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25章 第25章
    似乎只要兰絮微微点个头,她就转身要走,回去再同那些个戏子们聊聊那位,唱曲儿好听的明月姑娘了。

    兰絮叫人搬来两处摇椅放在隐蔽树下,她神情端庄,嘴角却上扬得十分厉害,硬生生使得那张温婉脸蛋上流露几分怪异扭曲之感。

    “且瞧着吧,这乐子呀,一位儿可开不了场,还有一位儿马上就到。”

    正说着,那端又走来了人。

    平日里头,后宫娘娘们的消遣花子并不算很多,当然了,如傅娘娘一般大逆不道什么都敢做的更是少之又少。

    所以在这御花园中闲逛碰面,是一件很为常见的事情。

    来的人是苏兮倩。

    傅椋眯了眯眼。

    这位娘娘的雅兴当真是好。

    兰絮在躺椅上歇下,宫纱裙缎铺了满椅,仿若泡在汪青蓝色的湖水里。

    “我同你说,这两位私下里可闹腾了,前半个月里见面时掐了一架,那架势,和狗咬狗似的,哎对,你看过狗咬狗吗?”

    语气里满是看热闹的兴奋。

    傅椋:……

    “你是怎么晓得她们会在这里?”傅椋转脸疑惑。

    莫不是兰娘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未卜先知的大能?

    未卜先知么?兰絮倒是没有,但大能耐嘛,只见她媚眼如丝,翘了个兰花指点了点。

    “我差人偷摸着同那位薛娘娘告了个话,就说这个点儿,陛下会从此过,不然你以为她那副扑蝴蝶扑得香汗淋漓的模样,是给谁瞧的。”

    “至于另一位么,她没几日里便出来溜溜弯,听说也是为了偶遇陛下。”

    “这不就凑巧了嘛。”罪魁祸首兰娘娘一拍手,轻车熟路嗑起小瓜子,“我这戏台子搭好了,自然就该请角儿们唱一出好戏了。”

    ……看来这三年里,宫中的娘娘们是真没少受过‘兰害’。

    虽是这般想着,傅椋也是乐得看热闹的,当即有模有样在摇椅上躺好,衣裙散了满椅,坐等这‘乐子’开场。

    那端两位当然不晓得有人看她们好戏,扑蝶扑累的薛璐停下来歇了歇,娇喘连连问身旁宫婢,“见着陛下了吗?”

    早几年听闻穆商言当真娶了那位傅娘娘,她气得差些没咬破手绢,想进宫又没有门路。

    后来好不容易盼着那位娘娘倒了台,经由兰贵妃主持的选秀进了宫,却一夜宠幸都不曾有。

    本来这宫里的,除了兰娘娘那处外,陛下也都不曾去过,几宫间倒算是相安无事,各凭手段,但谁想,那一位竟然从静安回来了。

    想到这里,薛璐就咬牙切齿,她这一回来,还有她们什么事情。

    “回娘娘,”宫婢垂头摇了摇,“奴婢不曾看见陛下。”

    薛璐实在是累了,虽心里还惦记着穆商言,但动作已然慢了下来,正当她犹豫着要歇一歇,等见了穆商言再动作时,却忽有一道幸灾乐祸的声音从后传来。

    “呦,这不是薛娘娘吗?大晌午的,怎么在这里扑蝴蝶玩儿呢?”

    这声音娇娇柔柔,尾音带钩,极具特色,薛璐一听就晓得这人是谁了,如果说傅椋她讨厌得狠,那这位,她便是恨了。

    刚进宫那会儿,她就吃过这人的亏,当真是蛇蝎心肠,不择手段了。

    尽管眉眼间有了疲色,薛璐仍旧强打精神,她转过脸,秀鼻朝天,冷哼一声,连虚与委蛇都不想。

    “这不是苏娘娘嘛,怎么?你这管天管地的,还能管嫔妾在这里扑个蝴蝶。”

    苏兮倩拈着帕子顺了顺胸口,面色偏白,“娘娘怎的如此凶?妾身只是看这日头颇大,忧心娘娘中了暑气……”

    她微微一顿,又低声,轻扬柳眉,“左右陛下也是不会心疼的,娘娘还是啊,悠着点身骨好。”

    薛璐:“你!”

    远处傅椋和兰絮只见这二人忽地凑了近些,方才压低了声音也未曾听见说得的是什么,但见薛璐猛然间变了脸色,伸手就去拽苏兮倩的袖子,拔高声调。

    “你又好到哪里去了!”

    苏兮倩一个不察,脚下踉跄一下,身后的宫婢不甘示弱,立马上去推搡开了。

    傅椋眼前一亮,当即摆正了身子,要看一场揪头发,撕衣裙的好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