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汉世祖〕〔清穿之佛系七阿哥〕〔嫁给偏执战神后(〕〔遮天之凡体至尊〕〔从恋综出道当明星〕〔都市之天蓬元帅〕〔家父汉高祖〕〔九叔世界之超级强〕〔每天都在醋自己[快〕〔木叶:新的火之意〕〔1983:从分田到户〕〔快穿:重生女主拿〕〔赤之沙尘〕〔重生之山村小村长〕〔农门庶女惹人宠〕〔订婚夜,我成了前〕〔他是不是在撩我〕〔全世界都帮我成为〕〔柯南之我被卧底包〕〔某美漫的医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她真的不好哄 第70章
    www..,最快更新她真的不好哄 !

    第70章

    这个看似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 这一巴掌也不知是哪来的力气,直接将周德梅整个人都扇倒在地。

    周德梅没反应过来, 竟是结结实实挨了这一巴掌, 待反应过来后,她猛地瞪向沈明诗,眸光跟淬了毒一般, 像极了一条吐着毒液的蛇。

    她死死咬着唇, 浑身上下都充斥着不甘和怨恨。

    沈明诗知道这世间不要脸的人很多,可她有限的人生中还真没见过像这样不要脸的。

    她这是在埋怨自己?在恨自己吗?

    可是她也不想想, 她凭什么?她有这个权利吗?有这个资格吗?!

    到底是谁该埋怨谁?是谁该恨谁?!

    沈明诗怒火中烧, 连瞳孔中都仿佛染上了愤怒的色彩。

    “周德梅, 我打你, 是你该打!一巴掌算什么?十巴掌都难以解我心头之恨!你不必用这样的眼神看我!该恨的, 是我, 是我啊——”

    她常常幻想女儿幼时的样子,瘦瘪瘪的,身上都没有几两肉, 拿着书说自己想上学, 拿着饭说自己想吃饭……那可怜兮兮的模样, 明明是幻想, 却好似就在眼前。她每每想起, 都是潸然泪下。

    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谁能想到就是她曾当作身边最得用之人的保姆?谁能想到她瞎了一双眼, 这二十年来掏心掏肺对待的人, 会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将她狠狠地捅上一刀?这一刀, 让她血流满地,伤口永生都难以愈合……

    沈明诗好恨, 真的好恨……

    如果可以,她想将眼前之人碎尸万段!

    周德梅,死不足惜!

    ——就算死了又如何?难道可以弥补她女儿这十七年来受的苦楚吗?难道可以弥补他们一家人心里的伤痛吗?难道可以将她们母女缺失的十七年时光偿还吗?

    她死不足惜!死不足惜!

    沈明诗可以说是痛不欲生,现在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对她而言都是煎熬。

    她的摇摇啊,明明那么好,那么乖,那么懂事……如果能在她膝下长大,那一定是整个沂市的名媛圈中最闪亮的存在,会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女孩啊!

    “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沈明诗到底哪里对不起你!”

    周德梅依旧是撇开脸,拒绝回应。

    “周德梅,你相信报应吗?你会有报应的,你会有报应的!你会不得好死,死后还会坠入阿鼻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沈明诗双眼通红地怒视着她。要不是被陆为修抱住,她还想上去扇周德梅几巴掌!

    会有报应的,会有的!

    周德梅若无报应,天理何在!

    周德梅又沉寂下去了。

    依旧像个死人一样,听到什么都没有反应,就好像沈明诗骂的不是她。

    等她再次有动静的时候,是她被扭送去别的地方,要和陆为修分开的时候。

    周德梅挣扎着,想做点什么,但是手中系得紧紧的绳扣阻挡住了她的动作。她见陆为修要走远了,赶紧喊道:“等一下!你们别走!等等——”

    她心底里涌出一股害怕,怕……怕这一别,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

    陆为修如她所愿,止住步伐。回身,漠然道:“你还想做什么?”

    “我……我想问你个问题……”

    “问题?你不配问。”沈明诗的目光如炬,像是看破了她所有的表壳,直接看穿了她心脏最深处的所思所想,“你记住你的身份——什么身份?一个如果没有进陆家当保姆,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女人,没有钱,没有见识,没有知识,没有文化,什么都没有的女人!你这样的女人,你配什么?人贵在有自知之明啊周德梅,可惜了,你没有。你可看看陆家给了你多少东西吧,有形无形的,不知道给了你多少!可你呢?呵,狼心狗肺!没有自知之明,更没有良心!”

