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盖世人王〕〔隐婚总裁:女人,〕〔王爷,听说你要断〕〔狂妃来袭:腹黑王〕〔禁区之狐〕〔真实的克苏鲁跑团〕〔万相之王〕〔骗了康熙〕〔一胎双宝:总裁大〕〔重生恭王府〕〔一品丹仙〕〔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风云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40章 第40章
    傅椋飘在头顶上神游的魂,在这一瞬间被强拉了回来归位,她晕晕乎乎的,只觉嘴干得厉害,就下意识舔了下唇。

    不偏不倚的,却正好舔到了压在她唇面的半截指腹上。

    咸涩的味道在舌尖上弥漫,又泛了涩涩的苦,傅椋面色登时大变。

    这手将将才摸过她的脸,先前又拈过花解过步摇串子,再往前,还不晓得摸过些别的什么脏东西。

    她凤眼一瞪,忙不迭挥开穆商言的手,不由分说地就地呸呸两下,又连忙去抹嘴,将本就鲜红的唇蹭的更红了。

    “噗,噗噗噗,脏死了!”

    一瞬间,旖旎的气氛尽数消散。

    穆商言还没来得及感受指腹上那一触即分的柔软,就先在傅椋这呸呸噗噗的几声里黑下脸。

    傅娘娘总有随时随地,就能将好好气氛彻底破坏了的绝顶天赋。

    他心头升起一股子好气又无奈的辛酸。

    从那阵黏糊得同浆糊一般的气氛里挣脱出来,傅椋倒是也没怎么仔细琢磨穆商言的那番话,只觉听起来好似是有那么几分道理。

    但就让她这般眼睁眼地看着,却也是不行,这件事她本就打定主意管一管了。

    “朝堂上的事情我不懂,自然也就不会多掺和,但那位‘小明月’的事情,不管是不是苏衍有意而为,我都是要管上一管的,若你连这都要拦,那我就回去像爹爹告状,讲你们朝堂上的那个谁?郑兔?郑羊?还是郑乱七八糟的那个,要对我下狠手。”

    说到这里,傅椋其实就很想当着穆商言的面讲一句实实在在的话。

    譬如若不是因为她是穆商言的皇后,傅太师倒是有十足能成为盛国第一大奸臣的潜质……

    咳,她这可是在夸她爹爹厉害,当真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在里面。

    面无表情的穆商言:……哦,倒是差些忘记,傅小女子身后的靠山可不止他这一座呢。

    眼见离凤栖宫很近了,也不过几步之遥,傅椋瞅准机会,见缝插针地抽回了自己的手,又接连几步蹦上了台阶,没给穆商言反应的时机。

    她转过身面对着人,双手背在身后,虽是居高临下,却显出十足的女儿娇俏味。

    风将她缀着芙蓉花的裙摆一角吹得簌簌,傅椋一边使着眼色叫白诺快些过来身旁,一边对穆商言笑眯眯讲道。

    “你看,这天色也不早了,倒是辛苦你一路将我送回来,我也没什么能感谢你的,吃茶这种事么,倒是可以放到白日里,便就祝你一夜繁花入好梦罢。”

    穆商言一时被她这神情给迷惑住,将要下意识点头,忽就察觉几分不对,他眉心一蹙,猛地抬起头,“你……”

    然不过才讲了一个字,神通广大的傅娘娘就猜到他下面要讲一些什么了,遂眼疾手快地扯了一把在旁的白丫头。

    只听‘砰’的一声,两扇门就在当朝陛下眼前合了严实,请他吃了个结结实实的闭门羹。

    穆商言:……

    丁诺:……

    “她,她这就给我关在门外了?”

    似是不可置信,穆商言瞪着那两扇描金梨花门,声音猛然拔高了个调,有些咬牙切齿地问丁诺。

    “咳,额,咱家,咱家猜,是不是娘娘手,手滑了一下,巧的是就刚好有那么阵夜风……”

    他编不下去了……

    一晚上都努力不听不看不想的丁总管终于还是没能逃过,在最后关头遭了殃。

    “你和朕讲,这是她手滑?”

    穆商言转脸,一张俊脸黑沉,他又看了眼门,对丁诺道:“便信你了,倘若朕要敲不开,回头就扣你三月的俸。”

    无辜被牵连的丁诺:……

    穆商言咬牙切齿走上前去,将门拍的噼啪响。

    他堂堂一国天子,大半夜的叫皇后给关在寝殿外是怎么回事?!他不要面子的吗?!

