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吞噬古帝〕〔重生后被夫君宠上〕〔披着马甲的我被当〕〔被夺一切后她封神〕〔我在恋爱综艺当咸〕〔从少年派开始的学〕〔我收服了宝可梦〕〔从一头牛开始模拟〕〔夫郎家的赘婿首辅〕〔靠美食成为星际首〕〔逆天双宝:神医娘〕〔聘为妻〕〔风尘刀客〕〔皇城谍影〕〔大明国舅爷〕〔乱战异世之召唤群〕〔大秦:始皇帝,我〕〔招黑体质开局修行〕〔陷入绯闻〕〔赤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406章 没那么简单
    www..,最快更新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

    “顾文君和公主?”

    京城没有几个妙龄女子会对顾文君的情感纠葛不感兴趣。

    越是对顾文君有好感,就越会多加关注,收集大大小小关于顾文君的一切消息。

    学堂上传出了这种风声,世家各族也收到了信儿。

    张家。

    张月娥的贴身丫鬟早就打听到了外面的传闻,再看自家小姐竟然还在读顾文君在徽州所作文章的抄录印本,满脸心疼。

    “小姐啊,你就别再想着那个顾文君顾公子了!”

    丫鬟忍不住劝道:“现在外面的人都说顾文君搭上了公主殿下,人家已经飞黄腾达,指不定已经把小姐给忘了呢。”

    “那只是他们说的。”张月娥捧着书,她伸出雪白的素手轻抚过书页,仿佛在通过触碰上面的文字和写书之人共鸣。

    她面容柔美,声音更柔:“我们并不知道事情真相。或许,顾公子只是和公主殿下说过几句话,就被传成了私下往来。

    人言可畏。”

    张月娥红唇微启,吐出一声叹息,呵气如兰。

    “你忘了,之前顾公子被程老先生带过来作客,只是答题做文章,就被有心人搬弄是非扯出一通麻烦。”

    身边的丫鬟马上接话。

    “我当然记得,那次还差点连累了小姐!”

    丫鬟说得还有些来气,“那顾公子到底是什么命格,该不会和小姐八字相冲吧,不然怎么走到哪里,就把麻烦惹到哪里……”

    “别乱说话!”

    张月娥面色一凝,“啪”的一声合上了书本,把丫鬟都吓得一颤,立刻噤声。

    平日里张月娥都是面带微笑,轻声细语的,对待下人也十分宽容和善,是丫鬟们最喜欢的主子,但不代表首辅千金就没有脾气。

    一旦触及底线,张月娥也会生怒。

    而顾文君显然已经成为张月娥极其在意之人。

    平日里有丫鬟议论老爷,也不见得小姐会这么生气。现在一说顾文君和她八字不合,张月娥就忍不住了。

    虽然张月娥知道丫鬟是在替她打抱不平,但她还是听不得关于命格婚配的事。

    尤其是如今顾文君终于获得了爹爹的认可,说不定她一直以来的期盼能够成真!张月娥原本就在紧张的期待中惴惴不安,哪里能听这种不吉利的话。

    “顾公子能有今天实属不易,莫要在背后嚼舌根了。”

    张月娥这心,已经完全倒向顾文君了,连顾文君受过什么苦,遭过什么罪,全都一一记着。

    丫鬟也是个乖巧忠心的,连忙认错。

    “呸呸呸,是奴婢说错话了,小姐别放在心上。”丫鬟补救道,“顾公子连得解元、会元闱元,才命是一等一的好!

    小姐又是天生的富贵命,才貌双全,匹配都来不及,怎么会冲撞呢!”

    即便张月娥知道这只不过讨吉利的好话,也还是听得喜笑颜开,一张沉下来的俏脸微微舒展,恢复了优雅娴静的姿态。

    “少贫嘴!”张月娥娇嗔一声,却没有丝毫怒意。

    见张月娥哄好了,丫鬟才大着胆子问道:“小姐,你当真想好了?”

    “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么。我早就想清楚了。”张月娥神情柔和,一双如水的杏眼里却满是坚定,“顾公子就是我的良人。”

    张月娥十分爱惜地把书放到一边,她理了理自己的裙摆,浅绿色的腰带垂下丝带,散落在鹅黄色的长裙两侧,把她的腰掐得更纤细。

    容貌出挑,才情过人,还是首辅大人的独生女,丫鬟怎么看,都觉得自家小姐是最好的。就算真的要和公主比,也不会落在下乘。

    就是这样一位高门嫡女,却早早地把芳心暗许出去,给了顾文君。

    那时候,顾文君连解元都不是呢!

