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道丹帝叶炎云飞〕〔开局诡秘天赋,焚〕〔全球大佬团宠后,〕〔穿成太后只想咸鱼〕〔团宠农家小糖宝〕〔我与神明画押,你〕〔我导演了玄武门事〕〔盗墓:九门团宠是〕〔太始帝君〕〔数据修仙,我在五〕〔成为恋综女嘉宾后〕〔1987:今夜不眠〕〔猎人之黑龙咆哮〕〔武道长生:从觉醒〕〔女配!C位!神颜顶〕〔徒儿,出狱祸害你〕〔武道丹帝〕〔上门龙婿免费全文〕〔头号战神叶锋苏凝〕〔方天成沐云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13章 第13章
    为首的小太监张口就嚷,声音尖锐又刺耳。

    “哎,就说你两个呢,是哪一宫的奴婢?怎么这般没规没矩,见着昭仪娘娘怎么不知道行礼?”

    昭仪?这是哪一位昭仪?

    将以往后宫里的娘娘们在脑中过了一过,傅椋却是没能对上,这来的究竟是哪一位。

    见着自家主子双眼发直,白诺凑去小声附耳道:“许是后来才纳进来的新娘娘。”

    倒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傅椋心想。

    对于穆商言纳妃的事情,她一向是很大度的,虽晓得作为一个明媒正娶的正室,理应是在丈夫纳侧室时来呷一呷醋表示在意,但毕竟……

    她同穆商言自小到大相伴得太多了,一天里头有十二个时辰,他们厮混在一起,就足足有七八个时辰了,彼此之间早已互看个脸熟,也吵了个心熟。

    倒不如宫里头这些新人瞧着得趣,她自觉穆商言亦该是这么想的。

    也亏得那点青梅竹马的情谊。

    不然就冲官员们在折子里头骂她祸乱后宫,说陛下这后宫迟早有一日成她傅娘娘后宫的那些话,就早该将她砍了头去了。

    小太监嚷完,见傅椋和白诺迟迟不动,下意识看了眼昭仪,见是面上已泛起几分不悦了,当即又尖着声音道:“大胆!还不行礼?这是想被拖出去杖毙吗?”

    也是稀了奇了,傅椋瞧了眼小太监,倒是没气,只觉新奇。

    往年间可从未有人敢用这种口气来同她讲话,不过行礼嘛……

    她行得了穆商言,行得了太后母后,行得了几位太妃,但这一个小小的昭仪,当还是受不起她这一礼的。

    只是如今她自认不过是个废后,拿架子压人的事情确实做不出来,不然穆商言还当她十分稀罕这皇后的头衔。

    思来想去,往昔的那些个熟人里头,也就兰妃的名号响亮一些,于是傅椋凤眼一弯,极其熟练地端起那个架子来。

    “回娘娘,臣妇是嘉悦宫兰贵妃她姨母家姐姐的表舅夫人的哥哥的女儿,此番进宫,是专程去见一见兰姐姐的,这一位是我的使唤丫头,要是冲撞了娘娘,还请恕罪。”

    小太监:……

    昭仪:……

    白诺:……

    这一连串的关系太过绕嘴,别说在一旁听着的人,就连傅椋这位面不改色讲话的,一时都有些整不大明白这些关系。

    不过甭管谁是谁的谁,话能起著作用就是好话。

    无疑,兰贵妃的名头是响当当的。

    这昭仪一听,当即脸色变了一变,也不知心里是怎么想的。

    但从她强扯出的这个笑脸来看,傅椋笃定她必然是深受过‘兰害’的。

    “原来是贵妃的家眷,”昭仪僵硬地笑,面色不怎么好,“这是要往嘉悦宫里去?”

    白诺在一旁答了声是。

    御书殿同嘉悦宫离得不近,但大差不离都在一个方向。

    王月瑶一口银牙都要咬碎了。

    她进宫约莫有一个年头,虽没什么好家室或是大本事,但仗着小曲儿唱的好听,编出的舞花儿好看,也得过圣上几分称赞。

    所以才得了圣恩被分管了乐舞坊,编排宫里头这大大小小的宴上舞曲。

    她自以能借此得几分恩宠,笼一笼圣上的心,却不想偶听坊中舞女谈论,才晓得这些个舞曲并非是当今圣上喜欢,而是早已被打发去静安的那位傅娘娘喜欢。

    人都不在这,陛下竟然还如此念着,不过一个犯了错又不在宫中的女子,纵使是往昔的皇后又能如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团圆结2亲情会闪〕〔傻大壮长的驴一样〕〔战神家的异能小狂〕〔过来趴好自己选玩〕〔全家读我人设崩了〕〔离婚后我成了山神〕〔师兄啊我真的不想〕〔诸天降临之主〕〔无敌从铠甲勇士开〕〔人在诸天,侠客局〕〔我的恋爱画风有些〕〔生活因你火热〕〔司凤故意让璇玑吃〕〔我靠奶萌出圈啦〕〔从士兵突击开始的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