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尊炼妖壶〕〔神宠又给我开挂了〕〔傅爷的小祖宗凶凶〕〔王者之开局镇守长〕〔我能看到人生剧本〕〔我的大小姐老婆〕〔高维地球:一念追〕〔我只想吃个保底〕〔武侠:从鹿鼎记开〕〔中医指导修仙〕〔非著名影帝〕〔末世:暗黑之主〕〔生存挑战节目:我〕〔混沌天帝〕〔请错祖师爷之后〕〔第四视角〕〔在恋爱节目里有点〕〔我这样喜欢你〕〔抗日之军工为王〕〔不灭霸体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一百九十八章 赔礼道歉
    ,。“啊?”

    顾文君是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是对陛下说了些话,只希望能和陛下掀过去这个乌龙误会,和陛下恢复如初,如常相交。

    可怎么她一从陛下的宫殿里出来,就变了天似的。

    明明刘喜之前还是陛下面前得力的大太监呢,现在却说打就打,说给顾文君就给了她。

    不光是挨了板子,还就这么被转手送人了?

    两边都愣住了,许久都没有缓过神来。

    还是顾文君先一步反应过来,趁着刘喜还没有完全跪下去一把拽住他,“刘公公使不得,你是什么身份,怎么能跪我呢,你快起来!”

    刘喜却是狠了狠心,一不做二不休。

    反正他都跪了,当然不能半途而废,总要让陛下看清楚他是乖乖领了罚的。刘喜膝盖一曲,竟然硬是要给顾文君下跪。

    而顾文君力气羸弱,还拉不住刘喜呢,得亏涤桃看到不对过来帮忙。

    涤桃仅仅是伸出一只手,两指攥住刘喜的衣角,便把人给生生提拉起来,像是拎一只鸡一样轻松。刘喜是个阉人,嗓子一紧,发出的叫声竟也如同鸡叫般,嗷嗷地唤。

    “唉哟,我的屁股!我的腰,还有腿!你你、你赶紧把我给放下来!”

    但是涤桃不听他的,而是转眼看向顾文君,得了顾文君一句:“快放下来。”

    这时,涤桃才松开手,让刘喜落地了。

    而刘喜两脚一沾地,便立即腰板发软地往后倒下去,多亏小文子警醒,扶了一把这才没摔个狗脸吃屎。

    刘喜呻|吟着,在那里叫苦连天。

    小文子一边搀起刘喜,一边急急道:“顾公子,刘公公没骗你,真的是陛下吩咐他过来的。”

    顾文君早就没有怀疑了。

    也只有陛下,才能让刘大公公舍下脸面,这么低声下气地要来伺候她,她当然相信刘喜说的话。

    可顾文君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顺着陛下的心思收下刘喜了,

    信归信,人她却不敢用啊。

    一来她不懂陛下到底怎么想的,二来她也不方便呀。

    收了涤桃,是因为顾文君看这小宫女可怜,又无处可去,所以便心软收下来。

    而且涤桃是个女的,又天真好骗,多一个这样的宫女伺候,顾文君只要稍微避讳一些细枝末节,就能轻易瞒过涤桃。

    刘喜就完全不同了。

    就算阉了下面那根东西,也依然还是个男的呀。何况这太监阴险狡猾得很,阉人的想法本来就反复无常,谁知道刘喜表面服从而来,心里是不是对她怀恨。

    要是刘喜时时刻刻盯着她,又贴身伺候,那顾文君尽管有心藏着身份,迟早还是会暴露的。

    大概是顾文君迟疑的时间太久了,刘喜的面色,一刹全变了灰。

    他连跪礼都差点给顾文君行了,结果这头顾文君还不稀罕,真是面子里子全没了,刘喜恨恨道:“顾公子,我伺候你可是陛下的命令,我得遵守,你也应该配合吧!”