    “开门,傅椋,我话还没讲完。”

    “凤钗必须要戴,你别想着蒙混过去!”

    “我和你说话听到没有!”

    “竟敢把我关在门外……”

    ……

    门被拍地噼里啪啦响,白诺担忧地朝着门望去一眼,面上神情几许犹豫。

    她斟酌了片刻,小声试探着,“娘娘,将陛下关在外头是不是……”

    傅椋在帕子上吐出葡萄籽,趁着门声渐顿的一刹那,忽然转脸,气从丹田来,“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又交代白诺将凤钗拿来,她要亲自收好一些才能安心。

    她也没说朝贡那日里不戴,这不是想着能拖上一日算一日,这厮非要大晚上扒挠她门。

    穆商言:……

    “她刚才管朕叫什么?”穆商言又转脸,“王八?哪只王八有长得朕这番模样的?她骂朕是王八,她自己又是什么?”

    穆商言要气笑了,“母王八吗?”

    傅椋:……

    丁诺:……

    您那端和娘娘吵架,能别回头问咱家吗?

    这一折腾就胡乱折腾了许久。

    直到月上中庭,树影婆娑,明亮的星子在天幕浮沉,星星点点的碎芒汇做一条耀眼星河流向天际。

    清辉月色下,一树繁花的梨棠被风吹来阵阵清幽淡香。

    穆商言望了眼彻底寂沉下去的夜色,才悻悻收住了嘴。

    他深知若再同小女子斗嘴下去,怕就只落得一个人孤零零回去独睡空房,又或是就地搁这门口耗上一晚的境地。

    堂堂一国之君在门外面打地铺,这像话吗?当然不。

    自诩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的当朝陛下,毫不犹豫的用上了往日里头,那个百用百灵的法子。

    左右朝心上人低头的这件事,他从来也没少做过,自也就没什么丢脸这一说。

    于是挥退了丁诺和一旁侍候的小奴,穆商言隔着两扇门板,先是十分温柔地说上两句好话,又低声装一装可怜,讲了讲譬如夜深寒凉,他衣着单薄一类的。

    这话随着夜风,被送进门缝中去。

    殿里烛火未曾点得太亮,只朦朦胧胧地晕出一片尚可视物的昏黄,覆在金丝罗纱的帐子上,又落在梨花楠木的案台上,给人以昏昏欲睡。

    傅椋不是个一定要叫人侍奉在旁的主,早早便赶着白诺去睡了。

    自己拿了软垫坐在门旁,背靠在上面和穆商言有一搭没一搭的拌嘴。

    她其实也很困倦了,借着门板支撑才没怎么歪七倒八的滑下去。

    白日里就走了好些的路,方才又是一路晃悠回来,本来还不觉怎么乏累,但此时往往这里一坐,却是连眼皮都半耷拉下来了。

    仅仅凭着那一股子不服输的气性强撑,方才没有眼睛一闭的就地睡去。

    穆商言的好言好语飘进她耳朵里,活似是瞌睡狠了就有人十分懂眼色地递来软枕。

    她脑中紧绷着的那根弦刹时松懈了去,伸手就去拨门栓,想将人放进来。

    白嫩的指尖绵软无力,傅椋胡乱拨弄了两下,却也始终不得章法,不仅没摸到门栓在哪,反而叫倒刺刮蹭了指尖,疼得她一缩手,却也阴差阳错间,将木栓给拨弄了开。

    一缕月色倾泻进来,落在地上如潺潺青溪。

    只闻“吱哑”一声,似闸门骤开,河道开拓,细窄的溪水涌作了滔滔浪河,淹没了散在地上的轻纱。

    一朵海棠在其间沉浮,最终叫人小心又轻缓地托了起来。

    头下枕着的硬门框换做温暖胸膛,傅椋眼睫扑颤了下,如深夜蜷翅花间小歇,却受了惊扰的蝴蝶,一扇一颤似要展翼。

    温润的吻轻柔落在她眉心间,是她一贯熟悉又安心的感觉。

    “睡吧。”

