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灭霸体诀〕〔斗罗之灵宝斗罗〕〔重生后我抢了福宝〕〔奶爸搬运工〕〔重返之2004〕〔我有特殊的单身技〕〔一把轩辕剑行诸天〕〔大秦:窃听心声,〕〔君夫人的马甲层出〕〔逆命相师〕〔万古帝婿〕〔玄幻:我有千万神〕〔隋风烈〕〔娱乐从抢流量开始〕〔从武当开始的诸天〕〔重生十月,大明星〕〔重回过去当老师〕〔木叶的恋爱大师〕〔杨辰许若月〕〔我在仙界收房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二百一十章 心里看中
    ,。“闭嘴!”

    但是顾文君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鞭子“啪”的一声,重重地甩在了她身旁的太监脸上,仅仅是一吓,就把对方整个连人带身子地扫了出去。

    皮肉绽开的声音就像是皮子被剪开似的,顾文君听在耳里,不由自主地紧紧闭上眼。

    然后又是“啪”的声响。

    这次更重一些,是人摔落在地,砸出的闷声。

    萧允翊并不向着季贵妃手下的太监,反而是对着那被打倒的太监发怒一喝。

    “你这贱奴,我问你话的时候,你不回,现在没有问你了,你的话却变多了,我看你是找打!”萧允翊原本稳定下来的情绪,被这难听的鸭嗓子一刺,又瞬间转怒。

    顾文君低垂着头,不敢往那溅血的地方多看,只能盯着自己膝前的一片,她瞥到萧允翊握着鞭子的手一紧,似乎随时都会落下一记狠辣的重鞭。

    那鞭子是最好的牧马皮革编制而成,由一根金丝檀木握把和皮上的若干铁制鞭节和圆环相连而成,浸泡过油水,鞭刺上闪着的光亮让人不寒而栗。

    她有过审讯经验,自然知道这样的软鞭打起人来会有多痛,一鞭子砸下去,便会血溅皮绽。顾文君的眼睛稍一触到,就飞快收了回去,不敢再多看。

    连顾文君都忌惮如此,那太监就更是汗如雨下,背脊那块的衣服一瞬就湿了,一股股冷汗往外冒。

    “哼!”

    见其他人也都一并安分了下来,萧允翊冷嗤一声。她根本不在乎季贵妃宫里又出了什么事情,只要别在这风声鹤唳的关头,再给季家添麻烦就够了。

    可萧允翊却有些好奇,这个穿着打扮素雅,身材细长的少年到底是谁。看打扮既不是太监,也不是御医,更不是她认识的王公贵族子弟,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普通人”。

    自打出生起,她便是金枝玉叶的公主殿下,除了萧允煜那个名不正言不顺的皇帝,萧允翊便是唯一得宠得势的太后亲女。

    也因此,萧允翊见过的宫外男子屈指可数,一应都是身份尊贵的世家子弟。

    她往顾文君身上扫了一眼,“你来说,你是谁?”萧允翊的眼神微冷,示意其他人都住嘴,不要开口。

    “回公主殿下的话,在下顾文君,是一名在考科举生。有幸得了陛下的赏识,召领进宫学些医术。”顾文君只能把那个借口又说了一遍。

    萧允翊的娇喝瞬间转冷:“你是皇兄的人?”

    也许是心里作用。

    明显这位公主殿下没有其他意思,可是顾文君一听,还是下意识地以为萧允翊也是在讽刺她以色侍人,“属于”萧允煜。

    “不,公主殿下误会了!”顾文君断然抬头,决口道:“我只是文山书院的学生,只有一个解元功名在身,有幸进宫做客罢了,说我是陛下的人,是抬举我了。”

    她忙不迭的否认澄清,让萧允翊缓和下来,甚至变得和颜悦色。

    允翊公主长得与太后并不相像,但是也和萧允煜没有多少相似之处。大概是像了先帝。

    生得一双朝凤眼,眦角偏尖眼尾上挑,娇艳之中带着一丝压迫感。

    公主殿下气质冷傲,比那些千金大小姐的娇蛮更加强势霸道,精致娟秀的眉目之间隐隐约约藏着一股慑人的寒意,让人不敢生出亲近之意。

    当萧允翊听到顾文君的否认,才舒缓了眉眼,弯起杏唇露了一丝笑意来。

    她喜欢听皇兄的坏话。

    谁不喜欢萧允煜,萧允翊就偏好谁。

    毕竟上到允翊公主和季家,下到清乐县主和顾家。

    谁也想不到,最后把持皇位的,既不是她那手段非凡的母后,也不是那心思难测的小皇叔,竟然是那个最不起眼出身低贱的萧允煜!

