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45章 第45章
    这一番质问仿若盛夏多水之季的暴雨,快而猛急,劈头盖脸的就砸了下来,直砸得傅椋头晕目眩,心下里免不了生起几分心虚。

    可再细一觉穆商言的话,当下又拧皱起了眉。

    诚然,这件事情上是她莽撞了些许,高估了自己,可那毕竟是条活生生的人命,总不能就叫她在旁干看了去罢。

    还有,他讲得这句是什么话?

    什么就叫做‘她是什么命,你又是什么命?’难不成她的命是命,那丫头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都不过只是爹娘生养大的罢了。

    虽说人有高低贵贱之分,但命这种东西有什么例外?

    一人从头到尾也就只有那么一条,管你是什么王公贵戚,还是什么平民百姓。

    这道理,是傅椋当年落在人牙子手中,自己悟出来的。

    她那时不大记事,但也朦朦胧胧晓得自己身份不大一般。

    可在那种地界里,谁又听你讲这样的话,不还是为了不被卖掉和打残废,而使出浑身解数来。

    那时可从也没什么人来同她讲,她的命金贵。

    此时听得穆商言讲如此之话,心下里自是几分不悦。

    她双手抵住男人宽阔而温热的胸膛,拉开些许距离,没了方才一晃而过的心虚,神情间也见不得什么笑意。

    “你这是在同我讲,我应当见死不救吗?”

    满心后怕的穆商言急火攻心,焦躁之下讲出的话自也没怎么过脑子。

    此时听得傅椋语气不对,锋眉倒竖,仅存的几分冷静让他知晓傅椋是恼了。

    但穆商言却并不觉得这件事上,他讲得话有什么错。

    在他眼中,那些个所谓丫头仆从的命,当然比不上傅椋千分之一的重要。

    方听暗卫回禀,光是听他讲傅椋被人扯进湖中的那一刻,他就只觉自己也掉进去一般,什么也顾不上了。

    玉灵湖的水有多深?那是能和宫庭间,又或是当年被填平的荷花池相比的吗?!

    再听到那丫头为活命死死拽着傅椋不松时,穆商言没一气之下诛了她九族,已然算是存了几分理智。

    此时见傅椋竟为他这一句话恼怒,不将自己身体放在心上半分,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件事的重要性,

    万一还有下一次呢,万一下一次她的身旁没有人呢?诸如之类的猜想纷杂涌上。

    担忧,恼怒、后怕……种种情绪纠缠一团,穆商言气得难受,冷笑一声,不顾周遭还有他人,弯身下去,手臂一捞,竟打横将小女子牢牢锁进怀中抱起。

    神情中难得几分狠厉阴沉,仿若平日里那个没什么架子,平易近人的男人,只不过是他装出来的表象而已。

    “我老早就同你讲过,你想做的事情我都不会干涉,但前提是什么?傅椋你告诉我,我当年和你说的前提是什么?”

    “你说命都是命,可在我眼中,你的命有千金贵,足以抵着一整个大盛。”

    猝不及防被男人打横抱起,傅椋狠吃了一惊,还没待她怎么挣扎,男人的话就一字一句地砸进她耳中。

    如惊雷轰鸣,如战鼓声声,顿时叫她愣在那里,脑中一片空白。

    傅椋的身份何止一个尊贵能了得?

    傅太师家的姑娘、恭安亲王的义妹,再加上如今大盛皇后娘娘的称谓……

    这无论哪一个放出去,都必是能叫他人卑躬屈膝的。

    但却也从无有人这般直白的来同她讲,讲她的命有千金贵,足以能抵这一整个大盛。

    这话若是旁人讲来,傅椋便也就当个笑话听一听,胡乱打趣一番。

    但从穆商言,这位大盛唯一的君王嘴中讲出来,分量自然是无可比拟的。

    就好似青天白日里头,凭空落下一把金珠子下的雨,直砸得傅椋脑中空空,双眼发懵,连穆商言将她抱起的这件事情也顾不上了。

    只纤指紧紧抓着男人臂弯的衣袍,茫然又迟疑,“你,你讲得什么东西……?”

    她当真不是之前落湖中时叫冷水给灌了脑子?怎么竟就听见了这种胡话呢?

    这话若是叫那些个前朝的老顽固们听见了,还不得是一人一口唾沫星子,将她活生生给淹没了顶。

    穆商言在气头上,口不择言,此时闭嘴也不想说话,往日里的事情他皆可宠纵着,撑腰着,但唯独这桩事情是没得商量的。

    二人一人闷着,一人又气着,只顾往前走。

    身后白诺和丁诺互相望了一眼,步子慢了下来。

    白诺/丁诺:这种时候还是别上去触陛下的霉头了。

    穆商言虽是气着,但脚下步子却依旧迈得很稳当,没叫怀中小女子落得半点颠簸。

    他目不斜视,一张冷脸阴黑,周身气势沉沉,任谁也能看出这气性究竟是有多大了。

    今日白日里的事情发生得太多,傅椋整个脑子都是乱糟糟的,穆商言抱着她的怀抱暖呼呼,又不用她多走路,叫白日里受寒的小女子生了些倦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