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狼王〕〔人族镇守使〕〔盖世双谐〕〔骄记〕〔重生之我要冲浪〕〔霸武〕〔一胎双宝:总裁大〕〔海贼之末日重启〕〔太荒吞天诀〕〔阳间借命人〕〔长生〕〔不灭武尊〕〔尸祖在上:娇妻亿〕〔神级插班生〕〔混沌神王〕〔上门姐夫〕〔大唐憨婿〕〔我的末日堡垒车〕〔重生农门小福妻〕〔现代妖怪生存指南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29章 第 29 章
    _: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29章 第 29 章

    其他几个室友纷纷凑了过来, 丁鸿宇指着球鞋大喊一声:“真的是!”

    虽然没抢到这双限量版球鞋,但它的模样早就牢牢刻在了众人脑海里,想忘都忘不掉。

    “不是——”沈照腰弯得差点趴在地上, “陆哥你不是说你也没抢到吗?那你脚上穿的鞋是哪来的?”

    陆锦延竭力将上扬的唇角往下压, 声音里的愉悦却难以掩饰:“你们猜?”

    “不会是……”沈照往后退了一步, “陆哥你不会买的高仿吧?”

    陆锦延瞬间皱起眉头,语气不悦:“高仿?你再睁大眼睛好好看看!”

    周峰一把勒住沈照:“老三你说什么呢?阿延怎么可能会穿假鞋?”

    沈照刚说完,自己也马上意识到了不妥。

    假如在球场上说一个男生穿的鞋是假的, 那堪称不共戴天之仇, 是要直接打起来的。

    “对不起啊陆哥, 怪我嘴贱!”他抬手虚虚扇了自己一巴掌, 积极认错,“你当然不会穿假鞋, 我就是太惊讶了!”

    “对啊陆哥, 你快别卖关子了,快说你这鞋到底是从哪来的?”丁鸿宇也急了,“还有门路给我也弄一双吗?”

    陆锦延当然也没跟老三计较的意思,下意识看向一旁默不作声的小白。

    姜聿白和他对视,很小幅度地摇了摇头。

    陆锦延一愣, 随即从亢奋的情绪中冷静下来。

    小白只抢到了这一双鞋,也只送给了他一个人,其他室友知道了, 难免心里会有一点不高兴。

    虽然在他看来, 这恰恰说明他在小白心里是特殊的。

    “是我一个朋友帮我抢的。”陆锦延苦苦忍住想要告诉全世界的冲动, “他之前也没告诉我, 大概是想给我一个惊喜。”

    “卧槽!”丁鸿宇的语气酸得都快冒泡泡了, “陆哥, 你这什么神仙朋友啊?抢到鞋居然自己不穿,送给你?”

    沈照整个人都挂在老大身上:“陆哥,你朋友还缺朋友吗?你看我能报名一下吗?”

    “不能。”陆锦延斩钉截铁地拒绝了,看了一眼姜聿白,又补充道,“想都别想。”

    这是小白送给他的礼物,专属于他一个人的礼物。

    听到大家七嘴八舌地夸赞自己,姜聿白害羞地抿了抿唇,垂首低眸打开手机,给东东发消息。

    姜聿白:[东东,球鞋送给陆锦延了。]

    姜聿白:[他真的很喜欢,一送他就穿上了。]

    齐冬东:[我就说吧!没有直男会不喜欢球鞋,还是限量联名款球鞋!]

    齐冬东:[这下你安心了吧?]

    姜聿白:[嗯。]

    唯一令他有点不安的是,这双鞋是丁鸿宇的女朋友帮他抢的。

    如果不是他发了那条微博,晴天娃娃也不会把球鞋让给他……

    他正思索着悄悄补偿一下丁鸿宇,耳畔响起熟悉的嗓音:“小白,可以帮我拍张照片吗?”

    “啊?”姜聿白掀开眼睫,“拍什么照?”

    “球鞋。”陆锦延笑意明显,指了指自己的鞋,“我想发条朋友圈。”

    “好。”姜聿白回过神来,拿着手机起身,“你想怎么拍?”

    “站在这里可以吗?”陆锦延往后靠在阳台门上,突然又“啧”了一声,“阳台太乱了,拍出来不好看。”

    姜聿白刚想说没关系,他可以选好角度再拍,就听陆锦延提高了嗓音:“老三老四,过来把你们的东西都收拾一下!”

