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尊炼妖壶〕〔神宠又给我开挂了〕〔傅爷的小祖宗凶凶〕〔王者之开局镇守长〕〔我能看到人生剧本〕〔我的大小姐老婆〕〔高维地球:一念追〕〔我只想吃个保底〕〔武侠:从鹿鼎记开〕〔中医指导修仙〕〔非著名影帝〕〔末世:暗黑之主〕〔生存挑战节目:我〕〔混沌天帝〕〔请错祖师爷之后〕〔第四视角〕〔在恋爱节目里有点〕〔我这样喜欢你〕〔抗日之军工为王〕〔不灭霸体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二百一十九章 求人赏赐
    ,。说什么私房话。

    不就是季家那边有话要单独说么!

    常太后才刚找到一些感觉,就又被吓住了。

    一霎间,常太后全身紧张得像一块石头,心里更是沉坠得像灌满了冷铅。

    还好另外那两个人的心思还在顾文君的身上,没有察觉。

    “嬷嬷我——!”顾文君想说些什么,不甘挣扎。

    然而小常嬷嬷速度太快了,顾文君只觉得耳朵里哄了一声,如同被尖针刺了一下,全身便被对方给掌控住了。

    哪怕是顾文君的五感天生敏锐,竟也避之不及。

    她只能向着常太后使眼色。

    可是小常嬷嬷本来就不相信顾文君,虽然挑不出问题,可还是越听越是怀疑,直接起身就要把顾文君拉出去,不给她给常太后暗示的机会。

    而她的人又已经被人提到了手里,动弹不得。

    “等一下嬷嬷!顾文君又不是外人了,这人可以看病,又能言会道,有些本事。何必这样避讳他!”萧允翊一双凤眼紧盯着顾文君的脸,目光灼灼。

    之前顾文君分析脉络时,便是萧允翊听得最认真。

    这世上不缺俊俏小生,可是里外如一的俊俏人杰却是极其少有。光是顾文君那一张精致绝艳的脸,就已经让萧允翊心头发热,起了旖旎心思。

    更何况这人还有满腹的才华,不仅是金玉其外,更是翡翠其中。萧允翊到了少女思春的年纪,遇到这样出色的男子,根本不舍得放手。

    “公主!”小常嬷嬷恨铁不成钢。

    老嬷的眼睛越发阴冷,那看着顾文君的眼神,似乎恨不得直接拧断顾文君的脖子。

    “就让顾文君留着吧。”常太后这才长出一口气,像是窒息了一段时间,又被扔回水里的鱼,压着缓气声慢慢道。

    “你不说哀家也猜得到,不就是季沛要传话么,他要说什么话,就直接说,避讳什么!”

    侍奉季月然那么久,常太后自然清楚季太后和季家之间的关系。

    萧允翊能从季家找过来,自然是季家之主,户部尚书季沛,也是季太后弟弟的意思。

    尽管季月然成了太后娘娘,可是在季家当家做主的人,还是季沛季大人!

    常太后心里清楚。

    虽然这面对面的局势危险。

    可也不是全无优势。

    常太后和小常嬷嬷互为姐妹,不只是小常嬷嬷熟悉她,常太后也同样对小常嬷嬷了解不少,所以常太后也能从对方的脸色中窥得一二,大胆点了季大人的名字。

    果然。

    这句话一处,小常嬷嬷神色难看,却还是松手放下了顾文君。

    对常太后低了头:“是,太后娘娘。”

    这样顺从的姿态越发让常太后得意起来。

    顾文君心里微松,放下了一块压在胸口的石头。可是她却不能完全放松。这允翊公主和小常嬷嬷虽然信了她临时编造的胡话,可是威胁却没有远离。

    那宫门口守着的宫女。

    还有追着刘喜而去的阿欢。

    每一个都不是好相与的角色,顾文君心里想着避下,甚至软弱地祈祷着,陛下能够马上出现,可是世事难料,她也不是每一次都能那么好运的。

    她必须做好只有她一个人孤军奋战,抗下一切的准备。

    小常嬷嬷松开手,把顾文君放了下来。

    萧允翊眼睛微微亮起,有意想要靠近顾文君,但是碍于母后和嬷嬷,只能不甘愿地停下身子。她似是不经意地开口,那张红唇开合间,吐出的字句却是杀人不见血。

    “本来,舅父是想要劝母后,帮着敬王回京的。”萧允翊勾唇冷笑了一声:“既然皇兄不给母后还有季家留余地,打着捉拿刺客的名义关押母后,那季家自然也不会站在他这边!”

