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狼王〕〔人族镇守使〕〔盖世双谐〕〔骄记〕〔重生之我要冲浪〕〔霸武〕〔一胎双宝:总裁大〕〔海贼之末日重启〕〔太荒吞天诀〕〔阳间借命人〕〔长生〕〔不灭武尊〕〔尸祖在上:娇妻亿〕〔神级插班生〕〔混沌神王〕〔上门姐夫〕〔大唐憨婿〕〔我的末日堡垒车〕〔重生农门小福妻〕〔现代妖怪生存指南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35章 第 35 章
    _:校草室友他不对劲 第35章 第 35 章

    姜聿白抵着座椅边沿, 斩钉截铁地回道:“冷。”

    “好吧。”陆锦延瞧着红通通的耳尖,也不敢逗得太过火,低低笑道, “小白说冷,那就一定冷。”

    他的语气听起来莫名有种宠溺的意味, 姜聿白心下一动, 耳根处的绯红蔓延至脖颈。

    陆锦延今天是怎么了, 为什么会做出这种奇怪的举动?

    “穿好了。”陆锦延抬手将汗湿的球服重新套回去,又用商量的口吻道, “等他们离场,我们再去练球, 好不好?”

    “好。”姜聿白这才正眼看向他。

    陆锦延往他旁边的座位上一坐:“先坐一会儿吧。”

    姜聿白依言落座,只觉身侧像是坐了一个小太阳,源源不断地散发着热意。

    “陆哥!”程孟康又跑了过来, 打过招呼后就将目光转向姜聿白, “姜聿白同学,我可以加你微信吗?”

    姜聿白还没反应过来, 陆锦延眸中神色一冷,直接拒绝道:“不可以。”

    他自己拒绝别人加微信还会礼貌地找个理由,这会儿却毫不留余地。

    “那个……”程孟康不由自主缩了一下脖子, 试图解释, “我没别的意思,就是上次姜聿白给我画的那幅画我很喜欢, 所以想再约一幅肖像画。”

    “他们班学生不都给你画了吗?”陆锦延有意无意将一只胳膊搭在隔壁座椅上, 从正面看像是从后往前揽住了姜聿白, “小白很忙, 你找他们班其他人吧。”

    程孟康硬着头皮继续说:“可是我最喜欢的还是姜聿白画的那幅……”

    在陆锦延委实称不上和善的眼神中, 尾音渐渐消失不见。

    一时间,四周的空气仿佛都凝结了。

    “陆锦延说得没错,我最近要准备画展比赛,确实没有时间约稿。”好几秒后,姜聿白开口回道,“不好意思,你找别人问问。”

    “我不急的!”程孟康摆了摆手,“你什么时候有空再跟我说,我们可以先加个微信!”

    这次,没给陆锦延出声的机会,姜聿白点头同意:“可以。”

    “小白你——”陆锦延搭在椅背上的手一紧,盯着那张漂亮的侧脸欲言又止,到底没再阻拦。

    既然小白已经答应了,他就不能强行干涉。

    更何况,他能以什么身份干涉呢?

    思及此,他扭回脸一言不发,只是手臂还横在姜聿白背后。

    加过微信后,程孟康欢天喜地地走了。

    姜聿白收起手机,看了一眼身旁的人,见他薄唇紧抿,线条清晰的下颌绷得很紧,有些莫名其妙。

    就在这时,其他队友路过,纷纷跟陆锦延打起招呼来:“陆哥!”

    “系草又来给陆哥加油啊?”裸着上半身的队员笑嘻嘻道,“系草不如也加入我们篮球队吧,就做我们的编外成员怎么样?”

    另一个队员好奇道:“系草你会打篮球吗?”

    “我正在教。”陆锦延往后靠在椅背上,像一头暂时休憩的狮子,“怎么,有什么意见?”

    有人大声回道:“陆哥亲自出马,我们还能有什么意见?”

    众人一阵哄笑,陆锦延不由侧眸看向姜聿白,结果发现他的眼神落在半裸的队员身上,脸色骤然一变:“周崇,穿好衣服。”

    “啊?为什么?”周崇拿搭在肩上的球服擦了擦汗,“我一身汗,都是大老爷们儿裸着上半身怎么了!”