    于是,为了拍照,611宿舍被迫进行了一次大清扫活动。

    “讲究啊!”沈照累得满头大汗,还不忘记贫嘴,“不愧是陆哥,连拍个照都比我们讲究!”

    陆锦延笑了一声:“谁不比你讲究?”

    他重新在阳台前摆好姿势,眼神温柔含笑:“好了小白,现在来拍吧。”

    姜聿白应声,举起手机对准他。

    但很快他就发现,陆锦延个子太高,腿又特别长,这个距离下,他的镜头竟然装不下全身。

    他只好往后退了几步,慢慢调试最佳入框距离。

    陆锦延本来是笑着的,但当他意识到镜头后面的那双眼睛,正心无旁骛地注视着他时,就莫名紧张起来。

    他今天穿的衣服一般,好像不怎么搭这双新球鞋。

    还有,他现在的姿势是不是有点傻?

    越这样想,他的身体就越不听使唤,运动神经极其发达的四肢也不受控制变得僵硬,甚至连手脚不知道该往哪里摆。

    姜聿白动作一顿,抬眸看向镜头里的人。

    他画过很多模特,自然很熟悉这种肢体僵硬的状态,大都是由于模特太过紧张。

    虽然他不明白陆锦延是在紧张什么,但他还是开口道:“陆锦延,你坐到椅子上吧。”

    在他的指挥下,陆锦延坐在靠门的椅子上,一双大长腿支着地板,姿态自然了不少。

    姜聿白一连拍了好几张,自觉比较满意。

    陆锦延却突然开口道:“小白,重点突出球鞋好吗?”

    姜聿白微怔:“突出球鞋?”

    “对。”陆锦延抬起一条胳膊架在椅背上,给予肯定的回复,“突出球鞋。”

    姜聿白:“好。”

    果然,直男的思维是他无法理解的。

    结束后,他把拍的照片全都发给了陆锦延,让他自己挑几张喜欢的发。

    两分钟后,陆锦延出声提醒室友们:“我发了朋友圈。”

    “卧槽!”沈照这才反应过来,“陆哥你拍照是为了发朋友圈晒鞋?”

    “嗯。”陆锦延矜持地应了一声,“记得点赞。”

    周峰笑道:“阿延一向都不喜欢发朋友圈,看来这次是真的很喜欢这双鞋了。”

    几人说话间,姜聿白点进朋友圈,第一条就是陆锦延。

    陆锦延:[纪念,礼物。]

    配图九宫格,有几张还使用拼图软件拼在了一起。

    姜聿白不由失笑,陆锦延怎么把他拍的照片,都一股脑发出去了?

    一分钟后,陆锦延的朋友圈也炸开了锅。

    校草八百年不发一条朋友圈,一发就是九宫格福利,点赞刷刷地往上涨,评论也一个接着一个弹出来。

    有人羡慕嫉妒恨,有人问是谁送的礼物,有人问有没有多余的球鞋,当然更多的还是夸他帅气的评论。

    陆锦延全盘接受,心满意足地自己评论自己:[统一回复,仅此一双。]

    发完后,他又悄悄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球鞋是喜欢的人送的,照片也是喜欢的人拍的,就算他卑鄙吧,擅自把今天当作独属于他们的纪念日。

    *

    第二天一早,姜聿白迷迷糊糊地爬下扶梯,一扭头,发现一道高大的身影正蹲在阳台上。

    再定睛一瞧,原来是陆锦延在拿湿巾擦拭新球鞋。

    姜聿白难以理解地摇了摇头,走进浴室洗漱。

    上午是裴教授的色彩课,上完课后裴教授单独留下了他。

    “老师,是我的画有什么问题吗?”姜聿白看了一眼自己的作品,确定自己今天并没有失误。

    “当然不是。”裴教授走到他身后,望着画中浓郁的色彩,笑着回道,“留下你,是想和你说说比赛的事。”

    姜聿白眼神茫然:“什么比赛?”

    裴教授耐心解释道:“最近美术协会要举办一场画展,是面向全社会的画展,我这有一个报名名额,你有没有兴趣参加?”

    姜聿白毫不犹豫地点头:“想。”

    裴教授眼神慈爱地摸了摸他的头,温声提醒道:“但这次的画展和你以往参加的比赛不一样,因为参展选手不局限于大学生,所以难度也大大增加了,你有信心吗?”

