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六宝沈潇潇顾〕〔不灭霸体诀〕〔我在仙界收房租〕〔逆天双宝:神医娘〕〔盖世人王〕〔混元主宰〕〔我是第五天王〕〔我的老婆是顶流天〕〔纯情大明星〕〔斗罗之灵宝斗罗〕〔重生后我抢了福宝〕〔奶爸搬运工〕〔重返之2004〕〔我有特殊的单身技〕〔一把轩辕剑行诸天〕〔大秦:窃听心声,〕〔君夫人的马甲层出〕〔逆命相师〕〔万古帝婿〕〔玄幻:我有千万神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三百三十一章 顾瑾被扔了出来
    “真的假的?不用会考,就可以及第了!”

    “实在是太好了!”

    得了旨意,一众书生顿时发出欢呼,大惊大喜之下,甚至有当场掩面而泣的。之前面临着与顾文君为伍便触犯律法的压力,着实人心惶惶。

    站在顾文君身边的重压有多大,这一刻的喜悦便有多大。要知道,但凡通过会试,最起码也有一个做县吏小官的资格了。

    科考本就艰难,哪怕是再如何刻苦读书,临考那一刻也会受到身体病症、心理压力、外界环境等等诸多因素,结果难以预料。

    谁想到,只是听从顾文君,与顾文君一道行动,竟然就反了知府大人,不仅没有一点罪罚,甚至还得了一个天大的好处。

    他们这些人,没有参加会试就预先过了!

    这可是皇帝陛下的亲旨。

    绝不可能错了。

    见众人喜悦雀跃,顾文君脸上也勾起一抹浅笑,美目盼兮之间,越发显得卓尔不群,俊逸出尘。

    但是这愉色却扎了小人的心。

    “不,这不合朝廷律法!”

    周立恒愤而一挣,差点从同样惊愣的阿武手里逃出去。幸亏阿武反应迅疾,一下子压着周立恒的肩膀将他按了下去。

    “从古至今,也没有未考先及第的道理!”眼见这群扳倒自己的书生们不仅没有惩罚,甚至还从自己身上白白获利,周立恒怎么受得了。

    尤其是看顾文君在书生之间的威望大涨,风光无比,周立恒更是怒不可遏,只觉得顾文君是踩着他上位。

    周立恒这样发怒乱叫,真像个到处咬人的疯子了。

    那宣旨的万迁之万大人冷笑:“周立恒,你自己就是个违背朝廷律法的罪人,与其操这个心,不如想想怎么招供,好求一个活命。”

    说完便喝道:“来人,抓了他!”

    因为圣旨宣奏,其他官兵们也围过来给曾经的周大人戴上了镣铐。那原本还是为了捉顾文君准备的。

    结果反而落在了周大人自己头上。

    “喀啦”一声那镣铐便扣上了。

    预示着周立恒彻底下台。

    周立恒很快就被拖拉下去,阿武也回到了顾文君身边。

    贫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亲眼看到周立恒被捕抓起来,便已经是大喜过望,不断冲着磕头。

    “谢谢大人!谢谢顾公子!”

    一众喜悦笑脸之中,唯独掺杂着几张不甘嫉妒的脸。

    那就是刚刚失口否认与顾文君认识,对顾文君推避不及的那几个人。可谁曾想,他们刚与顾文君撇清了关系,下一刻就宣了“会考”的旨意。

    尤其是这宣旨的万迁之万大人。

    甚至还是这次徽州会试的考官大人,甚至还对顾文君欣赏有加。

    可想而知,他们这样临时反叛的行径也一定会给万大人造成恶劣的影响。科考会试只会难上加难。

    凭什么!

    “不,万大人,我们也是与顾文君一道的,我们也参与了!”立即有人懊悔了。

    “是啊,我们刚才只是有些吓到了,说错话,不能做数的。”

    “我们在这里,不就是在帮着顾公子一起做事吗,还请万大人也把我们加上名单。”

    万大人极淡地笑笑,不理会他们,只是看向顾文君,仿佛在说全权由顾文君来做主。

    他们得了眼色,也忙不迭地去求顾文君,纷纷道:“顾公子,求你了,帮我们和万大人说说吧。”

    “顾公子,你们一群人都升天了,可不能不管我们啊!”

    “只要你让我们也能得到进士名额,让我们做什么都行!”

    这几人一反刚才的姿态,对着顾文君连连巴结讨好,甚至求追不舍,看着都让人有些不齿了。

    蔡金愤愤道:“是你们自己说要与顾公子划清界限的,这又不是顾公子的错,你们现在道歉又有什么用!”

    顾文君深深看了他们一眼,摇头,“抱歉了,万大人已经宣了旨,便相当于是陛下的金口玉言,是不可更改的。”

    “你!”

    看着这平白的及第名没了希望,小人的嘴脸顿时一变再变,怒而叫.嚣:“叫你一声顾公子是客气!你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顾文君,你自己一个人得道了,就不管我们这几个跟着你做事的,你简直是自私自利,难怪顾家不认你,你就是登不上台面!”

    又拿顾文君的身世来说事。

    蔡金一下子火了,“闭嘴!顾公子是什么样的人物,岂是你们这种跳梁小丑有资格议论的?”

    他人高马大,生得又脸黑。愤怒起来当真唬人,那四五个不服气的,立刻就怂了,连退几步。

    其余书生也是对他们怒目而视。他们再怨恨,也不敢惹众怒,倒是不敢针对顾文君,只是小声抱怨。

    “可……可这不公平啊!他们不用考就能及第,这让参与会试的其他考生怎么想!”

