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灭霸体诀〕〔斗罗之灵宝斗罗〕〔重生后我抢了福宝〕〔奶爸搬运工〕〔重返之2004〕〔我有特殊的单身技〕〔一把轩辕剑行诸天〕〔大秦:窃听心声,〕〔君夫人的马甲层出〕〔逆命相师〕〔万古帝婿〕〔玄幻:我有千万神〕〔隋风烈〕〔娱乐从抢流量开始〕〔从武当开始的诸天〕〔重生十月,大明星〕〔重回过去当老师〕〔木叶的恋爱大师〕〔杨辰许若月〕〔我在仙界收房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三百零六章 怎么都知道了
    ,。

    一开始,传出来的是两个学院之间的比试结果。</p>

    京城里一片哗然。</p>

    “听说了吗,文山书院和京城学坊的比试,顾文君代表文山书院去赴试,大获全胜啊!京城学坊没有一个是顾文君的对手!”</p>

    “亏那京城学坊还是名门学府,结果一个能比的都没有,呵!”</p>

    “那就是世家子弟上学享乐的地方,自然比不上文山书院那样的书香学堂。读书,就应该是去苦读,而不是吃喝玩乐地伺候着。”</p>

    “是啊,看来确实是文山书院更好一些。”</p>

    ……</p>

    本来这比试的消息就是早早放出来的,谁都知道京城学坊憋了一口气,想要盖过文山书院近来越发嚣张的气焰。</p>

    为此,京城学坊还收下顾家的嫡出儿女,顾瑾顾瑜,来打压就读文山书院的顾文君。前段时间,也不知道是谁,还传出了顾文君的身世辛秘,都说顾文君是一个顾家不承认的野种。</p>

