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谁还没把剑〕〔道仙之上〕〔至尊大纨绔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38章 第38章
    这还是头一次,穆商言叫她不要去管某一件事,傅椋顿时就来了兴致,更何况这件事本身就是她决定去管一管的,心想这里头莫不是还有什么名堂不成?

    然还没待她张嘴去问个仔细,早窥见苗头的穆商言当即拿话出来堵了她的嘴。

    “这件事情我心里有数,也交由苏衍去办了,怎么,你不信他的能力?”

    苏衍这个官做的勉强还算是青白,傅椋想了想,若是这般直白讲出来传去他耳中,免不了要惹他私下里哀怨一番,以为她对他有什么成见。

    他们这些个做官的,好似要面子得很,最听不得旁人质疑。

    傅椋忙撇清道:“这可是你讲得,我可没讲过这种话,”顿了顿,她又悟道,“倒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专程来提他,我想着,该是那位聪慧的姑娘想求着我帮个忙了。”

    傅椋知道穆商言是担心有人故意将此事拿来她面前,嚼一嚼舌根,想做一些什么事情。

    可凭心论,她傅娘娘难道没有长脑子,就有那般好诓骗么?

    “什么姑娘?”穆商言皱起了眉。

    “你当我是去花楼做什么的?”傅椋昂头,一股子神气劲头,“同你们一般喝花酒去么?我可是正正经经要去忙活正经事的。”

    穆商言:……

    他忽然觉得,傅椋对她自己产生了极其大的误会。

    自以为自己将人说得哑口无言,傅椋轻咳了一声,将如何从小戏子口中听到这位姑娘的名头,又是如何在街边吃茶时听到她的身世,最后又如何如何见到了人的过程讲了一讲。

    临了,她长指在下巴上敲点两下,若有所思,下了估摸出的一番结论。

    “如若不是这世间公道见不惯,真就为她鸣了这不平的冤情,光凭这种种迹象,要么是有贵人暗中助她,要么就是这女子过于聪慧了,本来我是猜不出的,不过听了你方才的言语,倒是觉得,若当真有这位贵人,怕是只有他了。”

    “像他能做出来的事,”穆商言替傅椋拈去发丝里的蕊瓣,语气不平不淡,“他一向晓得如何叫你起兴趣,投你所好,就连当初那盘糕都做得合你口。”

    话间已然有了几分酸味儿。

    远在闽南,正挑灯夜读的某位大人,忽然鼻尖一痒,打了个极其响亮的喷嚏,他下意识往窗看一眼,见窗掩得结实,心里泛起了纳闷劲儿,嘟囔一句,又埋头书中去了。

    这句话若是搁在往日里,傅椋必然是听不出什么来的,不仅听不出来,说不准还会十分赞同地附和一番,在这滚烫烈火上浇一勺沸油。

    但今个儿也不知是怎么了,或许当真是紧闭的壳子开了那么些许的缝,她忽然就从这话中听出了几分不对味儿来。

    瞧了瞧穆商言没有什么表情的脸,她忽然想起之前那盘被她称作是‘厨子做的猪食’、‘狗都不吃的那一种’的糕,心下里忽然就起了那么莫名其妙的几分心虚。

    长睫一时扑颤的厉害,似受了惊扰的蝴蝶。

    当初的那盘糕,其实也没有她说得那么不堪入嘴,只是那会儿正同穆商言怄着气,对他送来的东西难免百般挑剔,鸡蛋里头挑骨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