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10章 第10章
    哦呦呦,她这是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了?

    傅椋眉梢微微一扬,透过草叶间的缝隙,朝着声音传来的那端看过去。

    只见离那青葱葡萄架不远处的地方,站着一高一矮两道,正互相拉拉扯扯的身影。

    远远的看那模样,似乎是一男一女,先前她听到的那一声,怕就是其中男人的声音。

    高的那一道男人身影穿了身灰色的家丁麻布衣,头顶着个半圆的麻布方帽,正侧身对着这头,以至于傅椋只能依稀模糊的见到那人的半张脸。

    塌鼻小眼厚猪嘴,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模样。

    矮一点的那道女子身影,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轻纱衣裙,青丝挽作飞云鬓,上头簪着一只垂着流苏的金玉兰,在阳光下灼灼生辉。

    “你着什么急?这个时候叫我出来,也不怕叫他人看见坏了大事!”

    压低的女子嗓音从那端缓缓的飘来,傅椋微微一怔,眉头拧起,只觉这声音有几分耳熟,但思索了片刻,却无论如何也想不起,这道声音的主人是谁。

    但约莫是她的一位熟人。

    好家伙,这是出了内贼了?

    就在她深思时,只听那塌鼻男人接着说道。

    “此处僻静,我打探过了没有人在,再说了,除了那一位,还有谁脑子不正常,才会大白天跑到这犄角旮旯来,我说,那一位可是从静安回来了,你此时不动手还准备等到什么时候?!”

    这人浑然不觉嘴里这话,把自己同身边的女子也一并骂了进去。

    傅椋:……

    若是她不曾听错,这人口中说道的两个这位,应当都指的是她。

    狗胆包天,简直就是狗胆包天,不仅敢辱骂于她,瞧这般模样,感情这二人还是来此处商量,准备怎么对她下手的?

    傅椋眯了眯眼,简直是要气笑了,可这气恼中却又凭空生出些许纳闷来。

    她自认为她自个儿无论是当位主子,还是当位皇后都还勉强算得上是平易近人。

    既没有像那些个残暴主子那样

    ——譬如朝中钟大人家的那位刁蛮小姐,一言不合就上鞭子抽。

    也没有像前几朝的那几位妒后妖妃那样

    ——譬如那位拿红花残害了不少皇家子嗣的柳妃子,祸乱朝政和后宫。

    可怎么就老有人看她不顺眼,欲除之而后快呢。

    莫不是真应了那一句老话俗语,人善被狗欺?

    想到此,她又想起方才被那狼犬咬了裙摆,以至于崴脚一事,更是觉得牙根分外的痒痒。

    “且等等,你再容我缓一缓,傅椋昨日才回府中,今日一直闭门不见客,福伯那老家伙道是她舟车劳顿,令我等不可作扰。”

    “你……唉……,如若路上那刺杀一举成功,此时便也无需我等再来行此危险之事,只是此事着实耽搁不得,你需得抓紧行事,否则那位大人怪罪下来,你我有几条命也不够折腾。”

    原来路上那刺杀亦是这些人所为,只是……

    傅椋眉头紧锁,心中顿时升起丝丝疑虑,她一位被遣去静安守皇陵,手中无丝毫权利的人,究竟是何人需如此大费周章的想要除去她?

    除去她又到底会有什么好处?莫不是只是嫌她占着皇后位置不放?

    “我记下了,你也需得小心行事。”

    眼见那两道身影商议完毕就要离去,傅椋终于忍不住探出头,想要去将这二人容貌瞧个仔细,好作日后算账。

    她本就不是什么心善纯良之辈,如今这二人都如此明目张胆的想要加害于她,她自然该要好生的回敬一番才是。

    但不想情急之下她竟忘了脚伤,探身时一个没稳住身体重心,那只伤脚落地,钻心的疼痛席卷而来,直疼的傅椋当即倒吸一口冷气,身子歪向一旁草中发出声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