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4章 第4章
    经过此事后,一切又回归了平静,一个月后,车队安全抵达了玉京。

    傅椋在马车中被癫闷了整整一个月还多,就快癫到连身体都差点儿散架时,马车才终于是晃晃悠悠的到了玉京城门。

    前来接引的官员在仔细查阅过文书后,就领着一干人施施然的走到傅椋车前,行了一番周全的礼。

    傅椋懒洋洋的伸手撩开帘子,只见为首之人眼前蓦然一亮。

    “陛下令下官等人在此恭候娘娘归京。”

    傅椋哦了一声,实在提不起什么精力细作搭理。

    “你还有什么事吗?”

    来人朝着左上方恭敬一拱手道:“陛下体贴娘娘,道是娘娘这一路舟车劳顿,特地在此备了软轿接送娘娘进宫。”

    傅椋面无表情的放下车帘子。

    到了城门口才这般惺惺作态,这混蛋早干什么去了!

    “阿嚏”

    一声响亮喷嚏声从一身明黄的男人口中喷出,内侍丁诺悠悠的燃起几盏宫灯,

    明亮的光线照亮了男人颀长的身影,他倚在窗前,泄露出几分恍惚的神色。

    丁诺取来轻氅要给他披上,却被穆商言抬手给阻了,他笑道:“定是阿椋又在骂朕了。”

    “三年了……”

    透过半开的窗,穆商言冷峻的视线落在不远处的一片白砖地上,那里原来是一处荷塘。

    寂静中,有人轻轻敲了敲门,他抬手挥去,侍候在一旁的内侍丁诺福了福身,接着领命上前拉开了门。

    凉风夹着水汽接涌入室,一道浑身湿透的漆黑身影十分轻巧的几步走进屋中,在案前十分恭敬垂下头单膝跪下。

    水珠从他发上身上不住的滚落下来,将地面铺着的红锦丝毯渐渐濡湿一片。

    “属下幸不辱命,娘娘已经顺利进京,回京途中曾遭遇一批伏击,经属下查探,疑为李福泽大人所为。”

    “李福泽?”

    穆商言转过脸,面上神情阴鸷,但目中担忧一览无遗。

    “玉京不比静安安全,你且回去继续守在她身边,若有人胆敢造次,不用朕教你,你知道该怎么做。”

    “属下领命。”

    黑衣人站起身拉开门,如同深夜的幽幽鬼魅一般,在瞬间就消失在了磅礴的雨势中。

    宫里派来接人的是一辆顶好的,极为宽敞的马车,里面四处铺着金丝软垫,铜铸的双耳香炉正燃着凝神静气的香,小案上摆着新鲜的瓜果和糕点。

    几乎都是傅椋以往的心喜之物。

    她柳眉轻扬,如玉指尖捏起一块盘中的杏子糕递到嘴边,熟悉的味道在舌尖弥散,杏子的清香中带着几分微微的甜,还是当年她吃惯了的那个味道。

    她轻轻笑了一声,几分无奈,不知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准备这糕点的人。

    这杏糕像是一把小钩子,将藏在她心底的年少记忆如数勾出。

    三月春来,四月见杏。

    恭安亲王府的庭中曾有株一人高的杏树,每年的四月,树上都挂满了累累硕果

    阳光将繁密枝桠的影子投在地上,像是一把撑开坠了珠玉的树伞。

    傅椋幼时多爱食杏,每每临了四月就对枝头结的青涩小果产生觊觎,偶尔也会躲在廊下逆着阳光,去联想杏果甜糯的口感。

    那一年正逢杏果成熟,她随着亲王出去踏春,讲好回来便能去同侍女一道摘杏果,但回来时却见满树通红的杏果消失无踪,竟是被人摘了个干净。

    她那时只觉心头难受,被人抢先了的懊恼不已,当即悲伤扁嘴,包着两泡眼泪,就在树下哭的稀里哗啦,任谁也哄不好。

    后来是顶着一张面粉脸的穆商言端着杏子糕来寻她,一副趾高气昂的神色,说要给她换换口味,哄着她去吃了那难吃至极的杏子糕,以至于害她足足闹了三日的肚子。

    再后来……

    傅椋一声叹息,那株杏子树已同恭安亲王府一样,再也寻不到了。

    她向来是个明事理的人,也不会叫感情冲昏了头脑,所以虽然心知恭安王绝不会叛国,但也相信穆商言不是昏君,所以这其中必然是藏着什么她不知道的东西。

    马车停停走走,一路将傅椋送进了宫门,四周环境从喧闹变得安静,白诺皱了皱眉,掀起一旁窗帘子打量片刻,神色十分警惕道:“主子,好像有点不太对……”

    她这话还没说完,马车就彻底停了下来,四周十分安静,只闻磅礴雨声打在车厢四壁的噼啪声响,白诺五指握紧腰间长鞭,不安的盯着车门处。

    遮掩的帘子叫人缓慢的撩起了半道缝,从缝间探来一只骨节修长,且肤色十分白皙的手。

    白诺神情一紧,正要挥鞭抽去,就被傅椋伸手轻轻的拦下了动作。

    她神色平静的看着那只手,还有半截被雨水打湿的明黄袖子缓缓道:“穆商言,你要干什么?”

    白诺僵在那里,瞳孔乍缩,面上是吃惊狠了的呆滞。

    一时无声,风将一声叹息从缝中送进傅椋耳中,男人低沉带有笑意的嗓音直直撞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