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58章 第58章
    傅椋浑身一僵,低了下颚,闪烁的眸光壮似不经意般往下头瞅,瞥见手下揪出褶皱的明黄料子,沉默片刻,心虚地轻抚了两下。

    顶着众多目光,又面不红心不跳,十分淡定的将纤纤玉手收了回来。

    仿若只是见陛下衣上有个褶皱,便好心帮着压一压似的。

    耳边只听穆商言轻咳了一声,倒是没来和她细究掐大腿的这个事。

    傅椋暗中琢磨。

    许是现下里人多眼杂,一国之君被掐大腿的这个事罢也不是什么有面子的事,必就不会拿到明面上来讲,怕不是要等到宴散了,再同她来秋后算账。

    一旁侍奉着的丁诺听了这一声,上前一步,拂尘一扬。

    “宾客已齐——开宴——”

    随着这一声音落,乐师奏响靡靡乐音,舞女纷涌水袖翩跹,踩踏着鼓点,身姿婀娜,宛若九天仙。

    这本该是番奢靡玩乐的景致,但殿下除却乐音外噤若寒蝉,众人神色惶惶。

    朝臣们战战兢兢,来使们坐立不安,竟再没了半分玩乐的心思,唯有穆书夜似乎很有兴致。

    他半托着酒碗,一只手耷在半曲起的膝上随着韵律敲点,不时抬起那双狐狸眼,似笑非笑地环视周遭里偷摸着瞧他的人,无形中令人背脊一寒,浑身猛一哆嗦。

    傅椋在心里十分同情的为这些人念了两句阿弥陀佛,祝愿他们早死早托生,下辈子多做点好事,就不要遇见她义兄了。

    不过不对啊,傅娘娘后知后觉反应过来。

    不是讲好,要在朝贡宴里恢复义兄身份的么?难不成就是方才小太监通报一声就算恢复了?哪会有这么草率的事?

    三年前的真相就不用掰扯出来理一理了?

    想到这里,她心里抓心挠肝似的痒痒,连歌舞都没了看下去的心思,忙拽了一把手边的金袖子。

    在穆商言看过来的目光中,脑袋一歪贴去他耳边,温热的气息里沾着果酒醉人的甜香。

    “怎么就开宴了?义兄身份的事情不说了?定在这一日里讲,不是要诸国使臣都晓得这件事,好以洗脱义兄的罪名么?”

    事实上,原先确是如此打算的。

    穆商言叫呵过来的这股子甜香熏得头皮麻了麻,他斜眼瞥了眼坐在下头伸出‘尾巴’恐吓人,正恐吓得不亦说乎的穆书夜,冷笑一声,转脸去给傅椋解答困惑。

    “这件事毕竟算个‘家丑’,皇兄觉着不必张扬,明面上含糊昭告一下,叫那些人自去琢磨。”

    “此番三王子来盛,是为了外金朝上那点争嫡的破事,若是大张旗鼓起来,将这层关系漏出去,其他诸国免不了有异动,想从中分一杯羹。”

    这话讲得半遮半露,其间最主要的是那个‘皇兄觉着’和‘自去琢磨’。

    果不其然,傅椋一听,自发按着穆书夜一贯性子,将这件事在脑中想了个周全,当即就恍然大悟起来,连望向下方诸臣的目光也愈发同情了。

    真是难为这些个人了,明明离死不远却偏不叫死个痛快,还要被吓得好一番‘提心吊胆’。

    就像是猫捉耗子一般,傅椋想,她从前见过。

    猫捉住耗子,在吃掉前会将耗子玩弄得精疲力尽。

    虽她不晓得这样跑一跑,遛一遛的耗子是不是更好吃些,但见猫对这乐此不疲,想来味道差不到哪里。

    若不是那耗子长得太过难看,她也没什么吃耗子的习惯,不然就也去好奇尝一尝了。

    她这目光太过同情怜悯,叫人无法轻易忽视,以至好多感官敏锐的臣子都纷纷警惕着朝上端望去。

    傅椋端着坐姿,眉眼弯弯,露出自以为十分宽慰,但却同穆书夜差不了几分的‘慈爱’笑容。

    一时竟看得那些个朝臣身型僵硬,后脊背上寒毛耸立,好似就有个什么瞧不见的人,正趴在后脖子上凉飕飕地吹着风似的。

    傅娘娘不会也打算秋后算账罢?

    几个当年幸灾乐祸又落井下石,上奏‘废后’一说的朝臣心下忐忑。

    往昔年间,这位娘娘上街抓人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都愣着做什么?”穆商言端着酒碗把玩,深邃的眸子一扫群臣。

    被他视线扫到的纷纷僵了身型,低下头去。

    别看帝王样貌年轻,却不是他们这等臣子能轻易拿捏住的。

    自他登基以来,行事雷厉风行,魄力丝毫不输前帝,手段狠辣又懂恩威并施,极擅玩弄人心,不愧是经由太师手出来的。

    “今日这好日子,做主人的,怎么能冷落了客人?”

    话里听不出情绪,但显而易见,这是不悦了。

    众臣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却谁也不敢做这第一个‘出头鸟’,以免触了圣怒。

    安修竹正暗中瞅着好戏,冷不丁有人拽了把他左袖子,低声凑来,“安大人,你看,你这,一贯也在陛下和娘娘面前说得上话,这时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