    姜聿白认真思索了片刻,慎重地点头:“有。”

    “好孩子,老师就喜欢你恃才不傲物。”裴教授满意地收回手,“回头老师把报名表发给你,好好准备,不要辜负老师对你的期望。”

    “谢谢老师。”姜聿白站了起来,向裴教授鞠躬,“我会用心准备。”

    裴教授拎着包离开了,姜聿白收拾好画具,也准备离开画室去吃午饭。

    结果他刚走到门口,就被一股大力拽得转过身去。

    “姜聿白!”杨文杰恶狠狠地盯着他,“你跟裴教授,私底下到底什么关系?”

    姜聿白蹙了蹙眉,抽回自己的胳膊,语气冷淡:“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你不懂?你懂得很!”杨文杰一脸气急败坏,“每次有什么比赛的机会,裴教授都会给你,你还说没关系?”

    “什么机会?”姜聿白眼神冷了下去,语字清晰地反问道,“除了这次画展,哪一次比赛不是所有人公开竞争?”

    杨文杰根本不信:“公开竞争?你说得好听,比赛背后到底有没有猫腻,恐怕只有你和裴教授心里清楚!”

    一字一句,都在明示师生二人私底下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

    姜聿白双唇紧抿,冷冷地看着他。

    “怎么,没话说了?”杨文杰得意洋洋地继续道,“如果我把裴教授私下给你名额的事说出去,你猜——”

    “从大一入学,我一共参加了五次比赛,每次比赛报名时都有你,但每次获奖的选手都没有你。”姜聿白语气平静,一针见血地指出,“上次全国大学生画展,你连决赛都没进去,难道这也怪裴教授?”

    霎那间,杨文杰脸上血色尽褪。

    姜聿白站在原地,像是在看他,但眼睛里却完全没有他:“你知道我为什么从不理会你的挑衅吗?”

    “你、你……”杨文杰气得嘴唇死命抖,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事实上,他根本无法反驳。

    “因为,我现在还看不见你。”姜聿白终于露出了他极少示人的那一面,一字一顿为对方下定判词,“只有当你也站在和我一样的高度,那时候,我才会听见你说的话。”

    *

    篮球馆更衣室,一众队友正团团围着陆锦延和他的新球鞋。

    “陆哥陆哥,你这鞋到底谁给你抢的啊?也太牛逼了吧!”

    “是啊是啊,我们球队除了你全军覆没!”

    陆锦延坐在长椅上,看了一眼闪闪发亮的新球鞋,云淡风轻地回道:“确实很难抢,送我鞋的人也费了很大功夫。”

    “那兄弟恐怕是单身一百年的手速!”程孟康满脸羡慕地蹲在他面前,“这兄弟跟陆哥的关系也是真铁,不然谁抢到了限量版球鞋,还舍得送人啊?”

    听着队友们的讨论,陆锦延差点一个没忍住,直接说出姜聿白的名字。

    他压了压唇角,心满意足地起身:“好了,大家先去热身吧。”

    等队员们都散开了,他才从鞋柜里拿出一双旧球鞋换上。

    “咦,陆哥你怎么把新球鞋给换了?”有人还没走,见状好奇地问道。

    “打球时难免磕磕碰碰,踩脏了新球鞋就不好了。”陆锦延把新鞋放进柜子里锁上。

    队友一脸欲言又止:“可……”

    既然不打算穿新鞋上场,那又为什么特意穿来球队?

    似乎是猜到他心中的疑惑,陆锦延侧眸望向他,露出微笑:“只是穿来给你们看一眼。”

    队友:“……”

    这不符合陆哥一向低调的人设啊!

    距离全国大学生篮球联赛决赛的日期越来越近,球队的训练也越来越紧张。

    晚上七点多,陆锦延将篮球抛给队友,撩起球服擦了擦脸上的汗,拿过手机给姜聿白发了条信息:[小白,你大概什么时候结束?]

    这条消息发出去后,好半天都没得到回复。

    他想起小白画画时是不玩手机的,于是改成拨通语音电话。

    没成想,语音铃声就在他身后不远处响起了。

    他微微一愣,转身就看见姜聿白正向他走来,漂亮发光的脸上挂着清浅的笑意,冲他轻轻挥了挥手。

    这一瞬间,陆锦延的心脏又不听使唤了,违背主人的命令砰砰直往胸前撞。

    真的很要命,他想。

    每一次见面,都会更加心动。

    “好巧。”姜聿白走近后停下脚步,“我今晚结束得比较早,就先来找你了。”

    陆锦延倏然回过神来,回以阳光好看的笑容:“我这边也快结束了,等我一下。”

    “嗯。”姜聿白点头,乖乖坐在观众席,观看他们的训练。

    毕竟,他现在也是略懂篮球的人了。

    过了一会儿,耳畔突然响起一道惊讶的声音:“姜聿白?你怎么在这儿?”

