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蛰伏十年才出道〕〔最长一梦〕〔洪荒:我带领混沌〕〔冤种玩家的人生模〕〔从神探李元芳开始〕〔时空穿梭到1984〕〔诸葛重生,熬死司〕〔北雄〕〔霸武〕〔胤祚今天气死康熙〕〔饲蛟〕〔高天之上〕〔年代文男主的亲妹〕〔虽然是1级菜鸡,但〕〔玉花女神〕〔封天神狐〕〔我一眼就看出我不〕〔第九农学基地〕〔昆仑一黍〕〔当真酒成为漫画人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服软 第7章 不熟
    今天的拍摄分三部分:老师办公、学生活动和教学课堂。

    教学课堂在最后,年级主任给慕青临他们安排了重点班的一节物理课进行取材。

    几人到的时候,老师正好讲到往年高考物理的最后一道大题。

    据说是近几年里最难的一道。

    慕青临和任课老师说明了他们的拍摄重点,一再强调不会过多聚焦他的板书,让他不要紧张,但一碰上镜头,老师还是控制不住舌头打结。

    慕青临让小刘试了几次近景特写,效果都不理想,只能和小刘商量着挪到后门口,取几个课堂全景,后续对应调整旁边,倒也不会有多大影响。

    “这个老师讲课也太无聊了,没有一点激情。”周意忽然在旁边小声嘀咕了句。

    慕青临一扭头,发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挤在了自己旁边。

    为了看到黑板,大半个身体紧贴着她,整体已经呈现出往里倒的趋势,压她当真压得一点也不见外,也不怕她一时想不开躲了,她就得在教室后面扑个万众瞩目的狗啃泥。

    “听得懂么你?”慕青临抬了下肩,悄声说。

    周意抬头,表情麻木,“听不懂还不能看热闹?”

    “能,您继续。”慕青临做出请的手势,眼尾往下一瞥,扫见周意脖子里一串黑色的花纹。

    她的动作快于意识,用指头拨了下,问道:“又是纹身贴?”

    周意打了个激灵,用力给她拍开,压着声说:“你手怎么那么欠的?!”

    “没你嘴欠。”慕青临淡定反击,眼见周意要炸,连忙把手指放在嘴边给她比了个“嘘”,说:“录着像呢。”

    周意人横但讲理,不屑和某些老不正经的人较劲,她仔细把拉链拉起,再把衣服裹裹紧,又压到了慕青临身侧。

    “……”

    慕青临有点闲,头往周意那边偏了偏,小声问她,“你为什么那么爱贴纹身贴?”

    周意从鼻孔里挤出个“哼”,态度非常高冷,“少瞎猜,我这明明是在为生活折腰。”

    慕青临,“折的什么腰?”

    周意静了几秒,声音比刚才低,“红门巷里混子多,不兴好人。”

    这话不假。

    就在两个月前,红门巷里才刚死过人。

    是个二十来岁的小男生,为了生活偷偷卖了不该卖的东西,动了一些人的利益,大白天被活活捅死在大红门下头。

    他只要再往前多跑一步就是宽敞的大街。

    少了那一步,就不得不接受红门巷里那些不成文规矩的“制裁”。

    在红门巷里生活固然自由随意,但也要小心翼翼。

    周意的纹身贴大约只是一种保护,为了让人觉得她不是什么好人,没那么好欺负。

    这是一个小女生的“心机”。

    她还不满19岁。

    ……

    “你手机。”周意提醒慕青临手机在震,然后退到一边给她让开了路。

    慕青临回神,和小刘小声交代一声,去了楼梯口接听电话。

    是台里的工作电话,慕青临接了有三四分钟,回来的时候,周意已经占了她的位置,手揣兜靠着后门,黑白分明的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讲台方向。

    走近了,能看到她眼里淡定的光,那是对一件事物足够熟悉时才会有的游刃有余,而不是面对这么枯燥复杂的物理题该有的茫然和无聊。

    周意真没上过学?

    这个问题没有任何迟疑的出现在慕青临脑子里。

    但只够她问起,没机会思考答案,就听见下课铃急促地响了起来,寂静走廊顿时变得热闹非常。

    周意也像是坐了一整节课,急需活动的学生一样直起身体往出走。

    转过身和慕青临探究的目光撞上,周意下意识皱眉。

    察觉到自己的反应,顺势冲慕青临抬了下下巴,欠揍地说:“啧,不愧是27岁的老人,和这里年少青春的气氛格格不入。”

    慕青临没回击,步子平稳地往前走了几步,视线始终没有离开周意的眼睛。

    周意眉心堆着的褶子加深。

    在慕青临捏住她的帽檐用力往下一拽,糊她整脸时达到极致。

    “有毛病是吧?!”周意磨牙,抬起的腕子被慕青临轻而易举捉住。

    她弯下腰,靠近周意,用不会被收到摄像机里的耳语说:“还没拍完呢,嚷什么嚷?还有,记性让狗吃了?说了今天不许刺儿我。”

    “慕姐,你看,额,你现在方便吗?”小刘挠着头问。

    慕青临松开周意的手腕走过来,说:“拍好了?”

