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9章 第9章
    “帖子?”

    傅椋微微一怔,随即神情柔和了几分。

    她往昔还在宫中时,的确同一些后妃的关系很是要好,这一晃也有些许年不见,此时听穆书夜这般乍然提起,的确也生了几分念想出来。

    只是……

    “你就不必送我了,我自个儿回去就成,免得途中再叫人看见你,凭空生出些事端来。”

    虽然还不清楚穆书夜这些年做了什么,但他叛国已是明面上的事实,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者说,这可是她自小长大的玉京城啊。

    穆书夜看了她片刻,而后轻笑一声,拱手朝她轻轻一抬,半是认真半是戏谑道:“既是如此,那微臣便恭送皇后娘娘了。”

    傅椋白了他一眼,起身间,宽长的袖尾不甚扫落了桌面的长筷,刚戳过狮子头的筷尖滑过她长裙,在裙面上留下点点的油脂痕迹。

    想要避开所有人耳目,悄无声息的溜回太师府,这对于傅椋而言,简直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毕竟她年少时很是顽劣,常常被父亲禁足闺房,故而对这等翻墙偷溜之事可谓是是十分的熟能生巧,手到擒来。

    她和白诺站在太师府的后门处,摸索着找到那处,她以前常常翻越的墙头,将拖曳碍事的长裙在腰间系好,避开白诺要搀扶她的手,伸手就去抓支棱出来的砖石借力。

    只见那穿着绣鞋的脚踩着墙面凹陷处用力一蹬,傅椋整个人就在一瞬间跃上了墙头。

    墙后静悄悄的,唯有微风拂过绿叶的沙沙声,墙内便是太师府的后院,下面搭着一个绕满青翠藤枝的葡萄木架。

    架子下是一方石桌和四方石头凳子,以前夏夜时,傅椋常会于此纳凉赏星,是以这石桌面上还留有薰赶蚊虫的铜制香炉,和一支红铜烛台。

    傅椋扶着那木头架子小心翼翼的从墙头爬下来,只觉从大腿根处传来隐隐的抽痛。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方才翻墙动作太大,以至于拉伤了筋脉,她长吁一口气,继而拍了拍手,掸去掌心沾上的尘灰,感叹自己的身子骨远不如从前那般灵活了。

    都怪穆商言。

    看着白诺从墙上一跃而下的潇洒身影,傅椋一边暗搓搓的揉腿一边愤愤道。

    若不是那厮非要诱哄她入宫为后,说不准她早就浪迹江湖,此时早已成为一方极赋盛名的侠女了。

    这是自从她幼年被人贩诱拐,尝尽这世间冷暖后,便生出的伟大的目标。

    只是可惜,此目标还未来得及具体实施,便已在穆商言开出为后的诸多好处中胎死腹中了。

    解开系在腰间的长裙活扣,傅椋简单的理了两下,避免裙上褶皱和灰尘太多失了端庄模样,她将要迈步,却听一阵锁链碰撞的清脆声音响在耳旁。

    她下意识回头看去,却和一双圆溜溜,黑棕棕的眼睛对了个正着。

    傅椋:……

    黑眼睛:……

    那竟然是一只黑棕毛发相间,足有半人之高的狼狗!

    “汪!”

    只听一声先发制人的狗吠声陡然响起,紧接着那大狗后腿蓄力直扑而来,在傅椋来不及反应时一口就咬上了她的裙边。

    天杀的,这是谁在后院里头养狗了?!!

    傅椋大惊失色,匆忙躲避间脚下失了平衡,眼看一头就要栽了下去,幸得眼疾手快的白诺迅速将她拉住,才避免一声仓惶惊叫脱口而出。

    只是这一拉一拽之间,在加上方才翻墙下来还隐隐发疼的腿根作祟,只听轻微的咯嗒一声脆响,一阵尖锐疼痛便从脚腕子处蔓延开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