    小文子也急了,帮着劝:“刘公公一打完板子,上完药就过来了,连喘口气的功夫都没耽误,是真心要给顾公子道歉的,顾公子就让刘公公服侍一段时日吧。”

    见顾文君神色微动,小文子又忙去看涤桃:“涤桃,你说对不对?”

    涤桃乖觉,默不作声,抬眼瞧着顾文君的脸色,等顾文君开口。

    好话坏话全都被他们说光了,又抬出陛下,顾文君没法子,只好叹气认下:“那好吧,劳累刘公公要忍受我一段时日了。”

    她心里安慰自己。

    “没关系,反正我在宫里也待不了几天,总要离开的。刘喜总不能一直缠着我。”

    这时候顾文君就想起自家那两个的好来。

    雪燕灵巧聪明又会说话,遇到这种情况,不需要顾文君说什么,雪燕就能帮她回绝了。而阿武虽然也是个小太监,却是沉默寡言十分乖巧,只管干活,从不会烦她。

    哪里像这个刘喜!

    顾文君一时头大如牛,实在不愿再多看一眼,扔下一句“刘公公身上还有伤,先自个儿休息吧。”便转身就回了屋子。

    她懒得管小文子和刘喜在外面嘀嘀咕咕,自己坐回来,倒了一杯凉茶,给自己静心消气。

    涤桃前后脚地跟着进门。

    这小宫女迷迷糊糊的,连到底发生了多少事情都搞不清楚,只是好奇地问道:“顾公子,陛下连刘公公都送给你了,一定是十分地喜欢你呀!”

    顾文君的茶饮了一半含在口中,顿时卡了喉咙,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

    好半天,她才把涤桃的话给消化了。

    她吞下一口冷茶。

    “你之前没听清楚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么?刘公公是挨了板子后,才送到我这里的。陛下让他来我这里是受罚,不是奖赏。”顾文君摇了摇头,满脸无奈。

    涤桃一根筋。比如认定了顾文君是好人,就坚信不疑,现在涤桃也笃定,陛下是在对顾文君示好。

    “不是的。顾公子你进宫的时间不久,所以才不知道。刘公公从陛下还只是皇子的时候,就开始伺候陛下了。无论刘公公犯了什么错,只要还忠心着,陛下就不可能不要刘公公的。”涤桃从自己的角度想,事情其实很简单。

    想到了什么,涤桃就说什么:“陛下送刘公公过来,才不是受罚,而是想讨好顾公子才对!”

    不然光是一顿板子,让刘喜挨打就足够吃教训了。

    干嘛还要再多此一举,把顾文君给送过来呢。

    冷茶落进肚子里。

    激得顾文君打了一个轻微的激灵。

    涤桃的话如同闪电般,在顾文君的脑海里劈开了一道灵光。她也猛然回过神来,“难道,真是我想得太复杂了?”

    顾文君心一凝,便想到自己和陛下在殿里的时候。

    虽然陛下醒了过来却依然装睡,想避开她。可是顾文君却抓着这个机会,一口气把所有的事情都说明白了。

    这样既能让陛下听到,也可以避开尴尬。

    但是即便陛下知道她的心意了,也不一定拉得下脸来认错道歉。

    顾文君原先以为,最好的结局就是彼此故作无事地揭过去,粉饰太平。

    然而,顾文君想不到也不敢想,陛下这样高傲冷漠的大人物,竟然也会主动向她示弱。

    一旦顺着涤桃的说法想下去,顾文君就拉不回来了。

    越想就越觉得有可能。

    那——要是陛下当真有心和好,才把刘喜送过来,变相地向她赔罪道歉呢?

    顾文君迟疑起来,不敢轻易下定论:“这……”

    “反正不论怎么样,陛下跟前的红人都来伺候顾公子了,顾公子以后在这宫里尽管横着走,什么也不用怕!”涤桃脸上一喜,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

    仿佛亲眼看见顾文君被一众人仰望的场景,捂着嘴巴偷笑。

    之前顾文君还在烦心怎么做,生怕把握不准陛下的心意。

    但尽管现在她猜到了几分,却还是头疼一件事。

    那就是,她该怎么对待刘公公这个“赔罪礼”呢。

    刚好,半开的屋门上传来吱声,是刘喜撑着门边走了进来,他把小文子打发走了,重打起精神和顾文君说话:“顾公子,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她然起身,连忙走出去把人扶住,“小心点刘公公,我不是让你去歇着吗?”