    姜聿白抬眼看向声音来源处,看清来人后只蹙了蹙眉,重新将视线转回场上。

    高叙却径自坐到他旁边的位置上,自作多情地问道:“你是来找我的吗?”

    自从上次篮球社聚餐后,这段时间他都没怎么来篮球馆打球,没想到今天一来就遇见了姜聿白。

    他一定是特意来找自己的吧?

    姜聿白看也不看他一眼,冷漠地回道:“不是。”

    “那你是——”高叙随着他的目光看向球场,锁定一个高大健壮的身影后,脸色顿时一变:“你是来找陆锦延的?”

    姜聿白没否认,往旁边挪了一个位子。

    高叙立刻跟着挪动屁股,不依不饶地追问道:“你不会真的看上他了吧?你明知道他是恐同——”

    姜聿白不耐烦起来,握着手机起身,一声不吭地往更衣室方向走。

    “姜聿白!”高叙压低嗓音喊道,见他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也匆匆跟了上去。

    就在姜聿白准备关上更衣室的门时,一只脚强行挤了进来,伴随着严厉的质问声:“姜聿白,你为什么这么对我?”

    姜聿白掀开眼皮子,眼神冷淡地直视对方:“你到底还要我说几次?我不喜欢你。”

    “那你到底为什么不喜欢我?”高叙既愤怒又不解,“我这么喜欢你,你却一而再再而三将我拒之门外!”

    一天之内,被两个不喜欢的人纠缠,姜聿白的耐心彻底告罄,微微抬起下颌:“人为什么会没有自知之明?”

    高叙一愣:“什么?”

    “长得不够帅,身材不够好,听不懂人话,连篮球也打得不怎么样。”姜聿白的嗓音是一贯的冷冷清清,却字字诛心,“你到底有哪一点,值得我喜欢?”

    高叙瞬间恼羞成怒,一把推开更衣室门,低吼道:“你以为你又是个什么东西?千人骑万人——嗷!”

    他甚至连姜聿白的衣角都没碰上,就被一股可怕的力道狠狠掼倒在地。

    “我操——”高叙倒在地上哀嚎,就在他看见站在面前的人时,嘴里骂到一半的脏话被迫中断,“陆、陆哥……”

    “你刚才说什么?”陆锦延居高临下地俯视着他,语气听起来喜怒难辨,“你要操什么?”

    他的声音太过优雅好听,即便发出不雅的词汇,听起来也不会让人感到不适。

    姜聿白望向那张如雕刻般立体的侧脸,不自觉咬了咬下唇。

    陆锦延是什么时候来的?

    他听见自己刚才那番刻薄的话了吗……

    “没、没有,是误会……”高叙忍着剧痛从地上爬起来,“都是误会。”

    “原来是误会啊。”陆锦延向他迈近一步,表情看似平静,语气里的警告意味却很浓烈,“既然是误会,那我希望从今以后,你见到姜聿白就主动绕道走,可以吗?”

    “我——”高叙不由自主往后退去,看向姜聿白的目光骤然一变,“陆哥,你知道姜聿白是gay吗?”

    更衣室内,空气仿佛凝滞了一瞬。

    “没错,他是gay,他接近你的目的肯定不单纯!”高叙破罐子破摔,一门心思要把姜聿白拉下水,“陆哥你不是最讨厌gay吗?”

    既然是他得不到的人,那么谁都别想好过!

    然而,陆锦延的反应却完全出乎他的预料。

    “所以呢?”陆锦延眉峰微挑,戏谑冷漠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小丑,“即使小白喜欢同性,他也看不上你这种人,不是吗?”

    话音落地,姜聿白不易察觉地弯了弯唇。

    高叙脸色惨白,自知今日讨不到一分好处,只能忍气吞声地转身往外走。

    “记住我说的话,以后见着姜聿白,绕道走。”陆锦延冷冰冰地开口道,“记住了吗?”

