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嫡女虐渣手册〕〔刚毕业校花逼我吃〕〔我的女徒弟实在是〕〔修仙界的斯文败类〕〔斗罗之神皇时代〕〔我不是医神〕〔错爱成婚:陆少,〕〔大秦祖龙偷看我日〕〔都市全能奶爸〕〔我真不是绝世高人〕〔游戏具现:我的仙〕〔穿书末世之我是金〕〔药神医妃:病娇王〕〔现世修真传奇〕〔重生股神系统,我〕〔从木叶开始逃亡〕〔重生年代小福妻火〕〔战龙医婿〕〔团宠福宝六岁半〕〔重生后傅总每天都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二百七十一章 黄铜簪
    ,。随着那人走近,众人皆是一愣。

    只因为那个自称顾文君的人,长着一张惊艳夺目的脸,眉如翠羽,肌如白雪,抽长的腰身掐在素色长衫之中,更衬得清婉俊秀,让人眼前一亮。即便不着粉黛,也是矜绝代色。

    这样出众的气质,加上这个在京城衙门之中如雷贯耳的大名,这一众捕头当然也立刻反应过来了。“你就是顾文君!”

    当初,他们上一任衙令,就是被顾文君一个案子拉下了马,从此身陷囹圄。

    这小子,现在怎么又来了?

    秦宸最先回过神,当即就问顾文君:“你来这里做什么?”

    她能来做什么,当然是来秦宸,替他解决麻烦的。

    但是顾文君同样清楚秦宸的性格,他好强又容易钻牛角尖,是个偏执刚愎的人。所以她便说了句半真半假的话:“我来衙门拜访一个故人。”

    这不是谎话。

    她想要帮秦宸,肯定是要托齐成发捕头帮忙。尤其,秦家两叔侄还是陷进了陶府案子的后续风波之中,齐捕头是破刺案的最大“功臣”,这件事一定少不得他。

    今天是文山书院的休沐日。

    顾文君便让阿武假扮成她自己,甩掉了那个处处烦人的杨鸣。她不想引人注目,便按照计划和王子逸分两条路走,没有结伴,两边自行下山。她托王子逸去秦宸家探问情况,顾文君自己则直奔京城衙门。

    谁知道,就在大门处撞上了这一幕。

    看这场面情形,顾文君心中一凝,不用再多打探,她已经猜出了七七八八。

    看来是那现任暂代的衙令大人迫不及待了,竟然已经下令抓了秦捕头。而秦宸,肯定是因为年轻气盛,心里不服气,便跟着追到京城衙门前,偏认死理,要讨个公道。

    可既然那位衙令大人做事不公,这些捕头当然也不会和秦宸理论什么公道。

    只讲拳头大小,却不辨是非公正。

    “没想到你们两个还认识,哦对了,你们都是文山书院的学生,一定是同窗吧,呵呵。”

    很快,就有衙令大人的走狗跳了出来,盯着顾文君的眼神越发阴冷,“顾文君,你在京城衙门里还能有什么故人?难道是上一任衙令不成?”

    这话里的恶意几乎喷薄而出。

    明挑顾文君与京城衙门之间的宿怨。

    虽然因着上一任衙令的突然倒台,很多衙役捕头们都对顾文君心有戚戚,可是还有不少人觉得丢脸跌份,暗暗对顾文君心生怨意。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误打误撞就扳倒了京城衙门的顶头上司。

    说出去,京城衙门的脸面还往哪里放!

    这些人都觉得,顾文君上次脱罪是走狗屎运罢了,根本不信她有什么真本事。至于什么江东第一解元,更不会被这些武考的捕头们放在心上。

    眼看一个捕头咄咄逼人,顾文君还没回答,秦宸就脸色难看地接话:“要见故人什么时候不能见,这里没有你的事情,你快回去吧!”

    顾文君无奈道:“我来拜访,当然是有事,怎么能走呢?那位故人也不是衙令大人,只是个小捕快。”

    “够了,你别把我当傻子!”

    秦宸狭隘不代表他蠢。

    要是顾文君真的一早就在衙门里有什么关系,上一次哪里还用得着他去求秦捕头在牢狱里照顾顾文君,他其实猜得到,顾文君这时候出现,是与自己有关。

    所以就更要赶顾文君走。

    不能再拖累一个人!

    秦捕头见此嘴唇颤了几颤,想要向顾文君说些什么,但终究是什么也没说。其实,见秦宸从刀口下面躲过一劫,他整个人都经虚脱了,要不是被枷锁套牢,他一定腿软跌在地上。

    秦宸恶声恶气地赶人,捕头那边也有察言观色的人在小声劝:“行了,吕大,想法子抓了秦家这两个就好,别多生是非的。前段时间,这顾文君可是在宫里得了陛下和太后的赏赐,别惹麻烦!”

    京城里的消息传得快,也传得多。

    不是所有人都那么灵通。

    所以听了劝,那个凶神恶煞的捕头一怔,随即便顺着话下台,不打算与顾文君计较,甩了甩手:“好了顾文君,既然你要拜访人,那就在门外等吧。至于秦宸,你胆大包天,对衙令大人不敬,一并带走!”

    那人神色微狞,就要将另外一副镣铐扣在秦宸身上。

    却被顾文君一把拦下。

    “慢着!”

    顾文君脚步一动,就挡在了秦宸面前,把那恶捕头气得脸色黑红,“顾文君,你什么意思!你别以为自己得了些赏赐,就敢公然阻扰官差执法!”