    难怪,户部的折子,是为敬王请奏的!

    本来朝中倾向敬王的,就比陛下还要多,目前仍然是敬王占据优势。

    要是再加上太后的出面劝说,只怕格局对陛下而言会更加艰难。

    顾文君心头一凛。

    差一点,就会把陛下推入难以脱困的深渊。

    “但是嘛……”公主停顿片刻,突然转了口。

    “假如刺客谋杀的这件事是真的,又真的是敬王在背后布局,那我还需要再回去禀报舅父,让舅父再做决定。”

    此一时,彼一时。

    同一个计谋不能不分场合,一贯用之。

    萧允翊也不是当真胸无大脑、冲动莽撞的废物,她只是杀人惯了,不把寻常的奴才性命放在眼里,认真思考起来,萧允翊的谋略并不差,甚至比她的母后季月然更加深谋远虑,顾重大局。

    小常嬷嬷面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色不渝,却没有反驳公主的话,一直点头。

    “一切,还得再让季大人定夺。”

    没有人起疑心,公主和小常嬷嬷要回复季沛,所以她们很快就要回去,不会再打扰她。常太后心知这是最好的结果。

    但是常太后却不能平淡结束,还要继续演戏,常太后用了力气才皱起眉头,她故作不甘,恨恨道:“好啊,你们就都回季家去吧!什么事情,都去问我那好弟弟季沛,根本不用管哀家!”

    现在季家一切都是季沛做主。

    而季月然生性蛮横强势,从她还是皇后起,便一直压着先帝,肆无忌惮地毒杀皇子龙胎,坐到了太后,身份越发高贵尊崇。

    可是在宫里,当初那个谁也看不起的卑贱皇子成了最后的赢家,夺得帝位,季太后被曾经随意欺骂的皇子反制,越发憎恨不甘。

    而在季家,季太后的弟弟一飞冲天,官至户部尚书,执掌朝中一大势力,直接接管了季家的话语权,甚至开始命令吩咐季太后做事,哪怕是姐弟,季月然也会怀恨在心。

    经年累月下来。

    季太后这口气挺不过来,压抑越久,就越发疯魔。

    这么些年,都是常太后陪着左右,当然也对季月然的心思一清二楚。

    “母后!”

    萧允翊无奈地出声:“要不是舅父,我们又怎么能在皇兄手下撑到现在!你又不是不知道他根本就是个嗜血的疯子!”

    “陛下嗜血,那你这个杀人如麻的公主殿下呢?”顾文君听得心中不满,甚至想要出言讥讽,忍了忍才按下怒气。

    萧允煜杀性过甚,疑心甚重,却是被这些个罪孽滔天的恶人逼出来的!顾文君同样不喜陛下随意杀人,可她想让陛下改变,她知道陛下心底深处,并不全然邪恶。

    但是季月然季太后,和萧允翊公主呢?

    她们生来就坐享荣华,高高在上,根本没有人逼迫,却自发骄纵养出这样目中无人的性子,只会让顾文君心生厌恶。

    种种念头在顾文君心中一闪而逝。

    可她面上仍然沉沉,没有波动。

    直到萧允翊又说了番话,平息了关于季家季沛的争论,这位公主殿下又再次出声:“不过母后,我确实还有些私房话要说。”

    小常嬷嬷和常太后一起抬眼看过去,目露疑惑。

    “什么?”

    “既然顾文君是母后的人,我也不避讳母后了。反正顾文君也不是宫里的人,迟早是要出宫的,还请母后把这个人赏赐给我,我实在是喜欢!”

    “!”

    顾文君一骇,被自己的口水呛得咳了出来。

    原本强装镇定的面容也破了功。

    她万万没想到,萧允翊对她的那些纠缠竟然是这个目的,顾文君心里惊惧,可无论这话是真是假,她一个“男子”都不好拒绝身份高贵的公主啊!

    也不知道如何是好,顾文君只能拼命感念:“刘喜!你倒是把陛下带过来!”

    只能祈祷。

    刘喜能逃出那个宫女阿欢的追赶,搬来皇帝陛下那尊大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开局六女仆〕〔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她真的不好哄〕〔我成了初代五番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