    陆锦延微微一笑:“天气冷,怕你着凉。”

    周崇更懵逼了:“天气哪儿冷了?”

    “老周,陆哥关心你呢!还不快把衣服穿好!”有人好心提醒道,“瞧你那身肥膘,别吓着咱系草哈哈哈!”

    被他们围着起哄,姜聿白本来就不习惯,这下更是不知所措,只能垂下眼睫。

    好在,他身边还有陆锦延。

    陆锦延挥了挥手:“行了,都散了吧。”

    “好嘞!”

    “不打扰陆哥和系草的二人世界了!”

    说罢,队员们就嘻嘻哈哈地推搡着走远了。

    “什么……二人世界?”陆锦延唇角要扬不扬,口是心非道,“篮球队的人都口没遮拦,老是喜欢乱开玩笑,小白,你别介意啊。”

    姜聿白重新掀开眼睫,摇了摇头:“没事,我知道他们没恶意。”

    “那就好。”陆锦延站了起来,“来吧,我们去场上练一会儿。”

    基础的运球练习结束后,陆锦延单手转着球说:“今天主要练三分投篮吧。”

    他们一起走到三分线外,陆锦延原地起跳,轻轻松松投入一个三分球。

    姜聿白学着他的姿势投篮,结果因为距离太远,投出的篮球划出一道抛物线,连篮筐都没沾上。

    “没事,第一次投三分球已经很棒了。”陆锦延鼓励道,“来,看我的姿势。”

    他将三分球的投篮动作一一拆分,仔细讲解和演示:“现在双脚蹬地,保持核心紧张,在起跳的同时举起篮球——”

    篮球再次顺利入框。

    “好。”姜聿白记住了动作要领,有样学样地起跳投篮。

    不出所料,篮球还是没碰着篮筐。

    在他投篮时,陆锦延也在观察他的肢体动作,瞬间就明白了问题所在。

    三分球比较考验肌肉力量,尤其是腿部和核心力量,对于常年缺乏运动的小白来说,需要针对肌肉进行强化训练,才能提高命中率。

    但是,他哪里舍得用那种强度训练小白?

    教小白打篮球,也只是想让他适当运动,有利于提高免疫力。

    “没关系,三分球很难,很多人都投不中,别说初学者了。”陆锦延露出阳光好看的笑容,温声安慰道,“我们还是继续练上篮,好不好?”

    姜聿白转眼望向他,小声请求:“我再试一次,可以吗?”

    陆锦延瞬间屈服于那双清澈干净的眼瞳,笑着回道:“好。”

    别说是再试一次,就算是要天上的星星,他也一定要想办法摘一颗下来。

    姜聿白深呼吸一口气,目光凝聚篮筐之上,做足了准备后才起跳投篮。

    然而,奇迹还是没有发生。

    他面露失望之色,正准备放弃,陆锦延却突然走到了他身后。

    修长有力的手臂自他背后伸出,低沉磁性的嗓音响起:“我们一起投一个三分球试试?”

    “啊?”姜聿白有些发懵,“怎么一起投?”

    陆锦延握住纤细伶仃的腕骨,带着他将篮球举高,随后滚烫的掌心扣上了白皙的手背。

    姜聿白被烫得指尖微一蜷缩,两人重叠覆盖的地方温度急速升高。

    “双手放松,跟着我的力道走。”陆锦延低声蛊惑,随后手腕拨动,原地不起跳投了一个三分球。

    姜聿白睁圆了眼眸,亲眼见证篮球入筐,不禁发出惊讶的感叹声:“哇!好厉害!”

    双人原地投篮,竟然还能这样操作?

