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通天偷看我日记,〕〔三国之权谋天下〕〔满分男神:学霸同〕〔公子威武〕〔无尽的拉格朗日:〕〔女主必须貌美如花〕〔斗罗之蚀雷之龙〕〔从时间停止开始纵〕〔王业山河〕〔娱乐圈,我家开的〕〔危机模拟器:苟住〕〔火力为王〕〔重生之娇妻有点甜〕〔长安之上〕〔重生2001从烧烤摊〕〔绿茵传奇教父〕〔诸邪退散〕〔我是末世蛮王〕〔我打怪能加生命上〕〔分支线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二百九十六章 逼退顾瑜
    ,。

    隔了一段时日不见,顾瑜竟然都能对着顾文君自称“姐姐”了。</p>

    似乎完全忘记在江东的时候,她们就已经彻底撕破脸皮,完全决裂的事。偏偏在这种场合之下,顾瑜巴着凑上关系,顾文君听得作呕,更加听得心惊。</p>

    她蹙起双眉,在眼底深处划过一丝凝重。比起在江东的时候,顾瑜的城府显然更深了一层。</p>

    顾文君很快就想到,应该是有人在暗中指点过顾瑜!</p>

    是敬王吗?</p>

    以前的顾瑜爱美虚荣,稍微被戳破了脸面,便发疯逞能,不成气候。可现在,她竟然能笑盈盈地主动问话。</p>

    这份增长的心性,怎么不让顾文君心生忌惮。</p>

    她也没想到,竟然会是顾瑜第一个冒出来挑衅自己。</p>

    顾瑾呢?</p>

    面上不动声色,顾文君的脑海却飞快地思索着。她并不理会顾瑜,只是向一众同窗学友作揖。</p>

    应道:“我们同为求学科考,应当志同道合。此番比试也是彼此交流,自是论才学高低,不论年纪长短。若真要按资历辈分排,也不用比了,直接定下年纪最长的为赢家便是了。各位前辈觉得呢?”</p>

