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盖世双谐〕〔骄记〕〔重生之我要冲浪〕〔霸武〕〔一胎双宝:总裁大〕〔海贼之末日重启〕〔太荒吞天诀〕〔阳间借命人〕〔长生〕〔不灭武尊〕〔尸祖在上:娇妻亿〕〔神级插班生〕〔混沌神王〕〔上门姐夫〕〔大唐憨婿〕〔我的末日堡垒车〕〔重生农门小福妻〕〔现代妖怪生存指南〕〔天龙霸体诀〕〔独战一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26章 第 26 章
    _: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26章 第 26 章

    陆锦延盯着对话框里的两行字, 一时分不清对方究竟是在夸自己,还是在骂自己?

    互相沉默许久后,微信再次弹出消息。

    小gaygay不是小guyguy:[所以你现在到底打算怎么办?]

    小gaygay不是小guyguy:[换句话说, 你加回我的目的又是什么?]

    陆锦延眉头紧皱, 回复:[我不知道。]

    一天之内, 固有认知天翻地覆,种种复杂思绪纷至沓来, 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想干什么。

    正纠结着, 上铺忽然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

    陆锦延一个激灵, 匆匆回复一句:[有空再聊。]

    随即他切换回常用的微信号,点进和小白的对话框,指尖在屏幕上下划拉,犹豫着要不要发消息。

    很快, 上铺又传来翻身的窸窣声。

    姜聿白身形单薄,动作又轻, 平常夜里翻身几乎听不见动静,但今夜他神经异常敏锐, 再细微的声音都逃不过他的耳朵。

    几秒后,他终于还是输入了文字。

    陆锦延:[是不是胳膊酸得睡不着?]

    姜聿白正将手臂压在身体下止酸, 听见微信震动声, 抬手摸到手机打开,回复:[吵醒你了?]

    陆锦延:[没有。]

    陆锦延:[我本来就没睡。]

    姜聿白不知道该继续回复什么, 就随手发了个〔猫猫叹气.jpg〕的表情包。

    一只小奶猫生无可恋地趴在沙发上,表情委屈巴巴,陆锦延忍不住带入了发表情包的人, 瞬间被可爱得心尖一阵微麻, 又夹杂着丝丝缕缕的怜惜。

    陆锦延:[等我一下。]

    他起身下床, 打开小夜灯后走进浴室,拧了两条滚烫的热毛巾,热水烫得手发红也面不改色。

    回到床铺前,他扣了扣栏杆,低声唤道:“小白。”

    听见他的声音,姜聿白从床上爬起来,盘腿坐在上铺,乖乖懵懵地看向他。

    “再热敷一下。”陆锦延摸着感觉没那么烫手了,才将毛巾递给他。

    “谢谢……”姜聿白回过神来,道谢后接过热毛巾,放在胳膊上。

    夜里万籁俱寂,只有沈照偶尔发出梦话。

    小夜灯散发出幽弱的光芒,朦朦胧胧地将一上一下的两人笼罩起来。

    等了三四分钟,陆锦延接过毛巾回到浴室,重新拧两条热毛巾,这回敷小腿。

    “看着我。”他往后退了两步,伸出修长有力的手臂,语气温柔得不可思议,“我教你拉伸手臂肌肉,可以缓解酸疼。”

    姜聿白点头,学着他的样子举起双臂。

    昏暗的灯光中,陆锦延感受着那道专注的目光,仿佛被烫到了似的,浑身血液流速都加快了。

    好喜欢被他这样全心全意地注视着,就好像他的眼睛里只有自己一个人。

    假如,时间能停在这一秒就好了……

    几次拉伸后,姜聿白胳膊上的酸胀感果然减轻了不少。

    陆锦延又往床前走了一步,目光落在微微弓起的小腿上,忍住想要亲自上手的冲动,轻声指导:“按摩按摩小腿肚,放松一下。”

    如此一番急救,姜聿白总算舒服了不少。

    陆锦延重新躺回床上,试图酝酿睡意。

    片刻后,上铺探出一颗小脑袋,很小声地道谢:“谢谢你,陆锦延。”

    不仅教他打篮球,还要半夜起来,教他怎么缓解酸胀。

    陆锦延的心脏像是被小奶猫爪子轻轻挠了一下,却只能忍耐着悸动回道:“没事,睡吧。”

    这一刻,他不想考虑喜欢别人男朋友,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他只想,能一直待在姜聿白身边就好了。

    *

    混乱的一夜过去,早上起来,陆锦延眼下果然又挂上了两道青黑。

    “陆哥,你昨晚干嘛去了?”沈照对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毫无知觉,“怎么黑眼圈这么重?”

