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尊炼妖壶〕〔神宠又给我开挂了〕〔傅爷的小祖宗凶凶〕〔王者之开局镇守长〕〔我能看到人生剧本〕〔我的大小姐老婆〕〔高维地球:一念追〕〔我只想吃个保底〕〔武侠:从鹿鼎记开〕〔中医指导修仙〕〔非著名影帝〕〔末世:暗黑之主〕〔生存挑战节目:我〕〔混沌天帝〕〔请错祖师爷之后〕〔第四视角〕〔在恋爱节目里有点〕〔我这样喜欢你〕〔抗日之军工为王〕〔不灭霸体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首辅为后:陛下,臣有罪! 第420章 你来我
    ..,最快更新!

    这是通过京城学坊以顾瑜的名义,来请顾文君去看病。

    传话送到。

    连顾文君都要思考一下对方究竟打着什么主意,她身边的亲朋好友们更是急得跳脚。

    阿武都劝道:“少爷别去,谁知道那个顾瑜的病到底是真是假,这一定又是一个阴谋诡计!”

    秦宸没有急着要顾文君的回答,而是一脸严肃地陷入思索。

    王子逸认识的人脉一向是他们之中最多的,消息灵通。

    他说出自己差遣小厮打听来的内幕:“京城学坊里的人躲顾瑜都躲不及,虽然不知道顾瑜在打什么主意,但生病的事八成是真的。

    现在他们都怕顾瑜是感染上什么会传染的恶疾。

    再不治,那些富家子弟恐怕要让顾瑜卷铺盖滚出去了。”

    秦宸若有所思:“难道真的病重至极,走投无路才来求你?”

    王子逸往地上呸了一口。

    “饿了知道吃饭,病了知道求大夫,之前干什么去了!光是顾瑜,就给顾文君找了不下十次麻烦吧?

    那姑娘家本来长得还不错却如此阴损,和顾瑾那小子里外一个模样,这种恶人,就是病死了也不能治!

    真死了还清净,算积德造福呢。”

    他说得起兴还手舞足蹈的,像是迫不及待要看顾瑜一命呜呼。

    这些人都是顾文君的亲信至交,自然是巴不得看顾家那边倒霉,说起顾瑜这突如其来的病,甚至有几分喜色。

    但顾文君的神色却没有半点放松。

    她叹了一口气:“不行,顾瑜死不得。”

    “什么意思?”

    王子逸瞪大了眼睛,“别告诉我,你要大发慈悲,把菩萨心肠用在顾瑜那个小人身上!”

    “我心中向善,但也不傻。”

    顾文君好笑地白了王子逸一眼。曾经她也在烽火狼烟里来去自如,手上也不是没有沾过人命。

    只不过。

    “来回打了这么久,你还看不出顾瑜的小心思?

    她煞费苦心,托了京城学坊的师长来求我治病,既是示弱讨得同情,又想要借着师长的辈分来压我。”

    秦宸也开口道:“还真是花了一些心思。

    但凡是顾瑜自己来求你,都不需要纠结那么久,直接回绝就行。偏偏她要打着学府的名号,又能压你一头,还能让事情传开,反而把你逼到道德困境了。”

    分析完,秦宸又连连摇了摇头。

    “一个好端端的女子把小聪明全用在怎么算计人的头上,真是蛇蝎心肠。”

    顾文君讽刺了一句:“这可都是顾家的真传,顾瑾只学到一半,还不如顾瑜学得精妙。”

    她其实并不在乎顾瑜的死活。

    顾瑜又不知道当年的真相,死了也不影响她继续查那些前尘往事。

    就算顾文君要揭露顾家那位郡主夫人的苟且,和顾家孩子的身世真相,也不需要顾瑜活着。毕竟顾瑾顾瑜是双生兄妹,只要活一个,就够用了。

    不过。

    倘若顾瑜真的病到性命堪忧。

    顾文君还得好好想想,到底要不要让对方死得这么轻易。

    而且这顾家嫡女要是真的死在京城,所有的舆论压力都要集中在顾文君头上了,她可不想背这个锅。

    就是死。

    也得让顾瑜死在外头,死在对的时候。

    最好,是死在真相大白,身份秘密全都暴露之后——

    顾文君实在太想看到那一天了。等到一切明了,这对双生兄妹该如何惊愕懊丧,还有那郡主夫人和郡守大人又要怎么相互攀咬。

    她要查明所有的事情,让顾家人跪着给她娘亲磕头认罪!