    “呵呵……”耳畔传来低沉的笑声,热乎乎的气息喷洒在敏感的脖颈上,瞬间激起一阵难以言喻的战栗。

    姜聿白这才反应过来,陆锦延的手还扣在他的手背上。

    清瘦的脊背一僵,他以闪电般的速度放下双手,随即脱离那具坚实温暖的怀抱。

    怀里和手里同时变空,陆锦延皱了皱眉头,仿佛心上有什么东西也被带走了,整个人霎时变得空落落的。

    “我还是练上篮吧。”姜聿白弯腰捡起篮球,刻意离对方远了一些。

    今天陆锦延和他的身体接触有点多了,再出一次意外,陆锦延大概要怀疑他是故意为之。

    殊不知,接下来的时间里,陆锦延心不在焉,一直在暗自回味刚才短暂的碰触。

    好纤细的手腕,腕骨凸出,一只手就能轻易圈住。

    好柔嫩的手背,触感和手心一样好摸,简直令人想一直握在掌中把玩……

    *

    周二上色彩课时,裴教授忽然宣布,这学期的外出写生定在了周五。

    这次写生的地点比较远,为期十天,费用自理,裴教授宣布完毕后,就让同学们提前准备一下。

    其他同学离开后,裴教授叫住姜聿白:“聿白,参赛作品构思得怎么样了?”

    姜聿白如实回道:“有初步的构思,但还没有动笔。”

    “不急,距离作品提交截止时间还有半个多月,趁这次写生,好好找找灵感。”裴教授目光温和,“像你这种天赋型选手,就应该跟大自然多多亲近。”

    “好。”姜聿白应声,“谢谢老师。”

    刚好陆锦延今晚训练结束得早,推门而入时,姜聿白还在画画。

    他也不出声打扰,自觉地搬了小凳子坐在一旁,目光专注地凝视着漂亮动人的侧脸。

    过了好一会儿,姜聿白才发现他的存在:“你来了。”

    “嗯。”陆锦延扬眉一笑,“看大画家画得太专心,就没好意思打扰。”

    姜聿白微微弯了弯唇:“再等我一会儿。”

    陆锦延应声:“好。”

    二十分钟后,姜聿白结束了今日的绘画。

    收拾画具时,陆锦延提出邀请:“这周末是东区篮球联赛,决出全国八强,小白你有时间去看吗?”

    姜聿白手上动作一顿,抬眸发现他眼神中的期待,语气抱歉地回道:“我看不了,这周五我们要出去写生。”

    “写生?”陆锦延愣了愣,“怎么这么突然?”

    “也没有很突然,往年秋季写生也差不多就在这个时间。”姜聿白神情纠结,“我想去看你打篮球,但写生也不能不去。”

    陆锦延回过神来,反过来安慰道:“没关系,只是东区联赛,到全国总决赛你再来看也不迟。”

    姜聿白重重点头:“嗯,到时候我一定会去现场,给你加油。”

    陆锦延被可爱得心尖一颤,忽然又想起什么似的:“你这次写生要去多久?”

    姜聿白回道:“十天。”

    “十天?”陆锦延冲口而出,“要去这么久?”

    “十天不算久,之前还有半个月。”姜聿白认真回道,“而且路上就要花两天了。”

    “但——”陆锦延咬了咬后槽牙,将剩下的话吞回去,“好吧。”

    不多时,他们并肩走出画室。

    “小白……”去往食堂路上,陆锦延忍不住关心道,“你和他之间的事,现在怎么样了?”

    姜聿白一时没反应过来:“和谁?”

    陆锦延回道:“和你男朋友。”

    “啊……”姜聿白收回视线,语气平静地回道,“我们还在冷静中。”

    东东说情侣分手要循序渐进,所以应该还要再等几天。

    “这有什么好冷静的?”陆锦延又急了,“你都察觉出他变心了,就应该跟他分手,难道你还打算回心转意吗?”

    姜聿白否认道:“当然没有。”

    陆锦延在心中默念三遍“冷静冷静冷静”,再开口时语气正常了不少:“我知道你们认识了很多年,一时要完全断掉不那么容易。但感情的事,就应该快刀斩乱麻。”

    “嗯。”姜聿白应声,不由好奇道,“你也一直是单身,为什么在感情方面懂这么多?”

    面对心上人探究的目光,陆锦延不自然地偏开脸:“没吃过猪肉,但是见过猪跑。感情这回事,见多了自然就懂了。”

    姜聿白不疑有他:“谢谢你给我出主意,陆锦延。”

    这声道谢,陆锦延实在受之有愧,耳根发烧似的热了起来。

    但转念一想,老五自诩情感专家,不也没谈过恋爱吗?

