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盖世双谐〕〔骄记〕〔重生之我要冲浪〕〔霸武〕〔一胎双宝:总裁大〕〔海贼之末日重启〕〔太荒吞天诀〕〔阳间借命人〕〔长生〕〔不灭武尊〕〔尸祖在上:娇妻亿〕〔神级插班生〕〔混沌神王〕〔上门姐夫〕〔大唐憨婿〕〔我的末日堡垒车〕〔重生农门小福妻〕〔现代妖怪生存指南〕〔天龙霸体诀〕〔独战一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22章 第 22 章
    _: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22章 第 22 章

    姜聿白从工作室回学校时, 天还没黑。

    看了一眼时间,估计陆锦延还在篮球馆训练,就没有打扰他, 准备先回宿舍放下书包。

    结果刚走了几步,突然收到沈照的微信。

    沈照:[小白, 你什么时候回来啊,我快要饿死了……]

    姜聿白:[你还没吃饭?]

    沈照:[本来以为陆哥中午会回来一趟, 结果他没回来,我又懒得下去拿外卖……]

    姜聿白:[……]

    怎么会有人宁愿饿着也不愿意点外卖?

    沈照:[你要是回来就帮我带份饭啊!]

    沈照:[〔爱你.gif〕]

    姜聿白调转方向,再次走出校门去买饭。

    约莫半小时后,他推开611宿舍门, 闻到饭香的沈照立即表演一个垂死饿中惊坐起:“小白!你回来了!”

    姜聿白拒绝接受他扑过来的拥抱,把饭放到桌子上:“阿姨还送了一份汤。”

    “阿姨一定是看你长得好看, 爱死你了小白!”沈照隔空飞了个吻, 打开饭盒就开始狼吞虎咽, 活像八百年没吃饭的饿死鬼投胎。

    姜聿白坐到桌子前,打开手机回复东东的消息。

    “饭多少钱啊小白?”沈照吃了个半饱,终于想起来饭钱。

    姜聿白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不用给钱, 请你吃。”

    “我天天让你们带饭,不给钱怎么行呢?”沈照摇了摇脑袋,“多少钱我转给你。”

    “真的不用。”姜聿白放下手机,侧眸看向他, “你教我打游戏,我请你吃饭。”

    沈照想了一下, 不再执着给钱, 猛一拍桌子, 豪气干云道:“我保证一定带你上——上分!”

    姜聿白点头:“好。”

    沈照看着吃了一半的残羹剩饭, 拿出手机拍了张照片发朋友圈。

    配文:[来自亲爱的室友的投喂〔爱心〕〔爱心〕〔爱心〕]

    发完朋友圈后,他随口问了一句:“话说小白你今晚是跟我一起打游戏,还是去找陆哥学篮球啊?”

    “去学篮球。”姜聿白认真解释道,“明天他们球队集训就结束了,后面我自己去练习。”

    他总不好麻烦陆锦延天天亲自教他,等他掌握打篮球的基本要领,没事就可以自己去练习了。

    “也行。”沈照抬手行了个军礼,“反正以后只要你想打游戏,我随叫随到!”

    姜聿白在宿舍里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等到陆锦延的消息。

    按道理说,这个点训练应该结束了。

    他扭头看向窗外渐沉的天色,准备发条微信问一问,结果刚点进对话框,就听见沈照一惊一乍的喊声:“卧槽!”

    他吓得手一抖,下意识寻声望过去:“怎么了?”

    “我女神给我朋友圈点赞了,哈哈哈哈哈哈!”沈照看着朋友圈的点赞一阵狂笑。

    姜聿白:“……”

    他转回脸来,却发现自己不知怎么拨通了陆锦延的语音电话。

    几秒后,语音电话接通,姜聿白拿起手机放到耳畔。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低沉的嗓音:“喂,小白。”

    本就悦耳的男低音透过电流变得更加磁性,贴着耳朵微微震动,姜聿白耳根不由一热,清了清嗓子:“篮球社的训练结束了吗?”

    “嗯。”陆锦延应声,“结束了。”

    “那今晚你有空继续教我打球吗?”姜聿白继续问道。

    篮球场上那个亲密的拥抱浮现在眼前,陆锦延只觉心下一跳,一阵血气瞬间又冲进脑海里。

    不行,他现在一见到小白就会控制不住联想到那个呷昵荒唐的梦境,更别提手把手教小白打球了。

    再开口时,他的语气里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心虚:“抱歉小白,我现在在校外,今晚还有其他事……”

    “好的,那你先忙吧。”姜聿白不疑有他,轻声回道,“篮球什么时候有空再学。”

    听着对方乖软体贴的嗓音,陆锦延心中突然涌起一股说不出来的难受滋味,下意识脱口而出:“其实我今晚——”

    “嘟”的一声,语音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陆锦延愣愣地望着两人的微信对话框,久久回不过来神。

    这时,微信又弹出来一条消息。

    小gaygay不是小guyguy:[怎么样?你觉得你是哪种情况?]