    想到这里,顾文君有了别的主意。

    “我已经声明与顾家彻底划清界限。这种时候,我一言一行更不能落人口舌。

    只能有顾家错,没有我的错……”

    顾文君说:“我还是去一趟,先看看情况再做决定。”

    王子逸还想再劝,就看见顾文君那张精致无暇的脸上扬起一抹狡黠的笑意,顿时他明白了,顾文君的“看病”没有那么简单。

    顾瑜竟然想通过“治病”这件事来算计她,是白白给顾文君送把柄。

    也是顾文君在科举中表现抢眼,以才华闻名天下,一时之间就盖过她精湛的医术名气。

    顾瑜也只知道顾文君十分擅长医术,却不知道顾文君的本事到底有多么厉害。

    虽说顾文君还不能活死人肉白骨,但治一治顾瑜的病还是做得到的。

    秦宸细想了一会儿,也认同了顾文君,他道:“确实。这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

    这样人们只会更厌恶顾家,厌恶顾家的人。”

    他们议论起来,阿武就不说话了,默默地守在一旁。

    反正他肯定是要跟着去,保护顾文君的安危,随时提防小人暗算。

    顾文君决定应下京城学坊的请求。

    最松了一口气的人,其实是文山书院的院长程鸿问。

    如今文山书院因为顾文君再度扬名,甚至隐隐有变成京中第一学府的派头,让京城学坊等名校视为眼中钉。

    程鸿问开辟文山书院,又有一身真才实学,自然不怕那些王公贵族。但他到底肩负一座学院,不好把关系搞僵。

    京城学坊派人来问,未尝没有存着一两分试探的心思。

    虽然只是为一个女学生治病,但毕竟借的是文山书院的第一首席,程鸿问的得意弟子,意义不同。

    临行前,程鸿问特意把顾文君叫过去询问。

    “这次该不会又要出什么乱子吧?”

    顾文君不好答话,苦笑一声。

    程鸿问冷哼,评语道:“真是拖泥带水,一家子霍乱!”

    连顾文君的师父都已经看透了顾家那一亩三分地的惯用伎俩,甚至都看烦了。他也知道顾瑜突然病了,绝不简单。

    这个徒弟向来有自己的主意,所以程鸿问也没有多说,直接示意:“不管你想怎么样,都把这件事做得漂亮一点。

    要是给文山书院丢人,你也不用回来了。”

    程鸿问之前的气还没消呢。

    作为师父,他亲自给顾文君牵线,找了一个良家名门小姐!结果顾文君放着好好的首辅千金不要,转头就搅和进公主那乱七八糟的事情里,看得程鸿问又气又急。

    他们师徒二人都是实打实的保皇派,程鸿问倒是没有怀疑过顾文君和萧允翊公主能有什么。

    而程鸿问之所以一直没对这件荒唐事出声,是藏了一半心思,想等着顾文君处理不了,回头来求他。

    说不定啊,还能用首辅之女的婚事应对,作为转机。

    结果顾文君自己三下五除二地就把事给解决了,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干脆利落,让程鸿问又是一阵憋屈。

    他只能给徒弟下指标来解闷。

    “难得京城学坊来求人,给我好好争一口气。”

    “是,师父。”

    顾文君应了,程鸿问又嘱咐她:“文君。

    为师不管顾瑜是为什么来找你治病,也不管你想报复还是怎么做。那都是你的私事。

    总之,你必须借这个机会,把顾瑜传的那些事一起了结。

    殿试在即,无数人都寄期望于你,你不能给自己留下半点污名,否则就会成为敌人的把柄!”

    程鸿问重重地一叹,语重心长地提醒顾文君。

    “文君啊,你的未来可不是顾家那一亩三分地,而是朝廷文武,江山社稷,天下民心!

    你不要让为师失望,更不能让陛下失望呐。”

    这是程鸿问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句句真切。他是怕顾文君被顾家这群祸害拖累着,陷进你来我往的算计中,丢掉了远大抱负。

    顾文君当然明白程鸿问的苦心,躬身应下:“文君谨记师父教诲!”

    她也向师父做出承诺。

    “我保证,我会让顾瑜不敢再闹事。

    看完病,她就会乖乖回江东了……”顾文君微微抿唇,加深了嘴边的笑意,神秘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奇怪的先生们〕〔偷香(杨羽)〕〔误入歧途苏玥〕〔秦云萧淑妃〕〔我只是外门弟子〕〔猎谍〕〔开局六女仆〕〔无限辉煌图卷〕〔舒听澜卓禹安叫什〕〔葬我一枝白山茶〕〔幸福人生护士苏钥〕〔陆见深南溪免费阅〕〔神医豪婿林漠许半〕〔她真的不好哄〕〔我成了初代五番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