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59章 第59章
    小肚鸡肠!心胸狭隘!斤斤计较!□□裸的威胁!

    回去路上,傅娘娘愈想愈生气,她柳眉倒竖,提起裙子,一脚踢飞石阶边的小石子,握紧拳头。

    对着白诺忿忿不平道:“我今个儿晚上若是再将这狗东西放进来,我就和他姓!”

    姓什么?姓穆吗?

    白诺茫然眨了眨眼。

    她记着傅椋幼年时,好像随着故去的那位恭安王,姓过一小段时间的穆……

    许是瞧出丫头这视线中明晃晃的意味,傅娘娘停下脚,晃了下拳头,又磨了磨牙。

    正巧晚云遮了月色,庭中乍然暗下,树影森森,笼灯叫夜风吹得来回晃悠,长廊浮雕的影子投在地上远远拉长,像似什么张牙舞爪的鬼魅欲要扑上。

    寂静中,那抹了艳色口脂的软唇咧开,她寒着脸阴恻恻道:“我说得是姓狗,狗东西的狗。”

    提着纱灯的宫婢们纷纷低下头去,目不斜视,详装什么也不曾听见。

    要了命了,这可是要掉脑袋的话。

    “噗……”

    庭中冷不丁响起一声突兀笑音。

    白诺面露警惕,眸中锐光闪现,她下意识握上腰间缠着的鞭子柄,护在傅椋身前,语气不大好。

    “大胆,何人在此,偷偷摸摸的,还不快滚出来。”

    傅椋勾着头望过去,珠钗垂下,在寂静夜中叮叮当当作响。

    许是方才起了阵小风的缘故,晚云又被吹走,月色下,云锦长衣的异域青年自廊柱后走出。

    他俊朗面上有些发红,站在那里有些手足无措,似因偷听了方才的几句话而感到不好意思。

    “萨格?”傅椋有些惊诧,“你在这里做什么?”

    言落又恍然,探头探脑的往他身后去瞧,“是同义兄一道的吗?”

    高大青年红着脸摇头,袖下掌心已然湿润一片,他望了眼白诺和一众掌灯的宫婢,带着别扭口音的大盛话结结巴巴。

    “我,我是来找你的。”

    白诺微微皱起眉头,外国臣子私会皇后……

    傅椋纳着闷,闻言不禁伸手指了下自己,修剪圆润的指甲在笼灯下覆着一层莹润的微光。

    她几分不解道:“找我?可是出了什么事吗?”

    这大半夜的,莫不是宴上出了事?

    倒也不是傅娘娘没半点儿所谓的危机之感,只是萨格这位三王子在她眼中,就约莫等同个弟弟模样的存在,自不会心生诸多警惕,见他特意过来寻她,难免就多想了几分。

    “不,不,没,没事,”萨格注视着灯影下眉眼艳丽的女子,眸中仅存着她的身影,像赶海捞贝的采珠人,茫茫海中,只就见得那半露在蚌壳中的珠玉。

    许是怕傅椋误解了什么,青年咽了口唾液,又急急解释起来,他贴着衣边蹭了蹭掌心粘腻汗渍。

    “我,我明后日里就要回去了。”

    原来是告别啊,傅椋恍然,此时才想起来。

    朝贡宴后,这些他国使臣是不得在留于玉京中的,这两日里头便都要回去了。

    “我有,有个问题想问你。”

    萨格抬起脸,眸光有些闪烁地看了眼白诺,傅椋也转脸过去,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图,于是手一扬,向前走了两步。

    微风吹起她的裙角,露出绣着牡丹的红锦绣鞋。

    “主子……”

    白诺皱眉正要拦,傅椋却满脸兴致地摆摆手。

    “无妨,不走了远,就在那一处,你能见着,就不用跟着了。”

    她倒是十分好奇,萨格此番避着人的专程来找她,究竟是想同她讲一些什么。

    莫不是就突然开了窍了,觉着自己好上龙阳,特意来找她问一问义兄的事罢?譬如有无喜欢的姑娘?往日里喜欢做一些什么吃一些什么之类?

    倒是也不无可能,毕竟这些日子里常见他们处在一处,要她讲,以她义兄那般姿色风度,便是有男子喜欢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倘若真是如此,那可真真是不能叫旁人随意听了去的。

    傅椋兴致勃勃走过去,耳朵竖起来,墨玉似的眸珠狡黠一转,像只听着动静准备下嘴偷鸡的狡猾小狐狸,正要好好听上一番‘不为人知’的秘闻。

    灯色下,萨格的眼睛十分明亮。

    他穿着一袭大盛的黑缎锦衣,上头绕着些金边,长发扎成好多小辫披散肩头,令傅椋不禁多看了两脸。

    萨格的年岁相较她要小上一些,面上还带着尚未褪去的少年英气,此时面颊微微泛红,倒真像是情窦初开的模样。

    离得近了,傅椋才嗅见四周散着的淡淡酒香,同梨棠花的清香混在一处,俨然成了醉人的晚凉夏夜。

    原来是喝了酒了,难怪脸红成这样。

    许是头一次和傅椋独处,他有些不自在地挠了挠头。

    见身后无人上前来,才垂下眼,十分不好意思的低声问,“你,你是不是喜欢女子啊?”

    正等着听穆书夜好事的傅椋:“哈?”

    竖着耳朵轻轻一颤,似乎听到了什么将偷鸡狐狸剥皮炖肉的可怖言语,她笑意僵在脸上,凤目瞳孔微微放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