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29章 第29章
    兰絮最终也还是勉强同意了下来。

    倒也不是因着傅椋口中那什么劳子的黑白双煞,毕竟那东西听着着实就不大靠谱。

    她想着今日里可以扮作个什么了。

    就扮个病弱公子罢,她今日面上粉上的足,白色更能衬出几分弱不禁风的病气来,倘若真能遇上什么麻烦被掳走,那打架定然是爽的。

    嗯,兰絮,兰娘娘,兰老将军的孙女儿,除了吃喝玩乐外,最大的兴趣便是同人打架了。

    在车中换好一番行头,再出车的时候,就已然是两位美青年了。

    一位高束马尾,身着玄色武装,另外一位,白衫轻衣,面显苍白,再也看不出半分女儿红妆的姿态来。

    傅椋在此道上一向是有些研究的。

    早几年间,她心念江湖,自就开始琢磨起那些个异术,来回捣鼓着玩儿,就譬如这江湖中大名鼎鼎的易容术。

    不过她具体琢磨不出那些个□□的做法,倒也不至于真去割了谁的脸皮,就琢磨出另外一套,只用简单的胭脂水粉,就能改容换貌的好法子。

    往昔有穆商言在身边,她自是不会多此一举,也无所谓旁人看不看得出她是女儿身。

    侍奉在车旁的白诺和春梅早已对此见怪不怪。

    差着赶车的小太监将马车赶去停好,傅椋和兰絮盘算着先往哪里去。

    街央不比宫中,热热闹闹的气氛直白的迎面而来。

    街上人来人往,摊贩的叫卖声响混杂着各种食物香气此起彼伏,此时虽离朝贡日还有那么小几日,但放眼扫去,却已能见得诸多外邦人了。

    就连远处半搭着红绸子,用于花魁会的华台,都能见到个挂着山水宫灯的尖尖角了。

    这盏宫灯还是当年傅椋初为后时随手所赐,也意味着同皇家沾了那么丁点儿的关系,主要是用来威慑,令一些心怀不轨的人不敢造次的。

    “先去街上头逛一逛?”

    傅椋看了看天色提议,她们今日出来的并不算早,但离花楼开的酉时还有一两个时辰,总不能在这里干站着。

    兰絮看了看周遭的热闹气氛,点了下头,此时确是有些早了,不过来都来了,干脆就在街上逛一逛。

    “她们已经离宫了?”

    发束高冠的青年天子提笔在奏书上批下赤红阅字,神情莫测,令人看不出他心中的所思所想。

    跪在下头的暗卫面无表情,恭敬低垂着头,将前几日里发生的事禀了禀。

    穆商言正要落笔的动作一顿,又好笑又无奈。

    好笑是这小女子为出趟宫使出十八般武艺去折腾,无奈是还真就叫她给折腾出去了。

    不过想想,傅椋确实也在宫中老实安分了许久,小女子一贯贪玩,若不是眼下局面不稳,又逢朝贡日,他忙得厉害,也必不会限制她出宫去。

    现眼下,该撒出去的网都撒了,该钻进来的耗子也都钻了,只待最后的收网时,无数眼睛都盯在太师身上,应是没人再将注意放在傅椋身上了。

    有兰絮陪同一道,便叫她好生玩几日罢。

    男人唇角微扬,露了笑,几日忙碌下来的疲色减轻,如阴霭云中乍泄的一缕天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