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梦回之苟在深圳做〕〔海贼之海军里的极〕〔萧夜凌林绾绾顾佐〕〔一切从退婚开始〕〔亮剑特种兵:谁说〕〔长安有妖气〕〔我在修仙界猎杀穿〕〔国公凶猛〕〔终宋〕〔穿越,人在征途〕〔我的姐夫是太子〕〔我的系统不正经〕〔重生团宠:又被摄〕〔傻子医仙林羽杨兰〕〔绝世第一杀神〕〔明左〕〔重生:回到1993当〕〔昼夜旅人〕〔女总裁的超级保镖〕〔怀了龙凤胎后,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青梅皇后有点酸 第77章 、结局
    这一场仗打了整整小半个年头。

    从夏中一路打到了秋末,衰了荷塘,红了枫叶,从轻纱短衫换作了锦缎薄袄。

    亭子还仍是那一方亭子,但在一起煮茶钓鱼的人,却不是从前的那个人了。

    秋风将几片红透了的叶子吹进池中,悠悠飘在一株枯败了的荷梗旁,叫游鱼甩尾的涟漪又给悄无声息地推了远。

    “陆姐姐你瞧,我这一条钓得可比你大多了吧。”

    长杆勾着红鲤甩尾,迸溅的水花落湿了衣裙,留下大片的暗色。

    “嘘,小声一些,”陆婉下意识转脸望向庭中瞌着眼的傅椋,压低声音同丫头讲,“仔细点,可别扰了娘娘休息。”

    自陆璋的事情过去后,她整个人都较之往日多了些鲜活,也多了些女儿家的娇俏。

    丫头吐了吐舌,转脸去,目光扫过榻上人在薄被下微微隆起的小腹,压低了的嗓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喜色。

    “听说这几日里,大人他们就要回来了,想必娘娘很是开心,咱们又有了小皇子,可算是喜上加喜了。”

    白诺含着笑的声音传过来,“你怎么知道是小皇子,不是小公主了?”

    丫头撇了撇嘴,边讲话边转脸,“陛下不就是想要个小皇子嘛,好陪娘娘一道去江湖闯……呀,”和一双浸着倦意的眼眸对了个着,她急急忙忙捂住了嘴。

    那双和葡萄一般乌黑透亮的眼瞳咕噜一转,神情像是从壳里探头的蜗牛,她看着傅椋,小心翼翼问道:“我是不是吵到您了?”

    傅椋其实已经醒来有一会儿了,只是眉眼间尚有些初醒时的倦意蔫蔫,她凤眸眯了眯,随手拭去眼尾沁出的泪珠,示意她是自个儿醒的。

    今日里天好,微风将人拂得懒洋洋的不想动弹,再加上肚里头还揣了一个,傅椋便更有理由不起身去,就只竖着一双耳朵听姑娘们闹腾。

    这一场仗终归是要结束了,提起这一档子事,傅椋着实有些唏嘘。

    三个月前,捷讯传来,兰娘娘领着的那支援兵犹如天降,将叫嚣着的外金杀了个措手不及,连连败退。

    当然也不是吹嘘兰娘娘是什么战神转世,一人领军就将这局势彻底扭转,而是外金后头实打实出了那么一件大事情,这事情同苏衍的失踪也有那么几分关系。

    民间有句话怎么讲来着,‘成也萧何败也萧何’,但要是傅椋来讲,便就是“战也萨格,降也萨格。”

