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永不暴露〕〔穿越八零多张床〕〔头号战尊〕〔真实游戏:我曝光〕〔一世龙皇〕〔都市仙尊归来〕〔天选偶像:王爷,〕〔无良神明与不存在〕〔遮天赛亚人续〕〔重生2011〕〔御兽时代:我能复〕〔穿越香江之财富帝〕〔这个梦境很有趣〕〔大明:完了,我被〕〔女神总裁的贴身龙〕〔诸天红包群〕〔我的直播间有大恐〕〔逍遥小渔夫〕〔百炼飞升录〕〔青萍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二百九十九章 比试大胜
    ,。

    季诵远不仅是想要借着这次学院间的比试,挑起舆论阻挠改革选官制度,他还想着拉其他人下水。</p>

    他推出顾瑾来说,自己偏偏不说。就是怕引火上身,徒惹非议。</p>

    这心思当真是深沉得很。</p>

    顾文君心里一清二楚,却还是缓缓起身,开口道:“在下不敢妄言,改不改制只有陛下和朝廷才能决定。但如果要改制,也必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应该支持。”</p>

    “你的意思就是赞成改制了!”顾瑾双眼一亮,口气一变就咄咄逼人起来:“太祖传下来的制度,你还想改?顾文君,你是吃了豹子胆吗!”</p>

    顾文君条理清晰,一一辩驳道。</p>

    “老祖宗传下来的,当然不能乱改。但是也不能不改,否则这从古至今,全都遵循一个规矩一套说法了。可古往今来,总是有变革弊端,优化发展,才能不断进步!”</p>

    顾瑾心里对顾文君恨得要死,一抓住顾文君的错处,就急急地踩。“呵!那你就是说,现在的选官制度有问题了?!”</p>

    “难道不是么?”</p>

    顾文君冷笑,“你说杨大人自身失责,不守官职。那上一任衙令呢?我记得那也是因为徇私舞弊被革职的,接连两个衙令都出了问题,难道这挑选官员的没有责任吗!”</p>

    顾瑾噎住,憋了一脸青红,才挤出咬牙切齿的字句:“那只是巧合!”</p>

    “不提这些京官们。就是地方郡县上的官员们都出过不少纰漏……”这句话暗暗讽刺了在江东做郡守的顾父顾长礼,逼得顾瑾跳脚。</p>

    “顾文君你!”</p>

    但顾文君话锋一转,没有说下去。她知道,只要自己一天是顾家的孩子,她就一天不能当场驳斥自己的生父继母,除非抓到真正的把柄。</p>

    孝字大过天。</p>

    所以,顾文君只是反驳道:“难道我说错了吗,这些事迹一翻诉状簿,便可查证。这官官举荐,互相庇护的制度一日不改,这徇私枉法的问题就一日不除。要每个官员都恪守尽责,还不如加强选官制,以除后患!</p>

    只怕有些人,百般反驳,是另有私心,只想要占现在选官制的好处,却不愿为天下百姓想。”</p>

    顾瑾被讽刺得脸色剧变,一阵青一阵白,调色盘似的交杂一起,难看极了。</p>

    从前到现在,他就是比不过顾文君!</p>

    输家,一辈子都是输。</p>

    往日惨败的记忆涌上心头,让顾瑾心脏刺痛得揪成一团,几欲发疯。</p>

    可顾文君就是寻出了他话里的错处,一句一句地反驳打压,说得顾瑾节节败退,根本找不到话来反驳。</p>

    顾瑾本以为抢着说了反对改制,占据优势,一定会大获全胜!</p>

    谁都知道改制是不可能的!</p>

    可偏偏顾文君这样一说,却让不少书生都意动起来,反而被说服了。书生意气,就是意气在还抱着一颗心怀天下的赤子之心。</p>

    虽然大家都想要科考成才,金榜题名,但当官肯定也想过为民除害,一展抱负。顾文君本就伶牙俐齿,能言善道,又擅长蛊惑人心,一下子就将一众人讲得热血沸腾。</p>

    “顾文君说得未尝没有道理。”</p>

    “是啊。如果能改得公平一些,也不是不行。”</p>

    季诵远面色一寒,打断道:“现在的选官制度还不算公平么?这科考可是面向全天下的读书人,谁都有机会考上功名。比起前朝完全的举荐选官制,改进了不知道多少,还要如何?”</p>

