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富贵妾〕〔我的系统不正经〕〔扶贫公主2〕〔这位殿下藏的很深〕〔我只想在DC世界过〕〔群雄之大齐帝国〕〔我和女总裁互换了〕〔全息猎手〕〔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我AD天下无敌〕〔四合院的何大爷〕〔导演能有什么坏心〕〔从学霸开始打造黑〕〔富到第三代〕〔消费4万,却被商家〕〔春云暖〕〔飞升被遣返,我成〕〔穿成男频文里的炮〕〔穿成寡夫郎之后〕〔公子上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她真的不好哄 第61章
    www..,最快更新她真的不好哄 !

    第61章

    作为云十一中高二年段的学生, 一天没来,试卷成山, 两天没来, 试卷成海。

    陆星摇想象中的座位应该是堆满了乱七八糟的试卷和练习册的,却没想到一入眼看到的却是整整齐齐的课桌。

    她低声和付以听道谢。

    付以听嘿嘿笑,难得有些不好意思:“不是我整理的啦, 我本来是想帮你整理的, 但是我早上来的时候发现已经被整理好了,昨天早上也是一样。”

    陆星摇在这个班里的人缘还不至于好到会有人默默无闻的帮她整理好东西。她着实好奇, 这到底是谁干的。

    付以听也奇怪呢, “我问过几个人了, 他们都说不是。”

    陆星摇只好先按下不提。只是在落座时, 眸光不由往身后的那个人身上瞟。

    景延打了个哈欠, “看我干嘛。”

    付以听趴在她旁边说:“肯定不能是他呀, 你就算说是班主任亲自来帮你收拾的我都能信,但你说是他收拾的,打死我我都不信。”

    景延凉凉地瞥了她一眼。

    付以听摸了摸胳膊, 总感觉上面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啧, 怎么突然感觉有点凉意。

    陆星摇开始看起试卷。厚厚一沓, 各科都有。不过——

    陆星摇认真地又看了下, 才发现那人还挺细心的, 是按照科目分好的卷子,但唯有一点需要说一下, 那人好像分不清数学和化学考卷啊, 居然还有弄混的。

    陆星摇悄悄地勾了下嘴角。

    “摇摇, 你是为什么请假呀?还一下子就是两天,你没事吧?”

    陆星摇摇摇头, “没事,快背单词吧,班主任好像在巡查。”

    付以听吓了一跳,赶紧立马转回去,不敢再多说。

    陆星摇也拿了支笔出来,开始写卷子。

    景延踢了踢她椅子。

    也不知想做什么。

    陆星摇把椅子往前一收。

    这一收,他大抵就明白了,她没事了。

    这姑娘,自愈能力还挺惊人。

    —

    眼看陆星摇的情绪慢慢平稳下来,沈明诗小心翼翼地与她提过一次看医生的事情,但仍是被她断然否决。

    陆星摇很抗拒看医生,一直以来都是。沈明诗头疼的紧,但也没办法。

    而陆星摇也发现,经此一事,陆家人对她更小心了,平时与她相处都像是在与一个瓷娃娃相处。这其实并不是她想看到的。可是真的问她想看到的是什么,她也……不知道。

    但她也有在学习更好地融入这个家庭,空闲时间她不再是直接往房间里钻,比以前更经常在客厅中待着,或是看书,或是休息,反正就是增加与家人的相处时间。

    她总觉得,这样的做法,或许是对的。

    而她与他们相处的时间一长,也有发现一些不对的地方。

    陆为修的工作很忙,但为了多陪陪女儿,他减少了加班量,每天都尽量赶回来陪她们吃饭。

    而陆星摇敏感地发现,他回来时,最常迎上去的人不是沈明诗,而是周姨。

    虽然只是接个衣服,问候几句,但她还是觉得不对。

    家里的任何人回来时,周姨都没有这么殷勤的。只有陆为修回来时,她格外的热情与高兴。

    但最妙的是,她的这份热情与高兴都卡在一个度里面,不会让人觉得过分与越矩的一个度。

    陆星摇最擅长的便是暗中观察。

    她悄悄地将发生的一切都纳入眼底,却什么都不说,只是静静地自己思考、自己分析。

    “摇摇,吃晚餐啦。”陆星旖打断她的思考,一把抱住她的手臂,赖在她身边坐。

    “好,走吧。”她合上书。

    陆星旖却对她看的书起了兴趣,“你在看什么呀?嗯?百年孤独?……哇,摇摇,我都没见过你玩手机哎,你平时都不喜欢玩手机的嘛?”

    陆星摇摇头,“没那个习惯。”

    陆星旖周身所有的年轻人,或是喜欢户外运动,或是喜欢游戏,反正没有一个像陆星摇这样喜欢学习。

    给她一本书,她就能安安静静地坐在那里看上一天的那种。或者,给她一本五三,她可能当场就给刷完。

    这……或许是好事。很多家长好像的确是喜欢孩子学习的。

    但这会不会太猛了?

