心间划过:“刘喜不是说要去牢继续审问陈长必么,为什么又突然跑过来找我?而且,到底是谁,竟然还打了他!”

    后面的才是重点。

    宫里儿,谁不知道刘喜是陛下身边得力的大太监,不把刘喜供起来就算了,哪里敢惹刘喜。

    所以能对这掌事大太监动手的,似乎也只有陛下本尊了。

    眼见着刘喜径直往她这间简陋的小屋子来,叫着“痛呐痛的”,可是脚步却没听过。

    顾文君也无法继续装作不知道。

    她只能带着涤桃出来,行完礼,然后问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候一句:“刘公公,你的身子没事吧,是要我给你看一看吗?”

    刘喜自然也看到了顾文君这对主仆。

    他听到顾文君这句问话,面色倏地难看起来。

    那脸上先是变得青白,随后又涨得极度的酱红,成了滚进水里的活猪,把白净无须的脸烫得一根毛也不剩。

    “没事的,顾公子,刘公公就是被陛下罚了二十板子,已经上过药了。”一个年轻点的小太监回了话。

    顾文君依稀有几分面熟,记得他好像是叫小文子。

    “去去!要你多嘴!”刘喜一把挥开小文子的搀扶,细长的眼睛一拉,仍然十分唬人。

    可配上这连走路都走不动,撅着屁股晃动的身子,就显得可笑古怪,反而别有喜感。

    “刘喜竟然被打了!”顾文君心里一震,惊讶之后又有一丝明悟:“兴许是因为昨晚……?”

    其实顾文君反而想错了。

    本来陛下都已经打算放过刘喜,谁知道这狗奴才又在背后撺掇别的主意,这才惹得陛下又发了火,终于下手狠狠教训。

    她当然怎么也联想不到自己身上。

    毕竟刘喜可是陛下多年的心腹大太监,竟然就因为她这个认识才一年不到的人,生生挨了打,谁敢想呐!

    但是更想不到的是。

    之前还威风凛凛,一会儿防着顾文君不让接近陛下,一会儿又支使着顾文君进宫殿安慰陛下,做派极大的刘喜,转眼就被狠狠打了二十板。

    就算是屁股没有开花,也肯定打成好几瓣了。

    涤桃第一个忍不住,率先笑了出来。这小宫女心眼少,又是个单纯可爱的,刘喜这样作怪,当然憋不住。

    “噗!”的一声就轻笑了一下。

    顾文君的嘴角也微微勾起,似笑非笑地僵在那颤动。要不是忌惮着刘喜,她也快要笑出声了。

    刘喜这个人精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这主仆两在笑话。

    他不能教训顾文君和涤桃,只能手一紧,施力打了小文子一下,指桑骂槐道:“笑笑笑,就知道笑!”

    小文子一脸的委屈,“我也没笑啊。”

    可是这话他不敢说出来,就在心里说毒囊了一句。

    其他的更是什么也不能说,只能认下来。小文子一边瞧着刘喜的眼色,一边看了看文君,夹缝中求生存。

    他认错地飞快。

    “刘公公我错了。”

    刘喜把东倒西歪的身子拗了回来,又在没有收敛笑容的涤桃身上多看了两眼。

    涤桃这下被吓到,不敢笑了。

    眼见刘喜眼神一厉,似乎还要再教训,顾文君突然打断:“那刘公公都上过药了,来我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

    一听有人问话,小文子张口就想答,可被刘喜的眼神吓了回去。他瞬间闭了嘴,不敢说话。

    可是这话却还是要回答的,顾文君抬眼瞧着他。

    再这样僵持下去,站得久了,苦的还是刘喜自个儿。

    刘喜整张脸憋得通红。

    也不知道是痛的,还是恨的,总之咬牙切齿,磨得后槽牙都开始咯咯作响,才憋出一句:“这不是担心顾公子在太医院里住得不习惯,我就想着来照顾顾公子的起居。”

    刘喜好不容易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来。

    结果谁想到涤桃却突然冒出一句:“刘公公别担心,顾公子的事情,一切有我呢。”

    涤桃可不是故意的,这小宫女是个直肠子。之前被浣墨敲打怕了,就担心刘喜这话也是告诫呢,所以飞快地接过话头,拍着胸脯打包票。

    “嘿,有你什么事啊!”刘喜两眼翻白,没被顾文君气到,却差点被这个蠢宫女给气死。

    顾文君总算看出不对。

    要是按刘喜的性子,挨了陛下的罚,早就因为怕丢脸躲起来了,或者赶紧溜了,怎么可能还在这里和她纠缠。

    一定有问题。

    顾文君眼神一闪,便替涤桃说话:“刘公公,话不能这么说。现在涤桃就在侍候我,我无名无分,只是一个普通人,有一个人伺候已经足够高看我了,怎么敢劳烦刘公公您呢。”

    这些话,每一个字都像是一记耳光,狠狠地扇在了刘喜的脸上。

    几乎都是他之前劝浣墨时所说的。

    什么诸如“顾文君不重要”,“没有身份”之类的话,刘喜才刚从自己嘴巴里说出来过,转头就听到顾文君自谦。

    可是最后,他这个高高在上的贴身大太监,却沦落到要来伺候服侍“无名无分”的顾公子了。

    而且堂堂一个伺候过皇帝陛下的太监,白送上门,顾文君却还百般推让,嫌弃不要呢!

    无论刘喜怎么说,都闹得没脸呐!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那板子打折了刘喜的腰,却没打在刘喜的脸上。

    但是现在刘喜却平白无故地觉得两颊,生疼,好似针扎一般密密麻麻地起了红。

    偏这时。

    顾文君还道:“刘公公的心意,我领了。可是我这里有了涤桃,加上刘公公还受了伤,还是回去歇息吧。”

    不行!

    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是陛下亲口吩咐的“惩罚”。

    眼看顾文君态度坚定,转头就要带着涤桃回屋子里去,刘喜心里一慌,再也摆不了谱。

    “顾公子等一等!”

    他一抹老脸,干脆豁了出去,扶着自己那被打肿的腰背半跪下去,“唉哟,奴才刚才就是开玩笑,是陛下派我来伺候顾公子你的,奴才给顾公子赔不是了。”

    不止顾文君瞪了双眼,流露诧异,涤桃早就瞠目结舌,眼睛都快跳出眼眶了。

    而小文子也是别过了头,用力地咳嗽几声,用手掩饰着脸,当做什么也没看见。

    真当是风水轮流转!

    可这风,偏往顾文君那头吹!

    刘喜挤出一丝讨好的笑:“之前倘若有什么不敬的地方,还请顾公子多多恕罪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误入歧途苏玥〕〔神秘复苏之诡故事〕〔明日星程〕〔开局签到万年道心〕〔全球诡异时代〕〔猎谍〕〔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剑意乾坤〕〔龙宸〕〔黑光病毒:侵略多〕〔乱战三国之争霸召〕〔斗罗之刷到极品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