    “你说呢?”陆锦延瞥了他一眼,又下意识摸了摸眼下,起身往穿衣镜前走,想看看自己的黑眼圈到底有多重。

    沈照略显猥琐地笑了起来:“是不是跟哪个漂亮妹妹聊天去了?”

    陆锦延哭笑不得:“你的脑子里除了漂亮妹妹,还有别的什么东西吗?”

    “当然有了!”沈照骄傲地挺起前胸,“还有游戏啊!”

    陆锦延:“……”

    他看向镜子,果然见自己一脸睡眠不足。

    “吱呀”一声,卫生间的门打开,姜聿白走出浴室。

    下一秒,陆锦延条件反射般低下头去,不想让他看见自己挂着黑眼圈的样子。

    幸好姜聿白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动作,走到座位前收拾桌面。

    沈照一边玩手机,一边问道:“陆哥,小白,你们今天什么安排?”

    “我没什么安排。”陆锦延随口回道。

    姜聿白动作一顿,脸上不由露出疑惑:“你昨晚说……你从今天开始会很忙?”

    陆锦延这才想起自己瞎编的借口,心里有些发慌,面上却一派镇定自若:“嗯,本来是有事的,但现在临时取消了。”

    姜聿白略一思索,语气含了一丝期待:“那你这几天都有空教我打篮球吗?”

    “不行。”陆锦延不假思索地拒绝道,“昨天运动量过大,你的身体吃不消。训练的事不急,我们慢慢来。”

    姜聿白微微蹙了蹙眉:“可国庆假期只剩两天。”

    “假期是只剩两天了,可我不是一直都在这儿吗?”陆锦延笑了起来,“你想学,我会单独抽出空来,打篮球也不是一蹴而就的。”

    他这番话,与昨晚的宣言完全背道而驰,但听起来又莫名都很有道理。

    想到他在篮球领域是很专业的,姜聿白一时无法反驳,只能点头应下:“好,我听你的。”

    成功蒙混过关,陆锦延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这才察觉自己竟然紧张到背后出了汗。

    他转移话题道:“你呢,今天什么安排?”

    姜聿白回道:“上午画画,下午去纹身工作室。”

    “纹身工作室?”陆锦延下意识看向他的腰,“你要纹新的图案吗?”

    姜聿白摇了摇头,如实相告:“不是,我在纹身工作室兼职。”

    “天呐!真的假的!”沈照一下子从床上蹦下来,“小白你居然是纹身师?这也太酷了吧!”

    姜聿白见他是这种反应,不由笑了一下:“还好。”

    陆锦延看向他的眼神微微一变,但很快又恢复自然,赞同道:“确实很酷。”

    “所以小白,你身上的纹身是你自己纹的啊?”沈照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似的,追着他问道。

    陆锦延微一挑眉:“老三,你来给我表演一个在自己腰后写字试试?”

    沈照这才意识到自己说了蠢话,“嘿嘿”笑了起来,又问道:“小白,那我们可以去纹身工作室看看嘛?”

    姜聿白微微一怔:“什么?”

    陆锦延主动接话:“小白是去纹身室工作,又不是去玩,我们别打扰他。”

    “啊——对不起啊小白!”沈照认错认得飞快,“我没想太多,还是不打扰你工作了。”

    “没事。”姜聿白反应过来,“可以的,你们下午可以和我一起去工作室。”

    沈照欢呼一声:“好耶!可以参观刺青店了!”

    虽然陆锦延心里也很想去看一看,但还是克制地问了一句:“工作时间带朋友过去,老板会不会不高兴?”

