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抗日之军工为王〕〔不灭霸体诀〕〔综艺我为王〕〔九龙归一诀〕〔剑寻千山〕〔男主每天都想让我〕〔魔尊只想走剧情〕〔欢迎来到现实世界〕〔青葫剑仙〕〔我能复制所有生物〕〔诡异修仙:从杀死〕〔帝骑之诸天降临〕〔这个玩家过分冷静〕〔炼金术士的异界日〕〔首辅家的田园悍妻〕〔植树造林三十年,〕〔神眼医仙〕〔空间修仙:重生逆〕〔修改超神〕〔教主的退休日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三百八十章 陛下与敬王
    www..,最快更新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

    顾文君不知道内殿里发生的事。

    她只身一人去了一旁的浴池,陛下的东西,自然都是最好的,哪怕只是用来洗浴的内室,也建了单独的一整间。

    四面墙都粉砌得金碧辉煌,池子中早已蓄满了波光粼粼的温水,花瓣洒下,漫出清淡甜美的香气。

    这不是顾文君第一次来这个地方。

    上一次。

    她中了药,被陛下抱到这里……

    后来她咬牙熬了过去,可是从那以后,她和陛下之间的孽缘便再也割舍不清,到底惹出了许多祸事。

    顾文君心里绕过好几个念头,她的思绪千回百转,雪莹脸上的神情也是复杂变幻。

    清澈的水面甚至能映出她的模样,一见透底。

    如今她终于来了月事。

    身下凝着血,一片脏污,顾文君根本不敢下水,只怕血染了这水池,露了馅。这里是皇宫,是陛下的寝殿,任凭顾文君怎么只手通天也瞒不过那些宫婢的眼睛。

    所以她只敢找了一条干净的帕巾,沾湿水,小心擦拭腿间的污浊。

    有一瞬间,顾文君真想给自己下点药,彻底毁了那碍事的子宫。这只会平白无故地带来麻烦和不便,还不如没有!

    她长叹口气,一股脑把血迹都擦完然后换了一块干净的布垫着,然后套了一件全新的锦缎长衫。

    把墨泼似的乌发梳起扎髻,端起俊秀如玉的风华容颜,她又是那个翩翩浊世才貌双全的顾文君顾公子。

    哪怕是那个心气不顺、暗中怨怼的宫女濯雪见了,也不由得晃神刹那,深深嫉恨顾公子的风貌。

    可濯雪依然藏着那一股子不甘的劲头,她心里啐了一口:“呸,看着光鲜亮丽,骨子里还不是卖身求荣的烂货。”

    刚被大宫女狠狠敲打过,濯雪也知道掩饰,可她现在直挺挺地跪在外头,顾文君想不注意也难。

    走出浴池,顾文君便问了一句:“你怎么跪在这里?”

    濯雪低下头,回道:“刚才奴婢打翻了公子的药膳,理应罚跪。”

    顾文君并没有做他想,她当真以为濯雪是因为打翻药汤的小事挨罚,直接开口:“刚好我要开个药方子,你帮我跑一趟太医院,抓些药材吧。”

    这句话,既是给自己抓些补血养气的药,其实也是借着跑腿的功夫,让濯雪起来不用再跪。

    濯雪跪着,没说话。

    而后是走过来的浣墨冷冷甩过来一眼,沉声命令:“既然顾公子发话了,还愣着做什么,还不快去!”

    顾文君念了几个药材的名字,濯雪不止在脑子里一一记下,还在心头打转了好几个念头。濯雪暗忖着:‘我得打探一下,看这些药是用来做什么的。顾文君一定有事瞒着陛下,我一定要扒出来!’

    看着濯雪的身影从偏门消失,浣墨换了温和的语气:“顾公子,要不要再躺一会?”

    “不用。”顾文君抬手,她思索一番,问了一句:“敬王还在吗?”

    浣墨的神色顿时凝重起来,语气也微沉:“陛下与敬王殿下还在前殿商议要事。”

    光看浣墨的表情顾文君也知道,谈话必定不顺。

    让她躺回床上置之不理,是不可能的。顾文君心里放不下,她让浣墨带她去了前殿,当然顾文君不傻,她不会直接进去,而是藏在门拐角处旁听着。

    现在她的身份只是一个会元。

    就算陛下要赐她“闱元”的恩惠,她这样待在陛下的寝宫里,也是丝毫不符合礼法规章制度的。顾文君不会给敬王抓到把柄。

    她料到陛下与敬王碰上,不会有好话。

    可是一走近,远远的就看到跪了一地的太监宫婢,还是让顾文君的心里一坠。

    “啪!”

    茶杯落地,滚了一圈,价值千金的苏州窑烧出来的青玉瓷摔成了碎片,散落在敬王的轮椅滚轴下。

    “敬王,你回京之后三番五次推拒进宫,朕念在你是皇叔的份上才既往不咎。如今你主动求见,朕还以为你想清楚了,既然你还没想清楚,那就回去再修养吧!”