    顾瑜想用年纪压着顾文君低头。</p>

    怎么可能!</p>

    如果比试还要讲辈分,那岂不是按年龄划分成绩?那京城学坊提出来的比试,岂不成了天底下最大的笑话?</p>

    顾文君这么一讲,顾瑜话里的逻辑漏洞全都露出来,不堪一击,轻而易举地辩驳回去。</p>

    众人自然不会说顾文君讲的不对,讷讷称是。</p>

    之前脸色还有些不愉快的,文山书院前辈们也缓过来,对着顾文君频频点头。</p>

    “说得真对,不愧是你啊顾文君。这次比试还指望你带领我们多多出头了。”</p>

    “对!靠你了。”</p>

    “京城学坊来势汹汹,我们文山书院也不能输啊。”</p>

    这认同和赞赏看得顾瑜暗自咬牙,偷偷地用手指甲发力攥紧帕子,发泄算计失败的怒火。不过顾瑜到底是成长了,知道要忍。</p>

    于是也笑笑掩饰过去,还想要与顾文君亲近,“是姐姐想岔了,关心则乱,文君,你别是生气了吧,不然怎么都不和我说话?”</p>

    顾文君怎么会让她如意,冷淡地瞥了一眼。</p>

    “我并不生气,我只怕担当不起你这一声‘姐姐’!”</p>

    她才不愿和顾瑜扮演一趟虚假的“姐弟”情深。这隔着的血海深仇,足够拼的你死我活了。</p>

    顾瑜眼底飞速地闪过一丝恨意,但很快便失落地垂下了眉眼,精致的面容上多出了几分哀愁,自怨自艾。</p>

    “啊,对不起!我只是许久没见到文君了,一时情急就想着说些体己话,如果让你不高兴了,姐姐道歉就是了。”</p>

    美人受了难堪,护花使者们顿时不乐意了。</p>

    何况顾文君在许多人眼里,就是一个刺眼碍事的靶子。</p>

    当即就有京城学坊的书生跳出来指责:“顾文君!你姐姐顾瑜问你几句话是关心你,你在这里耍什么威风,你别忘记这是哪里,可不是你们那个文山书院吗!”</p>

    “就是,你算哪门子的读书人,不敬长姐,又不尊前辈,当真是没有规矩没有体统!”</p>

    更有甚者挑出了顾文君的身世做文章。</p>

    “弃子就是弃子,考了一点功名也还是不正统。想必也没受过多少教导,空有几分小聪明的泥腿子罢了。你确实当不起顾瑜这样的姐姐,呵!”</p>

    “也不想想,为什么有人只能读文山书院,而哥哥姐姐却能进京城学坊——差就差在出身体统啊!”</p>

    “!”</p>

    这段时间里,屡屡有顾家的事情传出来。</p>

    京城学坊也知道,并不奇怪。</p>

    但这件事却与顾文君的软肋直接挂钩,着实激怒了她。顾文君当然不会忘记,这一路以来的所有都是为了什么。</p>

    她不清白?简直是笑话!</p>

    顾文君才是真真正正的顾家嫡出。分明是顾瑾顾瑜那个郡主母亲后来居上,为了名分算计了她娘,才落得一个不明不白的弃妇下场,身死乡下。</p>

    若不是顾文君穿越过来接替这具身体,还真不知道顾家竟然会如此无耻诞地继续编造这个谎话。</p>

    骂她顾文君是野种!</p>

    可笑。</p>

    这京城学坊的人是故意的,想要激怒她。</p>

    顾文君攥了攥手,她心里确实动怒了,但顾文君也很清楚,她不能落进这无用的口舌之争,反而会处于下风。她现在还没有找到洗刷娘亲清白的关键证据,在这上面缠斗都是白费力气。</p>

