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之军工为王〕〔不灭霸体诀〕〔综艺我为王〕〔九龙归一诀〕〔剑寻千山〕〔男主每天都想让我〕〔魔尊只想走剧情〕〔欢迎来到现实世界〕〔青葫剑仙〕〔我能复制所有生物〕〔诡异修仙:从杀死〕〔帝骑之诸天降临〕〔这个玩家过分冷静〕〔炼金术士的异界日〕〔首辅家的田园悍妻〕〔植树造林三十年,〕〔神眼医仙〕〔空间修仙:重生逆〕〔修改超神〕〔教主的退休日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二百五十九章 开棺验尸
    ,。顾文君当然记得。

    春风殿里的头牌姑娘,叫做柳如。也正是因为她与怀恨在心的陶家少爷陶然一起撺掇,才让顾文君遭了第一次药,差点栽了。

    而这个新来的柳姨娘叫做柳若。

    亦若,亦如。

    也许是因为遇到陶元安一场截杀,顾文君瞬间从那场宫中大梦中清醒过来。不是出了皇宫,她就能安全了。

    这世间人心险恶,不光是宫廷里险象环生,这外面的恶意也遍地丛生。她一步步从村县走到京城,又从籍籍无名的书生成为叱咤江东的解元。

    除了与她不死不休的顾家人,顾文君从来没有主动挑衅过任何人。可是她遭来的嫉妒和纠缠,却是一环接一环。

    陶然绝不是她杀的,虽然顾文君确实是陶然临死前接触过的人,可只要稍微细想也能发觉不对。

    假如真的是顾文君要动手,又怎么可能冒险在刚见过陶然后,就当夜杀了他!

    陶元安一向审时度势,阴险狡诈。他难道一丁半点都没有怀疑过吗?

    与其说他是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不如说他是觉得报复顾文君会更快更能成功。能够悄无声息瞬杀陶然的人,其背后势力必定深不可测,陶元安敢向那样的存在复仇吗?

    不会。

    他宁愿选一个无依无靠,只不过是侥幸得了太后皇帝一些奖赏的顾文君,当成仇恨的对象。

    顾文君思来想去,还是深觉自己的无能和软弱。她总是对外太过于被动,总是留手,反而让人以为她好欺负,处处受人挟制。

    差点就害了身边亲近的人。

    这次意外,把顾文君的警戒心提到最紧绷。

    她已经明白,一旦踏入权力角逐,危险只会一步步提升上来,从此,顾家就不再是她唯一的仇人,那些嫉妒她、仇恨她、把她试作前途上拦路石的人,全都会试图杀掉她!

    这只不过是刚开始。

    只要疏忽一步,死的人就是她,还有她身边的亲信。

    所以,顾文君就更不能大意。

    哪怕这陶夫人的蹊跷之死,还有柳姨娘的巧合,都是她的错觉,或者是她多虑了,只要有一丝一毫的可能性,顾文君都必须细究。

    但她心底深处,其实已经有一半笃定,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那陶府三十六口人,悉数都躺在了地底下。

    就葬在陶府院外的墓场,三十六具棺材,几乎要将整个地面填满,最后不得不将一些下人的棺材叠成两幢,这才勉强凑挤进陶家墓园。

    还好柳姨娘,还有陶夫人的棺材都是另外埋的,没有和其余棺材叠在一起,给顾文君一群人行了方便。

    等到月黑风高夜。

    不但适合杀人放火,也适合挖坟盗墓。刘喜领着一群人,在陶府院子里刨土挖石。

    索性那泥土前不久才挖开过一回,还未完全踩实,所以刨挖的速度并不慢,反而比埋棺的时候更轻松。

    但是,这土也太松散了。

    就像是被反复开采过一样,不止刨过一回,不然再锄下去的时候,也不会如同沙地一般那么容易陷落。顾文君心中一凝,心里那个盘旋的疑思越来越凝重。

    不一会儿,棺材就从泥土里露出了一角。

    刘喜盯了一眼,从别人那里确认:“是柳姨娘的棺。”

    顾文君不由得沉下眉,她往坟地上一圈人的脸上绕过,衡量这些古人对于挖坟这事的的接受程度。现代刑侦破案,都需要解剖尸体,科学的突破解开了不少人体迷雾,所以她对死人的敬畏没有那么大。