    “没事,应该的。”心里有了底气,他镇定自若地回道,“小白,我只是不想让你受到伤害。”

    闻言,姜聿白心尖微动,却不知该接什么话,只能默默点头。

    *

    时间一晃就来到周四,外出写生的前一天。

    授课老师特意提前放了一节课,让同学们回去好好准备,但姜聿白还是打算在画室待到天黑。

    毕竟,他没有太多的行李可收拾。

    但没过多久,身后传来一阵敲门声,提醒他有人来了:“小白,今天要不要早点回去?”

    姜聿白看了一眼时间:“你今天没去打球?”

    “没去,下课后就过来了。”陆锦延走进画室,“你明天就要走了,我想着……”

    今晚能和你多相处一秒,是一秒。

    “什么?”姜聿白没听清。

    陆锦延回道:“我想着你应该要收拾行李,晚上再好好睡一觉。”

    姜聿白略一思索:“好。”

    他正准备放下画笔,陆锦延盯着他的手问道:“小白,你能给我画个小东西吗?”

    “什么东西?”姜聿白眨了眨眼睫,“你想画什么?”

    “就画……一个小蛋糕吧。”陆锦延展颜一笑,“画你最喜欢吃的那种小蛋糕。”

    这样在接下来的十天里,至少他还可以睹物思人。

    “可以。”姜聿白点头,随手从画稿中翻出一张干净的白纸,“你要画多大的?”

    “不画在纸上。”陆锦延摇了摇头,“画我身上吧,比较环保。”

    姜聿白懵了一下:“画你身上?”

    “对。”陆锦延垂首低眸,像是在认真思索,“画哪里好呢……”

    眼见着那只青筋凸起的手往衣服下摆处伸,姜聿白条件反射般转过脸,脑海中浮现出那天露腹肌的画面,小声拒绝道:“腹肌不好着力……”

    “想什么呢?”陆锦延抬起俊脸,唇畔漾出一抹不怀好意的笑容,“我什么时候让你画在我腹肌上了?”

    姜聿白脸颊一热,不自觉咬了咬下唇:“哦……”

    “不过,如果小白很想画在我腹肌上,那我当然也是不能拒绝的。”陆锦延说着,作势要撩开衣服下摆。

    “不要!”姜聿白微恼,提高了嗓音,“你再这样,我不给你画了。”

    最近陆锦延找到机会就要露腹肌,果然直男的本性就是炫耀。

    但是,也稍微考虑一下他的感受吧……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了……”陆锦延低声认错,声音里却含着藏不住的笑意,“画手腕上,可以吗?”

    姜聿白这才转回脸:“可以。”

    陆锦延搬来一张椅子,坐到他身边,伸出左手手腕:“那我们可以开始了,小白老师?”

    姜聿白挑了一支勾线笔,抬手托住他的胳膊,手心接触到皮肤的一瞬间,极轻地颤了颤。

    陆锦延的身体总是这么热,好像比他的体温高好多。

    与此同时,陆锦延也克制不住般舒服地叹息了一声。

    “会有点痒。”姜聿白轻声说道,“我画快一点。”

    “没关系,我可以忍。”陆锦延笑了一声,“画多久都可以。”

    姜聿白不再说话,专注地在手腕上勾勒出小蛋糕的轮廓。

    陆锦延果然一动不动,幽沉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垂落的长睫,渐渐滑落至秀挺的鼻尖,最后又落在粉润的唇瓣上。

    姜聿白长了一张很适合接吻的嘴唇,唇瓣微微开阖,漂亮的唇珠下露出一道细细的缝隙,让人忍不住想伸出手指,彻底撬开唇缝,甚至扣进齿关,再夹住嫣红湿润的舌尖肆意搅弄……

    安静的画室中,吞咽唾液的动静极为清晰。

    姜聿白敏感地抬起眼眸,陆锦延猛然从幻想中抽出神来,做贼心虚地挪开眼神:“画、画好了吗?”

    “还没有。”姜聿白重新垂下眼睫,“不过快了。”

    陆锦延不敢再走神,也将目光集中到手腕上的小蛋糕上。

    很快,一只粉色的小蛋糕显现出来,而那小蛋糕上竟然还坐着一只圆滚滚的小猫咪。

    只是三两笔,就将小猫咪的憨态可爱完全勾勒出来了。

    “时间仓促,只能先给你画简笔画。”姜聿白最后在小蛋糕上点缀了几颗水果,松开手,收起画笔。

    “这只小猫……”陆锦延愣愣地盯着自己的手腕,“小白,这只小猫是你吗?”