    真的争吵起来,还会给小人递把柄,一次又一次地拿此说事,不能把注意力从比试分散到这些上来。</p>

    顾文君明白,她吵不得。</p>

    但是,其他人却吵得了。</p>

    早已经将她视若挚友的秦宸陡然生怒,他双眼一眯,便阴恻恻道:“照这位公子的意思,出身不正都是下.贱,看来京城学坊上上下下都是嫡出嫡系了。”</p>

    难不成京城学坊里还没几个受宠的庶出,没几个妾生子女吗?</p>

    不可能!</p>

    挑拨是非,玩离间计,秦宸也会!</p>

    沉默寡言地一味忍耐,只会受到更大的欺辱。这个教训,秦宸已经在死掉的杨大人那里吃过亏了,绝不会再犯。</p>

    还没等那嘴贱失语的人想好怎么应对,秦宸很快又道:“不过朝廷里,肯定有不少能入这位公子青眼的,总归是嫡出的‘大人’更多。”</p>

    这话说的,那些庶出的大人呢?</p>

    合着就下.贱了?</p>

    再往上,那当今的真龙天子,万物之尊岂不也是——</p>

    对方稍微往深了想,就吓得不轻,根本不敢再让秦宸说下去,连连止住,“比试就该论比试,别说这些不相干的!”</p>

    这些人才意识到话里的问题,吓得纷纷闭了嘴,不敢再加挑衅。</p>

    顾文君这时出面,揭过这吵闹:“是的,就该比试上分胜负,口上逞威风,算不得什么。”</p>

    京城学坊的人被她讥讽得粗脖子红脸,却没有再说什么了。</p>

    顾瑜的心扭成了一条蛇,嘶嘶吐露着不甘的怒火。</p>

    她真想借着出身门第将顾文君狠狠踩在脚下。</p>

    可话锋已经被扭转,顾瑜再提,已经不合适了。谁让跟从顾文君的同伴,可都比顾瑜的爱慕者更忠心,也更有本事。</p>

    自然压不倒顾文君的风头。</p>

    正如她娘说的那样,贱.人的孩子,果然还是贱.人,一个男的长成那副狐狸精怪模样,迷得人颠三倒四,一众跟随。</p>

    实在可恶!</p>

    无论顾瑜心底里有多恨,恨不得欲生吃顾文君的肉,吞饮顾文君的血,也绝不会当面斥骂挑衅,平白让别人看笑话。</p>

    江东的惨败时刻提醒顾瑜,顾文君并非乡下野夫,心思深沉,不可小觑。何况现下京城里外都在议论顾文君,可见风头之盛。</p>

    顾瑜便撺掇着,想要勾了别人去对付顾文君,挑拨离间。</p>

    可是她再美貌迷人,也比不上前途和性命的重要。何况顾瑜才到京城学坊多久,这群人,是不可能再为顾瑜说话了的。</p>

    顾瑜拼命压着蹿起的火气,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一个一直盯着她看,神情复杂的斯文书生。他也是仪表堂堂,颇有气度。</p>

    正是与顾家剪不断理还乱的徐家嫡子,徐修言。他是跟着顾文君一起来比试的。</p>

    说来可笑。</p>

    顾徐两家是有婚约的,可顾家却一心算计毁约甚至还想要将婚事推到顾文君头上,结果自吞苦果,最终是顾瑾和徐家嫡女成亲完婚。</p>

    徐修言从前便一直依附顾瑾,还幻想过要迎娶顾瑜。</p>

    但在经历了那些阴谋算计之后,徐修言也几乎与顾家决裂。他眼里看过了更柔美多情的风景,见过了女装扮相的顾文君,就再也容不下顾瑜。</p>

    清醒过来再看,也就是一个空有姿色的肤浅女人罢了。</p>

    徐修言神情渐冷,他以前就是替顾瑾做脏事的,手段干净不到哪里去,甚至称得上阴险。当下就道。</p>

    “请问顾瑜小姐出面,是要与我们比吗?看来京城学坊也是没人了,都把女学班的女子放出来,是想使美人计吗?”</p>

    这句话才够狠。</p>

    一下子点出了京城学坊的女子尴尬地位,说念书却学绣花,说一视同仁却暗结姻亲,本就是给贵族子弟们玩乐交友的。</p>

    顺带还狠狠讥讽了顾瑜的“不规矩”。</p>

    好男不跟女斗,京城学坊却让女人出来应战,不就是没男人了!</p>

    这下不只是京城学坊那些挑衅的人都急了,咬牙演戏的顾瑜都红了眼睛,难掩羞怒地跑了下去。她哪里还有脸再待啊!</p>

    反而是那顾文君,依然摆着一副泰然处之的飘然超脱模样,有狗过来,自有两个随从替她赶走,越发有文山书院首席的气场。</p>

    她但笑不语,闹了一场,也丝毫不减气度,俊丽得越发出尘。</p>

    终于,躲在幕后的人忍不下去了。</p>

    “只是笑闹罢了,京城学坊招待不周,让你们看笑话了,抱歉抱歉。”</p>

    一群青衣书生簇拥着一人走了出来。</p>

    让顾文君挑眉的是,顾瑾根本不是为首的那个人,只是立在人群前面,正死死地盯着她,扭曲愤恨。</p>

    可被拥前面那个人是谁?</p>

    长得倒是俊美,一双眼隽烁有力,鼻峰勾起,生得一副鹰顾狼视之相,一看就知道非同寻常人物。</p>

    那人拱手:“在下户部尚书季沛之子,季诵远。久仰顾文君的大名,今日总算有幸见到了,果然名不虚传!”</p>

    季家人,户部尚书季沛的儿子?</p>

    那也就是说,这季诵远其实就是季太后的亲侄子,也是陛下的堂弟……</p>

    果然。</p>

    顾瑾顾瑜只是京城学坊使出来的幌子,她真正要比试的对手,实则从来都是季诵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秘复苏之诡故事〕〔无限辉煌图卷〕〔全球诡异时代〕〔明日星程〕〔重生从不做备胎开〕〔梅府有女初成妃〕〔开局签到万年道心〕〔封神:我,人皇帝〕〔没人比我更懂气运〕〔戏精王妃苏汐月凤〕〔对不起,将门女配〕〔误入歧途苏玥〕〔秘战无声〕〔从傀儡皇子到黑夜〕〔末日拼图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