    性子会不会也过于安静了?

    她们是双胞胎,有着70%相似的长相,却有着截然相反的性格。

    陆星旖轻轻皱了下眉。

    如果可以,她希望,摇摇可以开心一些——那种真正的开心,脸上常常洋溢着笑容的开心。

    陆星摇没有察觉到她的情绪,还在问她有没有可乐。

    她特意压低了声音,像是在做什么坏事一样的心虚。

    陆星旖回过神来,忍不住偷笑,“就一杯!”

    陆星摇勉勉强强地颔首,“…行。”

    “这些都是早上刚空运过来的海鲜,新鲜着呢,先生可得多吃点。”周姨正和陆为修说话。

    陆为修点了下头,“去把饭盛一下,他们应该要过来吃饭了。”

    周姨动作顿了下,感觉拍了拍脑袋:“您看,怪我,一忙起来就忘了事。我这就去。”

    她往外走,正好,和陆星摇陆星旖正面撞上。

    陆星摇看着她的眸光很深。

    有一瞬间,周姨感觉到自己的秘密似乎无处遁形,像是被剖在阳光之下一样,彻底浮现在这个女孩的眼睛里。她的眼睛,清得可怕,仿佛已经透彻了世间所有的污垢。

    周姨一恍神,差点一趔趄摔在姐妹俩跟前。

    陆星旖赶紧伸手扶住,“周姨,你小心点,别摔了。”

    周姨恍惚着站好,强笑着点头。却压根不敢去看陆星摇,不敢对上她的目光。

    陆星摇和她相反,大大方方的将目光黏在她的身上,无论如何都没转走,直到她离开,说是去盛饭,陆星摇才平静地收回了目光。

    周姨一离开陆星摇的视线,立马依靠着墙,抚了抚心口。

    这个孩子太可怕了,可怕到她完全不敢直视!

    那双眼睛,像是在地狱里窥探着她!

    周姨的心跳再度加快。

    她慌忙倒了杯水压了压心跳。

    她做一些事情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冷静淡定是有的,面对再多的人也不曾有多少的慌乱。像今天这样惊慌失措,倒是头一回。

    偏偏还说不上是为什么。

    今晚陆家的餐桌很热闹,因为快用餐时,大家发现多了个人——裴庆被老爷子留下来一起吃饭了。

    刚刚裴庆和老爷子在书房谈话,大家都没有发现他的存在,直到他和老爷子一起来到餐厅,大家才突然发现。

    陆星旖笑眯眯地喊人,然后立马缠上去问问题。

    裴庆是学侦查学的,陆星旖对这方面可感兴趣了,每次见到裴庆,只要他有空,她都恨不得在他身上黏上一天。

    裴庆跟众人都打了招呼,被陆星旖拉着坐她身边。正好,他的另一边,就是陆星摇。

    陆星摇罕见地跟人打招呼:“好久不见。”

    裴庆受宠若惊,“好久不见啊,二小姐。”

    “我本来正要给你发微信,不过你来了,我们刚好可以面对面沟通,省去不少麻烦。待会吃完饭我可以跟你单独说会话吗?”陆星摇认认真真地问。她的神态很认真,说出的话也很认真,认真到不像是这个年龄段的孩子。

    比如陆星旖,她就很幼稚,但陆星摇不一样,她很成熟,做事有条理,思想有逻辑。裴庆并不敢把她当做一个普通的十七岁女孩看待。

    她这样说,他自是答应,“好的。”

    陆老笑呵呵地问:“摇摇有什么悄悄话说吗?爷爷可不可以知道啊?”

    陆星摇摇摇头,“以后有机会再告诉您。”

    陆为修颇觉稀奇。

    这孩子,对待裴庆可真是不一样。

    两次了,每一次都是格外特殊的对待。

    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是有些吃醋了。

    毕竟,摇摇跟他都还没有过“悄悄话”啊。

    陆为修多看了裴庆两眼。

    裴庆立马坐直了身体,动都不敢动了。

    ……怎、怎么回事?陆总这眼神,怎么凉气十足?

    好在有陆星旖在叽叽呱呱地说话,些许结冰的气氛瞬间消融。加上陆嘉辰时不时地也问几句,餐桌上热闹极了。

    陆星摇静静听着,也静静吃着,几乎没有存在感。

    不过陆家人怎么可能忽视她,不停给她夹着菜,鱼肉菜蔬,还有各种海鲜,都像是怕她饿坏了一样往她碗里夹。

    只是被她吃掉的,还不足半数。

    陆家人的眉心,慢慢地又蹙起来了。

    陆星摇心里存着事,吃得也不多,比平时还要少。吃完后也不走,就坐在那等着裴庆,想等他一吃完,就把人带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赵浪秦始皇〕〔明日星程〕〔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猎谍〕〔十分红处〕〔误入歧途苏玥〕〔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叶长歌〕〔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