    终是抵不过困意,颤了两下的羽翼缓缓合拢,蝴蝶安睡花间。

    这一觉,傅椋难得睡得有些不太踏实,乱七八糟的梦胡乱做了一堆。

    一会儿梦得当年崴脚掉落荷塘的事情,一会儿又梦见被张牙舞爪的爪鱼怪给勒住了腰……

    天不过才蒙蒙亮了点,她就从梦中醒了过来。

    勒在腰间的紧实触感着实叫她愣了一愣,差些个就以为是梦中那个同她‘斗智斗勇’一番,最后叫她烤来吃的爪鱼怪阴魂不散,找她报仇来了。

    战战兢兢低头一看,勒在她腰间的不过是半截手臂。

    傅椋后知后觉,才想起昨夜里头将穆商言放进来的事情。

    她盯着那截手臂,心下里已然将蒸炒炸煮,炊房里做菜的那几个法子统统想了一遍。

    又想配个什么口儿的料,是麻辣的香,还或是盐焗的入味……

    想着想着,她转过脸,视线飘忽到了那张俊俏脸上。

    诚然,傅椋想,穆商言不讲话时的模样要比他开口讲话时更俊俏一些。

    看着男人眼睫下的淡淡青黑,傅娘娘难得没起去闹他的心。

    眼下里,诸事皆忙,又逢朝贡,御书殿中的折子还不知堆了有多高,大小事宜有多繁琐。

    当皇帝必然是个辛苦的活计,他昨夜里放下那些文书专程来寻她,还同她又讲了那些话,逗了好半天的嘴,傅椋眸光柔和了些许。

    “这回儿就不踹你下去了,免得上朝后,旁人还以为我怎么着你了。”

    她这声音又轻又柔,带着些许笑音,与其说是讲给尚不曾醒来的穆商言听,倒不如说是讲给她自己在听。

    此时约莫也就卯时多一些,立夏以后白昼变长,天色自然也就亮堂得早一些。

    云锦柔软,稍一有动作便塌陷一块,傅椋怕此时起身,动作易惊扰了疲惫的男人,便索性准备再多睡一会,左右天色还早得很。

    她掩着唇小小打了声哈欠,随手蹭去眼角沁出的珠泪,脑袋一垂,青丝散了一榻,就着姿势在男人颈窝里埋了个舒服的姿势,又沉沉睡去。

    她未曾注意到,在柔软发丝蹭过男人脖颈间时,那双紧闭着的凤眸长睫微微一晃,好似晨风无声无息地从此吹拂过。

    待傅椋呼吸渐稳,似是再度沉沉睡去,穆商言才缓缓睁了眼,将小女子捞进怀中,低头吻了吻眉心,目中是含着宠溺的一片清明。

    等再次醒来时,硕大的凤栖宫中已只剩下傅椋一人。

    她懒在床上,只觉这番回笼觉睡得极为舒适,酥麻了身子骨不想起身。

    可往窗外一看,却讶然竟是过去了两三个时辰,险险就要到午时了。

    傅椋正疑着白诺今日里怎么不来唤她,就有脚步声停在了屏风后头,问询的声音又低又轻,似是怕扰了她。

    “主子可是起了?”

    傅椋应了声,白丫头才搬开屏风,笑着进来,对她福了福身。

    “主子可算是醒来,兰娘娘都念着您一上午了。”

    “一上午?”傅椋诧异,“那你如何不来唤我?”

    散着发坐在榻边的美人一袭素白里衣,眼眸含着几分初醒的水意,较之旁日里少了几分艳色,又多了几分慵懒。

    白诺过来给她更衣。

    “陛下走时特地交代过的,说是主子昨夜睡得迟,今日便不要早唤你了。”

    “他还算是个有良心的,”

    傅椋由着白诺服侍,穿了一袭青白纱缎的圆领短衣,又梳起了个简单的云鬓来。

    “你说的,兰儿念着我一上午又是怎么个事情?是她那里出了什么天大的急事么?”

    不过倒也不应该,倘若当真出了什么急事,也就不会由着她睡到此时才起身了。

    只是明明昨晚儿才同兰娘娘分开,算起来也不过短短数个时辰,她怎么就念叨上她了。

    往日里,可从也没瞧见她这般殷勤的念叨。

    白诺在傅椋盘好的发髻上簪了一只玉兰钗,十分满意。

    只觉她家主子无论是那一副模样,都十分叫人欢喜,她边给旁簪上小钗穗子,边回着话。

    “倒也不是大事情,只是主子昨儿买的小冠落在娘娘那里,我本寻思着让丫头给送过来,便不用主子再跑一趟,今日里头天热,怕叫暑气给熏了,但娘娘却差人来硬是叫主子往她那里走一趟。”