    涤桃自然是跟着顾文君的口风说话。

    “对啊,你就听顾公子的话,先把外伤养好再来服侍吧。不然,你连路都走不动,做活也不利索!”

    刘喜暗暗磨牙。

    这个小丫头,怎么比洗碧那个贱婢还难缠。随便几句话的功夫,就能把人给气得半死。有这么说话的吗!既暗暗嘲讽了刘喜挨打的事情,又似乎在指责他没用被陛下赶走,狠狠掀刘喜的疤。

    要不是确定涤桃真的就只是没心眼,刘喜真要怀疑这小宫女是不是故意的。

    句句都夹枪带棒。

    而且在顾文君这边,涤桃还是先来的,以后刘喜还要和她一起侍候顾文君,不大好弄僵关系。他只能自己给自己找了台阶下。

    “没事的,既然陛下那里暂时不需要我,我总得做些什么。”刘喜见了顾文君一眼,口中直叹气:“反正敬王的事情,我是帮不上,脑子不好使,也只能做些端茶送水的粗活了。”

    他踉跄着走进屋子里,搭上桌边,帮着顾文君斟茶。

    清液滴下来,灌进杯子里,重新倒满了一杯。

    但是顾文君却没有心思喝茶了,她揪着刘喜透露的话锋追问:“敬王怎么了?”

    刘喜往一脸懵懂的涤桃身上瞟一眼,顾文君也明白过来,找了个茶凉了,重新温煮一壶的借口,就把涤桃送了出去。

    等到涤桃端着茶壶的身影彻底消失看不见,顾文君问:“现在可以说了吧。”

    “唉哟。”刘喜一边哀哀叫着,一边请示:“顾公子,奴才能不能坐下来说呀?”

    这个滑头!

    顾文君算是体验了一把陛下的心情,她没好气地拉开一把凳子,供刘喜坐下。

    不过从这也看得出,陛下是下了狠手的。

    二十个板子,毫不留情。

    “你到底是怎么惹了陛下?”顾文君忍不住多问了一句。

    刘喜转动着眼珠,他哪敢当真顾文君的面承认自己说了坏话。他含糊地应对过去:“总之我这次是真做错事了,有眼不识泰山,还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错把珍珠当成了鱼目,就把陛下气到了!”

    何止是珍珠啊。

    这顾文君,简直是颗在黑暗里发光的夜明珠啊!

    他只是多嘴议论几句,稍有不敬,就差点被按在凳子上给活活打死!

    “我真是个傻子,连这都没有想明白!”刘喜现在才反应过来,后悔不迭。

    陛下是从来不会在有人的时候入睡,可是顾文君又怎么是旁人呐。

    他去找浣墨的时候,就该多问几句再问清楚些。

    人浣墨都看出来陛下对顾文君的在意,偏他跟个瞎子似的,打着灯笼都看不清楚,还自以为能影响陛下,劝陛下回头是岸呢。

    他越俎代庖,坏了主子的规矩。没被砍了头,就是陛下感念旧情了。

    刘喜心下一阵庆幸。

    “虽然陛下赶了我出来,可是把我指到顾文君这里,也未尝没有坏处。”刘喜想到眼睛一亮。

    不论心里对顾文君是什么想法,刘喜是真心佩服顾文君的才思,指望着靠她能想出一两个法子来,再帮陛下解一个难题。

    想到刘喜便开口,把事情一一说了。

    左右都是陛下的人,他们之间也不必忌讳这个。

    “敬王是想用回京一事来示威,很可能就是为了换陈长必的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开局六女仆〕〔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她真的不好哄〕〔我成了初代五番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