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蛰伏十年才出道〕〔最长一梦〕〔洪荒:我带领混沌〕〔冤种玩家的人生模〕〔从神探李元芳开始〕〔时空穿梭到1984〕〔诸葛重生,熬死司〕〔北雄〕〔霸武〕〔胤祚今天气死康熙〕〔饲蛟〕〔高天之上〕〔年代文男主的亲妹〕〔虽然是1级菜鸡,但〕〔玉花女神〕〔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昆仑一黍〕〔当真酒成为漫画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服软 第3章 捡的
    这程度确实惨烈。

    不过她就纹几个数字,应该不会这么点背。

    再说了,她对纹身又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

    去年唐远舟说的时候,是话到那儿了,她不好拒绝。

    过后如约来找,让周意一个小纸条诓进按摩店,冷一冷,念头就更淡了,所以之后一直没再打听。

    今天重新登门,不过是顺了周意的邀请来打发时间,真不用做得多精致。

    纹身这种表达方式固然有它独特的魅力,但真正重的还是背后那层意义。

    ……

    “上次这么晃摔得四脚朝天,嚷嚷了半个月尾巴骨疼,还没长记性?”唐远舟突如其来的一声吼,拉回了慕青临的思绪。

    她顺着看过去,周意支棱起来的椅子腿儿已经被唐远舟死死按回了地上,她正不甘心地两脚蹬地暗暗用力,企图和唐远舟对抗。

    结果可想而知,犹如胳膊拧大腿,瞎耽误功夫。

    对峙数秒无果,周意蓦地起身,一边往慕青临跟前走,一边快速说:“纹哪儿?多大图?彩色,还是黑灰?指定图案,还是原创?”

    一口气四个问题,刚好够周意走到慕青临面前。

    她怀里抱着抱枕,面带微笑地看着慕青临说:“我们这里只接受原创,我不纹彩色,另外,你也看到了,我正在生病,体力不怎么好,个把小时的小图还行,大了撑不住。”

    慕青临,“……”好赖一个选择的空间都没给她,这是跟她搁这儿搁这儿呢?

    “作为补偿,我的图库随便你挑。”周意说。

    她的图就是唐远舟说的那样,值钱,随便一副大的就能卖到几万甚至十几万。

    小的没那么贵,但也不是街头随便哪个铺子敢要的价儿。

    今天肯拿出来让慕青临随便挑,权当是换唐远舟和发财一人一猫这两条命的情分。

    慕青临对纹身行业没什么了解,不懂,只知道自己确实没有特别的要求,“不用挑了,0206,这四个数字纹肩上,能看懂,能看清就行。”

    ————

    几分钟后,慕青临被七拐八绕地带进一个小房间坐着。

    周意站在不远处的桌边准备色料和一次性针头等纹身用具。

    “纯数字简单,我就不转印,直接在皮肤上起稿了。”周意事先说明。

    慕青临,“你看着办。”

    周意回头,表情难得严肃,“你跟我闹着玩呢?这玩意弄上去就是一辈子的事,真毁了有你哭的。”

    慕青临意识到周意生气了,态度不得不端正起来,“唐远舟和我提过你,都是夸奖,没他刚说的那么差,我信你。”

    “信个屁。”周意咕哝一声走过来,手里拿了支笔,居高临下地对慕青临说,“衣服脱了。”

    “???”话题突转,且有点诡异的要求让慕青临的思路有瞬间垮掉,很快反应过来脱了外套。

    里面就一件薄毛衣和贴身文胸。

    慕青临抬起胳膊,继续脱。

    皮肤露出来的瞬间,周意吹了声口哨,干净又清亮,“完美。”她说。

    慕青临知道自己什么身材,没太扭捏,“还行。”

    周意不赞同地摇头,“什么还行,这可是上好的皮啊,我快一年没见到这么好的皮了。”

    慕青临嘴角的笑抽了下,“……什么?”