    可是这些土生土长的古代人,顾文君就拿捏不定了。

    还好刘喜眼明心亮,踏了一步在顾文君耳边低语:“顾公子请放心,这些都是暗地里过了陛下那边的准信儿,他们也是新调配过来的人手,经手的死人不少,顾公子不必忌讳。”

    她抬眸。

    果然就见那一支支火把下,凝着的都是面无表情的脸,无动于衷。

    似乎是在那场埋伏截杀之后,刘喜带领的这群宫人就换了一批,动手斩杀陶府全部活人的,也是他们,刀下亡魂无数,血满陶府。顾文君不是没有察觉异样,只是避免犯到忌讳,还是提前问了一句。

    既然如此,那就不必再纠结了。顾文君深呼吸了一口气。

    道:“把棺材拉出来!”

    四道铁链吊着的钩锁钻入棺材的四个边角,坑山上的宫人们一齐发力,一下子就将棺材拉了上来。这吊起来棺材的事如此顺利,顾文君却和刘喜异口同声道:“不对!”

    太轻了!

    一口棺材七尺三,通常由十页木料制成,视用木的种类和雕刻方式区分重量大小,但因为棺材毕竟是空心的,加上人才会多出分量。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现在却拉得这么快,说明棺材里空了!

    棺材一钩到地上,不等顾文君发话,刘喜脸色瞬变,急急命令:“开棺!”

    上顶板被掀开,落到地上砸出一个闷响,所有人的眼睛都往里面瞧去。却只看到一个白色的丧布底衬,除此之外,一切都是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

    那白布铺的平整完好,就像是从头到尾全新一块,甚至里面都没有躺过人似的!刘喜整张脸唰地一下沉如黑墨,他转向自己手底下这群人,声音冷沉。“是谁负责柳姨娘的?自己出来解释!”

    刘喜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有内鬼。

    这也不怪他。

    整个陶府的人都是他们灭的口,现在有一个活口逃了出去,还根本不在棺材里头。刘喜唯一能想到的,就是这些人里面,有接应柳姨娘的内应,暗地里把人放走了。

    “是我。可是刘公公,我真的杀了柳姨娘。我把她掐死,确认她没气了才扔进棺材里的!”一个人忽地跪了下去,火把映照出他的脸上滴滴冷汗。他分明感觉到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身上,像是集中的箭矢。

    他们都能算作刘喜的人,当然也是陛下的人。自己人更清楚自己人的手段,所以这人怕的要死,越是紧张越容易流出一身冷汗。

    但这很容易让人以为他是在心虚掩饰。

    “那现在这幅空棺材是怎么回事?”

    刘喜的眼里划过一道杀意,但却被顾文君打断:“等等刘公公!他说的应该是真的。”

    顾文君的眼睛落到那翻过面的棺材顶,她蹙紧双眉,伸手指了指:“顶上有气孔。”

    “说明棺材里确实躺过一个人。”顾文君一步一步地推理分析,顺着线索猜测事情发生的经过,“那柳姨娘,一定练过闭气功,让人误以为她已经死了,然后藏进棺材里,等到人都走了,才自己掀开棺材爬出来。”

    陶府如今潦倒,夜色凉,连一颗星星都见不着。

    阴风一扫,随着顾文君的解说,顿时让人不由自主地起鸡皮疙瘩,只觉得寒意深深。

    “然后柳姨娘又重新把空了的棺材埋回去,再重新填了土。”

    想到一个活人在棺材里硬生生躺了至少一天多的时间,然后再乘人不备逃出来,让人心里发瘆。

    有一个人打了哆嗦。

    顾文君没有看他,只是神色不好,继续道:“她一个人肯定做不到这些,一定还有人帮她接应。”

    “难道真的是敬王?”刘喜如今也是眉头锁紧。

    虽然现在他还不至于把顾文君的话奉若圣旨,但也快要**不离十了。即便顾文君让他挖陶府的坟,刘喜也毫不犹豫地直接递给陛下决定,毫无迟疑阻拦。

    事实证明。

    顾文君的不安猜测,又是对的!

    她径直侧头,看向柳姨娘旁边那块墓地,开口:“把陶夫人的棺材开了!”

