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人只想躺着〕〔绝世神医〕〔我是剑仙〕〔择日飞升〕〔山村小神医〕〔乡村桃运小神医〕〔天神封名录〕〔我在春秋做贵族〕〔上门姐夫〕〔阳间借命人〕〔重生农门小福妻〕〔一世战龙〕〔女神的合租神棍〕〔特战之王〕〔叶辰萧初然〕〔执掌风云〕〔仙穹彼岸〕〔日月风华〕〔商海局中局〕〔仙王奶爸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34章 第34章
    外头喧闹声响愈发大了起来,像是隔着条长廊就响在对面似的。

    青年抿了抿嘴,神情间有几许焦躁,任在场的谁都能从他动作里头看出不安来。

    “我不是刺客。”他一字一顿的解释,极力想让眼前这几个人相信,“我是外金来朝贡的,有人路上要害我。”

    许是见傅椋几人都未曾出声将他赶出去,外面的声响又近的逼人,青年毫不犹豫地撕扯开袖子。

    只听清脆布帛崩开的嘶拉一声,精壮有力的手臂就露在众人的眼前。

    小麦色的皮肉上绘着个太阳似的金色刺青,几乎像是从皮肉里头长出来似的,他伸过去给傅椋她们看。

    “救我,大盛皇帝必谢。”

    这刺青具体是个什么含义的,傅椋不大晓得,但她和兰絮转眼互看去一眼,长睫一扇一颤间,心下就有了番仔细的盘算。

    此人,必然是要救的。

    先不管他讲得这番话讲得是真是假,但既然都将穆商言给抬了出来,那便不怕一万也怕万一了。

    没忍住,手指搭在案台上轻轻敲点了两下,沾上茶液,傅椋下意识含入口中。

    前些日子里穆书夜将她唤去长卿殿时,好像讲外金来京朝贡的,是那位最得民心的三王子。

    论如何做好皇帝的这个事情罢,傅椋自己实在是没什么经验的,估摸着兰娘娘也是没有的。

    她自己不过就是个普通的小小女子,不怎么大度,还斤斤计较得很,远没有想效仿历史上的那一位,去弄个女皇帝来做做的远大志向。

    ……毕竟成天被那群老顽固们唠叨来唠叨去的,实在烦得头疼。

    对于能将这些隐忍下来的穆商言,她明面上虽没什么表态,但心里已然觉得此人是条真汉子了。

    治国论道这条道她走不动,也一窍不通,但傅椋晓得,欲想将那个万人之上的位置给坐好,必是要将民心拿捏好的。

    民心就好似那江河海洋中的滔滔浪水,既可承舟行,亦可覆舟顶。

    □□、酷吏、昏庸、□□……皆如海上滔天遮眼的飓风猛浪,左一个打来,右一个刮来的,若是为君者拎不清仔细,掌不得船舵,便只会葬身茫茫历史长河的鱼肚腹中。

    现下里的外金便是如此。

    而若这位得民心的三王子死在大盛,那么后果自不必说。

    “你且坐过来。”

    傅椋摆正了面色,叫人过来,准备露上一手高超的改头换貌之术,玩上一出戏本子里讲得灯下黑。

    藏人是不能藏的,屋内总共就这么大点的地儿,必是能叫那群粗鲁的给搜出来,届时就算有理也讲不清几分,说不准还要露一露她的身份。

    当然了,露一露倒也没什么所谓,她不觉丢脸,但那只能是最后实在没有法子时的下下策了。

    毕竟她可不想明日里头,呈上穆商言案前的折子,写的都是谴责当朝皇后同兰贵妃在红楼厮混的事。

    怕不是兰老将军当场就能发起飙来,举着棍子要打折兰娘娘的腿。

    至于为什么不是她的,嗯,虽然有些不大想承认,但有时候做做皇后也是蛮好的,咳……不过嘛,为友者,她必是不会叫兰娘娘沦落那番境地……

    胡乱思量间,人坐到了面前,傅椋朝一旁的明月姑娘要来脂粉,在两道极其诧异的视线里,就要往青年的面上涂抹开。

    青年下意识往后躲,却在傅椋轻飘飘的一眼里又僵了身型。

    他手脚无措,浑身僵硬又警惕,如绷紧了弦的长弓,挺着腰脊,任由着傅椋将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抹上脸,目光更不晓得往哪里放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开局上错车,我被〕〔七零嫁糙汉,知青〕〔龙宸〕〔误入歧途苏玥〕〔玄幻:授徒万倍返〕〔末世求生:我能看〕〔重生于80年代〕〔这个世界不对劲!〕〔【快穿】病娇修罗〕〔大叔,你暗恋的小〕〔我的姐姐是群扶弟〕〔司少甜妻,宠定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