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1章 第1章
    天嘉一十八年冬,外金来犯,疆土岌危。

    边域城镇几经遭掠,哀鸿遍野,民不聊生。

    朝堂之上陛下震怒,将军长子自请挂帅,领兵三万赶赴边疆,却不料中途竟传来恶讯,峡谷遇伏,全军覆没,唯有领帅一人遭救。

    此事发生着实太过蹊跷,银铠枯骨,英魂难安。

    圣上当即下令彻查,谁曾想这一查,竟是查出了恭安亲王通敌卖国的罪证。

    一时间,犹如清水滚落沸油,掀起万般波澜。

    陛下朝堂大怒,下旨抄家,同时停职查办与其有关一干人等,牵连无数。

    一时间掀起满朝风雨,引得朝中众臣人心惶惶,纷纷自扫门前雪。

    但在这风雨中,却也不乏是没有好消息的。

    虽然不太地道,存了几分落井下石的意思,但于众臣而言,却是了了一桩陈年心病。

    那位和恭安亲王走得近,将后宫搅成泥潭的瑄宜皇后——傅娘娘。

    要倒台了。

    今年立春的较早,屋外细雨仿如酥油,淅淅沥沥的在下着,虽此时已近了晚暮,但阴雨连绵起了雨雾的天,却叫人辨不清具体时辰。

    夹着雨泥腥味儿的风从开了条缝隙的窗间吹进,昏黄的烛苗晃了晃,拉长伏在案边一身明黄的青年身影。

    衣摆摩擦地面,淅淅索索的声响随着脚步声愈发的近了。

    “还跪着?”

    青年头也不抬,提笔在章折末尾写下一个赤红的阅字。

    “诺。”

    来人低垂着头,毕恭毕敬答道。

    笔尖顿在半空,青年偏头顺着窗隙向外看去。

    淅淅沥沥的雨雾中,只见巍峨长宫模糊成虚影,亭台河桥泼墨成丹青,而这其中却独有一抹赤红,亮了些许颜色。

    赤衣云鬓的女子跪在那处,似乎和雨色融成了浑然天成的泼墨山水。

    雨水将她的发髻和衣裙打湿通透,不知是不是被冻得有些厉害,一向颜色鲜艳、常常吐出令人气急败坏话语的软唇,竟泛起了无色的青白。

    笔尖上的朱砂滴落宣纸,晕染成片。

    一声轻叹坏了静谧。

    青年搁下笔,转脸同一旁近侍吩咐起来,全然不曾注意,方才还挺脊直背跪得如同青松般笔直的女子,正歪头扭腰,丝毫没有仪态的舒筋展骨起来。

    肩颈传来骨头摩擦的咯哒声响,傅椋撩起袖子抬手揉了揉,心里却忍不住腹诽起穆商言,认为这厮着实不是个好东西。

    前些日子里头,她遛弯时,偶然见那位身娇体软的兰娘娘,因为个什么事情拖着软垫子在殿门口跪了跪,那厮就当着她的面,十分心疼要命的将人给唤了进去。

    她当时就深觉这是个不错的法子,于是此番为了能达目的,便也打算如此效仿一番。

    只是……

    傅椋恶狠狠的磨着牙根。

    那厮竟是连见都不肯见她!全然不念半点青梅竹马的情谊。

    雨水顺着额发滚落长睫,酸涩了傅椋的眸子,她用力闭了闭眼,水珠顺着她的面颊一路滚落,如同两行清泪。

    天边几阵闷雷滚过,掩盖了殿门吱呀的开启声响,灰蒙雨雾中,只见一道撑着伞的模糊身影缓缓走来。

    那脚步声虽不重,但在这寂静晚夜却仿若被敲震的红鼓,每一声都震在了傅椋的心尖上。

    她眼前陡然一亮,忙又将脊背挺直,做出一副宁折不屈的傲骨形象。

    虽然她的妆容已尽数被雨水淋花,但她觉着自己此时,一定非常像是民间话本子中所写道的,那种十分令人心疼的柔弱女子,说不准那人见了,就会心软。

    傅椋心里正美滋滋地想,甚至连开口的第一句都想好如何去说,譬如姿态一定要柔和一点,不能如同往日一般同他呛声,语气也要讲究一些……

    “娘娘,陛下让奴才来请您回去。”

    青伞撑在上方,替她遮了未断过的雨丝,内侍总管丁诺躬着腰,十分恭敬的同她传达里面人的意思。

    被打断思绪的傅椋:……

    穆商言,你可真是个没良心的。

    “你回去告诉他,见不到他的面,本宫是不会回去的!你且替本宫好好问问他,明知此事有诡,为何这般固执己见?!”

    傅椋心里咒骂穆商言没有人性,面上却苍白如纸,眉目肃然,嗓音冷如三九冰棱,掷地有声的一字一句质问。

    “你且问问他,恭安亲王究竟何时对不住盛国,又何时对不住他,仅凭那寥寥数信,就能轻而易举的斩断这些年的手足之情了吗?”

    一时无声,唯有春雨打在伞面滴答,如明珠滚落了玉盘,筝筝作响

    丁诺闻此忤逆之言却也只是微微敛了眸子,随后叹出了声。

    “来人。”

    傅椋垂了垂眼,只觉眼眶酸得厉害。

    从她决心在此处跪下时,就已然做好了随时被御军强压下去的准备,只是临到如此,心中不免有些失望和痛楚。

    淅淅索索的脚步声响起,傅椋有些诧异,这声音倒不太像是训练有素,银铠长剑的将士,反而有些像是……

    她凤眼微抬,却被眼前的一幕怔在原地。

    却见搬着桌椅果盘的青衣宫人脚步匆匆,十分条理有序的在她附近摆好桌椅,打起金丝边的鸾凤伞,盘子里沁甜的果香被风悠悠送来,直勾的傅椋口中生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