    “啊?”姜聿白微扬眼尾,笑着摇了摇头,“不是我。”

    陆锦延越看越觉得可爱,越看越觉得像小白,简直到了爱不释手的地步:“好可爱,真的好可爱……”

    小蛋糕可爱,小猫咪可爱,最可爱的还是画它们的主人。

    可爱到他心肝脾肺俱颤。

    “是有点幼稚吗?”姜聿白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唇,“我也是第一次尝试画这种q版,你要是不喜欢——”

    “喜欢!怎么会不喜欢?”陆锦延迫不及待地宣告自己的喜爱之情,“我真的特别特别喜欢!”

    “好。”姜聿白被他发自内心的喜欢感染,不由弯了弯眼睛,又提醒道,“这个颜料可以用松节油清洗,普通的洗手液和肥皂多搓洗几遍也能洗掉。”

    “这么可爱,为什么要洗掉它?”陆锦延表示不同意,“接下来,它还要陪我十天呢。”

    “十天?”姜聿白表情惊讶,“你要留它在你手上十天?”

    陆锦延晃了晃手腕,理直气壮地回道:“对啊,你要离开十天,可不就只有它陪我了吗?”

    姜聿白:“……”

    陆锦延央求道:“再给我留一个签名吧,小白。”

    姜聿白没有拒绝,提笔在小猫咪的肚皮上留下了一个“白”字。

    *

    像是生怕没人发现,回宿舍后陆锦延刻意举着手腕,在室友们面前来回晃荡。

    不负他的期望,沈照率先发现他手腕上画的图案,好奇地问道:“陆哥,你手腕上画了什么东西啊?”

    陆锦延立刻将手腕送到他面前,语气还算平静:“可爱吗?”

    “哇!”沈照惊叫一声,“这是纹身吗?这也太粉嫩了吧?”

    “什么什么?”丁鸿宇连忙凑过来,看清手腕上的图案后,跟着发出感叹,“哇这图案怎么这么少女心?”

    “不是纹身,是画的。”陆锦延一脸淡定地炫耀,“小白亲手给我画的。”

    “卧槽!”沈照举起大拇指,“只有真正的猛男,才敢在手上画这种图案!”

    陆锦延唇角微翘,看了一眼坐在桌子前的姜聿白:“还行。”

    “小白!我也要!”沈照转而扑向桌子,“你给我也画一个吧!我要大老虎!”

    上扬的唇角直线下撇,陆锦延面色一沉,单手将人拎过来:“小白明天要出去写生,今晚得好好休息,别闹他。”

    “好吧……”沈照一脸哀怨,“注定我跟大老虎无缘了。”

    姜聿白回首:“等写生回来,我给你画。”

    “好耶!”沈照瞬间又变得生龙活虎起来,“小白我等你回来!”

    “那我也要我也要!”丁鸿宇绝不放过任何一个能凑热闹的机会。

    陆锦延松开手,眼角微微抽了抽。

    一人画一个?

    想都别想,这也是他独有的!

    姜聿白简单收拾了行李,陆锦延坐在床沿边,微微皱了皱眉:“小白,你就带这么一点东西去写生?”

    “日常用品那边都有。”姜聿白拉好拉链,“放心,我又不是第一次去写生。”

    “也对。”陆锦延不好再说什么。

    正当姜聿白要起身时,那道高大的身影倏地俯身挨近他。

    “小白,你和你前男——”陆锦延一个秃噜皮,差点把心里话说出来,又迅速改口道,“和你男朋友,究竟什么时候分手?”

    姜聿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快穿】病娇修罗〕〔你不能这么对我[穿〕〔快穿:穿成虐哭大〕〔苏玥马强马老二〕〔苏奕苏玄钧〕〔我修仙全靠被动〕〔七零嫁糙汉,知青〕〔误入歧途苏玥〕〔幸福人生护士苏钥〕〔绝世赘婿叶昊〕〔暴力丹尊〕〔穿成男主白月光怎〕〔带着仓库回古代〕〔我能修改武道境界〕〔华娱:从神雕侠侣
  sitemap