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74章 第74章
    白嫩掌心里摇摇欲坠的竹竿子‘吧嗒’一下被扔在了石台上,傅椋转过去脸,见人湿淋淋的模样,忙叫白诺拿干布巾来给她擦一擦,又道:“你说谁?苏衍回来了?那安修竹,安大人可有一同回来?”

    丫头捧着布巾擦了擦湿了大半贴在脸上的发,又埋着脸胡乱抹了几下水,娇憨地吐了下舌头。

    “我也不晓得,就是有个太监来找通报,我便抢在其他姐姐前头过来寻娘娘来了。”

    傅椋失笑摇头,心下琢磨着既然苏衍回来了,那么安修竹也应当是一同回来的才是。

    她正要再问几句,却见那像只落水猫似的丫头对着手呵气又跺脚,无奈道:“下着雨了,怎也不知道打一个伞来,此番若叫苏衍瞧见了,还当是本宫对他的人不好。”

    丫头嘿嘿一笑,又瞄了眼懒散窝在椅上的兰絮,将脸埋在布巾里又蹭了蹭,露出两只眼。

    “打伞了又跑不快,跑快了又恐风吹去了伞,出门那会儿瞧着也没下多大的雨,谁想半道上竟又砸了那么大的雨滴子下来。”

    正巧一旁红泥火炉上的紫砂小壶冒了声响,傅椋便叫白诺又倒碗热茶来予她吃,好暖一暖身子。

    虽现今儿是夏日里,但沾了水的衣裳叫凉风一吹,总归是冷的。

    外头的雨下得有些大了,溅得台子上都是水,兰絮也坐起身叫春梅倒了两碗来吃,又叫她去将带来的轻氅拿给小丫头。

    这本来是她给傅娘娘备着的,怕冻着了叫穆商言黑脸,眼下里瞧她穿得严实,也确实用不上,便就拿了过去。

    兰絮放下手里杆子,见傅椋往外张望,便道:“总归人在那里也不能跑了,待雨小一些再去呗。”

    傅椋点点头,觉此话有理,她捧着茶碗,余光见小丫头裹着兰絮的轻氅,正满脸开心地蹲在盆边数鱼,便叫她来拿杆子钓着玩儿。

    只是现下里雨落得急,将池中下得如沸腾的油锅子,游鱼都躲在那一片莲花下头,未必能有咬钩子的。

    御书殿中。

    几盏香茗在褐乌木的沉案上氤氲袅袅青烟,窗外风声雨声,吹刮得窗旁几株野梨棠不住敲打花窗。

    穆书夜手持黑子思索片刻,才蹙着眉在棋盘一角落下,而棋阵之中,黑子竟隐呈一副败势模样。

    坐在对面同他对下的,是一名身着水墨紫衫,发如青瀑垂落,隐有流光泛上的美貌青年。

    他面上一副睡不醒的神情,桃眸低垂,半瞌着眼皮,懒懒倦倦的,但每每手下落子时,眸底又有流光闪晃。

    棋如兵卒,又如将帅,刀光剑影之中,杀得黑子片甲不留。

    坐一旁观棋的安修竹吸了口气,没忍住叹道:“果然这寸方棋盘之上,唯有你两方可一争,旁人上阵,皆如蝼蚁,还没出阵就叫碾压成渣了。”

    如他,就是那众多蝼蚁里的一只。

    不管是同穆书夜还或是苏衍,皆在手底下讨不到半分好处,十回输去九回,还有一回得是他偷摸着悔棋,不然活像是蝗虫过境,寸草不留。

    苏衍掀起眼皮懒懒看他,嗓音一如泠泠山泉,清脆动人,“你若从摆弄花草上分来半分心,也不至于回回都输得惨烈。”

    安修竹端起一旁放了凉的茶一口闷去,瘫坐竹椅中摆摆手,“你可饶了我罢,这种费脑子的事还是交给你们这爱费脑子的人罢。”

    似觉一人有些势单力薄,他转脸勾着头望向正处理朝上政事的穆商言,自觉他也没在这二人手中讨到过多少好,于是道:“微臣说得对罢,陛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