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53章 第53章
    傅椋讶然有人脸红竟是能连脖子也一起红了去,一时倒不知该不该讲一句天赋异禀,反正这种事儿,她可是从来未曾见过的。

    也许是她周遭认识的,脸皮都有城墙那般厚实,别说是害臊得红了脖子,就是寻常日子里,连红个脸都甚少能见,且不说十有八九还都是被气出来的。

    如今再见这红脸如同喝水一般快的青年,倒也感叹是桩稀奇事了。

    她探着头看了眼萨格兜了满怀的,装在白瓷盘子里的米黄酥糕,正准备伸手接过来。

    先不论这玩意儿究竟好不好吃,虽瞧着干巴了些,但人家毕竟想着你就是一番好心意。

    傅椋此时总归是因着说好了又反悔,没能同萨格一架马车,而被湿漉漉的眼看得起了些许内疚。

    人家此时又好心好意来请她吃糕,总不能再婉拒了去,怕不是这青年当场就要哭出来了。

    嗯……说不准这糕只是卖相差了些,味道却不错呢?

    就在傅椋顶着萨格期待视线,手将将要摸到那盘子边时,身后忽就有股大力勾着领子扯了她一把,眼前萨格顿时诧异地睁大了眼。

    这一下来得突然,傅椋又没有丝毫准备,脚下被勾得一个踉跄,站立不稳的向后倒去。

    她凤眸瞪了圆,手在半空中胡乱挥了下,想拽住个什么东西来借一借力,却被另一只手抢先握了住,人也不由分说地倒进了结实有力的臂膀中。

    握着她的那只手骨节长而粗实,虎口处常年握剑留下的薄茧摩挲着她的手背,泛着些许微痒,手心里干燥又温暖,叫傅椋想起放在太阳底下晒过的软席。

    鼻尖嗅得一阵被暖意蒸腾起的龙涎香,她这才仰脸往上看害她于此境地间的‘罪魁祸首’,却只见穆商言如刀削般棱角尽显的下颚。

    当朝陛下的手搂在她腰间将她半托着,视线在半空中一撞,穆商言又轻飘飘移开望向对面。

    他语气不咸不淡,听不出什么喜怒来,但傅椋却从中听出了几分皮笑肉不笑的凉薄味道,活似裹着看不见的冰刀子一般。

    “她脾胃金贵得很,又刚用过早膳,吃不下这些,三王子离乡许久,还是留着自己做个念想,免得都送了人再也吃不到,毕竟大盛的厨子做不出这种味道。”

    言罢,手臂用力一带。

    傅椋只觉眼前陡然天旋地转了番,晕头转向的就叫穆商言搂着给带走了。

    离得远了她才回过神来,下意识转脸回去看,就见那青年兜着一怀的糕点,眼巴巴朝这里看来,蔫头巴脑的,颇有种被遗弃了的可怜滋味儿。

    “别看了。”

    萨格身旁的马车有了动静,锦缎帘子叫只手给撩了一半起来,里头传来含笑的声音,也不晓得是看这出热闹看了多久。

    “我这弟弟酸劲儿大得很,你该庆幸你是外邦人,他还顾着明面上那点交情,若不然,拎着你揍一顿都是轻的了。”

    脸上带着副□□的穆书夜如是道,言语里丝毫不掩几分瞧热闹的幸灾乐祸,不晓得是冲着谁去的。

    萨格:……

    马车悠悠驶出了宫门,今日里头是个晴日,就是日头有些晒人,但好在不时会吹来一阵小风,将天际云雾吹得舒卷,飘过来遮一遮烈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