    高叙几乎咬碎一口牙:“记住了……”

    所有人都知道,整个球队最不能惹的人就是陆锦延。

    曾经给他下药的那人的下场,众人有目共睹,没有人想重蹈覆辙。

    更衣室内恢复安静,陆锦延转身面向一言不发的人,语气温柔下来:“对不起,今天是我的疏忽,以后不会再发生这种情况了。”

    “没事,不是你的错。”姜聿白掀开眼睫望向他,“谢谢你,陆锦延。”

    “谢什么?”陆锦延笑了笑,下意识想伸手摸摸他的头发,安抚一下受惊的小兔子。

    但下一瞬,伸出去的手顿在半空中,随即又不动声色地收了回去:“那人说的话,你千万别放在心上,就当作是狗叫。”

    姜聿白眉眼微弯,轻声回道:“我没放在心上。”

    “那就好。”陆锦延暗自松了一口气,“我们先去吃晚饭?”

    “嗯。”姜聿白点了点头,率先往门口走。

    走了几步后,他忽然回过头:“陆锦延,我接近你没有别的目的。”

    陆锦延怔愣,随即笑了一下:“我知道。”

    那笑容里,暗藏几分说不出的苦涩。

    他知道,他当然知道。

    别有用心的人,分明是他。

    “好。”姜聿白重新迈开脚步往外走。

    “等一下,小白。”陆锦延突然想起他还没换鞋,“我换一下鞋。”

    姜聿白面露疑惑:“换什么鞋?”

    陆锦延从柜子里拿出新球鞋,一边换一边解释道:“我怕穿着新鞋打球,会被他们踩脏。”

    一刹那,姜聿白脑海里自动响起了齐冬东说的那句话。

    “在他们看来,球鞋比女朋友都重要,具体体现在你可以跟他女朋友聊骚但你不能踩他球鞋!”

    姜聿白:“……”

    陆锦延完全没有意识到他内心的无语,不知又想到了什么,突然抬起头来:“小白,你说你只抢到了这一双鞋?”

    姜聿白回过神:“是的,怎么了?”

    陆锦延盯着他:“那你男朋友抢到了吗?”

    姜聿白不明白他问这个是什么意思,但又不能多做迟疑,脱口而出道:“没有。”

    “那你……”陆锦延努力克制住笑意,让语气显得有些担心,“那你把千辛万苦抢来的,唯一一双球鞋送给我,他不会生气吗?”

    姜聿白略一思索,摇了摇头:“应该不会,他不是这么小气的人。”

    陆锦延眼角微微一抽:“是吗?”

    “嗯。”姜聿白语气肯定地回道,“而且,为了补偿他,这周末我会去给他买新的礼物。”

    一句话,陆锦延脸上的表情彻底凝滞了。

    好半晌后,他才从喉咙里憋出一句:“行,到时候我陪你一起去挑。”

    “什么?”姜聿白神色惊讶,“你要陪我去挑礼物?”

    *

    周末一大清早,陆锦延做了611宿舍第一个起床的人。

    一起床,他就在卫生间里捣鼓发型,半小时后精神奕奕地走出来,迎面碰上姜聿白,心情不错地打了声招呼:“小白,你醒啦?”

    姜聿白抬眸看了他一眼,眼神里透出几分奇怪,但也没说什么,慢吞吞地走进浴室洗漱。

    他还是不太明白,在给男朋友挑礼物这件事上,为什么陆锦延表现得比他还上心?

    难道真如东东所说,上次拒绝让陆锦延送衣服伤了他的自尊心,所以这次想补回来?

    “哇!陆哥!”听见动静,沈照睡眼惺忪地揉了揉眼睛,看见他后不由发出一声感叹,“你今天怎么穿得这么骚,去约会啊?”

    戴腕表的动作僵住,英俊的脸上神色一沉,阴晴不定地变幻了好几番。

    沈照催促道:“是不是啊陆哥?”

    陆锦延戴好腕表,低声回道:“不是。”

    美好的周末,他不是去和心上人约会。

    他是去给喜欢的人的男朋友,挑礼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病娇修罗〕〔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苏玥马强马老二〕〔苏奕苏玄钧〕〔我修仙全靠被动〕〔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绝世赘婿叶昊〕〔暴力丹尊〕〔穿成男主白月光怎〕〔带着仓库回古代〕〔我能修改武道境界〕〔华娱:从神雕侠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