    似乎要把顾文君贬低到了尘埃里。</p>

    虽然众说纷纭,没有定论,但就自古的门第氏族观念影响深远,还是有不少人觉得顾文君家世不清白,也不会有多大的出息。</p>

    一个连家门都进不了的才子,哪怕满腹经纶,饱学五车,又能有什么前途!</p>

    就在所有人都开始都觉得顾文君这辈子最好也就是写了一本好书《西厢记》,考了一个乡试第一,风格一时罢了。想不到比试的结果却狠狠打了众人的脸。</p>

    什么顾瑾顾瑜,什么季家公子,全被顾文君比了下去!</p>

    顿时,风向就变了。</p>

    “顾公子果然厉害啊,年少有为,才华横溢!”</p>

    “也不知道订了婚约没有,这样的人才,真应该拉拢结亲。嘿,听说顾文君家里不待见他么,既然自家不亲,正好可以倚靠亲家呀!”</p>

    “说的有理。马上就是会试,要是顾公子再考出了好成绩,就更受欢迎了,得赶紧找人去问问……”</p>

    若是顾文君只有几许才气,自然是抵不过背景深厚的世家贵族。即便不是顾文君的错,可因为这身份观念,遭人非议也是无可奈何。</p>

    但偏偏,顾文君的才华堪称盖世,一骑绝尘。</p>

    何止是压过了文山书院那一众同窗,就连京城学坊那些个贵不可言的高门大族也是望尘莫及。这如何不让人仰倒倾慕。</p>

    比别人胜过一点,旁人嫉妒羡恨,比别人强过无数,追之莫及,人们便默然认输,提不起任何怨气了。</p>

    顾文君就是用比试大胜,让众人服气了。</p>

    可是与之相对,京城学坊却因为顾文君的风光,摔下了神坛。</p>

    自从京城学坊成立以来,便因为高官大臣的拳拳庇护,还有一众富贵学生们而快速崛起,声名显赫。</p>

    如果没有一个四品官员以上的亲爹,没有一个三代世家传承的背景,学子们连进门参与入学考试的资格都没有!</p>

    可想而知这京城学坊到底有多“贵”!</p>

    光是这每一年新入学的书生学子们,都能让京城上下的百姓热火朝天。是哪位尚书的公子入学考了第一,又是哪位侍郎的千金长得最漂亮——</p>

    名门贵族里的八卦总是更让人好奇。</p>

    而这次破例收下的顾瑾顾瑜也是引起了一些关注。</p>

    不少人知道,他们是被敬王萧宁晟带进京城的,也是靠着敬王的推举名额入了学。</p>

    好歹顾瑾、顾瑜都是小有名气的,哪怕是京城人,多多少少也知道江东第一的才子美人,尤其是顾瑾,曾经还是文山书院的学生,姿容才情颇为出众。</p>

    可谁曾想——</p>

    “说到底,还是顾文君的手下败将!”</p>

    “呵呵,顾瑾在文山书院的时候就没赢过顾文君,去了京城学坊还是一败涂地,当真没用!”</p>

    “江东顾家的嫡子,竟然还不如一个弃子,也不知道顾家怎么想的。还不如扶持更有潜力的顾文君呢!”</p>

    这些声音,一个比一个难听。</p>

    怪只怪顾瑾之前制造势头,想要用顾文君的出身为自己扬名立威,然而比试一结束,他自己反而成了顾文君的垫脚石。</p>

    逢人便会提起,“咦,顾瑾?那是不是顾文君的兄长么?”</p>

    他自己,却彻底湮灭在顾文君的巨大光环下,悄无声息、晦暗无比。</p>

    要是以前,顾瑾一定会气得几欲吐血,含恨难解。但是就因为比试时那场失败的算计,弄出季诵远的事——</p>

    此时的顾瑾,却尤为庆幸,恨不得夹着尾巴做人,哪怕做条狗也好,只要人们不去关注他与男子欢好的事,他做什么都愿意,哪怕是看着最恨的顾文君得意逍遥,顾瑾也咬牙忍了。</p>