    “哐当”一声,陶夫人的棺材也很快被打开。

    这一次,挖土的速度显然慢上许多。

    显然陶夫人真的破颈断气而亡,不可能再复活过来。但是顾文君的心里并没有因此松一口气。

    尸体刚死没有多久,还算得新鲜。

    只要稍微探身,就能看到陶夫人那一张僵硬发青的圆脸,妆容有些花了,但不影响五官辨认。

    顾文君垂下眸子,就见陶夫人睁大一双眼,死死地盯着上方,就像是知道顾文君挖了自己的坟似的,仍然充斥着生前的恨意。

    趁着这黑夜,还有这阴森的陶府墓地,一切都变得更加诡谲奇异。

    她在心里默念一声告罪。

    “陶夫人,我知道你为你的儿子陶然抱不平,死不瞑目,如果你泉下有知,我希望你能知道,杀你儿子的真正凶手不是我,是敬王的春风殿!”

    一丝风轻拂而过,带来无边冷意。

    不知道是不是什么东西显灵,还是巧合,陶夫人竟然真的闭了眼。

    骇得离近的几个人差点跳起来,纷纷往后退了一步,“不可能,陶夫人明明已经死了!这是怎么回事?”

    刘喜也是一惊,但他仍然沉得住气,喝令道:“够了!杀活人的时候都不怕,还怕死人吗!大不了再杀一次。”

    “放心好了,陶夫人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

    顾文君冷静解释:“她现在才闭眼,是因为人死后的一段时间内,尸体里的神经会收缩,导致尸体自发动作,现在风大,闭眼眨眼是最简单的反应。”

    虽然这些话,没有一个人听得懂,可是她的镇定沉着却能感染人。知道这些,他们也就没有那么怕了。

    不过陶夫人闭了眼。

    起码让顾文君没有那么大的心里压力,她给手上套了一层布,等他们把陶夫人的尸体从棺材里搬出来后,再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隔着布去摸索。

    脖子,手腕,都没问题。

    难道是在衣服下面的地方?

    那就麻烦了。

    顾文君神情微凝,忽然把手探到了陶夫人的脚踝上,她记得很清楚。那时候,陶夫人向她扑过来,脚下却突然一个踉跄,自己把自己给撞死了。

    其他人则是大气也不敢出,全部凝神看着顾文君在陶夫人的尸体上动作。

    直到顾文君出声:“就是这里!”

    她手用力一拔,将从陶夫人的右脚上摸出一个细小的凸起拨弄出来,顾文君倏地起身,把手里的物件放在火把下面凝神细看。

    “一根针!”

    “嘶!”刘喜生生抽了一口冷气,要说最胆颤心惊的,反而是他。因为刘喜怎么也想不到,在他带人围堵陶府的时候,里面竟然还藏着一个奸细,那奸细甚至还有余力去暗算陶夫人,说明根本不把刘喜这群人放在眼里。

    “陶夫人果然不是意外死的,是柳姨娘用针弄倒了她!”顾文君此时再下定论,在场已经没有一个人质疑了。

    “我已经让人又查了一遍,那柳姨娘的身家有问题,很可能就是那次陛下勒令彻查春风殿,封锁青|楼之后出来的,所以找不到与春风殿明面上的联系,更找不到她的出身还有流落青|楼的底细。”

    “可是为什么?”

    刘喜眉间紧皱,夹着一点后怕,“如果柳姨娘真是敬王的一颗棋子,为什么要安插在陶府,那陶元安不过四品,算什么东西,值得敬王花费力气?”

    顾文君心里忽起忽落。

    她面上凝了一层霜。

    “陶然是春风殿动手杀的,他们除了后患又怕出问题,所以又派出卧底在陶家潜伏,顺便再伺机等候,让陶元安为他们所用的机会。”

    “丧子之后,陶夫人越发疯癫,已经彻底失宠。陶元安极度宠爱柳姨娘,有了这份宠信,她既可以劝陶元安报仇加深他的恨意,也可以引导陶元安在朝廷里的站队。这样一来,再小的价值也能化为最大。”

    刘喜也是一脸凝重,他第一次意识到,那表面上闲云野鹤,不问朝事的敬王爷,到底在暗中留了多少后手,又拥有多么深厚的底蕴资源。

    这位深不可测的敬王皇叔。

    一直都是陛下的强敌。

    但他还是有一件事不明白,“既然柳姨娘留在陶府,她又为什么要对陶夫人出手?要不是陶夫人倒了一跤,也许顾公子你就错杀陶夫人了,可这和敬王又毫无干系,那柳姨娘出手不出手,又有什么关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开局六女仆〕〔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她真的不好哄〕〔我成了初代五番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