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汉世祖〕〔清穿之佛系七阿哥〕〔嫁给偏执战神后(〕〔遮天之凡体至尊〕〔从恋综出道当明星〕〔都市之天蓬元帅〕〔家父汉高祖〕〔九叔世界之超级强〕〔每天都在醋自己[快〕〔木叶:新的火之意〕〔1983:从分田到户〕〔快穿:重生女主拿〕〔赤之沙尘〕〔重生之山村小村长〕〔农门庶女惹人宠〕〔订婚夜,我成了前〕〔他是不是在撩我〕〔全世界都帮我成为〕〔柯南之我被卧底包〕〔某美漫的医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她真的不好哄 第69章
    www..,最快更新她真的不好哄 !

    第69章

    面对陆为修的质问, 周德梅嗫嚅了下毫无血色的唇瓣,却又归于沉默。

    陆星摇哪里惹到她了?

    因为她是陆为修和沈明诗的女儿, 是她最爱又求而不得的男人和另一个女人的女儿, 这难道还不够吗?

    就算她刚出生又如何,她没有在沈明诗怀孕时做手脚就已经是她的仁慈了!

    沈明诗那个女人哪里配?哪里配?!

    若非沈明诗一下子生了两个,若非她没办法一下子把两个都送走……那陆星旖也不会在这里的。

    至于为什么是陆星摇而不是陆星旖……就只能说是陆星摇命不好了。

    至于为什么她不对两个男孩儿下手……因为他们是男孩, 跟陆为修一个性别, 简直就是缩小版的陆为修,每次看到他们, 她都会情不自禁地爱屋及乌。

    陆为修的质问声犹在耳畔, 她痛苦地闭上了眼, 拒绝回答。

    年少时的爱慕, 这么多年的求而不得, 为了离他近一点, 她甚至委曲求全地偎在陆家当了二十多年的保姆,每次照顾到他,哪怕只是给他递了碗热汤, 她都能高兴上整整一天。这一切就像一帧帧电影, 从眼前一一划过。

    可惜的是, 这部电影没有结局, 或者说, 结局是悲剧。

    “我们陆家,并没有薄待你。”陆为修再次重复, 似是不甘心得到这样的结果。他死死盯着眼前的女人, 只觉得陌生至极, 这二十多年来认识的周姨跟眼前这个周德梅,恍若两人。

    她刚来时, 他们还叫她“小周”,后来教孩子们叫她“周姨”,他们也就跟着喊起了“周姨”。

    扪心自问,他们给了她丰厚的待遇,也给了她足够的尊重。经济上、情感上都不曾薄待过她分毫,可她却仍做出了这样恶毒的事情,二十多年没有丝毫悔意,直到现在被当场戳穿,也不见她后悔半分。

    这就是他们陆家养了这么多年的白眼狼!说不心寒,怎么可能?

    周德梅仍是不说话,但这回她不再是瘫坐在地,目光涣散,而是仰着头看着陆为修。

    陆为修想要一个她到底为什么这么做的真相,“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说还是不说?你背后有没有人?如实说出来,我们还能从轻饶你!”

    这话,已经是客套话了。几乎所有人心里都明亮着,陆家不可能会放过周德梅的,绝不可能。

    周老太太绝望地闭上了眼,似是已经看到了她的女儿的下场。

    周德梅是聪明人,真的是聪明,不是小打小闹的那种聪明,不然她没办法毫无破绽地送走陆星摇,又在陆家安心蛰伏了十七年。这时候怎么可能看不出陆为修真实的心思,但她又想骗一下自己,这是不是,陆为修对她独存的一份温柔?是不是……他还是舍不得她的?

    她的苦苦痴恋,若能得他一分眷顾,便不算枉然了。

    她撇开了脸,声音沙哑:“没有人指使我,我也不是什么卧底。”

    卧底她有什么用?这二十年,说白了,她只干成过一件事,就是换了陆星摇。……她是个废物。

    陆为修摇摇头,抬手,示意保镖压她走。

    在这里处置,他嫌脏了陆家的地。

    在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周德梅身上的时候,裴庆倒是对周老太太笑道:“周老太太,您今儿也是赶巧了。好歹也亲眼看到了女儿是怎么被拆穿,又是多么的恶毒。哦不对……我忘了,你啊,早就知道她有多恶毒,对不对?”