    “不会。”姜聿白摇了摇头,“老板人很好,我跟他认识很久了。”

    *

    午饭后,三人一起穿过小巷子,来到琢玉纹身工作室门口。

    “欢迎光临琢玉刺青店~”听到风铃声,黎青甜甜地开口迎客。

    姜聿白走进店内:“是我。”

    “聿白哥哥你来——”黎青的目光落在他身后高大的男生身上,不由瞪大了眼睛,“有帅哥!”

    沈照从陆哥身后探出上半身,笑眯眯地打了个招呼:“帅哥在这里呦!”

    黎青看了他一眼,很快又挪回陆锦延身上,脸颊红红地问道:“聿白哥哥,这两位是你朋友吗?”

    “嗯。”姜聿白应声,“他们是我的大学室友,他们想来看看我兼职的地方。”

    “来客人了,这么热闹?”黎斯咬着根没点燃的烟走出来,眼神扫了一眼,落在陆锦延身上,“小白,你朋友?”

    姜聿白应声:“嗯。”

    对方打量自己的同时,陆锦延也在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

    板寸头,满身刺青,看起来不像是善茬。

    没想到小白口中的老板,居然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

    “你好,陆锦延。”几秒后,他彬彬有礼地自我介绍道。

    沈照跟着开口:“老板你好,我叫沈照,照明的照!”

    “黎斯。”黎老板懒洋洋地笑了笑,习惯性地伸手往姜聿白肩上搭。

    陆锦延神色微微一变,下意识想上前一步挡住他的手,幸好小白自己侧身躲开了。

    黎斯“啧”了一声,又说:“反正现在也没客人,小白你带你的两位朋友随便逛逛吧。”

    沈照一脸迫不及待:“好啊好啊!”

    姜聿白放下书包,领着两人往接待室的方向走,黎青也悄悄跟在他们身后。

    “哇!”沈照一进门,看着整面墙上的纹身手稿发出惊叹,“好多纹身图案!”

    “这还只是我们展示出来的部分手稿呢!”黎青的语气骄傲起来,“别的不说,光论纹身图案设计,我们琢玉可是数一数二的!”

    “小白,你设计的手稿也挂在这儿吗?”沈照走近几步,看得眼花缭乱。

    “嗯。”姜聿白也看向展示墙,“设计手稿是混在一起展示的。”

    陆锦延自左往右扫视整面墙,指着其中一幅说道:“这副是小白设计的,对吗?”

    姜聿白抬眸看向他,眼底浮现出一丝惊讶:“是我设计的。”

    “哇!”沈照再次发出惊叹,“陆哥,你是怎么认出来的?”

    但陆锦延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又随手指出了几幅,无一不准确猜中。

    这下,黎青对这位大帅哥肃然起敬:“牛,你太牛了!”

    姜聿白疑惑地皱了皱眉,却也没再追问他,究竟是如何分辨出来的。

    参观完接待室后,姜聿白又带着他们去看操作室。

    “这是操作台。”他抽出手套

    戴上手指,打开操作台上的白炽灯,“我们就在这里给顾客纹身,纹身前会做好消毒工作。”

    他的手本身修长纤细,莹润如玉,但此刻戴上白色手套,瞬间显出一种无机质的美感,既冷漠又漂亮。

    陆锦延一时没忍住,多看了两眼。

    “纹身疼吗?”沈照转了一圈,问出经典问题,“我一直想纹身来着,就是怕疼。”

    “疼。”姜聿白微一颔首,仔细给他解释,“但纹身疼痛也分等级,不同的位置,不同的图案,疼痛等级也不一样。”

    陆锦延脱口而出:“那你腰后的纹身呢?纹的时候有多疼?”