    若是白诺不讲,傅椋还当真就将那小冠的事情彻底忘了脑后。

    此时由着这么一提,才忽然记起来,却不免有几分心虚和庆幸。

    也幸得是忘了个彻底了,昨夜里儿才没有将这事给讲出去。

    不然若是讲了却摸不着东西,那小肚心肠的怕是又要恼起来,讲她不将他放在心上了,说不准还得大半夜的往嘉悦宫去惊扰一番兰娘娘。

    这冠是得早一点拿回来。

    “她既是叫我去,想必是有事的,不过眼下过去是有些迟了,怕是她没叫人多备些菜,就寻个丫头去讲一声,道我用过午膳再过去。”

    白诺颔首,正要退出去找丫头,却冷不丁又叫傅椋唤住。

    “那个,谁,”傅椋轻咳一声,“穆商言有没有讲,他今个午儿还过不过来?”

    白诺想了一下,摇了头,“陛下未曾说道此事。”

    傅椋哦了一声,也没怎么追问,仿佛只不过是随口提上一句,左右膳前必是能知道的。

    往日里,穆商言向来都是同她一道吃的,若是见不到人,必是得派侍候在跟前的过来传个话。

    果不其然。

    临近传膳时,就有御书殿的小太监过来传话,道是陛下今日公务繁忙了些,就叫娘娘一个人先吃了。

    傅椋见他额上发汗,袖口前襟湿了一滩,怕是急急小跑着来的。

    此时外头日阳正烈得厉害,又晒人的度,便差人拿了点跑腿的辛苦钱给他,喜得小太监连连叩谢恩典,眉开眼笑地离去。

    穆商言既然不在这里,傅椋也就没那么多兜兜绕绕的规矩,自就按平日里过活,怎么舒坦是怎么来,便就叫着白诺陪她一道用了点。

    待膳后,歇了片刻,又喝了两盏凉茶,才往嘉悦宫去。

    岂不知,她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偷摸着溜了进去。

    其实关于怎么哄骗傅椋戴钗的这个事情,穆商言是没什么好法子的。

    一来罢,他不想做得过头惹傅椋生冷脸不搭理他,就如同昨夜里那般吃得闭门羹。

    二来罢,则是这个钗,是一定且必须要当着众朝臣面儿戴的。

    傅小女子的心思他清楚得很,若是往后的哪一日里,她突发奇想,就譬如为了她那个早些年间胎死腹中的江湖梦,当真跑出去当一当侠女之流的。

    只要他没下废后的那道旨,朝中必然会有人去傅椋面前仔细念叨,届时扰得小女子烦不胜烦,自就歇了这念头。

    诚如穆书夜当初所言,在如何使得小女子动心的这条路上,他穆商言还道阻且长。

    彼时的陛下虽对这句话嗤之以鼻,但也在和傅椋相处的年月中晓得了先下手为强的这个道理。

    在他眼里,什么穆书夜,什么苏衍,什么安修竹,那几个同傅椋玩儿得好的,他统统都瞅着不顺眼。

    所以在傅椋及笄那一日里,借着所谓喜上加喜的名义,便叫傅姑娘由一位闺中小姐成了大盛响名当当的皇后。

    同样的,先下手为强这个理自然也可以用在这里。

    下了早朝就往太和宫去,正坐在这里被太后指着脑袋的穆商言一脸郑重,耳边听着太后恨铁不成钢的声音。

    “也不晓得你这脑子究竟是随得谁,还莫不是从小在我肚里头时就叫你父皇几巴掌给拍笨了,小时候那些讨人欢心的聪明劲怎么一个也不见了?”

    “便是当初背着包袱离家出走,要当大侠的那股子气势呢?往昔你父皇想同我在一处时,从也不见像你这般畏畏缩缩,当初竟还想出那么个蠢笨法子来,你也晓得她是个什么迟钝性子,恐是今日里,还信着你的那番胡诌鬼话。”

    每每提起当年的事,梁呤就有一种想割开她这傻儿子的脑袋,瞧瞧里头究竟是水装多了,还是真就当年她怀他时,被喜当爹的傻男人没轻没重的几巴掌拍了蠢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惊爆!团宠假千金〕〔误入歧途苏玥〕〔全球探秘:开局扮〕〔开局洪荒:我能穿〕〔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国民法医〕〔大叔,你暗恋的小〕〔徐南南帅〕〔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全民种田:我的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