    “周淑兰把孩子送去她那里的时候她就已经知道了这一切,知道这一切是两个女儿一起干的坏事。所以,她可不只是想庇护周淑兰一个,她心大着,可还想着庇护周德梅。这么多年,她们和周德梅几乎从未联系过,这才一点蛛丝马迹都不曾露出。也是挺能忍啊,小老太太!”裴庆突然厉声道。

    周老太太深深吐出一口气,连辩驳都不辩了。

    一直默默看着这一场堪称“闹剧”的事情的陆星摇,终于有了动静。她从沙发上坐起来,走到周老太太面前,蹲下与她平视:“外婆,你说我为何见死不救?因为你就是这样对我的啊……”

    少女的声音轻极了,仿佛是在给小孩讲故事哄小孩入睡一般,“你明明知道我本不必这样凄苦,不必看着别人家小孩的玩具羡慕得掉眼泪,不必从小到大都没有几件新衣服的……你明明知道我去周淑兰身边肯定没有好日子过,她肯定不会对我多好的……你明明知道我生病了,明明知道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她突然转了语气,充满怨恨道:“可你不也还是眼睁睁地看着!不也还是见死不救!”

    “你们明明是这样对我的,现如今被这样对待,就觉得不公平了?就觉得委屈了?外婆……你怎么好意思还来找我呢?不会觉得没脸吗?”陆星摇盯紧了她,却从她的脸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悔恨和难为情。陆星摇冷笑了一声,“你很会拿捏人心,毕竟,我差点就被你拿捏住了,不是吗?还会用小离来跟我求救呢,只字不提许媛,我是不是还得夸一下你们母女都一样的聪明呀?”

    很多表面看上去冷硬的人总会为特殊的人特地留出一小片柔软,而周老太太,从前是她心里那片柔软的持有者。

    她傻傻地被蒙蔽了多年,若非一时顿悟,怕是至今仍被蒙骗着。

    对于她们,她这时候已经不知道是不是恨了。因为她觉得连用“恨”来形容她的心情,都是那样的无力苍白。

    无妄之灾,真的是,无妄之灾。

    “一起带走吧,怎么也得让她们母女团聚一会儿。”陆星摇对保镖道。

    周老太太或许是知道大势已去,或许是知道无力回天,竟是一点反驳挣扎的意思都没有。只在即将被拖出大门的时候,留恋地看了眼陆星摇的方向。

    从空山大师那里回来到现在,陆老总算是松了口气。空山所说的摇摇身边的鬼祟,一日没抓出来,他就一日难以心安。

    只是……空山大师指点的那恶人竟是身边用了多年的保姆,这,这任他想破脑袋他都想不到啊!

    真的是得好好感谢一番空山了,不然任由这“鬼祟”待在身边,他们却截然不知,今后会发生什么,谁也无法想象。

    空山这是救了他们陆家两回啊!

    陆老去搂住孙女单薄的肩膀,心疼不已。

    刚才她说的那些话,他听在耳里,可真是疼在心里。

    还有就是,她说的那句“明明知道我生病了”是什么意思……?

    这话不能细想,一细想他就发慌。

    摇摇不去看医生,无论如何也不去,但其实她心里是知道自己生病了,是吗?她是知道自己有病的,是吗?

    陆老不知作何反应才好。

    按照他以往强硬的风格,直接就把这孩子带去看医生,该看就看,该治就治,治好了才算完。但他的这种手段对任何人都下得去手,唯独对这个孩子下不去。

    “为修,你跟去,好好把她们两个办了。该什么罪就什么罪,不该什么罪……也可以该一该!”陆老道。

    陆为修颔首:“我明白。我不会轻易放了她们,您放心。”

    她们所作所为,皆是在他的心上捅刀。无论是作为一个丈夫,还是作为一个父亲,这个时候他都不会手软。

    沈明诗却在他拿了外套准备出去的时候,突然叫住他:“等一下,我跟你一起去。”

    陆为修怕她承受不住这种悲痛,但沈明诗很坚持:“你别担心我,我一定要去的。”

    陆为修也就不再阻拦。

    沈明诗心里隐隐有一种预感在告诉她这件事情并不简单。女人天生的直觉更是在提醒着她什么。

    这一次,她是一定要参与的。她要亲自地将这两个人一并送进监狱去。

    周德梅和周淑兰是主犯,但周老太太也没好到哪去!知情不报,还帮着藏匿孩子,帮着逃脱罪过,这也是罪!

    女子本弱,为母则刚。没有任何理由能让沈明诗不去亲手将她们送进大牢。毕竟,即使是将她们送进去都不足以解她心头之恨!

    她的摇摇,有什么错?这样多的苦楚,却都叫她给受遍了!这世间可还有比摇摇还苦的人了?要知道,那时候她才刚刚出生啊,亏周德梅下得去手!

    走出门,保镖正准备把周德梅送上车。

    沈明诗忍无可忍,咬着牙,三两步上前,又狠狠给了一巴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赵浪秦始皇〕〔明日星程〕〔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猎谍〕〔十分红处〕〔误入歧途苏玥〕〔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叶长歌〕〔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