    姜聿白回道:“中极疼痛。”

    闻言,陆锦延不禁拧起了眉心。

    他不知道纹身界划分的中级疼痛是多痛,只觉得纹起来一定很痛。

    然而下一瞬,他又想起这纹身是为了谁纹的,被他努力忽略的酸妒之情,再次翻涌而上。

    既酸涩又妒忌,他终于给自己死死压抑的情绪,找到了合适的形容词。

    这时,门外传来黎斯的声音:“小白,上次的客人来了。”

    “来了。”姜聿白应声,转身往外走,“我要去工作了,你们可以再看看,也可以先回学校。”

    沈照的新鲜劲儿过了,打算去别的地方转转,但陆锦延却不愿意就这么离开。

    姜聿白和顾客沟通时,他就坐在接待室的沙发上,目不转睛地盯着人看。

    无论做什么事都全情投入的小白,看起来真的很迷人。

    多看一眼,就多喜欢一点。

    一小时后,黎青送走顾客,陆锦延终于找到机会上前去搭话。

    姜聿白抬起脸来:“无聊的话可以先回去,我的兼职时间要到五点。”

    “不无聊,很有趣。”陆锦延含笑回道,坐到他对面的位置,“小白,如果我想纹身,你推荐什么图案?”

    “你也要纹身?”姜聿白语气认真地回道,“纹身的意义,对每个人来说都不一样,我希望你不是一时冲动。”

    陆锦延愣了愣,忍不住问道:“那你的纹身呢?”

    就只是为了和男朋友纹情侣纹身吗?

    眸底的碎光微微闪动,姜聿白垂下鸦羽似的眼睫,仍然不打算回答这个问题。

    “小白,来帮我搬个东西。”黎斯不知什么时候进来了,靠在门框上开口道。

    姜聿白收敛好情绪,正准备起身,陆锦延抢先站了起来:“我帮你搬吧。”

    黎斯瞥了他一眼,无所谓地转回身:“也行。”

    陆锦延跟在黎老板身后,走进仓库。

    黎斯毫不客气地指挥他搬重物,不过他身高体健,轻轻松松就能搬起硕大的纸箱。

    “黎老板。”陆锦延放下纸箱,忽然开口问道,“小白腰后的纹身,是你给他纹的吗?”

    “没错,是我纹的。”黎斯直接堵死了他接下来的话,“至于那个纹身是什么意义就别问了,小白愿意告诉你,自然会告诉你。”

    陆锦延沉默了片刻,压低嗓音问道:“那他男朋友呢?也是黎老板纹的?”

    “男朋友?”黎斯眉峰一挑,几秒后突然笑出声来,“是啊,他男朋友的纹身也是我纹的,怎么?”

    心中的猜想得到证实,陆锦延咬紧后槽牙,随即也笑了笑:“没什么,就问问。”

    黎斯以一种莫测的目光打量着他:“你和小白,是什么关系?”

    英俊的面容一沉,陆锦延的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一句话

    ,直接戳中了他的死穴。

    什么关系?他们是室友关系,是朋友关系,唯独不是最亲密的那种关系。

    所以无论是吃醋或是妒忌,他都师出无门。

    毕竟,他正卑劣地觊觎着别人的男朋友。

    “搬好了吗?”陆锦延垂着眼眸,从喉咙里挤出几个字。

    “好了。”黎斯又看了他一眼,转身往外走,“找小白玩去吧。”

    陆锦延一声不吭地越过黎老板,快步走至店门外。

    “叮叮当当”的风铃声此起彼伏,他站在太阳底下闭上双眼,扬起轮廓分明的脸,直面炙热的阳光。

    “陆哥哥,你站在门外干嘛呀?”过了一会儿,身后传来黎青好奇的声音。

    陆锦延重新睁开眼眸,面上恢复一贯的冷静温和,任谁也看不出他方才心中的惊涛骇浪。

    “没事,出来透透气。”他转过身,礼貌地笑了一下。

    回到纹身店,姜聿白还在画设计稿,他走过去问:“晚上想吃什么?要不要在外面吃?”

    姜聿白微微歪了歪脑袋,认真思考几秒后回道:“想吃番茄米线了。”

    一个小小的动作,陆锦延顿时又被可爱得心尖一动。

    他不敢再多看,不动声色地撇开视线:“二食堂二楼还没开,我看看附近有没有卖番茄米线的店。”

    “不行。”姜聿白摇头,一本正经道,“就要二食堂的那个味道,差不多的都不行。”

    陆锦延无奈地笑了笑:“那怎么办呢,要不我去师傅家里把他绑回来?”