    沈明诗有种感觉,她这次一起过来,大抵就是为了这一刻,驳回周德梅所谓的“问题”,再将她狠狠羞辱一番,贬到了地上去。

    很畅快——难得的畅快!

    她却不知,最让周德梅心痛得无法呼吸的不是她的那些话,而是……陆为修在听了这些话后,毫无反驳之意,只有认同之感。

    一刹那,心如死灰。

    再滚烫的一颗心,也倾刻间殆为灰烬。

    周德梅很受伤地看着陆为修,却仍得不到他半点回应。

    终于,她将目光从陆为修身上转到沈明诗身上,恶狠狠地咬牙道:“我不配?我不配是吗?我不配你就配了?一个被娇生惯养长大的花瓶,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怎么照顾人?不会,怎么做饭给丈夫孩子吃?不会,怎么赚钱?也不会,除了逛街就是聚会,偶尔插插花还要别人夸,你跟我说说,你配什么啊?跟我比起来,你不就是赢在会投胎吗?不就只是赢在有一个有钱的娘家吗?你凭什么这样说我啊!你也不配——!”

    沈明诗快被气乐了,她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言语。

    她好笑又颇觉幼稚,不知道这个人的脑子是怎么长的,还能想到这种话出来……让人耻笑。

    “你这是仇富吗?”她似笑非笑地问,“我倒还真是第一次遇见你这种人,你第一次有人对我说这样的话。”

    陆为修拉了拉她的手,怕气到她。

    沈明诗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示意自己没事,自己能处理好。

    沈明诗向周德梅走近,冷笑道:“首先我就是比你会投胎,哪怕我只赢在了投胎,那我也是赢了。”

    这话……

    直接把周德梅气了个倒仰。

    最近网上不是流行说什么…“凡尔赛”?应该就是这个贱人这样的吧!

    “其次,我被我父母娇养长大,我们家有钱,我婆家也有钱,做饭洗衣那是佣人的活,我有钱请佣人帮我做,我何必非要自己做呢?自己为难自己,有意思?

    “还有,我不会赚钱,又是谁告诉你的?我名下的基金、股份,随便露个指头都是你这辈子都见不到的财富!我平时的聚会,是交际,这种级别和这种层次的交际,跟你说了,你也不会懂。交际的重要性……算了,跟你说了,你还是不会懂。

    “至于我逛街,我插花,我想不想被人夸,关你什么事?!我自己的兴趣爱好,你不懂,不代表我就不可以有。我的家人们爱我,乐于夸我,与你何干?你没有这样的家人,我有,不行吗?

    “有本事仇富,就别只仇我一个人,大大方方地把这些话放到网上去,自会有人替我骂你,还省了我功夫!

    “但我看你这样子,应该也不只是仇富吧?”

    最后一句话,沈明诗已是站在周德梅面前,与她近距离说的了。沈明诗可以清晰地看到周德梅脸上任何的细微的变化。眸光厉厉,直叫人心惊。

    今天的沈明诗,和素日里的沈明诗都不一样。今天的她,像是一个柔弱的女人,披上了铠甲,拿起了武器,剑指敌人。褪去柔弱之色,露出女人的刚性。

    —

    陆为修和沈明诗一起着手处置周老太太和周德梅,其实不用等结果也知道她们母女俩肯定是没有好下场。

    陆家不会放过她们,无论付出任何代价都不会放过。

    只是,如此一来,许离和许媛再次没了去处。

    陆老也不知陆星摇有没有想到这一方面,再三思索,还是去找她,与她说了。他是想跟她商量商量,问问她的意见。

    说好办也好办,毕竟许媛快满十八岁了。

    说不好办也不好办,毕竟还有个许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无限辉煌图卷〕〔徐南南帅〕〔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赵浪秦始皇〕〔明日星程〕〔清太子今天作死了〕〔猎谍〕〔十分红处〕〔误入歧途苏玥〕〔舒听澜卓禹安叫什〕〔我只是外门弟子〕〔秦云萧淑妃〕〔重生后被七个哥哥〕〔叶长歌〕〔偷香(杨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