    周意弯腰细看,发亮的眼睛仿佛狗见包子,“这肤质,这纹理,这肌肉走向,这儿怎么有个疤?”周意盯着慕青临后肩明显的疤痕问。

    慕青临还沉浸在“好皮”的打击里无法自拔,听到这话不太热情地回说:“意外。”

    “好好一张皮就这么给糟蹋了。”周意心疼得无以复加。

    慕青临哭笑不得。

    什么眼睛只能看到人皮优劣?

    好吧,至少从侧面反应了周意的职业道德。

    “0206就纹这个疤附近。”慕青临说。

    周意“嗯”了声,暂时放下对疤痕这个残忍事实的执念,勾了张凳子过来坐下,问她,“遮疤?”

    慕青临,“不用,避开。”

    周意抬头看了眼慕青临平静的侧脸,没再说话。

    沉默的寂静开始快速聚集。

    周意坐在慕青临身后,和她确认好位置后开始起稿,不久拿起了纹身机器。

    针扎上去的刹那,慕青临身体一震,抽了口气。

    周意听到,头没抬,手也没停,“疼了?”她问。

    慕青临,“有点。”

    周意,“第一次都这样,不丢人。”

    大概是戴了口罩的缘故,周意说话比先前柔和很多,尤其是她拿来平板,提醒慕青临可以看看电视分散注意力的时候,慕青临真心感觉这人能处,可惜怎么就长了一张嘴?

    周意的手从后面伸过来,用平板兜住了慕青临的下巴说:“但是我干活的时候最烦人嚷嚷,一会儿再喊我就把你嘴缝上。”

    “……”慕青临压根不想喊,她现在就很无语。

    ————

    整个过程不到两小时结束。

    周意给慕青临肩上覆了层保护膜,让她两小时以后在拆,并尽职嘱咐了其他一些注意事项,“可以正常洗澡,但不要抹多余的东西;之后一周不要剧烈运动,不要吃辛辣刺激的食物;纯黑不用补色,所以没事儿就不要再过来了;恢复期可能会痒,最好身上带把刀,想挠的时候拿出来在手上比划比划……”

    慕青临因为不能喊,不能抖,全程靠肾上腺素撑下来,忍得有点恍惚,回话不是“嗯”,就是“啊”,到周意全部说完,问她要不要看看效果时才吐了口气,说:“发我微信吧,这会儿没精神挑刺。”

    周意不屑地哼笑,“挑出来一个毛病,我叫你一声爷爷。”

    慕青临婉拒,“穷人一个,就不打肿脸充爷了。”

    周意懒得接她那茬,全神贯注干俩小时活儿,实在太难为一个病人了,她从身体到心灵都需要休息。

    “我扫你。”周意把慕青临的手机递过去说。

    慕青临撂下还没套上的那只毛衣袖子去接手机,顺道打量周意的新造型。

    刚干活的时候,周意嫌刘海碍事,用小皮筋在头顶扎了个揪,露出下面光洁的额头和自然原生的眉毛——野生野长,健康活力,根根分明的利索感衬得整体年纪没那么小,乍一看会有点酷;袖子也朝上撸着,左边露出来的那节小臂上布满了黑色纹身。

    发现慕青临在看,周意翻转了一圈手臂,口气得意,“凶不凶?”

    慕青临第一感觉确实很不舒服——图案晦涩不明,颜色阴郁沉闷,给人感觉很压抑,接过手机之后再一看……鬼怪的獠牙似乎少了一颗,像是被蹭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快穿】病娇修罗〕〔你不能这么对我[穿〕〔重回1977〕〔七零嫁糙汉,知青〕〔家督的野望〕〔白烛扎纸店〕〔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毒医萌宝:太子妃〕〔修仙模拟,开局死〕〔最狂医仙〕〔汉鼎犹立〕〔左道修仙:我靠模〕〔四合院:搅和我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