    也是生怕报复,萧允煜一登基,季太后就找借口把萧允翊送出了宫,托付给娘家永乐侯府照顾。

    要不是季贵妃见着势头不妙,怎么都见不到太后的面,焦心之下派了王长贵回季家去请,萧允翊大概还不会那么快地回宫。

    不过。

    正值多事之秋,她那个“忧国忧民”的皇兄也不可能安排什么大肆的迎接典礼就是了。

    就是他们的小皇叔敬王殿下,非要闹出一场回京盛典,萧允煜那个六亲不认的冷血男人也是绝口不应的。

    甚至在朝堂上会发了大怒,不仅怒而回绝,扔了好几份奏折,还当众甩下一帮臣子,提前散朝,火药味从小皇帝与敬王之间弥漫到六部及御下,一发不可收拾。

    有了这样的对比,萧允翊也不觉得自己的待遇有多磕碜了。

    反正她那皇兄是个疯子,哪怕有母后和季家保着,萧允翊暂且不想惹他。

    种种思绪一闪而过,萧允翊的眼睛终于落到顾文君身上。

    还有那一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张脸。

    现在的顾文君有几分狼狈。

    她外衫已经全数毁去,身上的衣物也剥落了一些,发丝也散下来虽然看着凌乱,却犹如黑玉般发着浅淡的光泽,从面颊到脖颈处的肌肤细致如瓷,润泽滑腻。

    要是其他人敢在萧允翊面前,打扮得如此不端不正,不等萧允翊发怒要抽一鞭子过去,就是公主身边的嬷嬷宫女,也绝对不会容许这样的男子出现,脏了公主殿下的眼睛。

    可是这一切换成了顾文君,那点细枝末节的穿衣规矩,到显得不必要了。

    萧允翊见过低声下气,连狗都不如的太监男奴,也不金玉其外的公子王孙。可还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一时有些晃了眼。

    朝凤眼开始恍然,瞳孔微微涣散。萧允翊的视线像是粘在了顾文君脸上一样,久久移不开。

    直到顾文君轻声提醒了一句:“公主殿下,还请为我做主。”

    萧允翊这才猛然回神。

    但是心上念下,就完全忘了季贵妃和那条奸诈阴险的走狗王长贵的事情了。反而被顾文君的一颦一笑填满了心间。

    “咳!”重重地咳嗽几声作为掩饰,萧允翊一时心绪乱起来,竟然改了口:“你放心,本公主当然会秉公办事,你受了委屈,我一定为你做主。明明就是王长贵做事没有分寸,才被人抓住了把柄,怎么就是你的错了!”

    “允翊公主!”

    那些太监齐齐惊叫起来,怎么也想不到上一刻还大发雷霆的公主殿下,竟然变成了和风煦日。可是这温风却不是对着他们吹的。

    只偏偏吹给顾文君一个儿!

    “住口!”萧允翊一转向他们便恢复了厉色,俏容一肃便冷冷道:“我许久不在宫中,还真不知道表姐还养出了这样的蠢奴才,自己办不好事,就想着赶尽杀绝吗,有没有脑子!”

    “不是的,允翊公主别信了顾文君的信口雌黄,他是骗你的啊!”太监们大叫,说自己冤枉。

    可是萧允翊已经懒得听了。

    事情到底是怎么样她根本不在乎,而且左右不过就是陷害来算计去。反正和王长贵那个太监还有季贵妃离不开关系。

    萧允翊就是不用脑子想,也知道一定是她那嫉妒心重又冲动胡闹的表姐季贵妃惹的事情。

    季家为此,收拾了多少次残局,可是季贵妃季卿卿就是学不乖!萧允翊甚至从以前起就一直暗骂:“早知道,就应该送二表姐进宫的,怎么就选了这个没脑子的蠢东西!”

    可人是萧允煜那疯子选的,季家也无法。

    那疯子皇兄杀人不眨眼,选嫔妃也是莫名其妙,当真疯魔。萧允翊可不想学,她要选驸马,才不管家世背景,就一定要选自己看得上眼的!

    “行了,我都已经知道情况,你不用跪了。”

    说完,萧允翊垂眸,在顾文君身上凝了会儿神,竟然弯下腰,屈尊降贵地要去扶顾文君。

    “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开局六女仆〕〔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她真的不好哄〕〔我成了初代五番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