    小刘,“嗯,你看看效果。”

    还行。

    老师一开始还是紧张,后面看不到镜头就自然了,回去剪剪能用。

    “你收拾东西,我去和老师说一声。”慕青临说。

    小刘,“唉,好。”

    “还看不看热闹?”慕青临偏头问周意,“刚看你眼睛都直了。”

    “我那是困得。”周意左右扭扭帽子戴好,转身离开。

    慕青临站着没动,安静地看着周意低头在热闹走廊里穿行的背影。

    过后,慕青临又去和年级主任道了谢。

    几人踩着夕阳的尾巴离开附中。

    因为同路,小刘一邀请,周意立马不客气地蹭上了他们回省台的车。

    就是慕青临个人的车。

    周意刚上去就开启了嘴欠模式,“穷得都要喝西北风的人竟然买得起这么好的车,这是当了几辈子的棺材板啊。”

    小刘坐在后面咯咯直笑,“慕姐以前工资很高。”

    “是不?”周意从副驾拧了半个身子过来,虚心请教,“为什么现在混成了这样?”

    小刘,“现在也还行吧,我们组工资是低了点,但是写稿赚钱呀,尤其是稿子被外部媒体采用,除了额外的稿酬,还有奖金。慕姐每个月都有不少稿费打底,喝不上西北风的。”

    “真喝了还能让你们看见?”慕青临从另一边上来,对拧得和麻花一样的周意说:“安全带。”

    周意看她一眼,靠坐回去,拉上了安全带。

    从附中回省台有二十几分钟的车程。

    慕青临一路上电话不断,没给周意发挥空间,一直到下车,她才有机会从口袋里搜出两个钢镚儿递出去,慷慨地说:“今天谢了,这是赏你的。”

    “啊。”慕青临点头,抬手去拿,指尖即将碰到时突然转弯,在周意懵逼地注视下一路抬到她眼睛上方,屈指,在她脑门敲出“梆”的一声。

    “……???!!!”

    “西北风老天爷管够,花不了这么多钱,回赏你今天的精彩表演了。”

    ————

    “小九呢?”杨玲下班回来没看到总窝在暖气边上的周意,跑去问唐远舟。

    唐远舟指了指楼上,“自己房里。也不知道在外面受了什么刺激,回来先是进进出出五六次,把店里的垃圾全扔了,后来又拎着猫粮狗粮出去喂了半天,冻得眼泪婆娑地跑回来冲我喊天气太冷,这是我能控制的事?一说还给我摆脸色。”

    杨玲忍不住笑,“行了,你多大,她多大,以后少说两句吧。我上去看看。”

    “唉,”唐远舟快速攥住杨玲的胳膊说,“给她说,我晚上做红烧小排。”

    杨玲,“知道知道。每次吼她的时候挺痛快,一过就后悔,何必呢?”

    杨玲唠叨着上了楼。

    在被窝里摊得平整的周意一听到“红烧小排”,马上掀开被子坐起来,眼睛里闪着成片的星星,“做大份!”

    杨玲坐在床边,笑得直不起腰,“你上辈子是不是没吃过排骨?”

    周意叹气,“这辈子也没吃几回啊。”

    “就那么好吃?”

    “不是好不好吃的问题,”周意盘着腿,腰杆挺得笔直,“人活着总得有点精神支柱,在我的世界里,没有什么事是一顿红烧小排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周意伸出手,比了个标准的“耶”,“那就两顿。”

    “好好好,你有理。”杨玲捂着酸疼的肚子,问周意,“你下午怎么了?不高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快穿】病娇修罗〕〔你不能这么对我[穿〕〔重回1977〕〔七零嫁糙汉,知青〕〔家督的野望〕〔白烛扎纸店〕〔我是剑仙〕〔魏晋干饭人〕〔毒医萌宝:太子妃〕〔修仙模拟,开局死〕〔最狂医仙〕〔汉鼎犹立〕〔左道修仙:我靠模〕〔四合院:搅和我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