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46章 第46章
    外头虽是燃着几盏烛火,却并不怎么亮堂,那些个物件上都好似覆了层薄纱,只能模模糊糊的,辨出个大概轮廓来。

    但总归是自己居了好些时日的殿,到底能认出些,也或许是她这一道缝掀得小了。

    不是有句古语,道是从缝中见事儿,便越看越扁了去。

    手下将那道缝掀得大了些,又小心着不叫外头人察觉这动静,但也说不准是她迷迷糊糊的多想了,许是夜中白丫头来给她温茶,动静难免就放轻了些。

    傅椋晓得自己是有那个一受寒就发热的毛病,但这件事在她看来却着实也算不上是什么大事情,以往年间多了去了,尤其是凛冬时节,但凡沾雪受了寒,总要病上一回。

    所以也是习惯了,左右不过是热了些,发些汗,身子骨酸软些,倒也没有什么其他大碍。

    左右瞥了瞥,却没瞧见人影,但那声音却一直未歇。

    淅淅索索的,活像是有只嘴馋的黑毛耗子,半夜里头趁着四下无人,就偷摸溜出来觅食了。

    她又将帐子的缝掀得大了些,露出个脑袋寻着声音仔细张望。

    这一回,才终于是瞧见了人影。

    那人离她这里有些远,在山水屏风的那一边,叫投下的影子遮了半个身子,只是端看那虎背熊腰的挺拔身影,必然不是白诺那个丫头的。

    傅椋心里不由得咯嗒了一下。

    当真是摸了个贼进来?

    就是这贼的脑子也未免有些太不好使了,明明更好拿走的妆匣子在另外一侧,他却偏跑那死沉死沉,足有百十斤重的屏风那里去,莫不是想将上头的金粉刮下来一些不成?

    这种时候必然是不能嚷的,若是嚷出声,怕是救驾的还没到,她便先一步叫那激怒的一刀给抹了脖子,还是破财消灾的好,嗯,破财消灾。

    一些金银,身外之物,总不至于那小贼当真就将屏风搬走了,倘若如此,她倒是敬他是条汉子。

    傅椋将头缩回帐中,正打算锦被一掀,两眼一闭,什么事也不管,又突地一愣,猛然睁大了眼,看着上头黑乎乎帐子顶。

    后知后觉,那对凤钗好像叫她藏在屏风下头的暗格里了。

    虽她晓得那小贼必是抗不走一个屏风,但万一呢?万一是个天生神力的,又或者阴差阳错按上机关给打了开?

    仔细想了想,傅娘娘又重新伸出脑袋去,目光四下一扫,落在离榻边不远红木架上的白瓷瓶上。

    中等大小,颈细肚圆儿,是个趁手的家伙事儿。

    不管成不成,先给他一瓶子放倒就是,这一瓶子下去,便是头猪,也能砸他个不省人事了。

    傅椋甩了甩发酸的手,蹑手蹑脚地爬下榻。

    凤栖宫靠近榻的这端地上都铺着长毛的绒毯,傅椋又没穿鞋,一脚轻轻踩下去,绵软无声。

    她抱着那个半身高的瓷瓶,一步一停,万般警惕的往那端挪去。

    不晓得这人是不是个练家子,动作必然是要轻之又轻的,傅椋舔了下发干的唇,心跳咚咚。

    昏黄烛火将她身影拉长,静静融入寂静夜中。

    慢慢的,她离得近了,不声不响。

    但愈近,她愈觉得这背影瞧起来几分眼熟,可烛火点在另外一旁,离这里实在有些远,确实瞧不大真切。

    管他三七二十一呢,傅椋想,大半夜的不在榻上睡觉,在这里做贼,纵使是熟人,也不会是个什么好人。

    她握着细而长的瓶颈慢慢举起,冰凉的瓶身已叫她握了温热,掌心沁出的薄汗有些粘腻打滑,但此时也顾不上再擦一擦手什么的,正准备着往这人脑袋上抡,好砸他个头破血流。

    就这千钧一发之际,那人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猛然间一个转身,眸光锐利,同高举瓷瓶的傅椋四目相对。

    穆商言:……

    傅椋:……

    时间仿若禁止,生了几分心虚的小女子慢吞吞放下高举瓷瓶的手,转而兜着瓶肚抱在怀中,双眼一闭,详装淡定转身晃悠着往回走,嘴里止不住念叨。

    “啊,贼子,看你往哪里跑……”

    她自觉在这种情景下,能想到这个详装梦游的点子,是一件非常了不起且临危不乱的事,想来是能将穆商言那厮给糊弄过去的。

    然有一句话,叫她以为终究只是她以为。

    “傅椋,”身后传来男人咬牙切齿的嗓音,“回来。”

    不听不听,王八念经。

    傅娘娘充耳不闻,任凭他恼,详装闭眼的眼皮底下去却掀了条缝看路,晃晃悠悠往床榻走去。

    然走了几步,她倏地一愣,不对啊,这里是她的凤栖宫,又不是穆商言的宸辉殿,纵使他今个儿晚上宿在这里,此时也不该学个贼的模样在屏风那里淅淅索索。

    想到这里,傅椋忽就有了底气,自觉落荒而逃的不该是她这位凤栖宫的主人,顿时心不慌,脚不飘了,十分淡定抱着那瓶子转脸过去。

    “我回来了,怎么的?”

    穆商言:……

    “我倒是想问问,”傅椋先发制人,拿出那股子压人气势,全然没有方才半分落荒而逃的心虚。

    她手指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点着瓷瓶,在寂静夜中发出哒哒哒的脆响。

    “你这大半夜的不入眠,在这里是做什么?不会……”声誉顿了一顿,傅椋十分温柔一笑,“是来偷凤钗的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