    那种耻辱深入他的骨髓,尤其还被一些人当场撞破,就怕他们传出去。即便因为季诵远不敢乱说,私下也肯定会鄙夷不屑。</p>

    顾瑾面临这样的难堪,完全蔫了。</p>

    “没人在意就好。我就好好地读书,准备会试,谁也不见!”他按照季诵远的吩咐传完消息,敷衍了事,便龟缩起来,难堪地把自己关在房里。</p>

    他不敢向敬王求助,此事,绝不能让敬王知道一丁半点。</p>

    如若敬王知晓了这样的丑事——也许真的会彻底放弃他们顾家!</p>

    可顾瑜却极度的不甘。</p>

    她费尽心思想要把顾文君拉下来,可结果不仅让顾文君逃走了,反而将自己的孪生兄长害到这种田地。甚至,也毁了她和顾瑾直之间的亲密关系。</p>

    恐怕顾瑾这辈子都不会忘记,是妹妹顾瑜带着一帮人来捉.奸拆床;而顾瑜也永远忘不了,兄长掐着自己脖子的狰狞模样。</p>

    她心里发虚委屈,又充满怨恨,满腔情绪无处可去,只能越发地恨顾文君。都是顾文君!都是顾文君害的!</p>

    顾瑾避之不及的事情,顾瑜偏要做。</p>

    她巴不得所有人帮着自己对付顾文君,在季诵远的授意之下添了一把火。顾瑾不敢露面,她却可以!</p>

    兄长躲起来,顾瑜反而频频出席千金小姐们的女子聚会。</p>

    便有一位名门闺秀问话:“顾瑜,听说你哥哥顾瑾在比试中受了打击,如今没事吧?”</p>

    顾瑜脸上的笑意微微一僵,手里的帕子揉皱成一团。</p>

    哪壶不开提哪壶,这分明是故意的,落井下石!</p>

    顾瑜的美貌极其惹眼,诗书礼乐俱佳,却唯独在门第背景差了一些,还不够名贵。顾家在江东可以横着走,在京城却只能挤在三流,不上不下。</p>

    她安分也就罢了,可偏偏爱出风头,越拔尖便越是遭其他女子们的厌恶。</p>

    顾瑜顶着一众看好戏的目光,强撑笑容掩饰:“哥哥能有什么事情,他要为会试全力以赴,没时间露面罢了。”</p>

    小姐们笑作一团,“是是,当然要全力以赴了!不然会试也要被同父异母的弟弟比过去,脸上可不好看。”</p>

    顾瑜觉得有些古怪发毛。</p>

    哪怕顾瑾在比试输了,也依然是俊秀挺拔的翩翩公子,以往也是能吸引一些闺秀的爱慕。怎么这一次,这些人却一直语含讽刺,目光里带着一种冰冷的嘲笑。</p>

    怎么回事?</p>

    有什么事情脱出了她的掌控,顾瑜坐不住了,浑身不安起来。她听这些千金们言语中几分仰慕顾文君,便下意识地贬低起来。</p>

    “文君年轻气盛,兄长也让着的。但是文君为了赢,总是失言,这次比试就堪堪出了岔子,妄议政治,偏要改革选官制度!这下比试的事情传得满京城到处都是,也不知道朝廷会怎么看。唉……”</p>

    顾瑜故意装得一脸惋惜,但其实,她就是来大肆宣扬顾文君议政的事情,只要将顾文君树立成书生议政的典型,必然能引起轩然大.波!</p>

    这比试的消息已经在京城议论纷纷,所有人都在夸耀顾文君的厉害,觉得顾文君是百年难得一见的绝世天才!但是这些人肯定不知道,这都是季诵远的铺垫埋线,为的就是揭出后面的反转!</p>

    大才子顾文君冒犯朝廷,被勒令处罚!</p>

    哈。</p>

    大概现在的顾文君也在这满声称赞下洋洋自得,忘乎所以了吧。顾瑜想着就在心里发冷笑,等她给出这最后一击,再加上季公子的手段,顾文君讨不到好处的。</p>

    必定会成为靶子,遭到朝廷上下的抨击。</p>

    到那时,谁还会在意什么比试。顾文君以后的仕途还有没有希望都是未知数呢!</p>

    不仅文武百官不会放过,皇帝陛下也要纠察。</p>

    顾瑜低头叹息,却悄悄掀起眼皮,打量那些千金小姐们。她眼底划过一丝恶毒的兴奋,就希望这些闺秀小姐帮她把话传进各自家里。</p>

    让那些在朝为官的父兄知情,好去批斗顾文君。</p>

    可是不曾想,没有一位千金对顾瑜的挑拨有反应。</p>

    反而有个女子发笑:“呵呵呵,这不就巧了吗,顾文君公子刚说了要改制,陛下便传令要考改制。今年会试的题目便是选官制度,那顾文君一定准备妥善了!”</p>

    “什么!”顾瑜双眸大张,几乎龇目而裂,不敢置信地大叫,“不可能!”</p>

    怎么回事?</p>

    顾瑜的心慌了。明明都是按季公子的计划实施的,怎么临到头来,发生了这种变故。陛下怎么会下这种命令?</p>

    不是说都反对改革的么!</p>

    难道朝廷上下就这么让陛下乱改?</p>

    “陛下谕旨,考官领命,板上钉钉的事情,怎么不可能了!皇帝的话,还有谁敢不听?”众千金又笑话起来。</p>

    更有讥讽的:“顾瑜,你那兄长顾瑾不是在为会试埋头苦读么,怎么连这种事都不知道?都没有告诉你,唉,真是的。”</p>

    顾瑜脸上的笑容已经越来越勉强了。</p>

    却还有人,直接将话挑明了肆意讥笑。</p>

    “顾瑾当然不知道了,他眼里只有季公子季诵远呢,怎么容得下其他!”</p>

    “也是,两人陪着在屋子里,一起‘学’嘛哈哈哈哈!”</p>

    “顾瑜你也不用担心什么,你那弟弟顾文君才华斐然必定榜上有名,至于你兄长么,考不上也是有季家公子撑腰的,怕甚?”</p>

    听到这些话,顾瑜的笑彻底没了,她心底里窜上无穷无尽的寒意,浑身发抖,恐惧都似乎能冻结成冰!</p>

    不!</p>

    她们怎么都知道了,怎么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开局六女仆〕〔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她真的不好哄〕〔我成了初代五番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