    “可到底多少人有资格做这些读书人?书卷纸墨需要钱,上学念书也需要家世,要人举荐,更要一笔不菲的学费。”</p>

    顾文君反击:“甚至,哪怕考了功名,之后的任职选拔、升迁调职还是由官员之间来挑选,无论怎么看,都是世家大族更占优势,何为公平?”</p>

    这说到了一些背景低微的书生心里,立即有人附和。</p>

    “是啊,那些寒门子弟们就算考上了,也只是才迈进官场的门槛。之后当官依然是如履薄冰。”</p>

    心直口快的更是直接道:“不巴结不结交关系就升不了!这样下去不贪才怪。”</p>

    “确实是个问题……”</p>

    何止是穷书生有怨言,就是世家子弟也是深受其害。</p>

    认识的关系多了,送的礼便更多。这位叔伯要送千金,那位上级要赠美人,来来往往何时是个头。有时候,不贪也逼得人贪!</p>

    反正所有的钱,来来去去,最终只会落进一个口袋里。那就是掌管户部的季家!这巨大的富饶可都是底下无数血汗堆积起来的。</p>

    哪怕不论钱都是被谁拿走的。</p>

    这样的风气长久下去,根本就是在葬送江山!</p>

    没人是傻子。</p>

    其实有些事情,众人都是心知肚明,看在眼里。</p>

    只是所有人都不敢说,如果没有第一个敢吃螃蟹的人,那即便谁都见到那只螃蟹了,也没有人会去碰。所有人都怕率先说出来,会被上面指责。</p>

    季诵远就是算准了这一点,才肆无忌惮地放话让人议论。</p>

    无论怎么想,都是只能维护现有的制度,不会对着来。</p>

    可他万万想不到,这顾文君看着斯文秀气,弱不禁风,但就是这么胆大包天,她就是敢说!还敢说得透彻清楚,搅动人心。</p>

    口子一开,书生们反而涌起无数想法,纷纷探讨。一时之间,这比试真的成了文会。</p>

    甚至有人当场提了笔就在纸上书写作赋,“……群贤毕至,畅叙幽情。夫顾文君之言,教人醍醐灌顶,仰其所高……”</p>

    可想而知,季诵远的算盘完全落了空。</p>

    甚至,他的提议,还成全了顾文君,让她借着这次比试的机会,畅所欲言,鼓励这些年轻的书生栋梁们,帮助陛下一起推动制度改革。</p>

    顾文君做了领头的人物。</p>

    自然也会成为这些认同者的领袖。</p>

    “好!说得很好。”</p>

    季诵远眯起长眸,他眼中划过一丝狠厉,死死地盯了顾文君片刻,然后才压着火气道:“上酒!都为我们的顾大才子敬酒,不愧是名动京城的顾文君呐!”</p>

    他从小到大都是应有尽有,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何曾这样被下过面子。季诵远心里恼怒至极。</p>

    可是季诵远也知道,大势已去,这场辩论比试,是顾文君赢了!</p>

    哪怕他可以强词夺理,说京城学坊没有输,却也不可能和这么多书生都过不去。而且再深入下去,很可能就要辩护到季家自身头上了,为免真的说出事,季诵远只得叫停。</p>

    他甚至还得忍着怒意,淡然恭喜。</p>

    还好这次只是书生之间的辩论,倘若让顾文君在满朝文武面前、甚至全天下面前说话呢,被说服的又会有多少!</p>

    越想,季诵远越是心惊。</p>

    季诵远心里涌起阵阵杀意,“难怪姐姐在宫里传出消息,说顾文君该死。这人,确实不能留。”</p>

    想到季贵妃曾因为顾文君被罚在冷宫,季诵远杀意更甚,可是他的目光落到顾文君那张绝色倾城的容颜,季诵远的心头微荡,愤怒之余,又发起一丝痒。</p>

    顾文君虽然会看人心。</p>

    却也没有读心术,她只是觉得季诵远的眼神古怪,盯得她心中不安。</p>

    “季公子,承认了。”</p>

    季诵远掩饰过去,“无妨!今日是我们京城学坊输了,没什么不认的,来,喝酒!”</p>

    听到季诵远承认输了。</p>

    顿时,文山书院的书生们一片欢呼。京城学坊的,虽然有几分郁闷,却也在之前被顾文君说得没了脾气,跟着一块享用美酒。</p>

    只有顾瑾顾瑜两人神色难看极了。但是淹没在众人的狂欢中,也并不明显。</p>

    酒肉美食,还有上前表演的歌舞,很快就破解了两个学院之间的僵局。</p>

    比试过后便是饮酒作乐。</p>

    尤其是季诵远,他举起酒杯,便拉住顾文君不让走,还要压着顾文君的嘴唇给她灌酒。</p>

    美人面上浮起氤氲的红,被酒水呛到,咳着眼里含泪,更让人澎湃。</p>

    季诵远看得眼热,暗暗闪了闪精光。</p>

    顾文君却连忙推开他,趁人不注意,她谨慎地用帕子擦拭唇舌,抵着舌尖,将那些吞咽下去的酒水都吐了出来。</p>

    颜色、气息、味道都没有问题,酒里应该没有药。她中过一次招,从此再也不敢轻易喝东西了。</p>

    检查一番,顾文君也不敢喝。</p>

    这里太多男人了,喝醉容易出问题,她必须万事小心。</p>

    “喝!”季诵远强势逼人,“怎么,文山书院的首席赢了比试,就喝不起酒了吗?”</p>

    秦宸看不下去,立刻过来挡酒,“喝酒助兴罢了,我来替顾文君!”</p>

    借着秦宸应付季诵远的机会,徐修言快步地走过来,将顾文君扶起,温声细语道:“没事吧?”</p>

    顾文君摇了摇头。</p>

    徐修言提议:“你赢了比试,肯定累了,先下去休息吧。”</p>

    她张口欲拒绝,却听到顾瑾的声音:“学坊里有客卧,我给你们带路吧。”</p>

    一刹那的火光电石之间,顾文君敏锐地发觉不对劲。</p>

    顾瑾和徐修言在算计什么?</p>

    她的身子没有问题,酒水也是正常的。顾瑾在打什么主意?</p>

    难不成他们以为,她被季诵远灌醉了?</p>

    顾文君微微抬了抬眸,与徐修言暗暗打量一番。从江东回来之后,他们的关系就一直很复杂,亦敌亦友,顾文君也把握不准徐修言真正的心思。</p>

    难道他又倒向了顾瑾?</p>

    她正暗自戒备着,却听徐修言低声道:“配合我。”</p>

    顾文君明亮的双眸一闪,忽而变得朦胧了,她摇着脑袋晃了两下,一下子便软倒进了徐修言的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误入歧途苏玥〕〔神医豪婿林漠许半〕〔秦云萧淑妃〕〔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无限辉煌图卷〕〔玉如墨谢怀瑾彭今〕〔阴门诡录〕〔超神学院:开局穿〕〔星陨之最强系统〕〔偷香(杨羽)〕〔非诚勿扰〕〔猎谍〕〔人生副本游戏〕〔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