    姜聿白眉眼弯弯地望着他:“我开玩笑的,吃什么都可以。”

    陆锦延一怔,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小白竟然会跟他开玩笑了。

    这是不是代表……

    他更亲近自己了?

    *

    晚饭两人是在小吃一条街解决的,吃完饭后散步回学校。

    然而,就在他们回宿舍的路上,姜聿白接到一通电话,下意识又避开他,走向很远的地方接听。

    陆锦延一晚上的好心情,霎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他站在原地,垂在身侧的手不自觉握成拳头,几乎快要控制不住心里疯狂嫉妒的野兽。

    为什么?

    为什么每当他沉浸在和小白相处的快乐中,下一刻就要兜头泼他一盆冷水?

    半晌后,他自嘲地勾起唇角。

    还能是为什么,还不是因为你喜欢上了一个不属于你的人。

    姜聿白接完电话回来:“走吧。”

    两人并肩而行,陆锦延的情绪持续走低。

    但每当小白侧眸望向他时,他又会飞快地打起精神,努力让自己看起来与寻常无二致。

    姜聿白敏感地察觉出一丝异样,身侧人的心情好像不太好。

    他抿了抿唇,正想开口询问,但对方迎上来的笑脸又让他问不出来。

    也许,陆锦延并不想告诉他,正如他也有些事不想告诉陆锦延。

    回到宿舍后,沈照还没回来,陆锦延先拿衣服去洗澡。

    姜聿白看了一眼浴室的方向,突然想起今晚就是约定的给微博粉丝交稿的日子。

    拿出ipad,他将一些杂念抛出脑海,开始专心致志给画稿做最后的细节处理。

    陆锦延从浴室出来时,见到的就是全神贯注画画的侧脸。

    无论看多少次,都会让他赞叹并心动。

    他不由自主放轻了脚步,从姜聿白身后走过时

    ,眼神不经意间瞥了一眼ipad屏幕。

    就这一眼,令他本来阴云密布的心情,忽而晴朗了几分。

    小白给他画的这副画,即将完成了。

    他按捺住激烈跳动起来的心脏,走回自己的位子。

    至少,他还有一副专属于自己的画。

    独一无二的,小白亲手为他画的画。

    他连头发也不想擦了,端坐在桌前等待完稿,心中涌起一股莫名的紧张和害羞。

    十分钟后,姜聿白放下触控笔,将保存好的图稿传送至手机,然后登录微博。

    比他和粉丝约定的时间还提早了半小时。

    @koray:[你好,画稿已经完成了,现在发给你吗?]

    @晴天娃娃:[啊啊啊啊啊在的劳斯!]

    @晴天娃娃:[我已经迫不及待了!〔色〕〔色〕〔色〕]

    姜聿白选择原图,发送给对方。

    几秒后,粉丝发来满屏的舔屏和尖叫。

    姜聿白弯了弯唇角,正想问对方有没有什么需要改动的地方,对话框又弹出新的消息。

    @晴天娃娃:[koray劳斯你,就是我的神!!!我何德何能呜呜呜呜呜……]

    @晴天娃娃:[我可以展示吗?好想让全世界都知道我约到了神仙老师的神仙画稿!!!]

    @koray:[可以,只要不商用,其他随意。]

    粉丝又是一阵表白轰炸,姜聿白不再回复,很快退出了微博。

    最近的作品,都不太想发到微博上。

    而那边,陆锦延还在克制地等待时,放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

    为了转移注意力,他拿起手机点进611宿舍群。

    丁鸿宇:[兄弟们!我收到了我女朋友送我的画!]

    丁鸿宇:[@周峰@陆锦延@梁少邱@孙帆@姜聿白,兄弟们快来欣赏一下我勃发的英姿哈哈哈哈哈!]

    画稿弹出来的下一秒,陆锦延脸色骤变,如同被一道晴天霹雳当街劈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病娇修罗〕〔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苏玥马强马老二〕〔苏奕苏玄钧〕〔我修仙全靠被动〕〔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暴力丹尊〕〔穿成男主白月光怎〕〔带着仓库回古代〕〔绝世赘婿叶昊〕〔我能修改武道境界〕〔华娱:从神雕侠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