    不患寡而患不均。

    谁都要考试,自然没有人会异议。

    可当一部分人得了一个vip速通资格,剩下的便跳脚了。

    而且偏偏是因为顾文君一个人,才带着一帮鸡犬升天。于是那些嫉妒、怨恨、不甘也都会冲着领头的顾文君而来。

    顾文君直立起身子,细长的身姿雅美挺拔,带着一股缥缈的仙气。其实她自己也对陛下的这道旨意惊诧不已。

    但是陛下既然下令了,她必定会遵从。

    也要帮陛下平息舆论争议。

    只是转念一想,顾文君便淡淡开口:“陛下的旨意是说,过了会试但是没有名次,真正要一较高下,还是要参加会试才见分晓。

    而没有好的名次,一个普通进士也够不上什么,陛下并没有偏倚。”

    万大人微微地颔首,看着顾文君的眼底里涌现出越来越多的许可。

    听顾文君这么说,那些得了会试通过名额的人也稍稍冷静下来了,恍然大悟。这份便宜也不是好占的,陛下果真是有深意的啊!

    而那些不满的,也无可说了。

    顾文君见服了众,心里微微松一口气。

    陛下登基时间不久,朝廷里本就有心中不服的老臣,若是这冒然的下旨引起怨声,反而对陛下不利。

    她是不会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陛下越是对顾文君示好,便越是让她惹眼,想必朝廷里早就视她为眼中钉了。这也注定顾文君无法低调,甚至越高调越好。

    这才显得陛下的眼光精准,让满朝大臣心服口服!

    想到这里,顾文君抿唇一笑,便道:“徽州会试,我还是会去考的。因为这次的第一,必定是我顾文君!”

    她难得没有藏着掖着,直接在公众场合放了厥词。

    可在场众人却没有一个觉得顾文君是说大话,全都直瞪瞪地看着,嘴巴张得箱子口那么大。有惊愕有倾慕有妒意,唯独没有怀疑。

    他们明明不比顾文君矮,但是莫名有一种仰望顾文君的错觉,看着身前的俊丽少年,只觉得一辈子也无法追上。

    那些小人心态作祟,自己得不到也不愿让其他人得到的,忍不住掩了脸,只觉得羞愧不已。

    万大人赞许一笑:“好!不愧是才子顾文君!本官就等着你来会试!”

    此时已近黄昏。

    但是徽州的天色却仍然无比得亮。

    贫民窟从未这么亮堂过,朝廷终于要来管他们了。这些平民百姓的眼里,看到无数希望。

    当天夜里,周府便被查抄整顿,出了这样的大事情,整个徽州都要经历一次重新清洗。

    “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连周大人的府邸都敢闯!”

    “别碰我,放开!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徽州知府周大人的座上之宾,你们敢动我,小心周大人弄死你们!”

    顾瑾被扔出府邸的时候,还不知道在哪个温柔乡里沉迷。发丝凌乱,衣衫不整。他自觉有周大人支持,便是万事具备,放下心来,一心想等着安定之后再着手去做事。

    乘着周大人的东风,顾瑾在周府过得无比逍遥。

    可是现在周大人一倒,顾瑾自然什么都不是。而他甚至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官兵们嘲讽一笑,冷喝道:“已经没有什么周大人了。得了顾文君顾公子的上奏举报,罪人周立恒贪污敛,现在已经捉拿下狱了!”

    “你说什么!”

    顾瑾的脸色彻底苍白一片,他之前还在与周大人商议如何算计顾文君,怎么只是一个转眼间,周大人就被顾文君整倒了!

    “不……这不能!周大人可是知府,四品官员。顾文君算什么,他给周大人提鞋都不配,怎么可能举报了周大人!”

    不不,这是假的,一定是骗子。

    “你们骗我!你们一定是在骗我!”顾瑾面部扭曲了,疯子似的扑上去,还要与那些官兵们争论。

    结果官兵一个踢踹,就将他一脚踢出了周府的大门。顾瑾一个踉跄栽在门槛上,狼狈地挂倒在地上,尖锐的痛意让他蜷缩成团,不停颤抖。

    可是无论哪个官差也不理会他,只是成群结队在周府里头搜挖翻找。每一张脸都冰冷无情,每一句口吻都是凶神恶煞:“朝廷办事,闲人勿扰!”

    是一股不敢置信的恨与怒,支撑着顾瑾勉强站起来。他看着周府一团混乱,瞳孔剧震。

    周大人不是敬王殿下的人吗?

    怎么会倒?!

    那顾文君,到底是什么妖孽魔头,怎么会如此可恨可怖!

    怔愣间,有个官兵立即阴冷看过来,“你刚才说你是周立恒的贵客,你和他有勾连?”

    “不、不!我只是被请过来喝酒的,我什么都不知道。”顾瑾顿时畏怯,痛着嘶气,不断往后退。

    官兵们这下围过来,吓得顾瑾两腿发颤。

    “等一等!”

    危急时刻,突然有一道娇软香糯的女人声音响起来,让人耳膜发痒。“大人,这位是我家老爷的嫡子,隶属江东伳,是绝不会有与这案子牵连的。”

    那女子身姿婀娜,越走越近,露出一张浓妆妩媚的脸。

    她勾唇一笑,风情万种,正是易了容的柳柳。

    心怀不轨,别有目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开局六女仆〕〔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她真的不好哄〕〔我成了初代五番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