    秦宸也在顾文君身后大骂:“你疯了吗!”

    既是生气,也是动容。

    在所有人都对他避之不及的

    全文免费就在我的书城

    时候,唯有顾文君想也不想地为了他站出来,连一丝犹豫都没有。秦宸的一双眼,注视着顾文君那截细腻的脖颈还有黑而密的发髻,怔怔出神。

    秦捕头终于开口,声音发抖:“吕捕头,小宸是一时口快,我都已经这样了,你们就放过他吧。”

    个中的无奈与心酸,让人听着就忍不住从心尖发颤。

    “现在已经不只是你的事情了,老秦!”

    那捕头把手里的刀一提,想要把刀尖对着顾文君,“再给你一次机会,让开!”

    秦宸回过神,从身后一把拽着顾文君往后,“这是我的事情,和你没关系,你走开,去做你自己的事情,你不是要拜访什么故人吗,快去呀!”

    “顾文君,你刚才可是在衙门面前用了暗器的,阻挠司法!我已经给了你一个面子,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那个一直表现激动的就是老秦口中的吕捕头。

    姓吕,单名一个大字,叫做吕大。

    场面凌乱之中,唯有顾文君依然冷静,她直视那把刀。“即便秦宸言语冒犯了衙令大人,按律法也只是要关押思过,可刚才这位吕捕头却挥刀相向,同样是为违规!还好没有砍下去,不然吕捕头一时心急犯了错事,可就不好了。”

    “你小子!”

    吕大的额角顿时起了青筋。他一个身材高大的捕头,浑身上下都是扎实的肌肉。威逼起来便格外渗人。

    他气急败坏,哪里顾得上这顾文君到底有没有得了皇帝的青眼,想着这群人全部抓起来算了。断然道:“顾文君敢用暗器攻击官差,一并给我抓了!”

    言语之间,这吕大颇为霸道横行。明明吕大也只不过是一个捕头,却对其他捕头居高临下地命令。这个细节,让顾文君起了一些猜测。

    其他人面面相觑一会儿,竟然真要按吕大说的那样,对顾文君动手。

    秦宸眼疾手快地把顾文君拉扯到自己的身后护好,秦捕头更是大惊失色,不顾身上的镣铐,也要舔着脸上去求情:“不!这不关顾小公子的事情啊!”

    他们还没有求到顾文君头上呢,竟然就连累了顾文君。

    就在秦捕头都想要豁出去,给同僚们下跪之时。

    顾文君却突然开口:“等一等,我可没有使用暗器。”

    吕大一扯嘴角,阴阴一笑:“还想要抵赖!”

    “我真没有,要是吕捕头不信,总要查看一下,找到那暗器才能论证我有没有撒谎吧。”

    说罢,不等吕大还要下命令,顾文君便从秦宸身后探出半截身子,伸手指了一下吕大的脚边,正有一样物件落在那里,想来应该是之前打掉吕大的长刀时掉落的。

    “咦?”

    吕大没有弯腰去捡,自然有其他好奇的人帮他捡起来,递到吕大眼前。

    那是一枚食指长短的黄铜簪,并没有多精美的雕饰和装典,是男式扎髻装扮用的。

    顾文君冷静启唇:“这根本不是什么暗器,只不过是我头发上扎起的短簪不小心掉下来罢了。”

    吕大怒火中烧,大叫:“你簪子掉下来,掉得这么远,是飞着掉的?”

    “这我就不知道了,刚才我过来时,好像突然刮了一阵大风,头上的簪子就不见了,还好我头发扎得紧,没有散乱,不然就不成体统了。”

    这分明是在说蒙人的鬼话,可是顾文君依然面色镇定,振振有词。配合着她那张秀丽清俊的脸还有通透的气质,一下子还真能唬住人。

    可是这种话,怎么可能让吕大消气。

    “放屁!”吕大五官大皱,张牙舞爪,“顾文君,你敢耍我!”

    刚才吕大只是不爽,现在可就是动了肝火。

    他知道顾文君是进过宫的,不敢用刀子威胁她,就想找一个由头,好拿捏她。现在却听到这样的鬼话,当然怒不可遏。

    吕大将自己的大膀子猛地抡起来,一把抢过了那枚黄铜短簪,借势就要往顾文君身上砸去,眼看着就要脱手。

    见此,秦宸则是拼命把顾文君死死地护在自己身后面,即便自己受威胁,也不愿意让顾文君遇险。

    秦捕头急急叫:“不可!”可是谁又把他这个潦倒的老捕头的话放在心里。

    情急之中,顾文君突然一个冷笑,就把吕大给镇住了。

    “吕捕头,你手里拿着的可是御赐的赏物,是皇帝陛下赏赐我的,你可得当点心,千万别砸在手里了!”

    “什么!”众人听了,全都倒抽了一口冷气。

    吕大更是如同捡了烫手的山芋似的,忙不迭地将手放下来,扔了另外一只手里的刀,慌张地用双手捧起那枚款式简易的簪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秘复苏之诡故事〕〔全球诡异时代〕〔明日星程〕〔无限辉煌图卷〕〔重生从不做备胎开〕〔梅府有女初成妃〕〔开局签到万年道心〕〔没人比我更懂气运〕〔对不起,将门女配〕〔误入歧途苏玥〕〔秘战无声〕〔末日拼图游戏〕〔全球掠夺:开局融〕〔娱乐第一天王〕〔长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