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武惟扬〕〔祸国妖后绑定了爱〕〔慕白妍寒湛衡〕〔为了我的精灵们,〕〔登基吧!大王!〕〔我和崇祯成了合伙〕〔四合院:开局被娄〕〔通天偷看我日记,〕〔铁血小千户〕〔我在武侠游戏里修〕〔斗罗:从深海魔鲸〕〔昏君:开局负债九〕〔一世邪神〕〔我的未来日记不可〕〔斗罗:千仞雪的逆〕〔梦断幽阁〕〔数码制造商〕〔顶级甜诱,大叔宠〕〔星海剑尊〕〔我,一笑就瞬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二百六十九章
    ,。萧允煜发了话,刘喜当然是要听的。

    但是刘喜的心里也跟明镜似的,萧允煜说这话的意思,并不是真的就不管顾文君了,陛下有多在意顾公子,他是体会得最清楚的。否则,之前那些白费力气的事情都是为谁做的。

    现在陛下心中置气,便在口头上嘴硬罢了。

    要是顾公子当真因为救同窗而出了什么差错,那上到京城衙门,下到刘喜和阿武,全都吃不了兜着走。

    这还没有提到别的呢,陛下就已经大发震怒了,要是再说到王子逸的事情——刘喜不敢想下去,他只觉得自己的脖子凉得紧,感觉被什么绳索勒住了一样,不敢再开口了。

    刘喜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该懊悔自己先提起陶府案子的事情。左右现在陛下怒上心头,连以往都不曾落下的亲自翻阅密信,也不想要碰了。

    这样一来,刘喜不敢再说,陛下又不愿再看,倒是给了顾文君另外一个同窗苟活的机会。

    眼见着萧允煜一甩袖袍,重新拿起桌上散乱的卷牍,继续挑灯夜理公务,刘喜眼疾手快地将另外那些掉落地上的奏案一一捡起来,收拾整齐了,方便陛下拿阅。

    他这番忙碌,但是萧允煜紧抿嘴唇,看也不看刘喜一眼,更是对刘喜手里的密信,置之不理,提也不提一句。

    可是陛下不提,刘喜还是极有眼色地将手里的信,呈到陛下桌前。

    谁知道陛下真的不想看,还是假的不想看。

    反正奴才该做的,刘喜都要一一做好。

    不过刘喜猜,现在陛下也是没心思管顾文君的烂桃花情缘了,那桌头上堆着高高一叠奏案,不少都有提及敬王的字眼。皇权威严跟前,形势严峻,锱铢必较,半点马虎不得。

    刘喜劝了一番:“陛下,还请主意身体,早日歇息。”

    当然也是被萧允煜全然无视的。

    烛火映照下,那张五官深邃的脸上尽是冷峻和肃沉。

    萧允煜一甩修长的手,示意出去。刘喜无可奈何,也只好躬身退开。临走前,他又偷偷瞥了一眼那被一本本奏折子压到底下去的密信,心里不由划过一丝异想。

    “啧啧,这个王子逸,算他运气好,捡回来一条命!要是陛下一旦看了这封信,会怎么想顾公子不知道,但王子逸嘛……”

    感慨了一句,刘喜的心思又忽的一变,“不,那个秦宸才是真正的好命,要不是他结识了顾公子,这难关他自己绝对趟不过去!”

    养心殿里的亮光,通明了一整夜,直到天亮也未曾熄灭。

    刘喜还是不知道陛下到底有没有去看那封信。

    不过正如刘喜所想的那样。

    秦宸是已经完全地沦为覆巢之卵,几近濒临绝境,离走到自戕的死路也就差那么一丝逼迫了。

    秦家里往上数三代,也没有出过什么名望之流。

    但起码秦家曾经还是略有富足,祖上也做过九品芝麻官。

    只可惜一代不及一代,到了秦宸这一代,父母双亡,祖地典当,最后只剩下一个在京城衙门里做差的叔叔可以依靠。

    可即便生活变得如此艰苦,秦宸也很少找秦捕头帮忙,连秦捕头的主动接济都拒绝过好几次。他本就是个傲气的人,贫瘠更是让秦宸变得愤世嫉俗,偏激生恨。

    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读书科考这条路上,削尖了脑袋也要往里挤。

    现在,却不得不为了最后的亲人,自绝放弃这唯一的希望,不是走向绝路,是什么?

    “阿宸啊,你不用管我了,你是秦家最后的命根子,得去读书啊!”秦捕头面色惨白,一张老实巴交了一辈子的脸上,压出无数道愁苦的沟壑。

    秦宸脸色阴沉如墨,他压下眉眼,狭长的眼角便被拉长,显得得越发锐利刻薄。他咬牙:“我不去,我能读书也是你供着我,你出了事情,我也念不了书,不念了!”

    “你!”

    秦捕头嘴笨,说不出更大的道理,只能一个劲地对着秦宸哆嗦。

    可是秦宸就是一头倔驴,他决定了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

    事实上,秦宸就跪在京城衙门跟前。

    “阿宸啊,你不用管我了,你去找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误入歧途苏玥〕〔神秘复苏之诡故事〕〔明日星程〕〔开局签到万年道心〕〔猎谍〕〔全球诡异时代〕〔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剑意乾坤〕〔龙宸〕〔乱战三国之争霸召〕〔梅府有女初成妃〕〔重生从不做备胎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