    顾文君陷入麻烦,张月娥比谁都急,私下派人连连递信,称得上关怀备至。可是顾文君的回应总是很冷淡。

    虽然最后,顾文君也是靠自己化险为夷,相安无事,后来事情闹大了,顾文君也不好跟张家往来,对张月娥也有些刻意疏远。

    如此一来,丫鬟难免为自家小姐鸣不平。

    张月娥却十分善解人意:“顾公子的身份、处境都有难处,我不想逼顾公子,这样只会让顾公子难堪。”

    现在情形好些了,眼看顾文君即将出人头地,张月娥也不由得生出一种守得云开见月明的兴奋和期待。

    她知道顾文君和自己之间只能算得上萍水之交,甚至,顾文君不一定知道她心悦君兮。

    但男婚女嫁,也不止是看情爱。

    张月娥并非空有其表的花瓶,她有自信,依她的家世背景和自身条件,能够帮助顾文君在仕途扶摇直上。

    无论怎么看,她都是最合适的“顾少夫人”!

    “爹也答应我了,会帮我盯着顾家。”免得他们在背地里对顾文君的婚事做小动作。

    张月娥说起这个又有些不好意思,克制地抿了抿嘴。一个女儿家,主动催着爹去商议亲事,确实显得有辱斯文。

    好在张大人向来疼爱女儿,加上他也早就看出女儿的心思,敲打几句也还是应下了。

    毕竟顾文君确实是个好苗子,又是故交之徒,张首辅惜才便也动了心思。

    “小姐呀,你真的对顾公子太好了!”

    丫鬟感叹道。

    一个高高在上的首辅千金,却一直在暗中小心翼翼地为顾文君打点铺路,顾虑周全,但凡是个正常的男子知道,都要感动得痛哭流涕。

    这份心意是实打实的。

    张月娥可不是那些为了顾文君的名气凑上来的跟风女子,她从顾文君还只是一个文山书院的学生时,就开始默默关注了。

    这让丫鬟也不由得佩服:“不过也是小姐眼光好!

    不管外面的说法是真是假,能传出这种事,就说明顾公子有多受女子欢迎了!连公主看上顾公子,也没人觉得奇怪……”

    丫鬟最多也就是在嘴上对顾文君抱怨几句,好像很不满似的,但丫鬟这么说,其实也是因为心底里早就把顾文君当成未过门的姑爷。

    所以一旦顾文君有什么事情,都会被张家的几个贴身丫鬟紧盯着不放。

    想到萧允翊公主,张月娥脸上的笑容却淡下来。

    她倒不是怕公主殿下,只是……

    据她所知,萧允翊也不是逆来顺受的性子,就算是服丧期,萧允翊能对这种传闻默不作声,也表明了一些态度。

    恐怕,绯闻是假,情敌是真。

    她心中不定,就想要个确定的答案,便去了爹的书房等他,想要问一问事情的进展。

    然而张月娥还没开口,就被张首辅打断了:“顾文君的事,以后都不要再提了,爹已经托人问过了,他无意于此。”

    这不亚于一个雷劈,差点将张月娥的心都撕碎。

    “爹!”

    张月娥也绷不住从容的姿态了,着急追问:“你确定问清楚了吗,是我……”

    张首辅沉声:“月娥,你要自重!”

    美人一双含情目瞬间红了眼眶,挂着晶莹的泪水,张月娥不甘心地咬了下唇,“为什么,难道顾公子……他真的喜欢公主殿下?”

    那公主的身份看似比首辅之女更高,却也更不自由。做公主的驸马,还不如当首辅的上门女婿呢!

    公主殿下只会毁了顾文君的仕途,张月娥却能助顾文君一家之力。

    若是一个聪明人来选,也该选张家。

    “允翊公主?”

    首辅大人听到都觉得诧异,他政务繁多,日日忙于朝堂,哪里有时间去研究小孩之间的八卦是非,还真不知道京城学府里流传出这样的说法。

    张大人先是皱眉,随后又长叹,最终他把双手背到了身后。

    “这事情没那么简单。”

    “顾文君和公主殿下私相授受?”张首辅连连摇头,“就算公主殿下和季家答应,陛下也不会答应的!”

    这可是陛下钦定的肱股之臣,陛下会把顾文君让给季家那边?

    根本不可能!

    但季家竟然会想到用这种手段来抢顾文君,也太令人出其不意了——

    张大人联想到朝庭之争,一时间都顾不得安慰自己的宝贝嫡女,他说:“看来,季家不打算让顾文君轻易拿到殿试的状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徐南南帅〕〔遮天〕〔全球探秘:开局扮〕〔三国:摊牌了,我〕〔我在明朝末年称霸〕〔港综正义的双子星〕〔地狱傀儡师在柯南〕〔赐我狂恋〕〔模拟人生:我诺亚的〕〔刚打通惊悚烈狱,〕〔穿书八零:我成了〕〔开局满级起跑天赋〕〔八零回城之我全家〕〔偷香(杨羽)〕〔龙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