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32章 第32章
    “陆璋是个好官。”

    结了酒茶钱,出小栈的时候,兰絮在傅椋耳边念道,她对于前堂的大小事比傅椋稍微清楚一些。

    “我听过他的事情,”兰絮的态度相较于先前好了不少,许是这位官员当真能称得一个好字。

    “他原先官拜吏部侍郎,却因不愿站队得罪人被栽赃下放,你也知道吏部这个地方,是为朝堂四方挑选些优质的好苗子,那些文书考试什么的,但凡露个底出去就是徇私舞弊的事儿,其实这事陛下心里头有决断,但听说他自请去了闽南……”

    三言两语,傅椋就听明白了。

    天高皇帝远的,这又是流民又是灾,且不知为何消息还被欺瞒下去,人都涌到玉京了穆商言才知晓,不怒才是有鬼。

    怕不是早有人将证据呈贡朝堂,当真是栽赃陷害一把好手了。

    兰絮说这番话的意思傅椋也懂,心里也门底儿清,穆商言待她确实于旁人不同,有一些话也只有她能说得。

    那一瞬间,傅娘娘心里忽然软了下去,又生出一股子愉悦和得意来,连脸面上都沾了几分喜气,颇有几分恃宠而骄的嘚瑟。

    她不晓得这股情绪从何而来,往日里又为何从未出现,但这种感觉光凭借只言片语是讲不清的。

    就好像每个晚上仰头都能见得天上诸多星子,但倏而一日间,有一粒星子拖着荧尾不偏不倚地落进了她的怀中。

    她像是七八岁尚在学蒙中的幼女,无法掩饰喜悦,迫不及待捧起星子向所有人炫耀。

    瞧,这个星星是我的。

    这种举动确实有几分幼稚,傅椋总不能牵着穆商言到处溜达,逢人就讲这个皇帝是她的,那想来先要被朝堂上那一群老古董们拿唾液淹了不成。

    况且……她这个皇后也不过是暂时的,往后穆商言若是有了旁人……

    由着一个话头,傅娘娘胡思乱想了一路,只是每每在想到穆商言有了新后时,心口处总会闷了那么一下。

    就好似被蜜蜂叮了一口,疼疼的,刺刺的,几分难受。

    她还没来得及仔细琢磨开,就被兰絮捣了下胳膊肘,一下回过了神。

    眼前染着霞色的灯影绚烂,各色行人来往其中,喧闹中女子娇媚的嬉戏和调笑不绝于耳。

    花街,到了。

    ‘风华玉露’是整条花街中最打眼的红楼,倒不单单是因为它这个于其他红楼格格不入的风雅名头儿,还因着它是这条花街里头最大也是最漂亮的楼。

    往日里傅椋就同穆商言夸赞过,还是太子的皇帝陛下不明白一座红楼有什么可夸的,但为了不让小女子惦念上,再起别样的心思,只能满脸嫌恶的痛斥里头尽是些龌龊事。

    彼此的傅椋幽幽转眼看他,一句话让青年僵在了原地。

    “你见过?”

    她本意是想斥责一番穆商言不讲义气,背着她一个人偷偷来此处玩。

    但听在少年耳中却是令他想起另外的事来,连面色也禁不住烧烫起来,竟是比蒙罩了红绸的笼灯还要再红些。

    他蓦地垂下眼皮,少见的结巴起来。

    “这里头能是什么好地方,我,我听皇兄说的,回头你自己问他。”

    里面的事情穆商言当然没见过,但却不并妨碍他将穆书夜搬出来栽赃嫁祸,将‘罪魁祸首’四个大字牢牢地摁他头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