    陆锦延深呼吸一口气,稳住心神。

    。:[哪一种都不是。]

    。:[我是直男。]

    小gaygay不是小guyguy:[不如你去问问你的直男朋友,会不会梦见和同性doi?]

    小gaygay不是小guyguy:[是真的直男哦。]

    。:[不管怎么样,谢谢你的热心。]

    陆锦延点开微信红包,给对方发了个最大额度的红包,权当咨询费。

    小gaygay不是小guyguy:[什么意思啊?]

    。:[谢谢你,但我平常不加陌生人,先删除好友了,不好意思。]

    小gaygay不是小guyguy:[。。。]

    陆锦延重新迈开脚步,心中反反复复说服自己。

    虽然他长这么大没有交过女朋友,也没有对谁心动过,但他可以肯定自己的性向没有问题。

    那个给他下药的gay试图碰触他时,他的厌恶和排斥反应仍历历在目,他怎么可能是gay?

    没错,昨夜的梦只是意外。

    都是因为小白长得太好看,身上的味道闻起来太香,抱起来的手感太舒服,他又太久没疏解,所以才会梦——

    陆锦延猛地顿住脚步,闭上双眸在心中默念“色不异空空不异色,空即是色色即是空”。

    难道……

    他真是下贱,馋小白身子?

    *

    深夜十一点,“吱呀”一声轻响,611宿舍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他们宿舍的习惯,只要还有室友在外面没回来,就不会把门锁死。

    陆锦延一点一点推开门,小心翼翼地侧身进门,结果刚进去就对上一道略显奇怪的目光。

    高大的身体一下子僵住,他尴尬地笑了一声:“你们还没睡啊?”

    “嗯。”姜聿白收回视线,“我还在画画。”

    “陆哥你回来啦!”沈照闻声从床上伸出脑袋,“今天这么晚,老实交代!是不是跟美女约会去了?”

    陆锦延皱了皱眉:“瞎说什么?”

    他分明是一个人在湖边喝了一晚上的风。

    “不是吗?”沈照一脸八卦,“我可都听说了,系系花最近在追你是不是?”

    陆锦延下意识看向桌子的方向,发现小白停下了画笔,微微侧过脸,像是在听他们说话。

    “我……”他莫名有点心慌,很快又镇定下来,“我没听说,也不认识系系花。”

    沈照顿时没劲地躺回床上:“不解风情啊陆哥!”

    陆锦延彻底恢复如常:“你解风情,你去追好了。”

    “不了吧,我对我女神忠贞不二!”沈照贫了一句,突然又想起什么似的,“对了小白,我早就听说过你当众拒绝英语系系花的传闻,是不是真的啊?”

    姜聿白微一扬眉:“你听谁说的?”

    沈照“嘿嘿”一笑:“反正就是有这么个传闻,但我还想听听细节!”

    陆锦延本来在拿衣服,闻言倏地一下竖起了耳朵。

    “不是那么回事。”姜聿白语气平淡,“当时图书馆没位子,她问我能不能坐对面的座位,我说不能,那个位置有人了。”

    “啊?就这?”沈照一脸震惊,“不是……那最后怎么传成了系花表白,被你当众拒绝?”

    姜聿白眉心微蹙:“真有这个传闻?”

    “真的啊!”沈照从床上跳下来,“你还记得你刚搬进宿舍那天下午,陆哥给你挡住了一个球吗?就是砸你的那个人传出来的!”

    陆锦延迅速抓住问题的关键,猜测道:“难道是那人表白被拒下不来台,所以编出了这个谣言?”

    姜聿白脸色微冷:“我会找他澄清这个谣言。”

    “啊?那倒也没必要吧……”沈照坐到椅子上,“说到底,这个谣言对你又没什么实际影响。”

    “对那个女生有影响。”姜聿白握住触控笔的手指紧了紧,语气有些较真,“她不应该被造这种谣。”

    “可——”沈照还想再说什么,却被陆锦延打断了。

    “传谣的人就是我们金融班的学生,国庆后我帮你找到他,澄清事实。”陆锦延开口道,语气听起来冷静且可靠。

    姜聿白微怔,一抬眸,落入眼底的是线条清晰好看的侧脸。

    “好。”片刻后,他轻轻笑了笑,坦然接受对方的帮助,“谢谢。”

    陆锦延的喉结滚动了一下,依然不敢正眼看对方:“没事。”

    姜聿白发现他躲闪的目光,面上露出一丝疑惑不解。

    为什么他跟自己说话,却不看着自己呢?

