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品丹仙〕〔盖世人王〕〔星辰之主〕〔九龙归一诀〕〔我有一间白事铺〕〔仙都〕〔火影之无限瞳术〕〔全位面都跪求反派〕〔历史的征程〕〔超神级骇客〕〔都市风云〕〔都市沉浮〕〔重生恭王府〕〔赛尔号学院记〕〔梦中预言者〕〔四合院:逍遥人生〕〔山野村色〕〔都市医神狂婿〕〔道断修罗〕〔汉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48章 第48章
    乍然听到这么一句,傅椋还没怎么反应过来话里的意思,愣了一愣,才后知后觉。

    好嘛,她这么大一人还处在这里,哪里就凭空刮来这么一阵妖风,谣言四起的,竟还传得有鼻子有眼,像模像样。

    莫不是,昨日里头同太后母后讲话时,叫旁边哪个碎嘴的给听到,又传了出去?

    想到这种可能,傅椋又免不了心虚,心道是这种话若是叫穆商言给听了去,还不晓得又要怎么恼起来了。

    白诺还在那里替她忿忿不平,就差没将这乱讲话的‘罪魁祸首’揪出来,拿鞭子抽他个鼻青脸肿了。

    “就这种乱嚼舌根,胡乱碎嘴的,有胆子以下犯上,造谣生事,就该找出来狠狠打几板子嘴,叫她好生长长记性,皇后娘娘也是她能随意编排的吗?”

    白丫头握紧拳头挥了挥,显然被这谣言气得不轻。

    宫里头这些闲话一向都传得十分快,许是后宫里的这群娘娘们大都闲得发慌,平日里除了纳凉听戏玩儿心眼,倒也也没什么其他事来干,所以对这种闲言八卦的,就一向非常乐衷。

    尤其是,还关乎着那个谁都想坐一坐的位置。

    傅椋倒是没怎么将这流言蜚语放在心上,总不至于她们看好戏般的胡乱传上一传,她这个皇后就当真退位让贤了罢。

    只是瞅见白丫头义愤填膺的模样,傅椋暗中寻思着是不是真该如穆商言所言,将凤钗正大光明的配戴一回,出去晃晃那些个不安分的眼,但一想到那般的重,又免不了打起退堂鼓。

    还是能拖一日是一日罢。

    勉强算同这谣言事儿沾了点边的傅娘娘轻咳一声,转起话头,不然总觉着白丫头是在拐着弯儿的骂她和太后母后。

    “丫头,我昨个儿穿的那身衣裳,你拿去哪里了?”似觉这句话儿表述的有些不大清楚,傅椋顿了一下又道,“就是昨个里头落水时穿得那一身,青白云底的。”

    白诺啊了一声,回忆起来,“应当是被送去漱衣坊了。”

    后宫里娘娘们换下来的脏衣裳,大都是往漱衣坊送的,由着其中宫人洗净熏香再往各宫送去。

    “那你可见着我袖子里头的那个小冠?就是昨儿里头从兰儿那处拿回来的那一个。”

    傅椋想着今日里头找个机会,将那冠给送出去。

    既正好可谢一番昨夜里儿穆商言亲自照料她的辛劳,又可算朝他差些被开瓢的脑袋赔个不是。

    傅椋晓得她病中是闹人的。

    殿内残余的药香还未彻底散去,足以窥见昨儿夜里如何闹腾了一番,怕不是连药都打翻?若不然这味儿怎会如此熏人。

    白诺摇了下头,仔细想道:“昨日里来去匆匆忙忙,倒也没曾仔细着,但想来,应是叫阳春给收起了,我这便去找她来问一问。”

    虽身为傅椋身旁的大丫头,但白诺并非事事都能照料到,就譬如昨日里随着傅椋来去匆匆,换下了湿透的衣裳就急忙往太和宫烧香去。

    那些换下来的衣裳,就自有其他的女俾收了走,送去漱衣坊。

    傅椋颔首,叫她下去问,倒是不怎么担心那冠丢了,她宫里的人品性都清楚,平日里赏钱也不少,想来不会做偷鸡摸狗的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渣A后我的O怀〕〔赐我狂恋〕〔幸福人生护士苏钥〕〔偷香(杨羽)〕〔七零嫁糙汉,知青〕〔我靠美食综艺全网〕〔国民法医〕〔全球探秘:开局扮〕〔误入歧途苏玥〕〔惊爆!团宠假千金〕〔开局洪荒:我能穿〕〔徐南南帅〕〔大叔,你暗恋的小〕〔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全民种田:我的农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