    从苏衍传来的信讯中,傅椋可算是搞清楚萨格失踪是一件怎么样的事了。

    倘若细究起来,倒是有些许的令人哭笑不得,这事还和穆商言送得那两箱吉祥吃食脱不开干系。

    萨格回金之时,在途中遇见了不止一波的伏击。

    许是外金的那两位王子自作主张,没同彼此将这件事给商量妥当,又或许是觉着萨格这个弟弟的命着实大的可以。

    总之,是遇上了好几波,大有不将他在大盛境内弄死誓不罢休的意味。

    其实信中讲到这里的时候,傅椋心里是有些许疑惑的。

    外金那条明晃晃,不允弑亲者上位的戒律还挂在他们脑袋上,是怎么就敢明目张胆去做杀弟这种事的,后来一想,倒也恍然。

    皇位有一个,除却萨格,兄弟还有两人,二人总归不能平分一个位置,需得要窝里再斗上一斗。

    胜者为王,总有法子能将这件事推到败者头上,介时还可做个堵住悠悠众口的处决理由,旁人总也不能讲他不顾手足之情,当真是高。

    总而言之,萨格在遇了不知第几波伏击时受了些伤导致昏迷,临过关口时,有人在搜查。

    不晓得是哪个,这里傅椋姑且就夸他一句‘聪明伶俐’,毕竟苏衍信中可没提半点好话的下属,出了个主意。

    他将穆商言给的那堆玩意儿倒出来一半,将萨格藏在箱子里,上头再仔细铺了一层,想借个瞒天过海之计。

    这计策当然是没问题,问题出在什么地儿呢,出在穆商言给的那个箱子上头。

    也不知大盛国当朝陛下究竟是怎么想的,装这种普通吃食的箱子竟用得是上好‘铁木’所制,可谓是水火不侵,刀枪不入。

    傅椋在信中读到这段的时候,已然能想出苏衍得知消息时面上会是个什么神情了。

    她几分无语地抽了抽嘴角,斜着眼踹了身旁蹲着,正想往她肚腹上贴来耳朵的陛下一脚,骂了声败家。

    穆商言讪笑着叫她不要动了气,替她捏了捏腿,又叫接着往下看。

    傅椋瞥了他一眼,徐徐翻到下一页。

    原来还就是这箱子救了萨格的命,但却也阴差阳错害得萨格失联了大半个月。

    也不知是哪个粗心的干得这事,倒那些吉祥吃食时,竟将里头的什么细小碎壳嘣进了锁扣里,以至那箱盖合上后就再也打不开了。

    虽然因着穆商言临行前那道幸灾乐祸下的口谕,未被那些卡口的搜箱,但怎么将萨格救出来也是难事一桩,且这事还不能明目张胆地干。

    看到这里时,傅椋总算是晓得萨格为何失联了那么些时日没有音讯了,想到这里,她又没好气地瞪了穆商言一眼。

    但总归,这是件好事。

    信里没提后面的事,但傅椋想着许可能是丢脸丢了大发了,不过萨格回外金的这一件事,显然是扭转战场局面至关重要的一件事。

    倒也不是说大盛打不赢外金,只是凡打仗,必有有牺牲,那些妻离子散、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情自是越少越好。

    太平点不好吗?

    想到这一茬,她下意识抚上了微显的小腹,手底下的温热叫她眸里荡开了一片柔情。

    他来得很凑巧,虽然过程有些兵荒马乱,叫当朝陛下惊愕得仿若失了魂般傻笑,但不得不讲,所有人都在盼着他的到来。

    兰娘娘的书信一直都是七日里发来一封的,唯独那一日里晚了,这本来不是个什么大事,傅椋虽有些忧心却也晓得路遥变故多的道理。

    晚上她吃了几个穆商言喂来的葡萄,半夜里却突然发梦,梦见兰娘娘摘了自己的头送来给她做葡萄,当即将她骇了醒。

    又想起晚上吃的那几个圆溜溜的葡萄,只觉一股子酸气从嗓子眼冲了天灵,熏得她上吐下泻,面色惨白,叫穆商言好一阵焦急,连忙急传沈月夕。

    大半夜的,沈太医急急背着药箱子赶来,手指一搭,冷了多时的面上难得露了诧异。

    她眸色难得温柔下来,对着急得仿若热锅上蚂蚁的陛下,气定神闲地吐出了几个大字。

    “娘娘有喜了。”

    说完大笔一挥,开看几贴安胎的方子留在案边,就悄无声息地背着药箱潇洒走人,徒留一脸傻愣的穆商言和一脸茫然的傅椋大眼对小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幸福人生护士苏钥〕〔赐我狂恋〕〔穿成渣A后我的O怀〕〔山村桃运小傻医〕〔手握千亿物资空间〕〔五行混沌经〕〔天眼鬼医归隐〕〔徐南南帅〕〔诸天从四合院启航〕〔华娱:从古偶顶流〕〔在异世界白手起家〕〔江湖最后一个老千〕〔家有绝色小姨〕〔空间:跟我一起穿〕〔大宋之特工凶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