    “我先去洗澡了。”陆锦延胡乱地抓了一件衣服,转身走向浴室。

    十分钟后,他洗完澡才发现自己拿错了衣服。

    他站在浴室里,盯着手里的两件t恤,思索自己该怎么穿……

    “老三!”纠结过后,陆锦延还是喊了一嗓子,“我忘记拿裤子,帮我拿一件短裤进来。”

    “哎!”沈照应了一声,人却躺在床上不动,“小白,我这打游戏呢,你帮陆哥拿件裤子进去呗!”

    姜聿白犹豫道:“可他叫的是你……”

    “小白你行行好,帮我拿一下嘛!”沈照压低了嗓音哀求道,“回头带你上分啊!”

    姜聿白只能打开陆锦延的衣柜,翻出一件短裤,也不好仔细辨别,拿了就往浴室方向走去。

    他敲了敲布满水汽的玻璃门,随后浴室门就打开了。

    姜聿白出声提醒:“给你短裤。”

    下一瞬,浴室门“砰”地一声在他面前关上了。

    姜聿白:“……”

    至于反应这么大吗?他又不会强行闯进去偷看……

    *

    第二天中午,姜聿白和东东一起去校外吃饭。

    点好菜后,齐冬东双手捧着脸颊看向好友:“怎么样啊小白,跟校草的假期过得如何?”

    姜聿白端起茶壶,往杯子里倒茶:“宿舍里还有沈照,不是只有我们两个人。”

    “我知道啊哈哈哈!”齐冬东笑着接过水杯,“其实我想问的是,校草的恐同症状有没有减轻?”

    姜聿白抿了抿嘴唇,仔细回想这几天两人相处的细节,尤其是昨晚的事,眉心不禁拧了起来。

    齐冬东面色一变:“不会变得更严重了吧?”

    “本来都还好,但那天我抱了他一下,他的态度又变得有些奇怪了。”姜聿白无奈地轻叹一口气。

    “噗——”齐冬东一口水差点喷出来,捂住嘴巴问道,“你抱他干什么?”

    “就是他教我打篮球,我进球后太激动了,忍不住抱了他一下……”姜聿白脸颊一红,声音也小了下去,“不过,我很快就放开他了。”

    齐冬东连连摇头:“恐同直男的警惕心,实在是太强了!”

    姜聿白垂下眼睫:“其他室友也会抱他,但他就没什么反应。”

    “切!”齐冬东发出一声嗤笑,“小白,你是不是很久没把你男朋友拉出来溜溜了?”

    “啊?”姜聿白眨了眨眼睫,“什么意思?”

    “你得时时刻刻把男朋友挂在嘴边,陆锦延这人才能放心,知道吗?”齐冬东喝了一口水,“这样吧,不是刚好国庆假期吗?你今天别回宿舍了。”

    姜聿白反应过来:“假装和男朋友出去玩?”

    “聪明!”齐冬东抛了个单眼wink,“顺便在朋友圈秀一波恩爱,具体怎么秀,待会儿我告诉你啊!”

    姜聿白点头应下:“好。”

    两人聊天间,点的菜也陆陆续续上来了。

    齐冬东一边吃一边分享这几天发生的琐事,说着说着,突然想起一件特别好玩的事情,顿时乐不可支。

    姜聿白不明所以:“东东,你笑什么?”

    “哈哈哈哈哈……”齐冬东拍着桌子笑够了,这才开口道,“我跟你说小白,我昨天碰到了一个特别嘴硬的男同,他那张嘴估计比他的勾八都硬!”

    姜聿白放下筷子:“他怎么了?”

    “他在网上到处咨询梦见跟男性朋友睡了是怎么回事,我好心好意给他分析,他非一个劲地逼逼自己是直男。”齐冬东满脸嫌弃,“真是诡计多端的直男!”

    姜聿白也笑了:“东东,你好热心。”

    “那必须的!”齐冬东给他夹了一筷子菜,继续吐槽,“这人可逗了,嘴硬完给我发了个红包,然后就把我给删了,别说还挺礼貌的。”

    “他应该是一时难以面对自己的性向。”姜聿白想了想,表情真诚地祝福这位陌生网友,“希望他能早日想通,面对真实的自己。”

    “但愿吧!”齐冬东总结陈词道,“他要是直男,我就是绝世大猛1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病娇修罗〕〔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苏玥马强马老二〕〔苏奕苏玄钧〕〔我修仙全靠被动〕〔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暴力丹尊〕〔穿成男主白月光怎〕〔带着仓库回古代〕〔绝世赘婿叶昊〕〔我能修改武道境界〕〔华娱:从神雕侠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