    那着龙袍的男子俊美昭昭,五官如雕凿般,漆黑的长眸里暗不见光,光是那周身的威势便足以让人胆颤心惊,汗毛耸立。

    可与他对峙的人也惶不多让,即便坐在轮椅上也是不输阵仗,谪仙般精致的容貌上没有一丝表情,浅色的琉璃瞳仁中只有一片淡漠。

    他比陛下年长,暗中筹谋了这么多年,总归是更有耐心一些的。

    “陛下息怒。”敬王淡声道:“本王只是忧心太后的安危,想请陛下再好好调查一番,有何不妥?”

    座上的君主沉了脸。

    “混账!”

    陛下的声音一沉,心中的杀意也开始四溢。

    “之前太后遇刺,抓到的刺客就和你脱不了干系。案子被你一拖再拖,为了保全皇家颜面,朕也就放过没有闹大。事情好不容易了结平息,现在你又提出要查,到底是什么居心!”

    “既然都捉到了刺客,那更要好好调查。陛下何必为了皇家颜面压下去,要查便查,本王问心无愧!”

    敬王的反问更是火上浇油。

    谁都知道,之前拖着没有大肆调查,本就是敬王一直用“身子不适”的借口拖着。加上宫中“太后”也是个假的。

    事情便在两方的僵持中压下去了。

    陛下拿捏着敬王的心腹刺客,敬王也留有对“太后”的怀疑,总算维持了一个平衡的局面。

    可惜徽州事变,把敬王的一番算盘毁得一干二净。

    在顾文君的算计下遭受了如此惨重的损失,敬王就是豁出去也要让顾文君和小皇帝两人不好过,否则,他怎么肯甘心。

    言下之意,敬王已经打算彻底放弃心腹那颗棋子了。

    毁了这棋盘,他也要搬出“太后”那桩事来。

    “那皇叔的意思是,一定要查了?”

    “查。”

    敬王吐字。

    闻言,陛下的手微拢,摩挲着指间的扳指,他长眸微眯,瞥了一眼这宫殿里潜藏着的暗卫。现在只需要一声令下,他就可以杀了这个狼子野心觊觎皇位的敬王。

    这老东西想争,也要看有没有这个本事!

    殿内的气氛一僵,如坠冰窖。

    顾文君在暗处看得着急,她是个擅辨人心的,又深知陛下的脾性。她知道,陛下真的动了杀念。

    可是现在不行!敬王是该死,但他手里还握着其他州府的势力,也不知道那后面盘根着多少复杂的脉络,不能这么轻易动手。

    至少,也不该由陛下先动手!长幼有序,尊卑有别。敬王说到底还是陛下的皇叔,陛下直接动手,只会平白递给别人讨伐的借口。

    她犹豫一瞬,最终还是选择出声,轻轻呼了一声:“咳、咳!”

    轻浅的声音传出。

    这殿内权势滔天的两人齐齐变了脸色。敬王再也维持不住冷淡的面具,握在轮椅扶上上的手臂用力,攥紧了五指。

    陛下抢在他之前开了口。

    “好,那就查!希望到时候,皇叔能给朕一个满意的交代。”

    敬王的眼神里涌出一丝怒意,他冷冷道:“本王自然会查个水落石出。”

    “只是,本王会做好自己的事,也希望陛下能做好君主应尽的义务,不要宠幸他人,就不分忠奸,赏罚过当。”

    这话里暗指的人谁,再也明显不过。

    陛下几乎是立即呵斥出声,指名道姓:“萧宁晟,你什么意思!”

    “本王听闻,陛下已经下旨,免了顾文君的秋闱,纳为第一闱元,直接进入殿试。就算顾文君在徽州有功,这嘉赏也过了,陛下就不怕,这会引起天下所有读书人的不满么?”

    “朕怎么想的,轮不到天下人来议论,更不轮到你来评判!”

    陛下冷了脸,他本就站在殿上,萧宁晟坐着轮椅,陛下更是可以居高临下地俯视,睥睨的眼神中满是冰寒。

    君是君,臣是臣。

    现在萧允煜才是皇帝,就必须由他来下旨下令,由敬王来接旨执行。

    这种屈辱,萧宁晟已经忍得足够久了,他也应该继续隐忍下去。萧允煜锋芒毕露,幼龙长成,权力昭著气势逼人,他应该暂且回避。

    可是这一刻,萧宁晟突然难以忍受。

    因为萧宁晟知道,顾文君就在这里。

    在徽州毁了他所有心血之后,顾文君却被这个目无礼法、暴戾荒唐的小皇帝接到了宫殿里面——

    凭什么!

    萧宁晟从来没有这么悔恨过。他悔恨,他当初就不应该等,给了这小龙崽子一个坐上皇帝的机会。

    要是当年,他在先帝去世时就下定决心,那么现在坐在这个皇位的人就是他,能光明正大拥有顾文君的人,也是他,而不是萧允煜!

    而此时,他的晚辈、他看不起的那个小畜生,却冷冰冰的命令他。“敬王累了,下去歇息吧!”

    萧宁晟只觉得胸中气血翻涌。

    “下去!”

    第二道命令下来,萧宁晟再如何不甘,还是得在宫人推动轮椅下缓缓离开。

    离去时,他嘴角溢出一丝满是恨意的血,萧宁晟发誓,他一定要亲自砍了萧允煜这个小畜生的脑袋,他还要顾文君亲眼看着那小皇帝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开局六女仆〕〔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她真的不好哄〕〔我成了初代五番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