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风云〕〔都市沉浮〕〔重生恭王府〕〔赛尔号学院记〕〔梦中预言者〕〔四合院:逍遥人生〕〔山野村色〕〔都市医神狂婿〕〔道断修罗〕〔汉骧〕〔全军列阵〕〔女神的合租神棍〕〔皇城第一娇〕〔百鬼夜宴图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27章 第27章
    傅椋心里头还惦记着那位唱小曲儿好听的明月姑娘,哪里会因为这种微不足道的问题,就轻言放弃了。

    这就好比某日间,你突然就馋起那么一个样东西来,抓心挠肺的,似有蚂蚁小虫子搁心上爬,往日里头不想倒也就罢了,可一旦想起,就馋得愈发厉害,非要吃到嘴里头不成。

    如今傅椋就是这么一个模样,但却也有些不同,她是对这轮‘明月’起了彻彻底底的好奇。

    再者,兰娘娘不是都讲了,宫里宫外的戒备最近都加强了不少,在自家地盘里头,又能出个什么事情来?

    她不以为然,继续蛊惑。

    “纵使是外金来使,在玉京中又能出多大的事情?咱们也不出城,就在城中逛一逛,听听小曲,早些去早些回来。”

    “你上次不是还讲我带进宫的那糖藕好吃的紧?太师府可有专程从江南找来的厨子,保准叫你给吃了够味儿。”

    若说‘玩’这一字对兰絮的吸引不算是特别大,那再抬出一个‘吃’必然是能叫她心动的。

    相识数年,傅椋自然知晓怎么去攻其七寸,将兰娘娘拿捏在掌心揉搓,傅女子心里得意洋洋。

    果不其然,一听太师府里有江南来的厨子,兰絮心念动了那么一动,但想到穆商言的三令五申,她又有些迟疑。

    瞧一眼傅椋,本着死道友不死贫道之理,为了一口吃的,毫不留情就将当朝陛下给卖了彻底。

    “实话同你讲罢,”兰絮斜着身过去,目光放在唱得咿咿呀呀的戏台子上,“不是我不想同你去,是那一位不让你出去,可晓得了?”

    讲到‘那一位’三个字的时,兰絮特意咬重的字音,话里话外暗示自己不过小小妃嫔,哪里能驳去圣意。

    “他管天管地还能管人家……”

    后面的词有些不雅,傅椋有些没讲下去,毕竟此处人多眼杂,她皇后娘娘的温婉架子还得端上一端。

    顿时就没好气极了。

    “他说得不算,你且听我的,我说出去就是出去,”话音顿了顿,她看了眼白诺,“我身旁有白丫头不说,还有他另外再派来的暗侍,再多加一个你,可不是就算‘打遍天下无敌手’了。”

    这话哄得兰絮开心,顿时咯咯咯笑起来,上头戏班子以为娘娘是叫他们逗了乐子,顿时演得更卖力了。

    其实傅椋这话讲得也没错,不说白诺和那什么暗侍,就是这玉京中的将士,她兰絮一挑十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想来穆商言就是操心过了头,不过……

    兰絮又道:“出宫可以,但你得保证那一位不找我的麻烦,而且说好的那匹水光云锦纱缎子也得归我,不能随意反悔收回去。”

    傅椋见她松了些口,自然是欣喜同意的,别说一匹水光云锦纱缎子,便是十匹也是能给得的。

    这些外物什么的,她一向不大在意。

    至于穆商言那端,他管天管地还能管得了人拉屎放屁了?她不过是暂居宫中,若惹她不顺心了,她就搬回太师府去。

    美滋滋的想了一通,台上的戏恰好唱到了后半场,傅椋就美美地听了起来,不时随着那调子打拍哼上两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全球探秘:开局扮〕〔误入歧途苏玥〕〔国民法医〕〔惊爆!团宠假千金〕〔开局洪荒:我能穿〕〔徐南南帅〕〔大叔,你暗恋的小〕〔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全民种田:我的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